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讲 “团体哀歌”的赞美

 

  感谢主,过去四天让兄弟有机会与各位思想《诗篇》中的赞美,我个人的负担,就是盼望大家在属灵生命中对神有更多的赞美。赞美是《诗》最中心的信息,正因我们在每一天的生活中会经历苦闷、危机和重担,所以要学会如何将埋怨转为对神的赞美,感恩和敬拜,这样才可过着反败为胜的生活。

  哀歌可分为个人的和团体的两种,昨天与大家一同看过个人的哀歌,今天让我们同来看团体的哀歌;《诗》中团体的哀歌有(十二、十四、四四、五三、五八、六十、七四、七九、八十、八三、八五、九十、一零六、一零八、一二三、一二六、一三七篇)等。换句话说,无论个人抑或团体,写作哀歌就是在神面前倾诉怨情,今天由于时间关系,只能选读(七九,八十和一二三篇)。

  (七九篇)是亚萨的诗,亚萨是大·的诗班长,是个利未人,翻译者给这诗起一个标题:哀诉耶路撒冷屠毁之苦。学者认为此诗写于耶城被毁不久,约在主前586年南国被巴比伦大军攻陷之后,时耶城不但惨遭破坏,圣殿更被焚烧,可谓国破家亡,诗人谱诗向神表达时人的悲伤难过,供民众向神呼求之用。神感动诗人写出感人的哀歌,事后却在敬拜中采用来诵读,作为对神的公祷,求神垂听苦情,施恩怜悯。本诗结构大致与一般哀歌相同:

  (一)开场白(七九1):诗人在开场白中,开门见山地说明外邦人进驻选民的产业,污秽了神的圣殿。

  (二)哀叹(七九2-7):外邦吞灭以色列,把人民掳至巴比伦去。而在一百年前,北国早经此苦,人民已被亚述俘掳。综言之,以色列人所遭遇的苦难极大,唯有向神尽情倾诉。

  (三)转向神(七九8-9):以色列人首先求神赦免先祖的罪,也为本身的罪求赦,深切表示愿意离罪,然后赦罪的平安自必充满他们。

  (四)祈求(七九10-12):诗人在此提醒神,当外邦人羞辱以色列时,就好比在羞辱神;求神为着自己的荣耀兴起行事,为他们伸冤。

  (五)许愿赞美(七九13):选民求神为他们报仇,倘若蒙允,属神的民就有充分理由去称谢、传扬、述说主的荣美,直到万代;神若真的除去以色列民的羞辱,就必立志歌颂、赞美神的荣美。受苦者最佳的出路是向神许愿,神若允其祷告,施怜悯,解决其困难,就要述说神的伟大,称扬祂可敬的美名。

  从这篇诗我们可以学到以下几个功课:

  一、当我们遭遇困难时,不要怨天尤人;首先要自我检讨,到底有否犯错得罪神?若然,当立即悔罪及离罪,并学像诗人般转向神,祈求神解救我们。

  二、抓着神的名来求,就像摩西为以色列民代求一样,求神为祂自己名字的缘故,保存以色列人的性命;摩西如此求,是为着神的名和祂荣耀的缘故,因此神就垂听了祂的求告,不把拜牛犊的以色列人毁灭,并引领他们行了四十年的旷野路,最终藉约书亚领他们进入迦南。所以我们今天祈求,也当把握着神的名和祂自己的荣耀来求,神是信实的,必按照祂的应许给我们开一条出路。

  三、许愿赞美是赞美的开路先锋,神解决我们困难之后,我们要赞美神的名,在众民面前还愿。所以诗人说,赞美神的话是从大会而来(廿二篇),为的是要在众人面前宣扬神的恩惠。

  四、凡基督徒有责任为自己的国家、民族及所居的城市代求,诗人替同胞去认罪,这是个好榜样;求神开拓我们属灵的心胸,好叫我们关注国家、民族的兴亡。其实一国的盛衰,未必素诸军事力量,北韩就是个典型的例子,该国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但人民却饥寒交迫。对于经济挂帅的国家亦然,若事事以金钱为尚,则社会发展必定畸型;今天,美、日等国经济条件优胜,然而人民生活未必满足,心灵深处依然有不少虚空的地方。由此证明:物质不能满足人心灵的需要。我们所求乃是整个国家、城市都归向神;当全民皆有此信仰的时候,犯罪率自然会降低,人民变得勤奋,忠于职守,生产率和工作率自然会提升,人心为神的道所掌管,有神的帮助和赐福,人自然会爱国、爱民,一片升平的现象也就指日可待了。兄弟家中有一幅挂画,无论多少次搬家总把它带着,原来这是幅香港港口的图画,正因为我是生于香港,长于香港,对这城市有着深厚的感情,每当我面对这挂画的时候,不期然会为香港的市民和教会的弟兄姊妹献上祷告,我虽则不能像其它同工一样在香港埋头苦干,服事弟兄姊妹,但我愿意用祷告与他们一起同工。求神增加我们爱主的心,爱我们所属的国家,所住的城市和同胞!保罗曾劝勉提摩太要为万人代求,耶利米也教导被掳至巴比伦的以色列人,为当地的巴比伦人祷告。诗人以身作则地为他的全民族,就是雅各和锡安而祈求,今日你我也当如此。

  我们接着要看(八十篇),这同样是一篇团体的哀歌,内容和结构跟前一篇稍有不同,特色在(八十3):“神啊,求您使我们回转(或作:复兴),使你的脸发光,我们便要得救。”第(八十719)的内容与(八十3)大致相同,不过在开始处冠以“耶和华”、“万军之神”等的称谓。本诗的结构如下:

  (一)开场白(八十3),约略向神发出哀求。

  (二)哀叹(八十4-7),抒述遭外邦侵凌之苦。

  (三)祈求(八十8-15),神选民遭异族侵凌,不再安居乐业,作者特别提及过去的历史,立约与祝福,使神记起祂过往的恩情。盼守约施慈爱的神勿在穷途落泊的时候丢弃他们,仍照过去一样使用他们,恢复他们旧日与神亲密的关系,服事神,荣耀神。作者又提醒读经者要饮水思源,不可忘记本来与神的关系以及神过去如何施恩赐福。

  (四)神是掌管历史的,也是守约施慈爱的,我们祷告时要对神有信心,若为教会的荒凉而祷告,可以提及神的名和祂的荣耀,因为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

  跟着下来请看(一二三篇),多数学者认为本诗是以色列民被掳回归以后,受邻邦如阿拉伯人,亚实突人等讥笑凌辱,在四野一片荒凉的时候,除了重建家园,更要重建圣殿。作者在此情况下首先提醒自己,要向天上之神举目(一二三1-2),神坐在天上一个非常有利的阵地,不但居高临下,更是满有尊贵和权柄。我们今天乃要仰望这位安坐天上之主,要专一向祂举目,就像仆人和使女仰望主人的手一样。要专一倚靠耶和华的灵,正如先知以赛亚所说的一样:“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赛卅15)。这其实是我们在苦难中一个最好的出路,我们亦因此能够在苦难中快快兴起赞美神的声音。同样,这首团体哀歌教导我们要为一己的国家、民族和城市祷告,求神的时候要把握神的应许,神的荣耀和祂的约,并要许愿赞美。当我们不用人的方法去报仇雪恨的时候,神自然会秉行公义,替人伸冤;在一般的困难里为我们开出路。── 刘承业《夜间的歌唱──‘诗’中‘赞美’的研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