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十五章

 

柔和的回答(十五1

  相关的参考经文,见分题研究:“Ⅲ 绝妙之言”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31,Name=Ⅲ 絕妙之言},原书第4748页。

  “一句暴戾的言语”(RSV)正确地表达出单数的含义(而不是像 AV 之复数),一句“伤人的”(吕译,这也是希伯来文的含义)话语,就足以“激起忿怒”(吕译、现中)。

负责任的言谈(十五2

  “正确地……使用”(AV)是正确的译法(和合:善发……);这是一个单数字,基本的意义是把一件事情做好(参,三十29,“行走优雅”;以西结书三十三32,“善于奏乐”);吕译(“滴下”)、现中(“引发”)、RSV(“施行”)与 Moffatt(“散发”)毫无理由地改变了希伯来文,以确保与第二行有比较适切的对比。但这里的问题不是“话说得多或少”,而是“仔细考虑过或不经大脑”;参第28节。

耶和华的眼目(十五3

  历代志下十六9,同样令人惊奇地以这个词语说明了神的拯救旨意。我们正在讨论的这节经文,则是指出这种遍察的范围与持续性,第11节是论到它的洞悉力,第89节则是它的敏锐。

言语:赐人生命,带来死亡(十五4

  “健全”(AVRV)比和合、吕译、RSV 之温良更为可取,后者过度将字根的观念局限在“医治”的范围内(参,六15“可治”;并且要注意该处相对的“破碎”(吕译),就如下一行一样)。乖谬(selep{)是十一3之乖僻的一个特质,暗示出被扭曲的或虚假的事物。使人“灵”(吕译注、RV)碎,几乎完全相同的词语出现在以赛亚书六十五14,暗示出言论对“士气”(参,十三12)的影响,在这里主要是在心思上,虽然还可以更进一步。

不耐受责(十五5

  参十三118,并分题研究:“Ⅱ 智慧的获致”第2{\LinkToBook:TopicID=114,Name=Ⅱ 智慧的獲致},原书第3536页。在第二行,最后的动词意思可以是“乃是精明”(吕译、AVRSV)或“变作精明”(思高,参,和合:得着见识,并参,RV)。撒母耳记上二十三22的希伯来文证实前者是正确的,这与愚昧人的故装内行形成尖锐的对句;但箴言十九25显示出:后一个译法同样是可取的。

你在储存什么?(十五6

  扰害这个字根,最常用于一个人给许多人带来灾害的处境中。亚干的名字就与此相似,而且在历代志上二7使之与此一致。他在约书亚记第七章的故事为这则箴言的第二行立了一个极佳的背景,而创世记十四22∼十五1则可作为第一行的背景。亦参第27节,并十一1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92,Name=收割果效(十一1719}

你在散播什么?(十五7

  注意这里出乎意料之外将心(RSV“心思”)与嘴(吕译“嘴唇”)并列,以说明你若顾好你的观点,你的影响力自然会顾好它自己。参四23

神的憎恶、神的喜悦(十五89

  这对箴言显示出我们日常的行为对神有何等重要(参3节)。在第8节中,献祭与祈祷可能是有意要用来作为平行的举动,但事实上,献祭是比较“正式”的方式,使用这个词语可加强这则箴言的要点。参第29节。二十一327,二十八9,以及从撒母耳(撒上十五22)以降的先知。在第9节中,追求这个字是用动词的强化语气,暗示出一个强烈的决心是神特别喜爱的。

挽救性命的责备(十五10

  大部分的现代译本在这一节都采逐字翻译,像 RV 一样:“有难以忍受的管教……”,暗示出某种每况愈下的发展:“刚愎任性是自讨训诫;不肯受教是自找死路。”AV 同样有可能,而且或许是比较可取的(“管教是令人痛苦的……”);它暗示第一句话的立场到第二句话时有转趋强硬之势,因为那些最需要批评的人却是对于批评最感不耐的,也是最危险。参第512节,与分题研究:“生命与死亡”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39,Name=生命與死亡},原书第5357页。

赤露敞开(十五11

  在某些情愫下,旧约圣经的作者会认为阴间(死者的境域;AV 的译法“地狱”是会误导人的)是在神所见所想的范围之外的(如:诗八十八),他们可能会在他们自己当代的景况中使用类似的词语(如:诗四十四24)。但即使那就是他们对阴间的态度,他们所知道的应该不止于此;这节经文有其类似之处,就如:约伯记二十六6;诗篇一三九8;阿摩司书九2。“亚巴顿”(吕译注;和合、AV:灭亡)是阴间的同义词,强调状态,而不是地点,或是用来说明它的“最深之处”(赛十四15RV)的一个词语,是为着最恶之人保留的。阴间与亚巴顿在二十七20;约伯记二十六6又再同时出现;而且巴顿在启示录九11则是魔鬼的一个名字。

向我们说委婉动听的话吧!(十五12

  受责备(和合、思高、RVRSV)是正确的,不是“责备他的人”(新译、吕译,参,AV)。亵慢人其实并不是像他表面所装出的那么毫不惧怕。参亚哈与米该雅,列王纪上二十二8

士气(十五13

  心是代表思想与态度,具有决定性的乃是这些,而不是环境。Knox:“快活的心,快活的外貌;悲伤的思想把灵压碎。”参第15节,十七22,十八14

寻求者与虚度光阴者(十五14

  不相配的动词加强了这个对比:寻求的决心,与随便乱咬的吃(这个希伯来动词指牛批的放牧);成对的名词也值得研读。关于这则箴言的应用,见十二11的注释\cf0{\LinkToBook:TopicID=213,Name=輕浮無法填滿食櫥(十二11}

