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零二篇

 

第一百零二篇(忏悔吟之五)

一、题目:困苦人向永生神呼求

二、作者:不明,可能是大卫。

三、大纲:

l、诗人的苦恼(一至十一节)

2、唯一的希望在乎永生神(十二至廿二节)

3、倚靠造天地的主才有指望(廿三至廿八节)

四、中心节

“他垂听穷人的祷告,并不藐视他们的祈求。”(十七节)

五、小引:

本篇是七首忏悔诗中的第五首。其它的忏悔诗就是第六、卅二、卅八、五十一、一百三十和一百四十三篇。本篇乃是一位神的仆人于极大困苦中向造天地永存的神呼求。在第一段中,他述说自己的苦况;但到了第二段,他因思想神的永存和大能,又因神肯垂听垂看他的痛苦,就得着安慰和指望。及至第三段,就论到他的后裔,必因不改变的神而坚立在神面前。

本篇在篇首的注明是:“困苦人发昏时候,在耶和华面前吐露苦情的祷告。”有人以为这样的附注是表示本篇的作者因耶路撒冷被毁,而自己流荡在外面向神倾诉他的苦闷。另有解经家以为,此篇有点像弥赛亚的口气。特别是廿四至廿七节,好像主耶稣那永远不会死的神子,自叹自语的向父神说:“不要使我中年去世;你的年数,世世无穷”。希伯来书一章十至十二节清楚论到主耶稣而引用本篇廿五至廿七节。圣经中的话语时常有两面的解释,这里便是如此。一方面是指主耶稣那永不会死的神子,因成了人的样式替人死了;另一方面说明凡爱神的众圣徒,都有急难困苦,神好像掩面不理的时候。在这样困苦的时候,还是在神的永性上得着安慰,因为知道这些痛苦不过是暂时的,而且必然是很快过去的。

六、详解:

第一节“耶和华阿,求你听我的祷告,容我的呼求达到你面前。”信徒最大的安慰,就是从自己的经验中深深地知道神垂听他的祷告。人遇苦难的时候能向朋友倾吐一切,心中便感觉得了抚慰。虽然那朋友无力减轻他的痛苦,然而因为他能将苦难向另一个人吐露,就无形中像轻松了一大半。既然如此,何况向全能的神祷告,并知道他不但能听祷告,他也能搭救那受困苦的人。神若是不听祷告的话,信徒就被圣经中的话欺骗了!

第二节“我在急难的日子,求你向我侧耳,不要向我掩面;我呼求的日子,求你快快应允我”。诗人所需要的就是马上得帮助,因为他的“年日如日影偏斜”,他“如草枯干”。若不快快得帮助,他就“如烟云消灭”了。感谢神,他“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诗篇四十六篇一节)。

第三节“因为我的年日,如烟云消灭,我的骨头,如火把烧着”。雅各书四章十四节说:“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人生在世若与神的永甯菑鞢A就像出现少时的云雾一样。本篇一直把在世的人类与永远的神相比。但已经蒙恩得了永生的信徒,就不是像一片云雾了。“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翰一书二章十七节)。

第四节“我的心被伤,如草枯干,甚至我忘记吃饭”。心中的痛苦过重,就能使人忘记平时所感兴趣的饮食。最近有一位姊妹为他的女儿全家在越南的战火中而担心,甚至不思饮食。心中过分忧伤就无胃口了。反过来说,人心中快乐,就最欢喜吃喝。主耶稣形容天堂的快乐时对门徒说:“我将国赐给你们,正如我父赐给我一样。叫你们在我国里,坐在我的席上吃喝”(路加廿二章廿九至卅节)。

第五节“因我唉哼的声音。我的肉紧贴骨头”。诗人的苦难,正像第六篇六节所说;“我因唉哼而困乏,我每夜流泪,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湿透;我因忧愁眼睛干瘪,又因我一切的敌人,眼睛昏花。”

第六节“我如同旷野的鹈鹕;我好像荒场的鸮鸟”。这两种野鸟是代表愁容烦闷。诗人已往好像应展翅上腾,现在因愁苦变成了鹈鹕和鸮鸟的样子。这两种鸟常在旷野无人烟的地方,鸮鸟是夜晚才出现,它不喜欢光明热闹的环境。

第七节“我警醒不睡;我像房顶上孤单的麻雀。”信徒难免要走孤单的道路。这条路主耶稣也走过了。使徒保罗年老的时候也有这样的经历。他说:“我初次申诉,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我,但愿这罪不归与他们”。虽然如此,保罗还有一句很宝贵的话,他说:“惟有主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提摩太后四章十六至十七节)。这就是信徒的见证。无论怎样孤单,若有主同在,就可以勇敢的往前走了。

第八节“我的仇敌终日辱骂我;向我猖狂的人,指着我赌咒。”辱骂刺入人心的痛苦,比刀剑刺入人身更甚。人越有爱心,而且居仁由义,却受人的凌辱,就越感到伤心难受。并且受人辱骂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体贴,就更难忍受了。诗篇六十九篇廿节预言主耶稣所受的苦难说:“辱骂伤破了我的心;我又满了忧愁;我指望有人体恤,却没有一个;我指望有人安慰,却找不着一个”。这正是以赛亚所说:“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一样”(以赛亚书五十三章三节)。想到主耶稣也是这样受罪人的凌辱,这可给我们步他后尘的人极大的安慰。“那忍受罪人这样顶撞的,你们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希伯来书十二章三节)。

