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十四章

 

主妇(十四1

  智慧与建立(和合、吕译、AVRV)的希伯来文子音与九1开头两个字完全相同,所以我们或许应该读作“像女人的智慧建立”(直译为“妇人的智慧”);尤其因为这里的愚妄妇人乃是抽象的字眼“愚妄”(吕译、RSV),但其义大致上仍与和合、AVRV 的相同,只是比较着重在家庭幸福所系之质素,而不只是抉择方面的智慧与愚妄而已(RSV、吕译自由地将希伯来文的“妇人”删去)。亦见分题研究:“家庭”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34,Name=家庭},原书第4952页。

不是只用我们的嘴唇(十四2

  这里的“藐视”可能不是故意的,但真实的程度丝毫不减。每一次背离神的道路之行动,都是一个人的意志落入陷阱中,也是一个人的判断力违逆祂的判断;但是它所导致的轻蔑,却是太过不合理而无法承认。

言语的报应(十四3

  杖这个字或作“嫩枝”(参,思高、吕译注),在其它地方就只有出现在以赛亚书十一1;所以它可能是说明把隐藏之根部的生命力显明出来的事物,以致愚妄人会使自己原形毕露。但是,如果要与第二行形成一个较佳的对比,这个字的意思也可以是指刑罚的杖(如:吕译“笞条”;这是无法确定的);也就是说,刑罚他的骄傲的杖。〔吕译、RSV 之修正,“他背上的杖(笞条)”──参十13,二十六3──是颇吸引人的,虽然只涉及子音与元音的细微改变,但却是没有证据支持的。〕

干净但却消极的(十四4

  井然有序可能会到达呆板乏味的地步。这则箴言不是身体邋蹋或道德马虎的一个托辞,而是要人准备接受剧变,以及有待清除的脏乱,这些乃是成长的代价。它可以多面地应用在个人、团体,与属灵的生活上,大可记在宗教批体的议事录上;它可以用来激励农夫的前景,而不是博物馆管理员的。

见证人──真的与假的(十四5

  见十二17,与该处的注释\cf0{\LinkToBook:TopicID=218,Name=言語──好的與壞的(十二1719}。论及这个题目的其它箴言,可以在六19,十四25,十九59,二十一28,二十四28,二十五18找到。

智慧规避那自以为无所不知的人(十四6

  从这一节开始所出现的亵慢人,不再单单是没有礼貌的人,他可能是个敏锐的思想家:他之所以得到亵慢人这个名字,只是因为他拒绝神,但这却是他的致命伤。本书的座右铭(一7)解释了他的失败,以及他的对手的成功(参,伯二十八28;约壹二27)。

空洞的会晤(十四7

  这节的希伯来文是难以捉摸的;它可能是假设语气(“你如果到……”),像 RV 的译法一样(然而 RV 的“进入”不大可能是对的);或者,比较有可能的是把它看作一个命令:“离开……吧,因为……”(吕译、思高、现中)。Moffatt 有力地把结论表达出来:“你在他身上找不到一句有意义的话。”见分题研究:“Ⅱ 愚昧人”第1{\LinkToBook:TopicID=118,Name=Ⅱ 愚昧人},原书第37页。

真正的通达与真正的愚昧(十四8

  道在箴言书中的意思乃是“为人”,而不是“事业”,所以这句话乃是针对通达的精义所作的道德反思;但我们却很容易将通达衰减为只有业务的含义。同样的,愚昧的精义乃是内心的不诚实,不是只有欠缺真实(我们一定会以为只有这样而已),而是逃避真实。下一则箴言不惮其烦地说明这一点。

道德的傲慢(十四9

  本节有两种可能的译法:(a)动词既是单数的,它所提示的译法是:“(赎)愆(祭)愚弄愚妄人”(和合本小字)──也就是说,漫不经心之人献祭也是没有果效的(参,二十一27)。第二行的喜悦(和合、吕译、AVRV)若用在献祭的上下文中,就是指神的悦纳,多少支持了这个译法;但这样的意象似乎有点牵强,第二行乃是说到人跟人“之间”(吕译)具体的关系,而不是对人的关系。RSV 采用了这个一般的含义,但却将希伯来文经文作了激烈的“修正”。(b)单数动词在希伯来文中也可以用来接复数的主词,表达“他们当中每一个人”的含义;这形成了比较出色的意义:“每一个愚昧都嘲笑罪愆”(参,AVRV)。与第二行结合起来,整则箴言乃是将愚昧人对于他们所造成之伤害──向着神的与向着人的61──毫不关切,与正直人对于维持善意的关切作个对比。

 

