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十章

 

Ⅱ 所罗门的箴言(十1∼二十二16

{\Section:TopicID=162}“与少年人的生活有密切关系”(十1

  这是九12的真理的另一面。你可以单独作出抉择,但那不可能是私人的抉择。这个事实使我们更清楚明白不应得之苦难的问题,提醒我们:人们所赖以维系彼此之关系的因素(最大的乃是爱)若失去了,生活可能会少一点痛苦,但却是无法估量的贫乏。

  参十五20,二十七11,二十八17,二十九3

公义是最安全(十23

  这些言论在四个层面上显为真实──逻辑上、神意上、属灵上、永琱W──虽然第四个层面是越过了箴言正常的范围(但见十一7,十四32AVRV)。那就是说:(a)罪就跟愚昧一样,会使生活的结构变形,至终只能以崩溃结束;(b)无论神如何任凭我们,祂仍然掌管着一切;(c)义人在世上的光景无论如何,他们才是真正富足的人(参2022节);(d)在来世中,公义必然是完全的。也见十三2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46,Name=報應(十三2122},以及分题研究:“生命与死亡”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39,Name=生命與死亡},原书第5357页。

  参蒲他(见导论:“Ⅱ 在古代世界中的智慧”第四段{\LinkToBook:TopicID=105,Name=Ⅱ 在古代世界中的智慧},原书第13页):“恶行永远不能使它的保证具有任何意义,得着财富的(可能)是骗子,(但)能以持久的却是公义的力量”56

  根据上下文看来,“魂”(nep{es%3节,AVRV;中文圣经皆未译出)不是与身体相对的,乃是指生命,人,甚至食欲(二十三2)。所欲的(和合、RV),应该译作“切求”(RSV),AV 却译成“资产”。

 

56 ANET, p.412b.

勤劳工作──它的物质与道德层面(十45

  这两句话巧妙地成对出现。它们结合在一起,平衡了第3节的寂静主义,而第5节更强化了第4节的力量。你可能反驳第4节说你对致富不感兴趣,但第5节却回答你说:如果贫穷不是一件可耻的事,偷懒却是羞辱。除了你自己的名字之外,你还必须考虑到别人的美名(子)。

  智慧(5节,和合、AVRV),或“明智”(吕译、思高、RSV)是 mas*ki^l(见分题研究:“Ⅰ 多面的智慧”第3{\LinkToBook:TopicID=113,Name=Ⅰ 多面的智慧},原书第3334页)。勤劳的基本意思是敏锐,所以,“敏捷”是比较适切。

良善带来持久的福分(十67

  强暴蒙蔽恶人的口……(和合、AVRV),这译法比现中、RSV 的好,后者将主词与受词颠倒过来:见第11节的讨论{\LinkToBook:TopicID=169,Name=甜水與苦水(十11}。蒙蔽的口可能会使人想起长大痲疯的人(利十三45),或是举哀之人(结二十四17),然而在这两处经文中的动词是“遮住”。哈曼被人蒙上脸(斯七8)是死到临头的象征。但比较简单的方式是将它解释为(就像我们的俗话所说的):人的邪恶写在他的脸上。相反的,福祉也同样是明显可见的,可能被认为是由感激之邻舍所祈求而得的(参,十一26),或是直接由神所赐下的(参22节)。福祉与羞耻同样都是会继续存留的(7节)。

  也见二十一24,二十二1

顺服的人与顽固的人(十8

  即使是在人类的学习领域中,那些倾向于“高谈阔论的人”都是第二流的人物。倾倒(和合、AVRV)太过中性了,毋宁译作“被推落、被践踏”。(第二行重现在第10节的希伯来文经文中,见该处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8,Name=惹禍易,改過難(十10})。

无所隐藏,无所惧怕(十9

  本节的兄弟──二十八18──指出建立在欺骗之上的事业必忽然瓦解。“安稳”(和合、吕译;思高、现中“稳妥”,AVRV“安全”)的希伯来字所提示的,乃是心思的状态:“有把握地”、“逍遥自在地”。“被人知道”(吕译注、AVRV):托马斯教授坚称这个字经常都应该是译作“蒙羞”(参,吕译“必受亏损”),这也适合此处的上下文,但和合、思高、现中、RSV 之败露恰恰吻合。

