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零四篇

 

第一百零四篇(伟哉造物)

一、题目:从神的作为看他的伟大

二、作者:大卫或所罗门

三、大纲:

l、从神的创造并管理世界看他的本性

①神造世界第一、第二日(一至五节)

②神造世界第三日(六至十八节)

③神造世界第四日(十九至廿三节)

④神造世界第五日(廿四至廿六节)

⑤神造世界第六、第七日(廿七至卅二节)

2、诗人提醒自己应当称颂神(卅二至卅五节)

四、中心节

“耶和华阿;你所造的何其多,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满了你的丰富。”(廿四节)

五、小引:

本篇紧接一百零三篇,这是十分合宜的。一百零三篇述说神对选民的恩惠和慈爱;本篇则述说神创造万物并养育众生的大能。一百零三篇描述神是救主;一百零四篇看神是创造主。这两篇的开始和结束都是一样的。从一百零三篇一直到一百零七篇,都是向人呼召,要人称颂神。本篇包括宇宙万物。这些都是神所造的看顾和管理的。诗人好像根据神造万物六日成功的次序怎样掌管一切。七十士译本认为本篇是大卫写的。司布真说:“若不是大卫写的,那就只有他儿子所罗门才能作这样的诗。”在箴言中也有论到神管理万物的话,与此篇所说的颇相同;由此推论,是所罗门所写的。

六、详解:

第一节“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耶和华我的神阿,你为至大;你以尊荣威严为衣服”。本篇与一零三篇是用同样的话作开始和结束的。称颂神是人所能作最高尚的事。人称颂神乃是因为他们心中因依靠神的恩惠而得着满足,满足了的心自然会涌出赞美和感谢。诗人最感到高兴的事,就是能称神为“我的神”。他是每一位信徒自己的神。虽然他是至大、尊荣、威严的神,但他愿意与他所造的人亲近。先知以赛亚说:“因为那至高至上,永远长存,名为圣者的如此说,我住在至高至圣的所在,也与心灵痛悔谦卑的人同居,……”(以赛亚书五十七章十五节)。

第二节“披上亮光,如披外袍,铺张穹苍,如铺幔子;”我们的神是光明的神。当他开始造宇宙之时,就先造光。但以理在异象中看见神说:“他的衣服洁白如雪”(但以理书七章九节)。主耶稣降世是将光明的父神表明出来。他说:“我是世界的光”。使徒约翰为他作见证说:“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翰福音一章九节)。凡信了主的人就成为“光明之子”,他们不再属黑暗了。

第三至四节“在水中立楼阁的栋梁,用云彩为车辇,借着风的翅膀而行;以风为使者,以火焰为仆役;”据我看来,这“水中立楼阁的栋梁”是指天上云彩中的水。德文译本是“你用水在上面搭棚”。Moffatt译本是“你立楼阁于上面的水上”。此句若这样译法就与下面所说的云彩和风相符合了。在诗篇一四八篇四节论到“天上的水”如此说:“天上的水,你们都要赞美他。”神借着风云彰显他的作为,风云都听到他的安排和吩咐,“以风为使者”可以另译为“以他的天使为使者”。天使果然如风一样,因他们是肉眼看不见的,是大有能力的。希伯来书一章七节论到天使也引用此节。神要接以利亚到天上去,就派风火接他升天。“他们正走着说话,忽有火车火马.将二人隔开,以利亚就乘旋风升天去了”(列王纪下二章十一节)。于现在教会时代,圣灵如风如火在人心中做他奇妙的工作。火焰是非常可怕的,照样,我们的神也是可敬可畏的。圣经说:“因为我们的神乃是烈火。”(希伯来书十二章二十九节)。以西结见神的异象时说:“我观看,见狂风从北方刮来,随着有一朵包括闪烁火的大云,周围有光辉,从其中的火内发出好像光耀的精金。”(以西结书一章四节)

第五节“将地立在根基上,使地永不动摇。”神从旋风中向约伯说:“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你若晓得就说;地的尺度;是谁把准绳拉在其上”(约伯记卅八章四至五节)。信徒从圣经中可以知道,世界是神所立定的;人从幻想中所捏造的话都是不足信的。

