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零一篇

 

第一百零一篇(亲君子远小人)

一、题目:王治家治国之志愿

二、作者:大卫

三、大纲:

l、王本人行为上的志愿(一至四节)

2、王要从他面前剪除作孽的(五至八节)

四、中心节

“我要用智慧行完全的道:你几时到我这里来呢;我要存完全的心,行在我家中。”(二节)

五、小引

本篇是大卫开始作工时所写的。其中所发表的,是他对本人行为的志愿,及治国行政的规条。虽然这是大卫写的,但这些志愿却远超过大卫自己所能行的。所以只有大卫所象征的主耶稣,才能十足有本篇所列各样高尚的行为。本篇也可以作信徒家庭生活的模范。诗人说:“我要存完全的心,行在我家中。”他又说:“行诡诈的,必不得住在我家里;”这样爱神敬主的家庭,随时都渴望主亲自来到他的家里。因为家主这样说:“你几时到我这里来呢?”这样基督化的家庭有以下的特色:

l、欢喜快乐歌唱神的慈爱(一节)

2、以智慧行完全的道(二节)

3、存完全的心行事(二节)

4、没有邪僻的事(三节)

5、没有悖逆弯曲的事(四节)

6、不说谗谤的言语(五节)

7、眼不高傲心不骄纵(六节)

8、乐于接待国中的诚实人(六节)

本篇言论与中国儒家所说的“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之说不谋而合。诗人大卫要好好的治理他的国政.所以他先定了主意在自己家中有好行为。故此在第二节和第七节他说到家中的事,第六节和第八节就说到国中的事了。一个国不过是由许多的家集合而成的。若每个家都有道德,则整个国也必有道德了。

六、详解:

第一节“我要歌唱慈爱和公平;耶和华阿,我要向你歌颂。”神的慈爱和公平都是可称颂的。人在享受他恩惠慈爱的时候,很容易感谢神;然而在受他公平管教时,也当歌颂他。因为他向我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所以,当信徒受主惩治的时候,仍能从心中发出感谢称颂的声音来,这才是真正信赖他在我们身上所作的都是为了爱我们。如此,无论顺境逆境,都可以知道有神的美意。

第二节“我要用智慧行完全的道;你几时到我这里来呢?!我要存完全的心,行在我家中。”要行完全的道,必须先有完全的心。大卫果然在神面前行了“完全的道”,有神自己为他做见证。神向所罗门说:“你若效法你父大卫,存诚实正直的心行在我面前……我就必坚固你的国位在以色列中”(列王纪上九章四至五节)。由此可以知道大卫不仅是有口中的愿望,他的行为也蒙了神的喜悦。所罗门“不效法他父亲大卫,诚诚实实的顺服耶和华他的神”(列王纪上十一章四节)。大卫的志愿是“存完全的心,行在家中”。许多信徒只在礼拜堂“存完全的心”,在外面商场的交往上,就没有完全的心了。这样的基督徒不能感化外邦人信主。在家中“存完全的心”也是最难的,因为人在自己妻子儿女面前很容易不经不觉地显露出自己的真情来。有许多儿女不跟父母走天路,乃是因为儿女看透了父母不“完全的心”。父母在家中这样使儿女跌倒,那是何等可怕的事呢!在家中行完全的道,就可以坦然的向主问:“你几时到我家里来呢?这并不是:我家里摆了美宴,请主暂时来赴席;乃是求主来到我家里长期住宿,我愿意时时与主交通。

第三节“邪僻的事,我都不摆在我眼前,悖逆人所作的事,我甚恨怨,不容沾在我身上。”罪恶的开始是从人的眼门,进入人的心中。夏娃先看了那禁果的“悦人眼目”,然后才摘下来吃。最聪明的办法,就是那些恶事“我都不摆在我眼前”。若能从心中恨恶罪污,就自然能将恶事丢开。可惜许多信徒不是从心中恨罪。反而,他们心中先有了爱罪的念头,因此就难免犯那“隐而未现的过错”了。论到恶事,使徒保罗说:“他们暗中所行的,就是题起来也是可耻的”(以弗所书五章十二节)。我们向罪恶随时抱这样的态度,就可以避免罪恶的沾染了。

第四节“弯曲的心思,我必远离;一切的恶人,我不认识。”世人以为那些会想各样弯弯曲曲办法的人是聪明人。但神的看法却不是这样。圣经说:“乖僻人为耶和华所憎恶,正直人为他所亲密”(箴言三章二节)。又说:“心中乖僻的,为耶和华所憎恶。行为完全的,为他所喜悦”(箴言十一章二十节)。要神亲密,就必须远离恶人。使徒保罗说:“滥交是败坏善行”(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三节)。不可与恶人作朋友,就自然不认识他们,也不受他们的败坏所影响了。

第五节“在暗中谗谤他邻居的.我必将他灭绝;眼目高傲,心里骄纵的,我必不容他。”摩西的律法说:“不可随伙布散谣言,不可与恶人连手妄作见证”(出埃及记二十三章一节)。所罗门说:“口出谗谤的,是愚妄的人”(箴言十章十八节)。他又说:“往来传舌的,泄漏密事;大张嘴的,不可与他结交”(箴言二十章十九节)。论到高傲的人,圣经中屡次说神要使他降卑。哈拿祷告说:“人不要夸口说骄傲的话,也不要出狂妄的言语,因耶和华是大有知识的神,人的行为被他衡量”(撒母耳记上二章三节)。尼布甲尼撒王从自己的经验中论到天上的王说:“那行动骄傲的.他能降为卑”(但以理书四章卅七节)。“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雅各书四章六节)。

第六节“我眼要看国中的诚实人,叫他们与我同住;行为完全的,他要伺候我。”诗人用眼睛寻找诚实人,好叫他们到他家里来住,来伺候他。有了诚实的仆人.主人就可以放心。主人怎样,也欢喜要怎样的仆人。我们的主耶稣是信实的,神也要忠心的仆人服事他。他说:“谁是忠心有见识的仆人,为主人所派,管理家里的人,按时分粮给他们呢?”(马太福音二十章四十五节)  行为完全是怎样的人呢?“行为完全,遵行耶和华律法的,这人便为有福。遵守他的法度,一心寻求他的,这人便为有福。这人不作非义的事;但遵行他的道”(诗篇一 一九篇一至三节)。

第七节“行诡诈的,必不得立在我眼前”。以利沙的仆人基哈西贪了乃缦元帅的礼物,就成了行诡诈的仆人。以利沙对他说:“那人下车转回迎你的时候,我的心岂没有去呢。这岂是受银子,衣裳,买橄榄园,葡萄园,牛羊,仆婢的时候呢。因此,乃缦的大麻疯必沾染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列王纪下五章廿七节)。主耶稣的一个门徒因起了恶心,就受了自己恶行的报应,以致离开了他的尊位,到他自己的地方去了。这等人决不可立在主的眼前。

第八节“我每日早晨,要灭绝国中所有的恶人;好把一切作孽的,从耶和华的城里剪除。”对义人.神的慈爱每早都是新的,使他不至于消灭。但对恶人,神的审判每早晨也必不放过他们,必要灭绝他们。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