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二、福杯满溢

 

  若有人问全部圣经何处最宝贵,我大胆说:约翰三章十六节。

  若有人问旧约那段圣经最珍贵,我大胆说:诗篇二十三篇。

  约三16与诗二十三,都是说神的爱与永生,实在是最宝贵的。这诗宝贵,尚有一个理由,不论在任何环境中,都可以使用:快乐、悲哀、顺利、逆境,时时一样适用,所以太宝贵了。

  “福杯满溢。”这句话很能代表这篇诗的性质,也可以用这篇诗代表诗篇中恩典一类之诗。神的恩典无限,慈爱难测,安慰深厚,福杯满溢。此外,还可代表另一类诗篇的内容,就是古代信徒对神信仰的体验和见证。这种信心的见证在很多诗篇中常可见到。耶和华是我的拯救、亮光、盘石、保障、力量、避难所……诗篇中常显出这一类的性质。

  人信神,信什么?从信心上得到什么?本诗就表两方面:神方面──神的恩典。人方面──人的信仰。

  也可以说本诗是我们美好的信经,关系实在很深呵!

  今天我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本诗是事实。根据事实来看这诗。

  这篇是事实,如果明白其事实,就必明白其中说什么。

  有一年,读者文摘,登过一篇有关诗篇二十三篇的文章,文中说有一个牧羊人──他的祖先也是看羊的人,在犹大和阿拉伯附近地方牧羊,他将圣地牧羊之事实说出,那些事实与诗篇二十三篇相符。现在,我们来看看大卫时代,犹太人怎样牧羊:牧人怎样?羊怎样?

{\Section:TopicID=158}(一)无忧无虑

  “耶和华是我牧者”,神是一个看羊的人,我是一只羊,我一定没有缺少,如果是属于牧人的羊,什么都不会缺少,如没有牧者,情形就不同了。正如主在世看见许多人,如羊无牧,流离失所。祂就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祂的庄稼。”彼得也说:“你们从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却归到你们灵魂的牧人监督了。”我们前时是没有牧人的羊,不认识神,现在已有了牧人照顾、约束。这样就没有缺乏了。早起,牧人带羊到草场上,晚上回来,天天一样,羊每日的生活,无忧无虑,每日饮食,神会供应,“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没有牧人的,忧忧愁愁,我们是有神为牧者,无忧无虑。说是容易,但有许多人知道神照顾他,仍然忧虑,自知不过百岁寿,常怀千岁忧。这也可以说是基督徒信心的弱点。

  世上如果真有无忧无虑的人,那就太美好了。这里说无忧无虑,并不是指有很多东西的意思。有许多人,有钱还拚命扒钱。他们“有”东西仍有“缺乏”的。我说这诗是代表知足的心,有了知足的心,就一无所缺。这样的人生,是快乐的人生。有一个弟兄,没有钱,他很感谢神,对着一盘青菜食饭,也很快乐,他写有一篇不能称为诗而很有意思的诗:

  有人有饭不能吃,有人能吃没有饭,

  我今有饭又能吃,感谢天父大恩典!

  很能代表知足常乐,无忧无虑的神的儿子。

{\Section:TopicID=159}(二)安安静静

  “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2)后句可译为“领我在安静(或静止)的水边”。牧人常把羊带到草场食草,饱了,躺在草地上舒舒服服,反嚼所食的。之后,安静中躺卧着。羊不饮急流之水,牧人就常到安静之水旁,如果水流很急,牧人就挖洞引水给羊喝。使羊安安静静喝水。今日第二个意思,就是“安安静静”,如果用两个字,就是“放松”。许多人为着家庭工作,世界大势……人生常在紧张中。但耶和华使我躺卧在青草上安静下来。“我必安然躺下睡觉,因为独有你耶和华使我安然居住。”(诗四8)“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叫他安然睡觉。”(诗一二七2)许多人缺少安静生命,一天到晚紧张紧张;我们有主带领,就应该安静,放松,真正的放松;安息,真正的安息。这样,就能真真享受信心的效用。圣经说:“心中安静,是肉体的生命。”(箴十四30)有一个医生说:“几乎每个病都与情绪有关。”紧张,不放松……各样的病也会出来。

  这里,我要说一个真正安静的人──彼得。希律杀了雅各之后,又拘禁了他。并且决定明天就办他,而彼得在这样紧张的情形之下,心里却好像很安闲的说:“随他啦,明天的事,主会安排。”就在监中睡觉,虽然两个兵丁一边一个看守着,他却睡得很甜,等到天使拍他的肋旁才醒──肋旁是最怕痒的地方,要拍肋旁才醒,想当然是睡得太甜。这就是安安静静的人生。

