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九十篇

 

第九十篇(人生)

一、题目:一生叹息或一生喜乐

二、作者:摩西

三、大纲:

l、永生的神与暂时的人生(一至六节)

2、人的罪与神的震怒(七至十二节)

3、无力的罪人向永生神呼吁(十三至十七节)

四、中心节

“主阿,你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诸山不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神。”(一至三节)

五、小引:

诗篇第四卷以九十一篇开卷是最合式的。诗篇一共有五卷,每卷与摩西五经有符合的关系。所以第四卷中的意思,反照民数记所记载以色列人的历史了。本篇的标题已说明是“神人摩西的祈祷”。虽然有许多人认为此篇不是摩西的,但他们还不能推翻所记载的这句话,并且本篇的内容有许多与摩西所用的字句相似。以下列出本篇和申命记所用同样的字表来作证本篇果然是摩西写的:

“神人”——申卅三章一节

一节:“世世代代”——申卅二章七节有“历代”

二节:“诸山”——申卅三章十五节有“上古之山”

三节:“出生”——申卅二章十八节有“生你的”

十二节:“智慧的心”——申卅二章廿九节有“智慧能明白”

十三节:“为仆人后悔”——申卅二章卅六节有“为他的仆人后悔”

十六节:“你的作为”——申卅二章四节有“他的作为”

十七节:“我的手所作的”——申二章七节,四章廿八节,十四章廿九节,十五章十节,十六章十五节,廿七章十五节,廿八章十八节,三十章九节,卅一章廿九节,卅三章十一节都有同样的意思。

本篇可能是年纪老迈的摩西快要行完了旷野的路程时所写的。他曾看见千千万万的同胞们因着不信而死在旷野。如今牧师们常于举行丧礼的时候读此篇,这是最恰当的,因为本篇述说人类在世间的生命是何等的短少,并比较神怎样永远存在。本篇虽然是最古老的一首诗,但是其中的意思和所用的字样并不简单,反而在高雅中带着威荣。不论译成何种文字,仍不失其崇高雅致的风格。

第一节“主阿,你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以色列人在旷野流离失所,没有固定的家,就更觉得有神为他们的“居所”是一件可贵的事。他们能住在神里面,无论什么地方就都有宝贝的住处了。对以色列人说:“永生的神是你的居所;他永久的膀臂在你以下”(申命记卅三章廿七节)。以后以色列人被分散在全世界,神还是应许他们:“我还要在他们所到的列邦,暂作他们的圣所”(以西结书十一章十六节)。虽然我们不知道九十一篇是谁写的,犹太人的学者多半认为是摩西写的。在那篇中第一、二节和九节都有论以耶和华为居所的话。这几节中也有大卫的口气,因为他生平中有许多逃避仇敌的事。“居所’在德文圣经中译成Zuflucht,就是‘可逃避的地方’。信徒在世总是寄居的,没有永久的住处,常常躲避仇敌。所以能住在主耶稣里,就感觉有了极大的幸福。他们也可以和大卫一样的祷告:“求你作我常住的盘石……因为你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诗篇七十篇三节)。主耶稣欢迎一切爱他的住在他里面(约翰十四章二十节)。

第二节“诸山未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神。”诗人承认神是创造世界的主,从太初就有了他。神是比山更久的,因为他是造山的神。靠神所赐的福“如永世的山岭”(创世记四十九章廿六节)。因为他的“信实传与万代”(诗篇九十篇一节)。神的永性是与他的全能相符的。人的软弱和罪恶与自己的短命是相合的。“万军之耶和华如比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除我以外,再没有真神”(以赛亚书四十四章六节)。

第三节“你使人归于尘土,说,你们世人要归回。”旧约中论来生的道理不十分明显。主耶稣还没有将父家里的事说明。本节中却含有来生的暗示。上一句“你们世人要归于尘土”,当然是指肉身而说,但是下一句“你们世人要归回”,在德文译本是:‘你们世人要回来’,好像神呼召人到死时,要回到赐灵魂的父那里。这就是传道书十二章七节所说:“灵仍归于赐灵的神。”

第四节“在你看来,千年如已过的昨日,又如夜间的一更。”神既是属永远的,他看光阴不像属时间的人了。所以彼得说:“有一件事,你们不可忘记,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彼得后书三章八节)。“夜间的一更”是人人睡着的时候,对于时间过去的快慢,好像没有任何的感觉。古老方法是将一夜分成三更。在旧约时代是这样。到了新约一夜是分四更。出埃及记十四章廿四节说:“到了晨更的时候,耶和华从云柱火柱中向埃及的军兵观看,使埃及的军兵混乱了。”士师记七章十九节说到“基甸和跟随他的一百人,在三更之初,才换更的时候,来到营旁”。神看“千年如已过的昨日”,这乃是因为神的年岁无穷,正如百万富翁用去一千文小钱也不算得什么,因为他还有更多的金钱。

