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八十篇

 

第八十篇(葡萄树之被折)

一、题目:向那使人回转的神求救

二、作者:不明

大纲:

1、向以色列的牧者呼求(一至三节)

2、向万军之耶和华呈报选民的苦(四至七节)

3、向栽种葡萄树的万军之神求救(八至十九节)

四、中心节

“求你使我们回转,使你的脸发光,我们便得救。”(三、七、十九节)

五、小引:

本篇是亚萨的诗,但是不晓得是否大卫时代的那位亚萨写的。可能在以后,就是亚述国将以色列国掳去,剩下的犹大国仍享自由、自主。巴比伦国还没有来掳掠犹大的时候。如此看来,是在犹大的一位亚萨所写的。他为着北方以色列国叹息、悲伤、痛苦、流泪。在七十九篇中也谈到同样的事情,但在七十九篇中所说的,乃是述说当日的苦楚,而八十篇却是向神呼喊求救。并且在此篇中可以看出作者对神有清楚的认识,知道神是牧者,他是牧养以色列的万军之神,又是栽种以色列国葡萄树的。在创世纪四九章廿四节称神为“以色列的牧者”,他是一位园丁,要栽种,管理他的葡萄园。神对于他所栽种的葡萄树,有极大的伤心。他对于这棵葡萄树有很大的失望。但是到了新约的时候,主耶稣亲自说:“我就是真葡萄树。”这样,神在以色列人身上所失望的,在主耶稣身上得到心满意足。所以在人是常常失望,而神借着他儿子耶稣基督成就神的计划,叫神在人身上再有安慰,再有指望。主耶稣借着他的灵在人心中能够成就神所希望的。本篇可分三段。每段的末了有重复的一句话,就是“神阿,求你使我们回转,使你的脸发光,我们便得救”。看这一句话便晓得本篇是这样分作三段。诗人看见以色列人的失败,神在人身上的失望,便深深地知道自己的道路不由己决定,如同耶利米书十章廿三节所说:‘“我晓得人的道路不由自己;行路的人,也不能定自己的脚步。”诗人深知不能靠己,所以诚心诚意地向神呼求,盼望神向人转回,并且借着他的灵将人回转。这样,人便真正面向神,走向光明的道路。主耶稣有一次对彼得说:“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路加廿二章卅二节)。这是主耶稣对彼得说,你被神的灵转回后,就能坚固你的弟兄。没有圣灵将他转回,那么他自己便不可靠,很容易跌倒、退步。感谢赞美神,信徒虽然有退步的可能,有时他们遇着情欲的迷惑,或魔鬼的攻击,就很容易跌倒,但是圣灵亲自使他回转,他便可以一直向着摆在他面前的道路奔跑。“你责罚我,我便受责罚,像不惯负轭的牛犊一样。求你使我回转,我便回转,因为你是耶和华我的神。我回转以后,就真正懊悔,受教以后,就拍腿叹息,我因担当幼年的凌辱就抱愧蒙羞”(耶利米书卅一章十八至十九节)。信徒真正受了圣灵的管教,被圣灵的带领和帮助,便可以刚强,站立得稳。刚才已提到诗人对神有深切的认识,他称神为牧者,为他的神,为耶和华万军之神,因此晓得他对神实在有倚赖的心,深知这位万君之神足能救他,说明他。从本篇可以晓得一个人若诚心悔改必蒙怜恤。悔改对灵性是大有益处。而且真正悔改乃是圣灵在人心中的工作。神能给人一个忧伤痛悔的灵。天父对于这样的灵非常注意,十分爱护。

六、详解:

第一节“领约瑟如领羊群之以色列牧者阿,求你留心听;坐在二基路伯上的阿,求你发出光来。”诗人知道这位作以色列牧者的,他必定眷顾他的小羊。一个牧人不会忘记他的羊,必会拼命保护他的群羊。所以他称神为牧者,叫我们看见这样祷告祈求必蒙神的垂听。他就说坐在二基路伯上的,乃是看神为至圣至洁很尊贵的神,他是很荣耀的神,也是有能力的神,信徒到神面前必须认清楚是怎样的一位神,对于自己的祷告才有充足的把握和安慰,知道神有这样的性情,必定垂听他儿女的呼求。