惹祸易,改过难(十10

  照着现有的经文(和合、吕译注、AVRVRSV 边注),本节的意思乃是说:小动作能够造成大伤害,而喋喋不休的愚昧人则成了难以忍受的。但第二行似乎是受第8b节影响而来的,七十士译本可能保存了真正的原文,而且形成令人惊奇的对句:“坦白劝责人将缔造和平”(吕译、Moffatt),思高、现中、RSV 都接受此一译法。

甜水与苦水(十11

  生命的泉源(和合、吕译、思高、现中,RVRSV;不是 AV 之“井”)在诗篇三十六9追溯到它终极的源头──耶和华──那里,但在这里与十三14,十四27,十六22,却认为是从良善而智慧之人里面涌出的。这个令人欣喜的隐喻,在以西结书四十七112予以详述,该处之神迹式的水是从圣所流出的,“这河水所到之处,百物都必生活”。耶稣也使用这个隐喻为例,来说明圣灵的恩赐:约翰福音四14,七3839(亦见箴言三1120,注意第1318节的注释,并分题研究:“生命与死亡{\LinkToBook:TopicID=139,Name=生命與死亡}”,原书第5357页)。

  强暴蒙蔽恶人的口,与第6b节完全相同。强暴这个字本身最好译作“敌意”或“灾害”(在出二十三1用来指作假见证”),就着文法来说,它在这里可以作主词或受词,吕译、现中、RSV 采用了后者(“恶人的口覆满着强暴”),这当然是希伯来文经文的字序所提示的。但相同的字序也出现在下一节经文中,那里与“强暴”相关的字眼显然是主词。这个事实,连同它在这里与第6节(见该处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5,Name=良善帶來持久的福分(十67})所形成之较佳的平行句,似乎较有决定性地偏向和合、思高、AVRV 的译法。

惹是生非的人──使人和睦的人(十12

  遮掩的意思并不是“补偿”(像许多人经常引用这节经文时所暗示的),它的意义显然是从它的对偶──挑启(这里)、“泄露密事”(十一13)、“把一件事反复重述”(十七9,见吕译、RV)──而来。这里所着重的是复和,但必须由向我们提出警告的其它经文来平衡,就如遮掩自己的罪(二十八13),或逃避接受责备(如:二十七56)。这节经文引用于彼得前书四8;或许在哥林多前书十三7(该处之“包容”的意思是“遮盖”)与雅各书五20也都隐约提及。

人──神的代言人或神的骡子(十13

  第一行并非同义字之重复:参“出于内心之丰富……”──那就是说:如果你的心思蒙了光照,智慧就必洋溢在你的话语中,也因而流进别人的生活里面(参11节)。如果你的心思是关闭的,神仍然不会弃你于不顾,但却是用强制力来对付你:参诗篇三十二89

适切的沉默(十14

  积存(吕译“含蓄着”;现中“吸收”;思高“隐讳”)在这里的意思是:“储存起来,留待适宜的时机”,也就是说:它是论及慎思明辨,而不是论及博学。第二行末尾字面的意思是:“是迫在眉睫的毁灭”;所以和合本作速致败坏(参,吕译“催促着败落”;思高、RSV“招致逼近丧亡”)。

别轻看金钱(十15

  将本节与第2节,和第16节平衡起来。可能有人会告诉你没有钱就算了;你当然必须评估金钱低于诚实,但别受这些话影响而轻看财富;别因着懒惰或浪漫主义而拥抱贫穷(关于必须面对之更进一步的冷酷的事实,见十四20,十八23,十九7,二十二7)。

收入──用途与滥用(十16

  注意生与罪之间的对比,加强了前者的属灵含义,这是在箴言中经常可以看到的(见分题研究:“生命与死亡{\LinkToBook:TopicID=139,Name=生命與死亡}”)。这里所教导我们的功课是:一个人不应该把自己生活的素质归咎于贫穷或富有;一个人使用他的财产,乃是照着他的性格,将财产用作善或恶的工具。〔勤劳(和合、AVRV),而不是“工价”(吕译、思高、RSV),在希伯来文中是一个单数字,经常都代表一件事与其后果;它在第2行的平行字眼直译是进项。〕

