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讲 “感恩诗”的赞美

 

  今天愿意领大家唱一首短诗,词日:“呜……敬拜赞美主耶稣,呜……敬拜赞美主耶稣。”感恩诗通常被称为宣告性的赞美诗,全卷《诗》大约有五十篇这一类的诗。成诗的目的多为了神的作为如治病、解困或拯救我们脱离死亡等而感谢、赞美神。感恩诗可分为个人的及团体的两大类,个人的类别可见于(卅、卅四、四一、六六、九二、一一六、一一八、一三八篇)等。团体的类别可见于(六七、七五、一零七、一廿四、一廿九、一卅六篇)等。由于时间关系,今天只选读其中两首。

  请大家翻开(诗卅)

  1)引言(卅1-5):大·述及他为何要用赞美去表达他的感恩。从(卅2-3)可见诗人曾一度感染重病或遭到极大的危险,最终蒙神保存性命,甚至灵魂得从死域获救,恢复健康,赖以生存。诗人认为不独他自己歌颂神,就是其它“圣民”也要称赞祂可记念的圣名(卅4)。大·个人见证,他虽曾受过神管教,但神的怒气不过是转眼之间,而其恩典乃是一生之久,即谓神在发怒当中仍持续地施恩。所以大·说:“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卅5)这里虽然说到为何要感恩,但亦是一个变相的赞美的呼吁。

  2)蒙医治和拯救的经过(卅6-10):这里指出诗人在遭难的过程中明白到最终的原因是为了什么?当一个人自夸事事如意,以为永不动摇之时,就会自高自大,目中无神。骄傲是人属灵上最大的致命伤,令我们不肯在神面前自谦,甚至好像亚当、夏娃那样远离神。诗人在病重或遇大难之时就向神恳求,承认神若不施恩,他就连王位也不保;神若掩面不顾,他就惊惶。大·在灵里苏醒过来之时再不敢自夸,就像浪子回头一样,求神应允、怜恤和帮助。在人生道路中那怕遇上困难,但最怕是不晓得寻求神,或以其它的鬼神和方法来代替神,最终找不着出路。因此,大·在此提醒我们在困难当中要转向神,把危机化作转机。

  3)祷告的出路(卅11-12):祷告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我们不单要注重个人私祷的生活,亦当多参与教会的祈祷会。就在小弟担任顾问牧师的一家华人教会里,有位年廿五岁的姊妹,因一次车祸而住进医院里去,经过三个星期都不醒人事,而且情况愈来愈坏,连主诊医生都宣布无望。但在那三个多星期里,全教会的弟兄姊妹愿意廿四小时接力为她祈祷,结果她在医生把喉管都移除的翌日竟奇迹地有了反应,并且一年后完全康复过来,其间并未需要进行开刀的手术。所以说,神迹奇事至今依然发生,她的经历完全是神听祷告,神的医治;神若许可,能叫一个将成植物人的不药而愈。话说这位姊妹康复以后,她许多的亲友,无论什么信仰都从外地跑来要参加聚会和听她的见证。

  所以,当我们转向神的时候,出路就来了;神是全能的,祂必施恩怜悯,只要仰望祂,神的恩典就必临到,就如诗人所说:“你已将我的哀哭变为跳舞,将我的麻衣脱去,给我披上喜乐。”(卅11)神赐福我们,应允我们所求,为的是叫我们继续不断的赞美祂:“好叫我的灵歌颂你,并不住声。”(卅12)今日,我们有口能言,若神的恩典临到,就当公开述说感谢赞美神;我们若闭口不言,就是忘恩负义。有困难的时候,我们祈求神,有事会向神许愿,若蒙神帮助,就当还愿并称谢神直到永远。

  跟着我们要看(诗一一六篇),作者不详,本诗属赞美诗选中之一首,可称为三重的感恩诗,

  (1)第一重的感恩(一一六1-6),

  (2)第二重的感恩(一一六7-14),

  (3)第三重的感恩(一一六15-19)。

  作者在第一重及第二重感恩中题到他遇上极大的危难,而神听了他的恳求,他也实在蒙了帮助、医治和拯救。在第三重救恩中,他暗示自己濒临死亡的边缘,好像被捆缚着全然无望,但神为他解困,恢复他的自由。作者在每一重感恩中都题到他的危难,如何蒙神帮助,似乎在数说着同一个经历,但为何要有三重的感恩呢?为的是要重复又重复地表白他对神的感恩。其实,赞美耶和华的原文是哈利路亚,就是公开述说神的作为,叫他人受感染,耶和华得荣耀。赞美并非单凭口说,也该有实际的行动,因为原动力乃出于对神的爱。又如大·的另一感恩诗所说:“耶和华,我的力量啊,我爱你!”(十八1)。赞美神究竟是怎么的一回事呢?倘若我们口头赞美并非发自内心对神的爱,那不过是表面功夫而已;有实质和有深度的赞美源于我们对神的爱,并且乐意向神还愿。许多时候,我们在危难里会向神许愿,但神帮助我们渡过难关之后,我们又会否记取神恩回报祂的爱呢?记得我有一位要好的神学院同窗作见证说,他献身之前曾在印度尼西亚遭遇车祸,在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之后,就向神许愿:倘若神保存他的性命,他就甘心全时间奉献为主所用,结果在他生还以后,真的全时间献己于主;直至今天,他仍在好好的事奉神,这是他向神所还的愿。在各位弟兄姊妹的人生路途中,不晓得大家有否向神许过愿,渡过难关之后,有否忘记向神还愿呢?(一一六1419

  最后,我要一题,在《旧约圣经》中,研究希伯来文的学者找不到“感谢”一词,所以在感恩诗集里头就找不到一个和感恩有关的字词,但“赞美”、“称谢”和“称颂”等的字词却充斥其间,故学者认为诗人以赞美一词涵盖着感谢的意思;而赞美是一更加强烈、生动的观念。另一位学者又指出赞美和感谢的区别,赞美是公开地宣告神的恩惠,现身说法地叫人加入赞美的行列。因此,可以概括地说,赞美包括了感谢,是公开地,诚挚地见证祂,表示爱祂,并向祂还愿。求主祝福我们,让大家每天在学这赞美──属灵功课之上更有深入的领受!又保守我们所听到的,都存记在心,并能付诸实行。── 刘承业《夜间的歌唱──‘诗’中‘赞美’的研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