61 关于 ~a{s%a{m(罪、赎愆祭)的双重含义──垂直面的与水平面的──请见利未记六17

内心(十四10

  我们在第14节与九12可以看见,每一个人之孤立的其它方面。外人这个字可能是暗示这条行不通的路可能可以向着朋友打开;但它比较有可能只是意味着“另一个人”(参,吕译、现中“别人”;思高“他人”),像在约伯记十九27b一样(引发我们注意这一点的,乃是欧特里(Oesterley)。

报应(十四11

  关于这个主题,见十2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3,Name=公義是最安全(十23}

  兴盛在希伯来文中是个有力的字眼,提示的是一棵正在萌芽的树。

虚假的路径(十四12

  正的意思是“笔直的”或“平坦的”,它经常是个道德词语,像在前一节中一样(“正直人”),但它在这里乃是一条外表看来似乎是通往成功的快捷方式,是那些不耐于劝诫(参,十二15)、或辛劳工作(参,十五19)、或道德顾忌(参,十三14)之人所走的。这则箴言一字不改地重复出现在十六25

甜苦搀杂的欢乐(十四13

  AV 插入了“那”(那快乐的尽头),给第二行作了不恰当的限制。下面这两种意义大概有一个是正确的:(a)在生命当中有些悲剧,是欢乐所无法弥补的,或是至终无法逃脱的(参,路六2125;约十六2022);(b)我们的心情很少不带有它们的相对物之味道的,也没有一种心情是持久不变的。

各有其份(十四14

  令人惊奇的是,两个扫罗(撒上二十六21b;提后四7)分别对这则箴言的前后两半作了相对的见证。RSV、吕译的修正是没有必要的,也削弱了结论的力量。我们在第1013节,与九12,也可以瞥见人类的孤立。

愚昧人与通达人的实例(十四1517

  作个愚昧人,有不同的方式,我们可以作个(a)容易受骗的人(15节),道听途说的事本该亲自查证,却随便采信;(b)过度自信(16节),像是客西马尼之前的彼得,或是与约阿施同时的亚玛谢(代下二十五17及下)一样做危险的事;(c)脾气暴躁(17a节),凭着我们的感觉而行事,而不顾到事实真相,参第29节,那里强调的是:平静地衡量一个处境,才能看清当时的情势。〔第17b节的希伯来经文(和合、AVRV)显出:一个“有谋算之人”冷静的诡计,甚至可能比与脾气暴烈之人一起生活还要更糟。吕译、思高、现中、RSV 在此采用七十士译本的读法,以一个比较受人喜欢的动词(“能忍耐”)来结束,所以是将“谋算”(吕译)解释为好意的──如果上下文有必要的话,这的确是有可能的。但在这里却没必要,而且 RSV 那太过简短的附注暗示,希伯来经文是荒唐而没有意义的,这种作法是全无根据的。〕

愚昧人与智慧人所得的奖赏(十四18

  这是一则前瞻性的箴言。RSV 的“得着”与现中的“自食……的恶果”比和合、AVRV 的得……为产业更清楚,因为这则箴言不是因着一个人的遗传而谴责他的愚昧,而是警告他:积习成癖,他正为自己积存的,只是愈来愈多的愚昧,直到愚昧成为他所拥有的唯一事物,像在第24节一样。

恶人表达敬意(十四19

  良善的利润不管多么微薄,普遍都会赢得别人心甘情愿的,或不知不觉间的尊崇(参,罪恶对美德所表的敬意──假冒为善──之定义)。旧约圣经以它的术语,新约圣经也以更详尽的细节应许彻底的辩白;希伯来文的完成时态,所表达的乃是它的确实性,像在先知的神谕中常用的一样。

酒肉朋友(十四20

  见分题研究:“朋友”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23,Name=朋友},原书第4245页,有类似与平衡的陈述。也见下一节所作之道德性判断。

藐视之罪(十四21

  箴言从许多角度来观察一件事,从它对无怜悯所作的论述即可见一斑。在第20节只是就事论事地报导它──事情就是这样子的。在十一12,则是将它视为通达人的反面。这里比较深入,指出它乃是拒绝神的旨意与(第二行)祝福。关于富足与贫穷,见第31节所列的参考经文。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十四22

  走入迷途,或“走迷了路”(吕译),乃是论及他们被人误导的计谋(参,第二行);他们的道德无需置评。Moffatt 末句的译法令人激赏:“好心肠的人发现人都是仁慈而真实的。”

勤劳或多言(十四23

  见分题研究:“言语”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28,Name=言語},原书第4548页。

  译作益处(吕译“赢余”)与穷乏(RSV“缺乏”)的希伯来文,同样也出现在二十一5

冠冕或愚昧的帽子(十四24

  吕译、思高、现中、RSV 都假设原文有两个相当小的误抄,故读作“智慧人的精明是他们的冠冕;愚顽人的愚妄是他们的华冠”,这读法有一些证据的支持。但希伯来文的经文(和合、AVRV)仍是深具意义的:第一行与(如)八18一致,第二行则以完全相同之字眼的反复来强调愚昧的人一无是处;愚昧就是愚昧本身的耻辱,也是它本身的收成(见第18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65,Name=愚昧人與智慧人所得的獎賞(十四18})。