第二节“在以法莲便雅悯玛拿西前面施展你的大能,来救我们。”这里提到以法莲便雅悯玛拿西三支派的原因,乃是这三支派在以色列人安营或出发时,都是排列紧贴在圣所的后面(民数记二章十八至廿四节)。

第三节“神阿,求你使我们回转,使你的脸发光,我们便要得救。”本节在本篇有三次重复。诗人最恳切的祈求、就是望神借着他的灵使人在内心回转归向神。人自己的心乃是要远离神,背逆神。但是有神的灵在他内心工作,他便可以转向神、正如圣经上说:“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灵”(诗篇五十一篇十一节)。一个人最可怕的事乃是神将他的灵收回。他本不肯将他的灵收回,但是人心刚硬,屡次藐视,违背神,使圣灵担忧,当然圣灵的感动就远离我们。所以,我们当对圣灵有柔和的心,让他在我们心里活动工作,使我们顺从他,蒙他的恩惠。神借着圣灵向我们显能力,叫我们敬畏地,向我们显他的智慧,我们就可以恭敬他。他向我们显他的恩惠,我们便爱他。人类最需要的就是神的恩惠,及他脸上的光荣。

(注:在旧约时代圣灵时来时走,不长久与人在一起;在新约时代圣灵住在信的人灵里面,是永久性的,是不会离开的。)

第四节“耶和华万军之神阿,你向你百姓的祷告发怒,要到几时呢?”神为何向我们的祷告发怒呢?当然是我们的祷告不诚恳,不诚实。我们存着虚假的心,冒昧地到圣者面前便惹他发怒,甚至有些时候连我们祷告也成为恶,“愿他的祷告反成为罪”(诗篇一百零九篇七节)。这样的祷告不但不蒙神的垂听,反而使人增加更多的罪恶了。

第五节“你以眼泪当食物给他吃,又多量出眼泪给他们喝;”这就是罪的结果,也是不听话的报应。人若远离神,违背神便遭遇种种的的困难、打击。这样忧愁自然叫人流泪、伤心,每天以眼泪当作食物。倘若这些眼泪变成诚恳的懊悔,那样的眼泪才有价值。如果那些眼泪单独为自己伤心,感觉没有得到什么福气,那些眼泪也是没有益处的。信徒所遭遇的各样的痛苦,其中最难忍的就是被外邦人所毁谤。“我昼夜以眼泪当饮食;人不住的对我说,你的神在那里呢?”(诗篇四十二篇三节)受人的侮辱乃是最难受的。要解决这样的痛苦,便要存谦卑的心回头归向神。

第六节“你使邻邦因我们纷争;我们的仇敌彼此戏笑。”信徒或神的选民远离了神,打了败仗.便失去了当为神作的见证。这正如约拿逃往他施,不能为神作见证;反而影响整艘船的人都受危险、惊吓。信徒是世上的盐和光,倘若盐失了味,光熄灭了,正如海上的灯塔不发光,能使航海的船,撞在礁石上,使人丧命。所以信徒与神联合,亲近,是何等的重要。

第七节“与第三节相同。所以不再详述。

第八节“你从埃及挪出一棵葡萄树,赶出外邦人,把这树栽上。”在圣经中屡次用葡萄树代表以色列国,在小引中已提到神如何在葡萄树上失望了。以色列人实在使神伤心,因他“指望以色列成为强大的国家,反而受了咒诅,被外国制服,掳掠到外邦。在以赛亚书五章也说到神对以色列人如同葡萄树,是怎样的伤心。“约瑟是多结果子的树枝,是泉旁多结果子的枝子,他的枝条探出墙外”(创世记四十九章廿二节)。虽然神在以色列人身上失望,他以后派了他的儿子耶稣基督作了真葡萄树。这真葡萄树使神最欢喜最高兴。我们因信,借着圣灵的感动和重生,就成为这树上的枝子,这树不叫父神伤心,乃叫父神欢喜快乐。我们成了墙外的枝子。

