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八章

 

智慧的辩解(八136

  智慧的礼赞在许多点上都已经涌现过了,现在则是如何决堤、气势澎湃地涌流,巧妙地诉诸于极大范围之优美而精彩无匹的言词。思想的发展越来越鲜明,于第2231节达于顶峰,并非设计来使读者全神贯注在形而上学上,而是要激发他作出决定:真正的绝顶是第3236节“所以现在……”(AV)这一段。

  我们多少可以追溯出思想的进展如下:智慧是(a)自愿引导每一个人(15节),(b)道德的伙伴(613节),(c)一切成功之钥(1421节),(d)创造的原则(2231节),(e)生命的必需品(3236节)。

  八15. 智慧是每一个人的引导。 这一章经文翱翔在时空之上,敞开在街面上,清楚地说明了:第一,神的智慧与购物中心有关联(23节),就跟它与天堂本身有关一样(22节);第二,它是连最愚昧之人都能得到的(5节;参,一2033,尤其是22节);第三,它是积极主动地寻找我们──所以我们自己的搜寻智慧必须是认真的(1734节),而我们的搜寻智慧乃是一个回应,而不是一个不确定的探索。

  613. 智慧是道德的真髓。 第15节如果使得智慧成为十分实际的,那么第613节就是指出它绝对不是“属世的”。就着定义来说,智慧与敬虔是完全一致的(见一7的座右铭经文);而这一段经文就从正确(与错误相对,见第6913节的名词)与真价值(1011节)的角度来详细述说智慧在道德上的卓越是不证自明的。

  6. 极美的话(和合;现中“卓越的言词”;思高“卓绝的事”;吕译“对的事”;吕译注“高贵的事”),直译为“贵族”或“王子”,这在希伯来文中,似乎是跟中英文一样刺耳(参,二十二20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77,Name=箴言的正確用途(二十二1721})。有些人比较激烈地将希伯来文修正成“率直的事”,像在第9a节一样;Ko/hler 在他的字典中作了较小的改变,而获得相同的意义,但仍然是没有证据支持的改变。

  9. 明显(现中“清楚”;吕译“对”;思高“诚实的”)译作“率直的”(RSV)较好,它不是论到众所周知的事,而箴言八1021是详细解释第8节。只有那些在智慧之途上有了某些进展的人,才最能体会智慧在道德上的正确性。

  1011. 这里以热烈的言词(关于第11节的红宝石,见三15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4,Name=全心的管教(三135})来说明严肃的真理。“事”(11节,思高、AVRV,或译“东西”)可能会被误用──它们越是稀少,就越是危险──或是被糟蹋(参,十一22)。但是“管教”(l0a节,吕译、和合:训诲)、知识与智能却装备使用之人善用他所拥有的,所以就能以亨通(1418节将会发挥这一点),而比这还要更好的是,能够存在并行善(见19节的注释)。

  1213. 这两节必定是组成一对的。真正的智慧是谨慎而富于机智的(关于灵明与谋略──AV“机智的发明”,现中“健全的判断力”──见分题研究:“Ⅰ 多面的智慧”第4{\LinkToBook:TopicID=113,Name=Ⅰ 多面的智慧},原书第34页),然而却是植根于敬畏耶和华(13节;参,一7),这样可以免于犯上世俗智慧的错误(参,太十16)。注意恨恶有两次(13节),第二次是智慧所说的。敬虔所厌恶的,也就是智慧所恨恶的:在此没有关切上的冲突。

  1421. 智慧的赏赐。 从第1417a节,所有代名词与人称代名词我(中文都一样,英文则有 mineIme 之别),都是强调用词,所以支配整段经文的,可能是智慧本身,而不是它的受益者(1417节),也不是它的益处(1821节)。第17节对寻求之人的保证,参雅各书一58;并见一28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2,Name=智慧熱烈的呼籲(一2033}

