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篇 我们的扩大

 

前言

 上一篇我们看见,被掳归回后,我们需要有两个转。第一个转,主把我们从世界和宗教里,带回到召会生活中。第二个转,主带我们脱离自己,我们的己要被埋葬,好使我们能完全享受召会生活。不仅这样,主要在我们身上作变化的工作,我们要成为一个有箭的勇士。借着我们结果子的过程,我们的装备变得更丰富了,我们能够起来真正的服事主,成为召会中的葡萄树和橄榄树。

 到了这一个阶段,也许我们会觉得我们已经在一个高的享受里,可以不再需要往前。然而,我们仍然需要有一个更深的“转”,我们需要一再的被扩大。现在我们来到下一组诗篇 -“扩大”的阶段。主会扩大我们到一个地步,使我们要认识我们的一无所是。主要兴起许多环境来磨练我们,让我们成长;借着这些环境,祂要暴露我们的所是,让我们看见自己是一个不堪的人。当我们成为了一个卑微的人时,在我们里面才有真正的顺服。这些经历扩大了我们,使我们能懂得主的见证,也顾到神的见证,最终完完全全地为着神的见证。

诗篇一百二十九篇:我们的扩大(一)学习接受任何环境

苦难的环境是为着主的见证

 诗篇一百二十九篇开头:‘以色列当说,从我幼年以来,敌人屡次苦害我,却没有胜了我…’虽然诗人多年来经历患难与苦难,但现在他认识,这一切都是为着“以色列”,就是主的见证。他不再害怕困难的环境,他也不逃避任何的打击,他知道这一切环境不单只是为着他自己,这乃是为着主的见证。所以诗人说,‘以色列当说,…’即使他的一生充满坎坷,在人眼中似乎是被对付的一生,他现在却能见证:“经过了这么多年的为难,我能见证主已得着祂所要得着的。就外面看,我是常常被击打;实际上,我是得胜的。纵然我是力不能胜,常常失败,也常想离开;但是多年来经历这么多的环境,我能见证环境不能胜过我,因我还在主的见证里!”这处经节非常甜美,虽然诗人遭受苦难,他知道这是从主来的,好使他能为着神的见证。

 凡是跟随主多年的人,都该有这个宣告:“赞美主!我还在这里!我幼年以来敌人屡次苦害我,却没有胜了我!”有的时候,年轻的圣徒看见年长的圣徒时会觉得:“你不在流中,你太老旧了。我们这一代才能把主带回来。”但是,这些年长的圣徒们年轻时也认为,他们就是把主带回来的这一代。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他们能说,“以色列当说!弟兄姊妹们当说!”他们在召会中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环境,他们流过泪,也遭受为难。但是他们能宣告,“我们仍在这里!环境没有击败我!”所以年轻的圣徒们,千万不要轻看召会生活中年长的圣徒。你要看见在他们的身上有丰富,因着他们多年仍在主的见证里,他们在主面前实在得了宝贵的一份。

 在主的恢复里,经过这么多环境而仍能为着主的见证,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们要感谢主所量给我们的环境,惟有借着外面的环境来扩大我们,主才能得着祂的见证。这些主所许可的环境帮助我们成熟,并使我们成为召会的祝福。

“扶犁而耕”使我们被降卑

 第三节,‘如同扶犁的,在我的背上扶犁而耕,耕的犁沟甚长。’这是全圣经中最宝贵的经节之一;然而它极为深奥,恐怕我们无法完全明白。这里诗人描写了主借着环境和苦难来对付我们,使我们变得卑微。虽然我们喜欢超越或夸耀得胜的经历;但在神的眼中,当我们成了一个卑微的人,我们在祂手中才能有用。

 若是你作一些很属灵的事,某方面来说,你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当我年轻时,我不会错过任何属灵的活动,我很喜欢走在前面,但主常常将我推回去。那时我每天放学都会到会所,和一些有追求的弟兄一起读经和祷告。但是有几天,他们都不见了,最后我遇到某位弟兄,我就问他,“弟兄们到那里去了?”他回答说,“长老们选了一些他们认为“有盼望的”,和他们有特别的交通。”我当时感觉十分低沉,我把我的一生奉献给主,竟然不被弟兄们看重。

 我们都喜欢在一种高的地位上,但主却要我们降卑。诗人用这一简单的句子,描绘出一个更深的生命经历,‘如同扶犁的,在我的背上扶犁而耕,耕的犁沟甚长。’主要用犁来降卑我们;不仅这样,祂要在我们身上留下深刻的痕迹。也许我们经历犁耕到一个地步,没有人会注意我们,甚至我们再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卑微到一个地步,就像地上的犁沟 - 虽然我们完全摆上自己,却不受重视;也许我们迫切为着主,但没有人在意。这就是经历“在我背上扶犁而耕,耕的犁沟甚长。”