不屈服的诚实(十四25

  和合、AVRV 的第一行具有特殊之基督教的弦外之音,事实上是不该有的,其背景乃是法庭(与十一30不同)。“魂”(AV)是“人”或性命(RSV、和合、吕译、思高、现中)。第二行较正确的译法是:“喷吐谎言的,乃是诡诈”(吕译注)。一个人若是愿意为了你而修改事实,他也会同样轻易地修改它们来攻击你;而人的事业与一生也可能系于只字词组。见十二1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18,Name=言語──好的與壞的(十二1719},以及十四5所列的参考经文{\LinkToBook:TopicID=254,Name=見證人──真的與假的(十四5}

敬虔──山寨与泉源(十四2627

  敬虔借着它的坚固(26节)与它的生命力(27节)来保护人。这两方面都是必须的,因为邪恶不仅攻击我们,也诱惑我们;所以属神的人必须认识某个更强壮、更好的事物(亦参,十三14),并且教导他的家人(26b节)。他的儿女,也可能是指“神的”(参,申十四1),但这个词语在旧约圣经中极为罕见,大部分的释经学者都将它与第26a节所指之敬虔的人连在一起(“他的”在 RSV 是美国人指“一个人的”之惯用语)。

君王的荣耀(十四28

  这是提醒我们:孤立的光彩是会自己熄灭的。真实的领袖乃是以跟从他之人的活力为他的荣耀。

安居度日(十四2930

  29. 它的智慧。 第一行的对句是第17a节,见该处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64,Name=愚昧人與通達人的實例(十四1517}。“高抬”(吕译;和合、思高:大显)的意思是“展现在公众眼前”(参,现中“暴露”)或“促进”。参三35,但那里乃是以人为受词。

  30. 它的益处。 和合、RSV、吕译皆以安静或“宁静”来取代 AV 的“健全的”,与第二行的嫉妒(和合、现中、思高、AVRV)或“激情”(RSV)形成极佳的对偶。但这个希伯来词语乃是一般性的。心是比喻用法(RSV“心思”);这则箴言所教导的是,怀恨在心对于身体与心灵都是不好的,当我们弃绝愤恨时,一点也不吃亏。参十七22

辱没与尊敬(十四31

  最佳的诠释是约伯记三十一15,那里也同样是根据神是创造主的身分来论述的。还可以加上其它的理由:神的拣选(雅二5)、基督为人时的状态(太二十五40)、基督徒的诚实(约壹三1718)。也见本章2021节,十七5,十九17,二十二2,二十八8,二十九13

至终的败亡,或至终的避难(十四32

  吕译、(RSV)、思高、现中根据七十士译本与叙利亚译本修正死,分别译成“纯全”、“正义”、“诚实”,这是一个影响深远的改变,形成比较接近的平行句,与比较浅显易懂的含义。这修正是假设有个抄写者将希伯来文的两个子音对调了。然而,我们一定不可以只是因着它含有发展得较先进之死亡教义,就把希伯来文的经文(和合、AVRV)给废弃了:约伯记与诗篇偶尔也会一闪即逝地说到超出他们正常视野之外的事物,像这里一样。无论如何(就如德里慈所指出的),义人在临终的时候将自己交托给神(诗三十一5),无论他的知识是多或少。无论我们采用哪一个读法,“而得避难”(吕译、RSV)应该作“寻求避难”;参和合有所投靠;思高“有所凭借”;AVRV“有盼望”。

智慧安家何处?(十四33

  希伯来经文有两种可能的意义:(a)智能人不夸耀他的知识,愚昧人却会(参,十二23);(b)虽然智慧真正的居处是与智慧人同在,但即使是在愚昧人当中,也并非完全不能辨认它的。

国家的声誉(十四34

  这乃是政策与成就最严格的试验,参十六12b。它如何是毫不妥协的,也同样是完全现实的,参阿摩司书一与二章,以及历史的演进。在这里,高举不是一个物质的词语,乃是道德的,就如它的对句所显明的一样。羞辱或“恶名”,是一个强烈的字眼,在其它地方就只有出现在利未记二十17(和合:可耻的事)。

报应的效力(十四35

  这则令人振奋的箴言,所提醒我们的是:一个人若是不受人赏识,不要归咎于运气或他人偏袒,该怪的是自己的缺点。Moffatt 将它的含义表达得相当好:“君王宠爱能干的臣仆,无能的臣仆,遭其震怒。”参二十二29。──《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