第九至十一节“你在这树跟前预备了地方,他就深深扎根,爬满了地。他的影子遮满了山,枝子好像佳美的香柏树。他发出枝子,长到大海;发出蔓子,延到大河。”当以色列人在所罗门的时代,正如现今所描写的情形、实在发旺,铺满了全地。第十节中所说“遮满了山”是指迦南地的北部。那里有山。“香柏树”当然是指利巴嫩的香柏树。“长到大海”是指地中海。“延到大河”指幼发拉底河这正是神应许以色列人占据的地面。虽然以色列最发展的时期也没有占领约但河东面那么远,将来以色列人复国兴旺后,还能再一次发展,要应验对以色列人所应许的预言。

第十二节“你为何拆毁这树的篱笆,任凭一切过路的人摘取。”那一些过路的人究竟是谁呢?就是那些攻击犹太以色列国的仇敌(列王记下十五章十九节;历代志上五章廿六节;列王记下十八章十一节)。以色列国在诸国的中心,因为犹太在欧洲、亚洲的中间,他们正如各国过路的中心。商人,一切的军队都要经过这里。这里提到神那些篱笆被拆毁,神的选民当然有神所安的篱笆。当撒但来攻击约伯之时,他承认神为约伯立了篱笆保护他,直等神的应允,撒但才能攻击他。神为爱他的人预备了墙垣,不让人侵犯和通过。我们重生的人是在耶稣里,住在他的爱子里,有神的篱笆保护我们。除非神许可,否则,没有一件事会无端端的临到信徒身上,也没有一件事情能够影响神所爱的儿女。信徒安全的堡垒是在诗篇九十一篇看得很清楚。我们是住在至高者隐密处,也是住在全能者的荫下。这样的篱笆和墙垣是任何的恶权也不能侵犯。感谢赞美爱我们的神。

第十三节“林中出来的野猪,把他糟踏,野地的走兽,拿他当食物。”在中国西部的四川,农人最怕野猪,野猪走进田地里,将所种的东西毁坏了。我记得在四川时山边种了许多红薯,红薯是野猪最喜爱吃的。他们有尖的嘴巴,坚硬的牙齿,一夜之间便可以将一块种满红薯的地吃了。农人去打它们,它们也很凶猛。有一次,一群信徒与乡村的人参加打野猪,有一人被野猪刺伤,几乎要死。还有一位受了致命伤。所以野猪是很凶猛厉害的野兽。神让这些野兽来攻击他自己的菜园,将他的选民当作食物,乃因他们背弃神,犯罪作恶,得罪神,所以菜园成为荒场。

第十四节“万军之神阿,求你回转,从天上垂看:眷顾这葡萄树。”人犯罪时乃是背向神,神也背向人,两方都是背向着背。人悔改,回头了,神也要回转,神面向他的选民。信徒悔改就要求主再次转向他们,两方便会面对面,欢喜快乐了。这里的祷告是求神眷顾葡萄树。眷顾乃是自己亲自来照顾,神再次亲自照顾选民是何等的恩,何等的爱。

第十五至十七节“保护你右手所栽的,和你为自己所坚固的枝子。这树已经被火焚烧,被刀砍伐;他们因你脸上的怒容就灭亡了。愿你的手扶持你右边的人,就是你为自己所坚固的人子。”以色列人是神所栽种的葡萄树,在这葡萄园中有一棵是神特别眷顾的,当然在以色列人心目中,这就是大卫。而大卫有一位最大的儿子,是我们的主耶稣。他是神所栽培的,是房角石,是道成肉身的神人。只有他才可以称得起“人子”。他是托着万有的,生命也在他里头,他能再次面向他的选民,当然他的选民便再次欢喜快乐了。

第十八节“这样,我们便不退后离开你;求你救活我们,我们就要求告你的名。”神与人两方面再次彼此面对面,信徒或选民看见了救主,救主以恩慈的笑貌,不是怒容再看见他所赦免的民众。这样,他们得着生命,又能存活快乐了。

第十九节“耶和华万军之神阿,求你使我们回转,使你的脸发光,我们便要得救。”这是本篇的中的意思。以色列人已经被神丢弃了,他不看他们,因此他们心里忧愁痛苦。但是他们再次有神的恩惠临到,直到神再次开恩.他们便再次得生命。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