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讲 “个人哀歌”的赞美

 

  今天的题目乍看起来好像有点矛盾,为何哀歌里又会有赞美,是不是有点令人费解呢?其实《诗》里头,个人的哀歌共有五十篇,今天只选读其中三篇。

  据德国学者威特曼的研究,《诗》中的哀歌大多结构如下:

(一)开场白,

(二)哀叹,

(三)转向神,

(四)祈求,

(五)许愿赞美。

  我们试从上述这个结构去分析(十三篇)的内容:

  (一)开场白及哀叹(十三1-2

  (二)转向神和祈求(十三3-4

  (三)许愿赞美(十三5-6)。

  从本诗可以看到诗人大·的哀叹其实包括有几方面:首先说到他遭遇困难的日子长久,令他向神发出埋怨说──“耶和华啊,你忘记我要到几时呢?要到永远吗?”(十三1)他受苦已有好一段日子了,如今真有点不耐烦,究竟何时方可结束呢?另一困难是仇敌高升,气焰迫人,受压制的人遇着这股凌人盛气可谓苦上加苦!但最大困苦莫过于神掩面不顾,令人失去蒙福的机会致遭遇更多的困难。许多时候,人哀叹受苦,却毫不查究原因何在?只管向神发问为何撇下他,离弃他(廿二1)?尽管人埋怨神,但超脱苦难的起点却在于从苦难中转向神,向神祈求。人不论有何危机,只要肯面对神,把困难都告诉神并信靠祂,这就成了他的转机。所以说,哪怕困难有多大,只怕不懂将困难交托给神;诗人在本篇开首处向神诉苦,到第四节就开始发出祈求,投靠神。困难来临,最忌靠人,或用不法的手段去解决问题,因为这样行只有泥足深陷,苦上加苦。人不可靠,当你自身难保之时,晓得靠神方为上策。

  廿多年前,当我二子出生以后,内子患了血崩,流血不止,医生吩咐她要卧床休息,岂料一卧床就是两年之久。起初,我靠着主还能过得胜生活,那料日子一久,就觉得前路茫茫,对神生了埋怨;自忖身为传道人,家庭也自顾不下了,又焉能照管神的家呢?就在那受试炼的期间,不知不觉竟萌生起“转行”的念头来;虽说灰心丧志,信心动摇,可幸仍晓得将问题交托给神,结果在祷告后,脑海中呈现很清晰的答案──“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林前十13)。当我得着这《圣经》作为印证后,信心油然而生,于是打消了“转行”的念头。终于在神恩典眷顾下,藉医生的帮助,内子的身体渐渐康复,直至今天依然健在,而我的幼子今年亦已经廿七岁了。因此,无论我们信心薄弱、或是灰心失意,都当来到神面前,因这是最佳的方法:神“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当我们用一个微薄的信心向神许愿,这愿望会因着神的能力而成为事实,叫我们信心得以加强。所以诗人这么说:但我倚靠你的慈爱;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乐。我要向耶和华歌唱,因祂用厚恩待我。”(诗十三5-6)转向神,神的解救就必来临。

  跟着下来,我们要看(诗一零二篇),这诗一如前述个人哀歌的结构一样,有

  (一)开场白(一零二1-2

  (二)哀叹(一零二3-11

  (三)转向神(一零二10-12

  (四)祈求(一零二13-16

  (五)许愿赞美(一零二17-18

  (六)再哀叹转向神(一零二19-22

  (七)再祈求赞美神(一零二24-28)。

  本诗乃以色列人被掳时期的作品,是困苦人发昏时在耶和华面前吐露苦情的祷告。作者不单生命危殆,亦遭仇敌欺压,然而他祷告并非仅为本身,乃为锡安而呼求,因为诗人视一己的命运与神百姓的命运(锡安的子民)同出一辙。当我们与同病之人相怜,彼此代求,互相守望的时候,注意力不再集中一己身上,不知不觉间就忘却了自己的痛苦,同情别人的困苦,这就是神重建我们的途径。尤其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神身上,祂是何等奇妙,何等伟大,何等高深莫测,那就更易于忘却自身的困难了。本诗的作者除为别人代求之外,更有许愿的赞美,就是说倘神帮助了他,他要让后代记念神的作为,赞美耶和华;其它人见到神的作为时,也要将荣耀、颂赞归与神的名。连未认识神的人得知神的作为也来归向神,相信神,同心赞美神!这是个人哀歌中普遍赞美的源由。

  最后,请大家同看(五一篇),从标题可知这是大·犯奸淫以后所写的一篇悔罪诗,道尽他的难过与伤心。不错,一个人犯罪以后是极其痛苦的,但当他到主面前认罪悔改,获得赦罪,能够恢复对神的赞美,那是何等的恩福。虽然有学者认为本诗并非大·所着,但从先知拿单直斥其非时,大·直认不讳,并深知得罪了耶和华,神亦因着大·的认罪而赦免了他,可见本诗的确为大·所着。全诗共分三大段:

  (一)开场白与哀叹(五一1-6

  (二)转向神(五一7-12

  (三)许愿赞美(五一13-19)。

  大·打从开始就哀求神的怜恤与宽恕,亦坦承自己的过犯(五一3-5),又懂得抓着神的性情去恳求(五一6),大·希望诚实认罪之后,复得神如往昔一样的喜爱。大·在往后一段,向神作出大胆而清楚的愿望,他如此求表示他对神有信心,深信神必能恢复他从前属灵的景况;使他重新有正直的灵,圣灵继续与他同在,并使他重得救恩之乐,赐他乐意的灵扶持他。他清晰求神赐他有喜乐,有圣灵的内住。所以我们今天就算犯罪跌倒,也当再次回到神的怀抱,也许人不能原谅我们,但神接纳我们,思念我们不过是尘土。美国一名着名的传道人George McDonald,曾犯奸淫,当他回转过来,神一样再次使用他。所以,我们若有犯罪跌倒后退,都不要害怕,只要谦卑再回到神面前,承认自己的罪过,求神再次恢复我们往昔与祂的关系。因此,若要赞美,首先要认罪,无论得罪神抑或得罪人,都要个别地认罪,如此才能有喜乐的赞美。认罪与赞美确有很密切的关系,没有认罪悔改在前,就没有欢欣赞美在后。犯罪之后向神认罪就蒙神赦免,不再被定罪,不再内疚;所以在这篇悔罪诗的末后,向神发出赞美,(卅二篇)可说是个很好的例子。今天,我们每个都是蒙恩得救的罪人,蒙神赦罪之后,就当向神发出赞美与感恩。

  大·写此诗主要是向神认罪,表达其得罪神又得罪人,亏缺了神的荣耀,极其伤心难过。但当神赦免其罪,恢复他与神从前的关系之后,就在神面前许愿,说要将神的道指教有过犯的人,意谓以过来人的身分提醒落在同样过犯中的人。此外,他又立愿要歌唱神的公义(五一14),又要传扬赞美神的话(五一15)。本诗开首较为消极,但至此深知神已赦免其罪,为此可以进入高潮,高声赞美神,并带来积极与光明。全诗让我们看见在苦难中探讨赞美的出路,人在苦难中肯转向神,信靠祂,祷告祂,甚至许愿要赞美祂,高举祂,这就成为我们一大转机,并且后代也要因此而蒙福。── 刘承业《夜间的歌唱──‘诗’中‘赞美’的研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