士气(十五15

  如果第13节指出我们一般的态度赋予我们整个人格特色,箴言十五1620那么这则箴言就指出:它也赋予我们整个经历特色。参创世记四十七9与提摩太后书四68,或路得记一2021与哈巴谷书三1718

优先级──属灵的,或暂时的(十五1617

  16. 烦乱不安这个字不如十五6的“扰害”那么灾害惨重;Moffatt 的译法“财富加上忧虑”是十全十美的(与提前六6的“敬虔加上知足的心”成为对比)。进一步见十六8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310,Name=耶和華主宰的權柄(十六19}

  17. 参十七1

暴风中心(十五18

  这里的论点是:争端的形成,人的因素远比事物的因素强得多;与第二行一起,可参阿戚巴德(R. T. Archibald)论八福中“使人和睦的人”之特色时所说的:“……那人随身带着一种氛围,争端在其中自然就消逝无踪。”(争瑞……纷争:希伯来文不像 AV 一样犯了重复的毛病,把两个都译作“争端”,和合本与 RSV 的译法是比较好的。)也见第1节,与二十九22

懒惰人困扰最多(十五19

  稍微出乎意料之外的,懒惰人竟与正直人或率直人成为对比──使我们想起(a)懒惰中有着不诚实的成分(试着要逃避事实以及一个人所分配到的工作量);(b)直路终究还是最容易的。参四2526,也见分题研究:“懒惰人”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20,Name=懶惰人},原书第4042页。

“……专心于小伙子的生活”(十五20

  见与此相似之十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2,Name=「與少年人的生活有密切關係」(十1}。第二行描写的手法很新鲜,它没有直接提及母亲的忧伤,却讲到一个人十分愚昧地(直译“一个人的愚昧”)以无情来对待母亲。

花花公子(十五21

  这句话带出了抉择在愚昧的经历中举足轻重的角色。这个不负责任的人(这个字也用在十二11;参,何西阿书七11)随其所好行事;慎思明辨之人介怀于立定一条直路(按正直而行与四25的“你的眼睛当向前直观”类似);参第19节。

深谋远虑(十五22

  见十一14与该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89,Name=廣納諫言(十一14}

言词技巧(十五23

  见分题研究:“Ⅲ 绝妙之言”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31,Name=Ⅲ 絕妙之言},原书第4748页。

找着的人少(十五24

  吕译与 RSV 在此译得最好:“明智人的路径是上升,到真生命的,故此他能躲避通往底下的阴间之路”。关于这两条路在箴言中较充分的论述,见第二章,尤其是第1022节;也见四1819AV 的“地狱”= 阴间;见分题研究:“生命与死亡”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39,Name=生命與死亡},原书第5357页。

穷人的保护者(十五25

  骄傲人这个字也出现在十六19,暗示出这些乃是高压横暴之人,寡妇就成了他们最自然的牺牲品。家与地界(RSV“边界”)是极有力的对比。拿伯的故事(王上二十一)是这则箴言最佳的阐释,但它也适用于所有种类的剥削。

惹是生非与使人和睦(十五26

  吕译、思高、RSV 将第二行的意思表明出来:“纯洁的真言,神所喜悦”。第一行之“思想”(新译、AV)的意思是“计谋”(吕译;和合:恶谋),第二行相对的语句强调这样的计谋是神所恨恶的,即使还没有表诸于言语或行为都是如此。

万恶之根(十五27

  “馈赠”(思高、AV;和合:贿赂;matta{no{t[:见十八16注释{\LinkToBook:TopicID=366,Name=鋪設道路(十八16}),就像财利一样,可能是无罪的,但却具有极大的危险。扰乱一个人的价值尺度(传七7),威胁他的家庭(关于扰害,见第6节注释{\LinkToBook:TopicID=286,Name=你在儲存什麼?(十五6})与他自己的性命(与必得存活相反,见分题研究:“生命与死亡”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39,Name=生命與死亡},第5357页),而且推翻他的神的权柄(弗五5)。

负责任的发言(十五28

  这节与第2节相近,显明了智慧与公义一致,其关系何等密切。思量有沈思、默想的观念在内(诗六十三6),故思高作“默思”,但在二十四2以同样不辞劳苦的心态来描述恶人。

神──远在天边或近在眼前(十五29

  参第8节与注释{\LinkToBook:TopicID=288,Name=神的憎惡、神的喜悅(十五89}

一帖补药(十五30

  眼有光或许可能是指朋友的脸上容光焕发(参,十六15);若是如此,这则箴言的前后两行必定是分别说到,人与事所能带出的温馨果效,参第13节,十七22,二十五25,也见创世记四十五2728;以赛亚书五十二78

论受教的三则箴言(十五3133

  智慧所规定的一切严格要求都是值得的:因为它的谴责如众所周知乃是不会谄媚人的〔责备(AVRV),3132b节〕,而且是艰辛的(管教,32a节)。这里以不同的方式说明这一点:第31a节将这个过程推崇为叫人得生命的;第31b节则说它是切合于智慧之伙伴的;第32节则是使人无法骄矜自满,指明那弃绝管教之人所轻看的乃是自己,这是何等矛盾啊!而第33节则很均衡地从另外一个角度叙述本书的座右铭(参,一7),指出敬畏耶和华不只是智慧的开端,更是智能这一条路本身(训诲=“在……中训练”)。──《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