  这些益处到底是属物质的,还是不属物质的呢?当然是两者都有,但最主要的还是后者。如果掌权之人(1516节)需要智慧,乃是为了施行公平,而不是为了利益。如果丰富(18节)是由智慧所赐的,也就伴随着尊荣与公义(虽然公义在第18节也可以有次要的意思“成功”──现中、RSV 即如此译,吕译则作“正份的财宝”──它在第20节却必定是用它首要的、道德方面的意思,连现中、吕译、RSV 也都赞同)。第19节使人对这整件事都毋庸置疑,而且甚至比第1011节更加往前。智慧不仅胜过黄金,像源头胜过出产一样;连智慧的出产也胜过黄金。那个出产可以包括亨通、成功在内,但那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其整体远比这个要大得多,在第35节将会举出名称,说明它就是生命与神的恩惠。

  2231. 智慧在创造中的角色。 这个段落不断强调耶和华,并以祂为起首。这里有着智慧最佳的资历,是以奇妙的艺术来说明的。

  首先,智慧是创造者雅巍当作首位而不可或缺的。其次,智慧既是比宇宙更为古老的,又是宇宙的基础。没有些微的东西(26b节),也没有些许的次序(29节)不是借着智慧而形成的。第三,智慧乃是喜乐的泉源,因为无论何时(30b节),无论何处(31节),若是创造者运用智慧,喜乐就涌流出来。创造的喜乐与存在的喜乐──创造者与受造之物的喜悦──两者都是神的智慧运行而流出的,也就是说,从神完美的杰作流出的。

  这里就出现了这个重要而引起激烈争议的问题:智慧在这里是否被理解为一个位格(即一个真实属天的个体),或是拟人化(即是一个抽象的事物,是为了使诗歌体能够生动活泼而使之成为有位格的)呢?

  对于本注释书的作者而言,上下文乃是指向后者。不仅下一章紧接着就以一个新的面貌,为智慧勾勒出一幅新的图画来〔将之描绘成一位伟大的女士(九16),她的对手(1318节)当然是没有位格的〕,而且现在这段经文也在隐喻的层面上作了非常杰出的说明,以一个非常有力的方式指出:如果我们离了智慧,一定不能做什么;那么,神自己若没有智慧,也就没有制造或做了什么。这个世界藉以正确使用的智能,也正是这世界藉以存在的那智慧。

  但是,如果在紧接着的上下文中,应该这么来读这首诗歌,那么它也有一个更广阔的背景。新约圣经隐约提及这段经文(西一1517,二3;启三4),指出:拟人化的智慧非但没有越过字面的真理,更是为着字面真理丰满的陈述作好了准备,因为创造万有的执行者并不只是神的作为而已,更是神的儿子,祂永远的道、智慧,与能力(亦见约一114;林前一2430;来一1448

  进一步的细节有待诠释。

  22. 有了(和合、VulgAVRV)或“造了”(吕译、现中、LXXTargRSV)呢?亚流派(Arians,否认基督的神性)诉诸于七十士译本的“造了”,来证明基督──神的智慧──不是永远的;但我们所关切的,必须是这个字正常的意义,以及这段经文一般的含义。

  这个动词(qa{na^)在其它地方最主要的意义是“得着”,所以就是“拥有”(如:箴四57,那里是以智慧为受词,像这里一样);它在旧约圣经中出现了八十四次,其中只有六次或七次可以有“创造”的含义(创十四1922;出十五16;申三十二6;诗七十四2,一三九13;箴八22),而且甚至连这几处经文都未必需要解作这个意思。衍生的名词甚至还要更强烈地强调拥有。

  然而,近来发现之乌加列(Ugarit)文学作品却对倾向“创造”(不管 Keret Ⅱ:4)的见解大有影响,因为葛登(C. H. Gordon)将词组 qnyt ~elm 译作“诸神的女创造物”,但艾文(W. A. Irwin) (JBL, 1961, pp.133ff)却指出:这个词语和创世记四1中的夏娃,这两者所暗示的都是“父母身分”,而不是创造(参,申三十二6);而葛登也接受这一点,补充说:“我完全同意……创世记四1与箴言八22主要是指生小孩”(上引书)。

  总而言之,这个字所表达的是得着与拥有,表达的方式随着上下文而有所不同。资产是藉努力去取得而拥有的,孩子则是藉生产而拥有的(参,我们的惯用语:“有了”婴孩),智慧──对于必死之人而言──乃是借着学习而拥有的。而智慧对于神而言如何呢?若说祂最初缺少智慧,必须创造或学习智慧,这两种说法都是与这段经文相反的,而且是荒谬可笑的。智慧是从祂而发出的,最接近的隐喻是生产(参2425节)。但有了或许是(像艾文的结论)译经之人在此最合用的字眼,可让下面几节经文更详细地来解说。