生命成长是借着主来“扶犁而耕”

 每一个爱主的人都应该经历这种降卑 - 你不光被贬下来,你这个人更是被切割,你要有许多的伤痕。主的管教总在最合适的时候来临,当祂对付我们的时候,我们常会抱怨:“为什么是我?”尤其是青年人,他们常是自怜的。但过了许多年,我们会认识,这是在主的主宰下的“犁耕”,每个环境都是在最适合的时间、地点来临。在遇到环境的击打时,我们会认为这实是太不合理了,主对我是不公平的。但事情过去后,我们才知道这些环境都是我所最需要的。

 或许在环境来临时,我们无法忍受,但主有祂的美意。祂要在我们身上留下深刻的犁沟。犁沟是犁耕过的痕迹,犁沟是为着生长。在农场里你会看见一道道的犁沟,在那里有许多谷物长在上面。在我们身上也是一样,当我们有了伤痕,我们的生命才能长大并结出丰盛的果实。若是我们想要成为召会的祝福,我们就要让主在我们身上耕出犁沟。主要在我们背上扶犁而耕,直到我们有生命的长进。

 今天在我们中间有许多爱主的人,但是生命长进的并不多,因为他们没有被破碎,他们这个人还是完整的。在他们身上看不到犁沟,看不见主作工的痕迹。他们可以有客观的投入、忙碌、劳苦,却没有主观的摸着基督、流露基督、洋溢基督。有的人能力非常强,他们似乎不需要什么破碎。也许他们很有果效,但是他们却不能真正建造召会,这是因为他们没有让主来摸、来破碎。

 一个真正服事主的人,让人所看到的是身上的犁沟。我们不能靠外面的能力来吸引人,我们要让人看见主手工作的痕迹。惟有主在我们背上耕下甚长的犁沟,我们才能有健康属灵的成长。当人看见你时,不再觉得你有天分、才干、与精明智慧,乃是觉得你是属神的人。在你身上最多的是神,最显明的是神,最宝贵的是神,因为主已在你的背上扶犁而耕,使你的生命长大。

一个见证

 当我高中毕业后,我进入了一个军方的语言学校,我只需要在第二年当翻译官,就满足了服役的要求。当我通过了基本训练和考试后,我突然又收到命令,要再接受四个月的军事入伍训练。我在第一个基地的最后一天,也就是我在新基地训练的第一天。我看着命令时心里想:“主啊,你是不是对我有点过份严厉?我得救已一年多,你必须对我有怜悯,如果你这样继续对付我,你会把我的背也打断。”但我仍然告诉主说,我愿意接受。

 我坐火车往新营地报到的途中,由于火车误点,我们需要在车站等待另一列火车进站。那些坐在从对面方向开来的火车中的,都是我以前连上的伙伴。他们看见我就十分兴奋,大声道:“朱韬枢,我们听说你要再入伍受训了!”我与他们打招呼,但我里面实在十分生主的气,我告诉主,“你对我所有的虐待我都能忍受,但我不能接受你叫我成为别人的笑柄,你有权利来对付我,但这是太过份了,我再也不管你了!”

 我决定不再祷告,不再读经,也不再参加聚会,更不要爱主了。这样大概持续了七天,我再也忍受不了。我有谢饭的习惯,但我题醒自己,我是在生主的气,所以我不祷告。我里面有催促要转回主面前,但我决定不作,直到我忍无可忍。我跑到田里跪到主面前悔改,我求祂的赦免。祷告之后,那个圣灵的涂抹就恢复了,祂的同在十分甜蜜。就在那个晚上,在餐厅里,指挥官拿着公文进来,表情十分严肃。我看着他,里面感觉像是主在对我说话:“你现在回家。”饭后指挥官站起来说:“我刚收到从国防部来的命令,所有受过训练的人,现在就可离营。”

 我里面十分喜乐,也感到有一点困惑:如果之前我还没有祷告,我就不知道能不能在主面前坦然无惧?如果在接到这命令时,我仍是那么刚硬,这种羞耻我不知道能否受得了?就在那个时候,我真是敬拜祂,在我里面我喊道:“我的主是活的!我的神在这里!”

 我感谢主,因为我从一个训练完毕后,居然又来了另一个训练。我也感谢祂,因我以前的同伴刚好在停在我对面的火车上,他们看见我并取笑我。我更感谢主的怜悯,我在最后一刻,主使我能悔改,然后立刻我就接到回家的命令。我们的经历常常都是这样,主总是在最正确的时间和地点给我们一些环境,这是何等宝贵!