第九至十一节“我吃过炉灰,如同吃饭;我所喝的与眼泪搀杂。这都因你的愤恨和忿怒;你把我抬起来,又把我摔下去。我的年日,如日影偏斜,我也如草枯干。”这些话正描写主耶稣在十字上受苦之时.被父神远离掩面不看的时候,向父神叹息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世人的罪都压在他身上,圣父不能亲近他。就自然有这受不住的现象了。当罪人被圣灵光照,为罪受责备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感觉。

第十二节“惟你耶和华必存到永远;你可纪念的名,也存到万代。”诗人从自己的痛苦中,转目向神观看。上一段多用‘我’字,但现在多用‘耶和华’的名字,从此就有了盼望。上一段末了的话是“如草枯干”,但这里却变成“必存到永远”。蒙神怜悯的人,就可以享受神以下的话;“永生的神是你的居所;他永久的膀臂在你以下;他在你前面,撵出仇敌”(申命记卅三章廿七节)。

第十三至十四节“你必起来怜恤锡安,因现在是可怜他的时候;日期已经到了。你的仆人原来喜悦他的石头,可怜他的尘土。”永生神既然与他的选民同在,他们就不致灭亡。选民受罚的时候是有期限的。到了时候,神还要再一次转向他们。以赛亚说:“你们的神说,你们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要对耶路撒冷说安慰的话”(以赛亚书四十章一至二节)。这时候快到了,外邦人的时候快完了。耶路撒冷城已经归到以色列国的权下了,我们的眼睛终于看见了这何等大的事!作神仆人的我们,都当爱慕耶路撒冷,为它的平安日夜地祷告等候。“你们要为耶路撒冷求平安。耶路撒冷阿,爱你的人必然兴旺”(诗篇一百廿二篇六节)。神应许要赐福给那些爱耶路撒冷的人。

第十五至十六节“列国要敬畏耶和华的名;世上诸王都敬畏你的荣耀。因为耶和华建造了锡安,在他荣耀里显现。”锡安归向了耶和华,然后世界的列国也要归向他。这是圣经中预言的一个钥匙。许多人盼望现在就进入千禧年,但是以色列人还未认识他们的弥赛亚,外邦的列国还没有承认他。信徒若明白神做事是有次序的,就会更明白圣经的话。现在是以色列被弃的时候,神在外邦人中选召他的教会。教会的人数满了,主耶稣要接他们。以色列人在大患难中不能忍受的时候,主要亲自向他们显现,他们要哀哭地承认他们的弥赛亚。到那时,以色列国要成为全世界的大荣耀。那就是诸王要敬畏耶和华的时候,也就是“耶和华建造了锡安,在他荣耀里显现”。

第十七节“他垂听穷人的祷告,并不藐视他们的祈求。”逃往以色列地的犹太人大半是穷人。他们向神祷告,神要向他们显慈爱。神会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你们要呼求我,祷告我,我就应允你们。”

第十八至廿二节“这必为后代的人记下;将来受造的民,要赞美耶和华。因为他从至高的圣所垂看;耶和华从天向地观察;要垂听被囚之人的叹息;要释放将要死的人;使人在锡安传扬耶和华的名,在耶路撒冷传扬赞美他的话;就是在万民和列国聚会事奉耶和华的时候。”谁是那些“将来受造的民”呢?就是一日而生的国。以赛亚问道:“国岂能一日而生,民岂能一时而产”(以赛亚书四十三章廿一节)。以色列人要忽然归神,全国的人心都被改变而归从他们的弥赛亚,那就一日而生的一个新国。这便成就神在以色列人身上的计划。神说:“我必因耶路撒冷欢喜,因我的百姓快乐”(以赛亚书六十五章十九节)。

第廿三至廿四节“他使我的力量,中道衰弱,使我的年日短少。我说,我的神阿,不要使我中年去世;你的年数,世世无穷。”诗人想到人的生命是何等的短促,而神的年数却是无穷无尽.就只能求神将他永远的生命赐给他。这就是信徒在主耶稣里所得的福气。而信徒求永生的目的,乃是要享受永远与神同在。

第廿五至廿七节“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天地都要灭没,你却长存;天地都要如外衣渐渐旧了;你要将天地如里衣更换,天地就改变了;惟有你永不改变,你的年数,没有穷尽。”信徒当以神的永生为荣耀为安慰。他们认识了永远的神,并且借着他的儿子得了神的生命,就清楚地知道,当这世界都过去的时候,他们还可以和他们的神同享永远的福乐。约翰说:“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的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翰壹书二章十七节)。

第廿八节“你仆人的子孙要长存;他们的后裔,要坚立在你面前。”敬畏耶和华的人,可以为自己的家室子孙放心。信徒若安分守己,先求神的国,神也必照应他们的儿女。但可惜的是,许多信徒没有把儿女好好的奉献给主,没有在儿女前做一个好榜样。那么,以后他们的儿女就会使他们伤心失望。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