  在耶和华造化(AVRV“道路”)的起头;起头的意思可以是指在重要性上占第一位的(参,一7),或是指在顺序上占第一位的(参,创一1),而这两种含义经常都是同时并存的。后者在此似乎是比较主要的(参“……未曾……未有之先,第25节);但并没有介系词,这个词组的意思可能是“当……的起头”。RSV 毫无理由地将“道路”改成“工作”,或许是受到乌加列文 drkt(力量、主权)的影响49

  2325. 虽然第22节成为众所注目的焦点,邻近的这些动词却从智慧在职务上的任命(23a节;参,诗二6)与它的出生(2425节)来陈述这件事。事实上,后一个动词一再反复出现,说明它乃是主要的动词,整段经文的用意可能是要使人想起如一位君王般的诞生50

  深渊(24节)乃是 t#ho^m(参28节,与创一2)这个字的复数,与起头(22节)都是创造故事的一个回响。

  26b. “开端”(RV;吕译“头一团”;不是像和合、思高之质,或 AV 之“至高的部分”)与第23b节的那个字相同,亦见本章这个部分的概述,前面八2231节以下,原书第87页。

  30. 工程师(和合、现中、吕译“技师”;~a{mo^n),传统(LXXSyr.Valy)及耶利米书五十二15(参,吕译、思高、现中、RSVRV 边注;但和合、AVRV 却作了修正)都支持这个意义(参,RVRSV),或许还可以加上雅歌七1(希伯来文在第2节);这可以将经文的含义表明得相当好,因为若不是如此,就没有提到智慧的工具。吕译之“小孩”(现中注)或“婴孩”(参,AV)也是可能的,可以切合从出生(24节)到快乐嬉戏(30b31节)的连续事件;但却使智慧完全不负有任何职责;这么做若是为了要避免不适当的高举它,那么就失之过当了51

  为衪所喜爱(现中“喜乐”;吕译、思高“喜悦”:“为祂所”在希伯来文经文中是没有的(参,吕译),或许这句话(就像诗篇一○九4的词语“我就是祈祷”一样,注意和合本“我专心祈祷”字旁小点)的意思是“我就是快乐的本身”。

  3236. 智慧由衷的恳求。 这段恳求的背后,有着一切最基要(22节及下)、最喜乐(3031节)之事的力量;现在则是以终极的赏罚──生命与死亡──来论定。

  32. 众子阿(和合、RVRSV)胜于思高、AV 之“孩子”,或现中之“年轻人哪”,乃至于吕译之“弟子阿”。“快乐”(现中、RSV)则胜于有福(和合、吕译、AVRSV)。

  3536. 这两节经文显露出与基督──神的智慧──之关系的丰满意义,参约翰壹书五12

  生命……死亡:见分题研究:“生命与死亡”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39,Name=生命與死亡},原书第5357页。

  得罪:这个动词与寻得(35节)紧密配合,几乎可以肯定是带有它基本的意义。“疏漏”(参,士二十16),像现中、吕译、RSV 的译法一样,应直译为“找到我……没有找到我的人”。

 

48 犹太教也看出这里还有更多隐而未现的真理,从这段经文引出律法的先存(传道经二十四923)与神的灵充满万有的作为(所罗门智慧书一67,七22及下),视之为超越的神与祂的世界之间的中保。犹太人斐罗(Philo,约生于主前20年)也大量用智慧的概念,或甚至是理性(希腊文 Logos,也有“话”的意思)来指世界的中保,尝试从希腊人的角度来解释希伯来人的思想。

49 关于这个词组进一步的讨论,见艾文,上引文;J. de Savignac, VT, 1954; pp.429ff.; W. F. Albright, WIANE, p.7.

50 H. Cazelles 即以此主张,在 Sacra Pagina, edited by Coppens, , pp.511ff.

51 将此与启示录三14之“阿们”连在一起作进一步之讨论,见 R. B. Y., Scott. VT, 1960; pp.212ff,亦见,J. de Savignac, VT, 1962; pp.211ff.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