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八十八篇

 

第八十八篇(处困吁主)

一、题目:在痛苦中孤单的叹息

二、作者:希幔(列王纪上四章卅一节;历代志上六章卅二节,四十四节,廿五章四至五节)

三、大纲:

1、向神呼求(一至二节)。

2、述说自己的患难(三至八节)。

3、第二次向神呼求(九至十四节)

4、诗人认为他的痛苦是从神来的(十五至十八节)

四、中心节

“耶和华拯救我的神阿,我昼夜在你面前呼吁。”(一节)

五、小引:

全卷诗篇中只有这一篇是没有指望,没有快乐的话,多数的诗篇开始有痛苦以后便有盼望。少数的诗篇开始时有快乐然后有忧。但是这一篇没有一点快乐的口气。一五五五年英国胡培尔(Hooper)主教在监里将要为主殉难的时候,便将这篇送给他的夫人。虽然本篇诗没有盼望快乐的表示,但其中还能看出诗人没有完全失望。因为他还没有和他的神完全失了联络。他还能称耶和华为“拯救我的神”(诗篇八十八篇一节)。虽然感觉神丢弃了他,掩面不顾他(诗篇八十八篇十四节),他还是天天求告神,向他举手(诗篇八十八篇九节),并且知道早晨的祷告“要达到神面前”(诗篇八十八篇十三节)。许多解经权威认为本篇就是当以色列人在埃及受压迫的时候,犹大的孙子希幔写的(列王纪上四章卅一节)。

六、详解:

第一至一节“耶和华拯救我的神阿,我昼夜在你面前呼吁。愿我的祷告达到你面前;求你侧耳听我的呼求。”虽然诗人到了很痛苦的光景,他还知道神能救他。神就是“救他的神”(诗篇廿四篇五节,廿五篇十五节,五十一篇十四节)。诗人昼夜向神呼吁,就是一直不停的在神面前求。或做事或休息或卧床总是一心仰望神等候神(尼希米记一章六节)。这是亚拿的态度。他“昼夜的事奉神”(路加二章卅七节)。主耶稣向这样的人说:“神的选民,昼夜呼他,他纵然为他们忍了多时,岂不终久给他们伸冤么?”(路加十八章七节)  这问题的答复当然是神必定为他的选民伸冤。照样那些日夜向他呼吁的,他也必垂听。神既爱他的儿女,也必快快成就他们的心愿。仰望他的必不蒙羞。

第三至五节“因为我心里满了患难,我的性命临近阴间。我算和下坑的人同列,如同无力的人一样。我被丢在死人中,好像被杀的人,躺在坟墓里。他们是你不再纪念的,与你隔绝了。”心中满了患难只好向那能察看人心的神呼求,只有他看得清楚。只有他是那赐平安、安慰的神。多少时候人指望有人来安慰他,但是他们不来。诗人说:“我指望有人体恤,却没有一个;我指望有人安慰,却找不着一个”(诗篇六十九篇二十节)。诗人自己觉得神离开了他,把他丢在死人之中,但是神虽好像离开他的儿女也不过是暂时的。他还要眷顾他们。就是死了的义人,神还要使他们复活。到了新约的时代,我们知道死了的信徒也不是与神隔开,乃是真与主同在(罗马书八章卅八至卅九节,腓立比书一章卅三节)。

第六节“你把我放在极深的坑里,在黑暗地方,在深处。”虽然我们好像被神放在坑中,但是蒙了主救恩的人可以说:“他从祸坑里,从淤泥中,把我拉上来。使我的脚立在盘石上,使我的脚步稳当”(诗篇四十篇二节)。如果我们真的顺从了主,在他所带领的道路上遭遇这样的痛苦,我们也可以放心,他必要再把我们领出来,使我们的脚站在盘石上。