第六至九节“你用深水遮盖地面,犹如衣裳;诸水高过山顶。你的斥责一发,水便奔逃;你的雷声一发,水便奔流,诸山升上,诸谷沉下。归你为他所安定之地。你定了界限,使水不能过去。不再转回遮盖地面。”这几节不但论到神创造的奇妙,也是论到洪水如何听从神的吩咐。在人所受的天灾中,最可怕的就是洪水泛滥,但是“洪水已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诗篇廿九篇十节)。神不但能造万物,他也能管理一切。世界的洋海,江河风雨都在神的权柄之下,只有主耶稣能吩咐风和海,用一句话就使风和海平静。

第十至十一节“耶和华使泉源涌在山谷,流在山间;使野地的走兽有水喝;野驴得以解其渴。”除了神之外,谁能将海中的水提到上空,运到大陆在需要水的地方降下,滋润田地,供应人和兽之用呢?野兽虽然凶猛,不受约束,但神还是看顾他们,赐给他们所需用的水喝。山中的野兽.树木.花草都能述说神的心,使造他们的神得着安慰。神造万物的目的,就是要在他们身上得荣耀。将来万物属神时候,就必成就这目的。约翰说:“我又听见,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沧海里,和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说,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羔羊”(启示录五章十三节)。

第十二节“天上的飞鸟在水旁住宿,在树枝上啼叫。”当神还没有造人之前,就先造了飞鸟。世界各处有不少的雀鸟,羽毛装饰得非常美丽,他们不停地啼唱,并不求任何的报酬。夜莺是鸟中最可爱的,他在黑夜中唱出优美的音调。劳碌疲乏的人卧在床上听见他的歌声,就得安慰,并从新得指望,好在这苦恼的世界中奋斗。鸟儿的快乐和无我的精神,是现今的人们应该仿效的。

第十三至十七节“他从楼阁中浇灌山岭;因他的作为的功效;地就丰足。他使草生长,给六畜吃;使菜蔬发长,供给人用;使人从地里能得到食物;又得酒能悦人心,得油能润人面。得粮能养人心。佳美的树木,就是利巴嫩的香柏树,是耶和华所栽种的,都满了汁浆。雀鸟在其上搭窝。至于鹤,松树是他的房屋。”这里又提到神在空中的“楼阁”,在第三节中已经说过神如何在“上面的水中立了楼阁”,神既然是无所不在,他居住在自己所造的一切之中,并且可以随自己的意思使用他所造的。神以慈爱包围这个世界,从他丰富的穹苍中,降下雨来,使人与兽都得着食物。就是属灵的恩雨,也是从天上来的。所以雅各说:“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雅各书一章十七节)。有人引用“得酒能悦人心”。这句话来强调,以为圣经主张人喝酒。但是他们当注意两件事:第一、犹太人饮食中少不了用酒。第二、他们要念箴言二十章一节,廿三章廿九至卅五节。

第十八节“高山为野山羊的住所;岩石为沙番的藏处。”这野山羊在高山峻岭上,最善跳悬崖的。瑞士国的高山中,有一种同样的野羊,他能在最险要的陡岩上,健步如飞,跳来跳去。他们是最怕人的,但是神还是爱护它们。沙番是很小的兽,所以箴言说:“沙番是软弱之类,却在盘石中造房”(箴言卅章廿六节)。

第十九节“你安置月亮为定节令;日头自知沉落。”神设立月亮日头,各有其职位。“日头是管白昼”,“月亮星宿管黑夜。”宇宙之间没有一样是偶然而有的。

第二十至廿三节“你造黑暗为夜,林中的百兽就都爬出来。少壮狮子吼叫,要抓食向神寻求食物。日头一出,兽便躲避,卧在洞里。人出去作工,劳碌直到晚上。”黑夜是神给人休息的时候,但却是给兽寻食的机会。兽得食物也是从神来的,他要看顾畜类。小狮子吼叫是向造它们的神求食物,它们诚然比许多人还聪明了。“日头一出,兽便躲避”,光能使最凶猛的兽躲藏起来,可见光有何等的威力。公义的日头主耶稣一降临,一切属黑暗的人和恶魔都要逃避。他们要向山说:“倒在我们身上吧,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在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神所造的,其中只有人能作工,并且深知自己本身负有责任和本分。而已经蒙恩的信徒;更该进一步地知道从主所得的托付,并向主报恩的责任。不应只为食物而忙碌,更应注意求神的荣耀,这也是他们劳碌的中心了。