学习接受任何环境

 我们若要服事主,我们就需要一再的被扩大。我们要预备好,让主在我们的背上犁耕。事实上,主在你“年幼”时就开始犁耕。当你一开始爱主,祂的手就借着外面的环境在你的身上作工。你不要逃避主所量给你的环境。跟随主不是一条便宜的路,你不可能找到快捷方式。主在我们身上的工作不可能是快的,每一个人的成长都需要经过这些正常、健康的步骤。如果你不经过这些步骤,你永远不可能有实际;如果你希望你的服事有价值,你就必须经过这些过程。当主犁耕的手来临时,不要忘记那也是供应、支持、安慰和带领的手,这种经历常常是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出现。

 当你遇到一些艰难的环境时,你最好告诉主,“主,谢谢你量给我这个环境,这是我所需要来经历的。”要有这样的态度并不容易。也许在召会生活中,别人对我们有不合理的批评或定罪,这时我们要学会告诉主,“这都是我该得的,犁耕正是我的需要,批抨是正确的,所有发生的事都是对的。”弟兄们,如果你要被扩大,那就要准备好接受各种环境。如果你太保护自己,希望自己完整无恙,主怎么会有路?我们必须让主来对付我们这个人,在主所量给的各种环境里来经历祂。

成为召会的祝福

 第四至八节联于前面所说的,犁耕是为着生命的成长,‘耶和华是公义的,他砍断了恶人的绳索,愿恨恶锡安的都蒙羞退后,愿他们像房顶的草,未长成而枯干。收割的不够一把,捆禾也不满怀。过路的也不说,愿耶和华所赐的福,归与你们,我们奉耶和华的名,给你祝福。’若是你不与主的手配合,你在主面前不会有多少果子,你不会有长进并且你会枯干。当你拒绝主犁耕的手,你就不能流露生命。无论你多有天分、你的能力有多强,你都无法成为召会的祝福。愿我们都学这样的功课,尤其在我们年幼时,我们要让主在我们身上犁耕,好使我们成为召会的祝福。

诗篇一百三十篇:我们的扩大(二)认识我们的所是

 这篇诗篇有一个十分甜美的开头:‘耶和华啊,我从深处向你求告!主啊,求你听我的声音,愿你侧耳听我恳求的声音。’当我们被犁耕时,因着受苦,我们会成为一个祷告的人。若不是被苦难或试炼所逼,我们通常不想祷告,也不觉得需要祷告。因着环境,我们会被逼到主面前,从深处向主求告,“主啊,求你听我的声音,愿你侧耳听我的恳求的声音。”

主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

 第三节说:‘主耶和华啊,你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现在诗人认识了他的所是。借着主的犁耕和向主的求告,他认识了自己的光景,他知道他里面满了罪孽。在前面享受的阶段里,他的光景是高昂的。他成为有箭的勇士,他就像萄葡树和橄榄树,他的服事是有果效的。然后他经历主更深的对付。主在他背上扶犁而耕且留下甚长的犁沟。当这个人被主犁耕时,他渐渐地认识他自已,所以他呼求说:“主耶和华啊,你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

 当我们经历主犁耕的工作并且更多的向主祷告时,我们就更能认识自己的所是。主愈多的制作我们,我们愈多的来到祂的面前,我们就愈认识自己。我们能祷告说:“主,以前我还年幼,还不认识我是满了罪恶,也不认识我的残缺,我还敢放胆往前。但现在我看见了我是怎样的人。主,我怎能来到你的面前?怎能成为你的满足呢?主啊,我是一个罪人,甚至是罪人中的罪魁。”

 若没有主的保守,我们面对试探时将会软弱不堪。是主保守我们,扶持我们,加力我们,叫我们不至被绊跌。若没有主,我们仍沉浸于罪中之乐。当我们看见自己真实的光景时,就被扩大了。我们不会再夸耀自己的得着,我们知道自己一无所是,不过是个罪人,我需要完全倚靠神的怜悯。当我们有这样的光时,就有资格建造召会了。

 比方说,一个负责弟兄若是责备我们,一个认识自己的人不会找理由来辩护。他会觉得,自己比他说的更糟。这就是建造的秘诀。当你清楚你是那么的污秽、远离神,你满了罪恶、软弱、失败,甚至在你里面你是背叛主的,你就不会满了意见,而能向别人敞开。若是我们都在主的光照里行事为人,建造的路就容易了。如果每一个人都承认自己是错的,那里会有争执?那里会有争竞?如果每个人都认识自己什么也不是,只能倚靠神的怜悯,召会就能被建造起来。