继续受教,你就继续长进(十17

  “走向生命之路”(希伯来文,思高、RSV),是本节与前一节所共有的词句,强调的事实是:生命不只是生存而已,而是要去达到的质素。注意在谨守与违弃之间的对比,也就是说:不仅必须聆听训诲,还必须长期地、坚定地持守这训诲。

心怀忿恨之人的困境(十18

  在你的心中若有了忿恨,你在言语上所表现的,必然是诈欺者或愚昧人。(七十士译本以“公义的”代替说谎的,所以 Moffatt 自由地译作:“好人必不发泄他的恨意”;但希伯来文已经能够说明令人满意的含义。)

言语──好话与坏话(十1921

  19. 要谨慎使用言语!

  20. 言语的价值,就是你的价值(注意舌与心之间的平行,和合、吕译、思高、AVRV)。

  21. 言语是好是坏,完全在于你如何使用它们(义人所得的养分足以喂养别人;愚昧人甚至不足以喂养自己)。

不朽的财富(十22

  希伯来文加上一个强调的代名词(像AVRV 一样):“它使人富足”──也就是说:别无他物能以如此。(吕译、RVRSV 在附注中列出第二行的另一种读法,现中则置于正文中,这读法有点牵强,而且产生的含义颇值得怀疑。托伊指出:诗篇一二七2“所主张的并非劳碌本身是无用的,无用的只是没有神的祝福伴随在其中的劳碌”。)

嗜好──颓废的或健全的(十23

  AV= RV 边注)的译法太过将第二行从第一行孤立出来了(包括在句法上与含义上),而且使之成为只是同义字的重复而已。RSV 的译法是从 RV 衍生而来的:“但智慧的行径为……所乐”,世人嘲弄“扫兴的人”,但这一行却给了他们答复(第一行则是说明了他们的理由)。

  〔有些释经学者以行恶(和合、吕译、思高、现中、AV)为全句的主词,将智慧修正为“憎恶”或“毒害”,所以 Moffatt 译作:“但它对通情达理的人而言,却是非常厌烦的”;但这一点并没有原文的支持。〕

恶人的不安全(十2425

  “惧怕”(24节、AVRV)乃是指所怕的事物(参28节),而不是惧怕的情绪,所以和合、吕译、RSV 皆作恶人所怕的。在今世,这惧怕经常是持续不止的;在终极的含义上,这是无可逃避的,因为恶人所畏怯的,至终乃是神;而他却必定要站立在祂的面前。就着终极的含义而言,义人所愿的也是神;而“他们将要见祂的面”。“在末日,宇宙所喜爱或惧怕的那荣面,必定会转过来面对我们每一个人,或是以某种表情,或是以另一种表情;或是赐下无可言喻之荣耀,或是使人承担永远不能补救或掩饰的羞辱。”57

  25. “怎样……照样”(AV):说得更恰当一点,“当……的时候,那时……”(参,RVRSV)。这一节经文与第25节在一27是结合起来的。恶人把一切都建立在短暂的事物上,他知道短暂的事物若过去,他也就完了。参诗篇第一篇;马太福音七2427

 

57 C. S. Lewis, 'The Weight of Glory', Transposition (1949), p.28.

气死人的懒惰虫(十26

  见分题研究:“懒惰人”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20,Name=懶惰人},原书第4042页。

坚实的确信(十2730

  一般性的解释,见第23节。

  29. 最好是将本节看作是只有一个主词,所以,对义人而言是保障(胜于 AV 之“力量”)的,却是恶人的败坏(和合、Moffatt;或“惊慌”,二十一15RSV)。希伯来的子音,使得主词可以是道(和合、RV)或“耶和华”(RSV;吕译“永琤D”);后者比前者更切合保障,因此是比较可取的。关于这种两面的果效,参何西阿书十四9;约翰福音十五22;彼得后书二21

  30. 地上(RVRSV):见第2122节。

嘴唇的果子(十3132

  31. Moffatt 译作“发出智慧的芽苞”,将第一个动词的意义表明出来。这里与第32节之乖谬的(和合、AVRV)是来自字根“转变、扭曲”,以乖僻为它主要的观念,同时也有歪曲不正的含义。

  32. 这里的言论同时兼具恩典与真理,而乖僻不只被认为是与智慧相反(31节),也与能令人喜悦之事相反。──《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