第廿四节“耶和华阿,你所造的何其多,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满了你的丰富。”人要知道神创造的智慧,不用看别的,只要看自己的身体就够了、大卫在诗篇一三九篇说:“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使徒保罗说:“深哉,神丰富的智能和知识。”“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

第廿五至廿六节“哪里有海,又大又广;其中有无数的动物;大小活物都有。那里有船行走;有你所造的鳄鱼,游泳在其中。”在启示录第十章中所说:“大力的天使”是象征主耶稣,这天使“右脚下踏海,左脚踏地”,我们的主也同样的管理海洋和陆地。这里所说的“鳄鱼”,英文是Leviathan,到如今还没有人能十分的确定这字原文的意思是指鳄鱼、鲸鱼或海豚。又有人将它译为龙。总而言之,这是指属于海中一种庞大而活泼的鱼类。

第廿七至廿九节“这都仰望你按时给他食物。你给他们,他们便拾起来;你张手,他们饱得美食。你掩面,他们便惊惶;你收回他们的气,他们就死亡归于尘土”。神为人所预备的,都摆在人眼前,只要人肯去“拾起来”。神的手是随时向世界张开的,主耶稣被挂在十字架上,双手也是向世人张开,神没有留下一点不赐给人。凡仰望神的人,总不被他掩面。神若向人掩面,是因为他们心中还远离他。人若远离神,连畜类也就一同受苦,正如使徒保罗说:“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罗马书八章廿二节)。

第三十节“你发出你的灵,他们便受造;你使地面更换为新”。神作事是不必劳力的。他只用一口气就造成了人,若将气收回,人就归于尘土。神每次在干旱的地上降甘霖,地就更新了。神是赐新生命的神,他以他的灵随时滋润他的教会,不然,灵命就立刻丧失了。感谢主,每一个信徒都可以说:“他使我的灵魂苏醒。”

第卅一节“愿耶和华的荣耀存到永远;愿耶和华喜悦自己所造的。”这里说到诗人以神所造的为乐,他所求的就是愿神因自己手所造的而高兴快乐。神造世界到了“第七日便安息舒畅”,神在安息日所作的事,就是以自己所造的为乐。将来救恩成功了,神要因以色列和教会大大的,而且永远的快乐(参以赛亚书六十二章五节)。

第卅二节“他看地,他便震动;他摸山,山就冒烟。”没有感觉的地,还能因神的眼睛而震动,但是人心如石头,竟然不怕神的忿怒。受造的物质在神面前颤抖,西乃山,各各他山都因神的威严震动了。

第卅三节“我要一生向耶和华唱诗;我还活的时候,要向我神歌颂。”我们要作的事,就当趁现在还活着的时候去作,因为人生无定,正如天之有不测风云,明日也许已不在世间了。人所能作最好的事就是称颂神,为何不一生去作呢?

第卅四节“愿他以我的默念为甘甜;我要因耶和华欢喜。”信徒所当学习的,就是多用时间默念神。在这疯狂的时代中,世人都忽略了在主面前安静,思想他的恩惠与美德。“神阿,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宝贵;其数何等众多。”(诗篇一三九篇十七节)耶稣自己足够我们一生去默念,让我们更多的思想他罢!

第卅五节“愿罪人从世上消灭;愿恶人归于无有。我的心哪,要称颂耶和华。你们要赞美耶和华。”神的计划就是消灭一切的罪恶。但以理说:神要“止住罪过,除净罪恶,赎尽罪孽,引进义”(但以理书九章廿四节)。主耶稣教导我们祷告说:“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这是昔日大卫心中所盼望的,也是使徒约翰最后的祷告:“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