第七节“你的忿怒重压我身;你用一切的波浪困住我。”人的忿怒已经难忍的了,神的忿怒是更加可怕的。人若是惹起了他的忿怒,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认罪,求他的赦免。若不如此就必像保罗所说的:“你竟任着你刚硬不悔改的心,为自己积蓄忿怒,以致神震怒显他公义审判的日子来到”(罗马书二章五节)。

第八节“你把我所认识的隔在远处,使我为他们所憎恶。我被拘困,不得出来。”本书和十八节有同样的意思,只是十八节中不仅是认识他的人远离了他,就是他的“良朋密友”也隔在远处。在痛苦中若有朋友在旁边还能忍下去,若没有一个亲人同在,就万分难忍了。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时正是这样。使徒保罗在罗马受审的时候说“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我,但愿这罪不归于他们,惟有主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提摩太后书四章十六至十一节)。

第九节“我的眼睛,因困苦而干瘪。耶和华阿,我天天求告你,向你举手。”在痛苦中能流泪还能得一点安慰,若是眼睛连泪都流不出来,就更感觉苦恼了。诗人不单是心中忧愁,而且身体有病,所以“眼睛干瘪”,在这样的痛苦中,他只有向神天天祈求向他举手。

第十至十二节“你岂要行奇事给死人看吗?难道阴魂还能起来称赞你吗?岂能在坟墓里述说你的慈爱吗?岂能在灭亡中述说你的信实吗?……你的公义岂能在忘记之地被知道吗?”旧约中许多信徒对于死后的事不甚了解。他们只看死后如同没有感觉,到没有知识的地方。但到了主亲自从父神那里来到世界将天堂的福气说明了,并预备了救恩,这才对死后有了盼望。主耶稣复活时把阴间有信心的阴魂带到他的乐园里去。从那时与主同在就是好得无比了。那里的圣徒和众天使都是述说神的慈爱。那里不再是“忘记之地”,神的选民是在天堂永远地被纪念。信徒死不再在幽暗的地方,乃是到了光明地界。

第十三节“耶和华阿,我呼求你;我早晨的祷告要达到你的面前。”早晨是一天的开始,也是一天的起头。最要紧的事总要先作,也是精神最灵敏的时候。这正是祷告最好的时候。

第十四节“耶和华阿,你为何丢弃我;为何掩面不顾我?”诗人素常享受父神的笑容,但现在不向他微笑。神的慈爱面容能加他的力量与快乐,若是完全不见他,就闷闷不乐了。

第十五节“我自幼受苦,几乎死亡;我受你的惊恐甚至慌张。”以色列人从开始就受苦,雅各年幼的时候就受苦。主耶稣一生下来就被人所逼迫。他在世的痛苦是何等的大啊!

第十六节“你的烈怒漫过我身;你的惊吓把我剪除。”诗人认为他一切所遭遇的都是从主来的。所以当时他所受的痛苦认定是主的安排。信徒最要紧的一件事就是注意自己所受的痛苦是不是出于自己的恶行。彼得论受苦如此的警戒我们:“你们中间却不可有人,因为杀人、偷窃、作恶、好管闲事,而受苦;若为作基督徒受苦,却不要羞耻;倒要因这名归荣耀给神”(彼得前书四章十五至十六节)。诗人不一定是犯了什么罪,但是因所受的苦才认为神发怒了,又因此以为神发怒是因自己得罪了他。即或如此,信徒当知道神刑罚他儿女的时候,他还是爱他们,不肯丢弃他们。

第十七节“这些终日如水环绕我,一齐都来围困我。”神的惊吓如水要把他淹没。另一处这样说:“你的波浪洪涛漫过我身”(诗篇四十二篇七节)。又有一处诗人向神呼吁说:“神阿,求你救我;因为众水要淹没我”(诗篇六十九篇一节)。

第十八节“你把我的良朋密友,隔在远处,使我所认识的人,进入黑暗里。”这是他心中很难忍的事。他已经在第八节中说:“你把我所认识的隔在远处。”这里他说连“良朋密友”也都离开了他。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