神的赦免带来我们的敬畏

 看见自己的所是,不应该叫我们活在定罪之下。第四节说:‘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一面主来光照我们,但另一面祂也赦免我们。我们不要活在自我定罪里,而要活在神的救恩里。这里诗人给我们看见,当主赦免你愈多,你就愈敬畏祂;主赦免你愈多,你就愈怕犯罪。真正的赦免不会叫你放松,真正的赦免会叫你敬虔,因为你会怕冒犯神。

主是我们的盼望

 第五节说:‘我等候耶和华,我的心等候,我也仰望祂的话。’也就是说,我现在清楚我的一切都已了结,我没有办法兴起召会,也不能帮助圣徒,我无法叫别人生命成长。我不能讨神的喜悦,我是完全没有用处的。我等候什么?等候主的怜悯。虽然我糟透了,但我不能回去爱世界,我不能不过召会生活;虽然我不够资格来服事,但我不能回头。我只有等候主的怜悯,我也仰望祂的话。只有主的话能扶持我们并带我们往前,也只有祂的话能使我再过召会生活。这是何等的等候!何等的盼望!

主是我们的救赎

 那等候主的人说:‘我的心等候主,胜于守夜的等候天亮,胜于守夜的等候天亮。’(六节)。当我们等候时,同时也是儆醒的。第七节,‘以色列阿,你当仰望耶和华!’我不光等候,我也盼望、儆醒,为着祂的见证献上自己。以前我认为我的服事能荣耀主,现在我知道,都是因着主的怜悯,我才能留在召会生活里。然后诗人说:‘因祂有慈爱,有丰盛的救恩。’是主的救赎,使我们能脱离罪孽,因‘祂必救赎以色列脱离一切的罪孽。’赞美主,祂不仅是我们个人的救赎主,也是召会的救赎主!

诗篇一百三十一篇:我们的扩大(三)成为一个卑微和顺服的人

认识自己使我们能谦卑

 诗篇一百三十一篇开头:‘耶和华阿,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现在这个人的确是经过一些训练。在前三篇诗篇,他是棵萄葡树和橄榄树,无论他到那里,都有人跟随他,他就像一个光荣的领导者。但经过一些犁耕和光照后,他就能见证,‘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他不再想太多,也不往高处看。当你是个“有盼望”的弟兄时,你会向高处看。你也许会说:“谁是长老?长老们都已过时了。”只有主来制作、光照我们,我们的眼目才不会高大。你会觉得你只不过是一个弟兄,和其它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进一步说:‘重大测不透的事,我不敢行。’主若在我们身上作工,并给我们光照,你就不看重大的事了。当你年幼时,你对所听到的事反应很快。当你老练时,你会有代祷和安息,你能信靠主。你不会想太多或谈论太多,你也不会和别人比较。你不会觉得比别人高,因为你不看高的事,也不行重大测不透的事。

 倪弟兄曾经翻译诗歌305首,这首诗歌的感觉是和这篇诗是配合的。它说到:“我不要有不安意志,急忙到东到西。要求要作几件大事,或要明白秘密。我要被待如同孩子,所往都是受意。”我们的喜好是往有“行动”的地方跑。当“行动”改变时,我们就又立刻跟上那一个行动。所有服事主的人都希望能作几件大事,但那首诗歌说:“我不要要求作几件大事,或要明白秘密。”这不是说,我们不要知道神的经纶,而是“我要被待如同孩子,所往都是受意。”主若要带我们到那里,我们就应该愿意到那里。

 现在你看见一个成熟的人,他以前觉得自己是个伟人,满了箭,是一棵萄葡树和橄榄树。当主来光照他时,他才认识“伟人”是一个满了软弱的人。他现在能说:‘耶和华阿,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一个人若有这样的认识,即使他所作的不多,但是他是主恢复的一大祝福。

成为一个断奶的孩子

 第二节:‘我的心平静安稳。好像断过奶的孩子在他母亲的怀中,我的心在我里面真像断过奶的孩子。’在孩子断奶之前,他有诸多的要求;一旦断奶之后,他会有安息,因为他知道母亲会按时来餧养他。这时诗人是平静安稳的,他的行事为人也是合宜的。

 当我们还是属灵的孩子时,我们对主有很多的要求,而主也容忍我们,甚至答应我们某些祷告,因我们还是孩子。一旦你长成了,主就不是照着你的喜好来供应你。主会照他的时间表来餧养你,而你可能就要等待祂的供给。现在你不是主人,祂才是主人。你不再要求主来为你作些什么,你能顺服祂的旨意,让主来带领你。

 最后诗人说:‘以色列阿,你当仰望耶和华,从今时直到永远。’读到这里,我们里面真是满了敬拜。当我们有了一点成熟,我们就不会那么急切的要作些什么大事,反而能顺服主的旨意,安息在祂里面。主最终要得着这一班成熟的人,来彰显祂的见证。愿主怜悯我们。── 朱韬枢《上行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