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诗篇第一百零九篇

 

第一百零九篇(自作孽不可活)

一、题目:求神报应恶人

二、作者:大卫

三、大纲:

l、恶人的行为(一至五节)

2、恶人的报应(六至廿节)

3、向神求恩(廿一至卅一节)

四、中心节

“这就是我对头.利用恶言议论我的人,从耶和华那里所受的报应。”(廿节)

五、小引:

本篇乃是末了的一个“咒骂篇”,其中的话也是最严厉的。一般解经权威以为,第六至二十节这一段不可能是大卫的话。他们以为大卫从来没有这种报仇的心,所以把这些话归在恶人口中,认为是恶人骂义人的话。但据我本人和另外的一些解经家看来,这些活乃是圣灵藉大卫而写的。我们决不可忘记,神是圣洁的,是公义的,他眼中不能忍受反对他的恶人,使徒彼得在使徒行传一章廿节,也引用了本篇第八节的话指着犹大说,“愿别人得他的职分。”彼得既然以此话引证犹大的事,我们也可以用犹大代表一切反对主和卖主的恶人。这等人因自己的行为激动了神的忿怒,主必向这样的人说:“离开我去罢,我不认识你们。”

若知道以下的几个原则,就明白“咒骂篇”的理由了:

    咒骂的话不是由于诗人自己私人的仇恨而说的。

     诗人所说咒骂的话,是站在神公义的立场对恶人而言。

     诗人发言是以神的选民爱国的立场而言。

     诗人发言时,是在旧约律法时代;那时,主耶稣赦罪的大恩还没有显现。

⑤那些忘恩负义,明知故犯的人,在神面前是不能蒙恩的。主曾说:“卖人子的人有祸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这咒骂的话是指犹大及同类的人说的。

六、详解:

第一段     恶人的行为

第一至五节“我所赞美的神阿,求你不要闭口不言;因为恶人的嘴,和诡诈人的口,已经张开攻击我;他们用撒谎的舌头对我说话。他们围绕我,说怨恨的话,又无故的攻打我。他们与我为敌以报我爱;但我专心祈祷。他们向我以恶报善,以恨报爱。”义人无故被恶人所恨.这是最难忍受的事。诗人遇到这样的事情,唯一的妙法就是祈祷。因为在神面前有公义的判断,没有任何冤屈的事。信徒被恶人所恨是自然的,也是作神儿女必然的经历。主耶稣说:“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约翰福音十五章十八节)。信徒是属天的国民,他们不属这个世界。他们的行为是光明的,所以免不了被世界黑暗之子所恨恶。我们跟随主脚踪的人必要和他同钉十字架,甘心乐意被人“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慕勒先生说:等到他经验了与主同死同复活的真理以后,他的灵性才有了进步。照样,我们若肯舍弃自己的名誉,肯为主的缘故作愚拙人,圣灵就开始赐福。主耶稣说:“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马太福音五章十一节)。

第二段     恶人的报应

第六至廿节“愿你派一个恶人辖制他,派一个对头站在他右边。他受审判的时候,愿他出来担当罪名;愿他的祈祷,反成为罪。愿他的年日短少;愿别人得他的职分。愿他的儿女为孤儿,他的妻子为寡妇。愿他的儿女漂流讨饭,从他们荒凉之处出来求食。愿强暴的债主牢笼他的一切所有的;愿外人抢他劳碌得来的。愿无人向他延绵施恩;愿无人可怜他的孤儿。愿他的后人断绝,名字被涂抹,使他的名号断绝于世;因为他不想施恩,却逼迫困苦穷乏的.和伤心的人,要把他们治死。他爱咒骂.咒骂就临到他;他不喜欢福乐.福乐就与他远离。他拿咒骂当衣服穿上;这咒骂就如水进地里面.像油入他的骨头。愿这咒骂当他这身的衣服,当他常束的腰带。这就是我对头,和用恶言议论我的人,从耶和华那里所受的报应。”这一段完全是义人向神表明的心愿。也不敢自己报仇.自己伸冤,因为神曾说过: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马书十二章十九节)。这些心愿是根据神的公义并恶人自己的行为所当得之报应而说的。当诗人向神说完了他所愿的,就说:“这就是我对头,利用恶言议论我的人,从耶和华那里所受的报应”(廿节)。由此可似看出,神眷顾他的儿女们,也必为他们伸冤。这十四个心愿,那是因恶人自己所行的恶事而来应得的报应。“他不想施恩”、“他爱咒骂”、“他不喜爱福乐”、“他拿咒骂当衣服穿上”,既有这样的性情,必自取神的报应。许多时候,神让恶人刑罚恶人,所以第六节说:“愿你派一个恶人辖制他”落在恶人手中实在是可怕.无怪所罗门说:“恶人的怜悯,也是残忍”(箴言十二章十节)。大卫受神审判的时候,也不愿落在人的手中,他向先知迦得说:“我愿落在耶和华的手里,因为他有丰盛的怜悯”(撒母耳记下廿四章十四节)。使徒保罗曾请弟兄为他祷告:“叫我们脱离无理之恶人的手”落在无理之恶人的手中,实在可怕。

第三段     向神求恩

第廿一至卅一节“主耶和华阿,求你为你的名恩待我;因你的慈爱美好,求你搭救我;因为我困苦穷乏,内心受伤。我如日影渐渐偏斜而去。我如蝗虫被抖出来。我因禁食,膝骨软弱;我身上的肉,也渐渐瘦了。我受他们的羞辱;他们看见我,便摇头。耶和华我的神阿,求你帮助我,照你的慈爱拯救我;使他们知道这是你的手,是你耶和华所行的事。任凭他们咒骂。惟愿你赐福;他们几时起来,就必蒙羞;你的仆人却要欢喜。愿我的对头,披戴羞辱;愿他们以自己的羞愧为外袍遮身。我要用口极力称谢耶和华;我要在众人中间赞美他。因为他必站在穷乏人的右边,要救他脱离审判他灵魂的人。”这是诗人向神的祷告。在第四节中他曾说:“他们与我为敌以报我爱;但我专心祈祷。”在神面前有恩典有怜悯,也有安慰,所以向他祷告是最妙的方法。他向神祷告的理由,并不是自己有什么功劳,有什么德行,乃是靠神的名和他的慈爱。神既是慈爱的,他就可以坦然无惧的向神述说他自己的软弱和苦况。诗人虽然经过一切的痛苦,他还是存着一个盼望,就是愿仇敌知道他所遭遇的事,乃是神的手所安排的。他们虽然咒骂,神还要赐福给义人。恶人必要蒙羞,诗人却要欢喜。当审判的时候,有神站在他右边救他;恶人受审判的时候,却要担当自己的罪名。

── 包忠杰《诗篇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