第五至六节“你叫他们如水冲去,他们如睡一觉。早晨他们如生长的草;早晨发芽生长,晚上割下枯干。”任何人都不能阻挡光阴之过去。照样,人类一代一代的死去,如同被洪水泛滥而冲去一样,人生在世好像快过去的一日。早晨生下来,晚上就死去了。人作小孩子的时候还觉光阴过得慢,但是到了中年或老年时,总觉得光阴愈来愈过得快。人在世几十年实在如同“睡一觉”就快过去了。约伯记中的琐法说得不错,人“出来如花,又被割下;飞去如影,不能存留。”

第七节“我们因你的怒气而消灭,因你的忿怒而惊惶。”人在世上寄居的时间短少是因神的忿怒。神原是爱人,但因人犯了罪,所以神才向人显明他公义的怒气。因为人在神忿怒之下,所以寿数就减少了。这正是神向亚当所说的:“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二章十七节)。保罗也曾说: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罗马书五章十二节)。许多人要寻找长生不老的秘诀,但是他们只知道在人的肉身方面去找方法,使身体不死,并不知道长生不老的秘诀是要从灵性方面去找。到了千禧年,人类顺从主耶稣的时候,人的寿数自然就要加增了。

第八节“你将我们的罪孽摆在你面前,将我们的隐恶摆在你面光之中。”人的罪是可恶,可恨的东西。神的面目是最光荣的。每人都有自以为义的念头,等到神面上的光一照,就自恨,极其恐惧。约伯向朋友表扬自己的善行,但等到他亲眼看见神,就‘厌恶自己,在尘土炉灰中懊悔”(约伯记四十二章五至六节)。使徒保罗原本自以为是一位大善人,但是在大马色的路上,他看见了主耶稣面上的荣光,就从此承认是一个罪魁。主面上的光,正如灵性的明光可以照明人心中许多隐恶。感谢主,他不是单单照明我们的罪,同时他还带着赦罪的恩向我们显现。“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诗篇一百三十篇四节)。

第九节“我们经过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下。我们度尽的年岁,好像一声叹息。”人生在世上若没有来生的盼望,就果然是“一声叹息”。从生下来小婴孩最初呼吸的一口气时,就开始哭,直到死的时候,就叹息一辈子。

第十节“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以色列人的壮丁出埃及时,大多数都在二十至四十岁之间,路过四十年的旷野流荡生涯,那些人都到了七十或八十岁之间,所以他们快到死了的年龄,也没有得着迦南地的福分,这真是“转眼成空”了。

第十一节“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忿怒呢?”人没有圣灵的光照就如同畜类一样愚昧无知,怎能晓得全能全知神的事呢?人愈藐视神,就愈叫别人看出他的愚蠢来。

第十二节“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向神求智慧,就是从智慧的源头祈求。神赐给我们的那一位保惠师的使命,就是“将一切的事指教”我们。他随时作我们的师傅,将一切关于主的事教导我们。因此我们便有了“智慧的心”,并知道怎样在世度日。这样的智慧不是属血气能够教训我们的(马太十六章十七节)。有这样的智慧也是国家兴旺的秘诀(申命记四章六节)。

第十三节“耶和华阿,我们要等到几时呢?求你转回,为你的仆人后悔。”神的旨意和本性是不变的。但以理所说:“为你的仆人后悔。”是从人方面说的了。人有罪在身上,神的忿怒就向他发作。但是人一归向神,认罪悔改,神自然改变他向人的态度。换言之,并不是神改了,乃是人改了。

第十四节“求你使我们早早饱得你的慈爱,好叫我们一生一世欢呼喜乐。”这里的“早早”可以说是‘快快’或是‘早晨’。信徒总是要神‘快快’的向他发怜悯,又求神每早晨赐下新的恩惠(耶利米哀歌三章廿二至廿三节)。这世界的黑夜快要过去,公义的日头快出现了。那时就开始主耶稣的新日。那时凡爱他的就必饱得他的慈爱,那就必是欢呼喜乐。神的慈爱能满足人心一切的愿望。

第十五节“求你照着你使我们受苦的日子,和我们遭难的年岁,叫我们喜乐。”神所赐的喜乐远越过一切所受的苦。凡为主所受的苦都有极大的价值。“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哥林多后书四章十七节)。

第十六节“愿你的作为向你的仆人显现,愿你的荣耀向他们子孙显明。”神所作的事是普通人看不见的。有了灵性眼目之人才看得见。保罗为信徒祷告,求神照明他们心中的眼睛(以弗所书一章十八节)。我们如能看见神在灵界中所作的事,就不能不因此大大的快乐。信徒所盼望的就是要他的儿女也有这样属灵的见识。

第十七节“愿我们神的荣美,归于我们身上。愿你坚立我们手所作的工;我们手所作的工,愿你坚立。”神所作的事都是尽善尽美的,神在信徒身上所施行的救恩满有恩惠、慈爱和智慧。这些事都彰显神的荣美。神在人心中作了他的善工,便有圣灵把主耶稣的美德放在那人身上。信徒有了主耶稣的品行,就可以放心的求神使他所作的事都顺利。因为按着主的样式所作的事,正是神所欢喜的事。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