  明天的事让他吧,自然有主来安排。只管放松、安静、安息,学效彼得这样的信心。心中不能搅动的安静,这种安静的睡觉,在生命中会生莫大功效的。也就是我们对牧者的信心。

{\Section:TopicID=160}(三)稳稳当当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4)──犹太国有一地叫死荫的幽谷,人到犹太国去,如不到这谷去看看,可以说是“虚此一行”。但这谷实在没有什么好看。位置是在耶利哥南边耶路撒冷与死海中间,四哩半的山谷,两面高一千五百呎,太阳照不到,阴翳黑暗,下有深坑,羊走经这谷,非有牧人带领不可。羊跑到坑边,就不敢过,牧人叫羊跳过去。常有野狗豺狼,牧人以熟炼手法用长竿将之打下坑去,有时羊不慎跌下,牧人就用杖岸W来──这些完全是事实。如果我是羊,我经过这谷就不害怕,我知道有牧人在,他必帮助我,我的心就稳稳当当,换句话说,有勇气。这是宝贵的意思,世界有崎岖之道,深幽山谷,黑暗阴影。走经这里,实在很危险,若真有主,心中就稳稳当当。诗说:“他心坚定,倚靠耶和华,他心确定,总不惧怕。”(诗一一二7-8)大卫常说:“耶和华是我的亮光,我还怕谁呢?耶和华是我的拯救,我还怕谁呢?耶和华是我的保障,我还惧谁呢?……虽有军兵安营攻击我,我的心也不害怕,虽然兴起刀兵攻击我,我必仍旧安稳。”(诗二十七1-3)可拉后裔也说:“地虽改变,山虽动摇到海心,其中的水虽匉訇翻腾,山虽因海涨而战抖,我们也不害怕。”(诗四六2-3)──不是我,而是我们。他们有这经验,每个属神敬畏神的人都有这经验,因祂与我“同在”。

  “死荫的幽谷”,荫影虽是虚幻,却叫人害怕。这世界是可怕,黑暗的影子是可怕──这世界有战争的阴影、癌症的阴影、经济不景气的阴影,……阴影罩着世界,是可怕的;然而影子是虚幻的,不要怕,有主同在,不要怕。大卫说:“我倚靠神,必不惧怕。”(诗五六4

  三节和五节很重要,但因时间关系,我且略过不说。

{\Section:TopicID=161}(四)永永远远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六节)

  有一件事实,值得一提,犹太国看羊,人行前,羊随着。后面呢?常养两只狗跟在后面,以免失落了羊,狗在后面赶羊“恩惠慈爱随着”。如同殿后两只牧羊狗,这比方说明,因祂的恩慈我们不失落。

  诗篇一三六篇,每节都有“祂的慈爱永远长存”,祂的恩典,乃“一生一世”之久,这是诗篇中一个重要的信息。

  雅各一生信神,神也一生引导他,到了一百四十七岁,临死之前,叫各位的儿子们到床前,就在床上祷告,敬拜神和遗嘱,他给约瑟祝福说:“愿我祖亚伯拉罕和我父以撒所事奉的神,就是一生牧养我直到今日的神。”他临死也抓住这信心,一百四十七年之经验,神在牧养他。雅各与大卫,都是牧羊人,从经验上深深体会神的照顾,神照顾我,如同我照顾羊一样。这“一生一世”的爱,不是从大卫开始说,而是从雅各开始了,雅各现在神的家,直到永远,这是我们的盼望,“一生一世”是我的信心,是我的把握。我的盼望有一日“住在耶和华殿中,直到永远。”

  前几年有位九十岁的老弟兄,眼已看不见,他很有爱心,一生信神,我与他分别时,他对我说:“我再看不见你了,再看不见你了!”我安慰他,其实我心中很难过。他再说:“我们在天上再见吧!”我说:“在世上我们会再见的。”他说:“不,在天上再见!”他现在已到那里去,在地上不再见他了,他是属主的人,主是他的牧者,惟有基督徒,有信心的人,才能说这话,才有这光荣,我们的盼望在那里?信心在那里?

  我要住在神的家,(原文殿是家字)请听主的话:“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但愿我们的心向往那天上的家乡。── 曾霖芳《诗篇精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