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十七章

 

有福的安静(十七1

  参十五17,这里的最后一个词组(中文圣经的前半),直译为“争吵祭”,这是何等尖锐的讽刺。家庭的筵席经常都包括平安祭在内(申十二111221;撒上二十6);但人的过失却有可能会让它变成像以利加拿的家一样没有和睦(撒上一37),变成像饮宴一样没有宗教内涵(箴七1314)。

才干胜过特权(十七2

  特权(可能成为障碍,也可能是个支持)在大部分人的心中显得很重要,但在神心目中却不是那么重要,包括属灵的事(摩九7;太八1112)与世俗的事都是如此。所罗门的箴言很显著地实行在他仆人与他儿子的事业上(王上十一28起)。

严酷的考验(十七3

  参二十七21。第二行本身只会使神成为一个考验者;但第一行却暗示出:祂的熬炼乃是具有建设性的,不是为了要揭发一个人的罪行,而是将他拣选出来。当事物在“烈火的试炼”下显出它们相关的价值时,我们这一面(因为我们不是没有活动力的金属)必须与祂一同将“宝贵的和下贱的”分别出来(见,耶十五19),因为益处不是凭空自动而来的(耶六2930)。

难辞其咎的听众(十七4

  邪恶的言语若没人欢迎,自然就会平息下来;而有人欢迎,就会使我们原形毕露(见分题研究:“Ⅱ 言语的弱点”第3{\LinkToBook:TopicID=130,Name=Ⅱ 言語的弱點},原书第4647页)。听众另一面的角色出现在第10节。

无情(十七5

  如果一个人长久地被宠坏,他会长成一只怪物。神对这件事的关切,见十四31与十六5

老年人与年轻人的和谐(十七6

  参十六31。这些佳美的家庭果子需要栽培与保护。受到疏忽的农作物,因着相互的反感而满身伤痕,可见于以赛亚书三5;弥迦书七6;提摩太后书三24

言行一致(十七7

  “杰出”(AVRV)或美(和合、RSV):这个字的含义是过量,所以是“说大话”。(LXX“可靠的”,这读法是用字根 ys%r 取代 yt[r。)

  愚顽人是 na{b[a{l(像在十七21b,三十22一样):蛮横傲慢、天生就不敬畏神的人,像在诗篇十四1或撒母耳记上二十五25一样。他与君王(na{d[i^b[,更好译作“尊贵人”)之间的对比,在以赛亚书三十二58阐明了,这两个字都出现在那里,尊贵人应该要成为我们所追求的一个称谓。

贿赂(十七8

  “礼物”(AVRV)在此应该译作贿赂(和合、RSVs%oh]ad[,从未用来指廉洁无私的礼物)。

  宝玉(和合;AVRV“宝石”)直译为“喜爱的石头”;所以 RSV 冒险译作“不可思议的石头”,是讨人喜爱的。这句话的一般含义很清楚:它是描述行贿之人对于他所用之工具的多样用途充满信心,“有钱能使鬼推磨”;但第1523节则说明神的观点。

使人和睦的人,与惹是生非的人(十七9

  第一行把十12b颠倒过来(见该处的批注{\LinkToBook:TopicID=170,Name=惹是生非的人──使人和睦的人(十12}),完成了整个循环。因为爱所寻求的乃是爱,而不是优越感。

  关于第二行,参十六28b。屡次可能是指搬弄是非或(像和合、RV 一样)反复诉说一件事。密友(和合、RV)在原文是一个字,指知己的伙伴63。关于这个字其它的参考经文,见二17的批注{\LinkToBook:TopicID=153,Name=智慧是珍寶與護庇(二122}

 

63 或者可能是作集合名词,“友谊”;见 J. Gray, The Legary of Canaan (1957), p.31.

愿意改进(十七10

  见分题研究:“Ⅱ 愚昧人”第1{\LinkToBook:TopicID=118,Name=Ⅱ 愚昧人},原书第3739页。

  “更多进入”(AV):“更深穿透”(Moffatt),和合本作深入。

  参阿希家,XVDOTT, p.272):“用智慧话击打一个人,好使它在他心中,有如夏季一样发热;……用许多杖击打愚昧人,他必不领会它。”

玩火自焚(十七11

  这里的主词和受词应该颠倒过来,就如希伯来文所提示的,所以 Moffatt 简洁地译作“背叛念念不忘灾祸。”也就是说:既然背叛蔑视中庸,背叛之人根本就别痴心妄想;因我们寻求什么,就得到什么。也见第17节。

徘徊的愚昧人(十七12

  见分题研究:“Ⅱ 愚昧人”第1{\LinkToBook:TopicID=118,Name=Ⅱ 愚昧人},原书第3739页。

栖息之所(十七13

  这则箴言相当入骨,所罗门的双亲都曾如此回报那忠实的乌利亚,也都充分接受了第二行的判决:见撒母耳记下十二10起。这个原则较令人快乐的推论,可见于彼得前书三9;也参二十2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22,Name=比報復更為甘甜(二十22}

怒气的破坏力(十七14

  “在它动乱之前”(AV):更好是作“爆发之前”(RSV)。这个动词只有再出现在十八1,二十3。这样的水闸一旦打开,就不是一个人所能预料、控制,或补偿的。

不公平(十七15

  Moffatt 作:“永琲厌恶他们的配对”。参律法书与先知书所说的(出二十三7;赛五23)。这就是新约圣经中罗马书四5与三26那令人雀跃之信息有力的旧约背景:“……好使他为义,而义人……”(AV)。

智慧无价(十七16

  见分题研究:“Ⅱ 愚昧人”第1{\LinkToBook:TopicID=118,Name=Ⅱ 愚昧人},原书第3739页。

  “心”(和合本的无聪明,可译作“无心求智慧”)的意思可以是“意志”(参,AV)或心思(RSV,也见 RV);或者在这里也可能兼具这两种含义。Moffatt 译作“在他无心学习之时”,灵活地保留了这种双重含义。

朋友有难(十七17

  见分题研究:“b 好朋友{\LinkToBook:TopicID=126,Name=b 好朋友}”与“Ⅲ 弟兄{\LinkToBook:TopicID=137,Name=Ⅲ 弟兄}”。

  RV 边注的译法(“是生为一个弟兄的”)是有可能的,但却太过牵强附会。其意义毋宁是说:在患难中,你就会看见家人的作用,你也能看出谁是你的朋友。但下一节经文显示出:一个朋友可以被人对他作出过分的要求。

无限的责任(十七18

  这与第17节并无矛盾。它并不是反对人帮助有需要的朋友,而是反对人盲目地作保,那是有可能会使受保者流于轻率,使俩人都趋于破产的。进一步见六15

自找麻烦(十七19

  希伯来文的字序稍微偏向 RSVRV 边注的译法,灵活一点地说,就是:“爱罪恶,爱争竞”,这与第二行一致,那里说到傲慢自大(向着神与向着人都是如此)必受报应。参舍伯那的自负:以赛亚书二十二16起。

聪明反被聪明误(十七20

  十一20所警告的乃是神的憎恶,这则箴言(像第19节一样)所警告的则是俗世的祸患。可与八8对比。关于邪僻(和合、AVRV),见二1415

不肖子(十七21

  参第25节,与十1,十五20,也见分题研究:“Ⅱ 愚昧人”第1{\LinkToBook:TopicID=118,Name=Ⅱ 愚昧人},原书第3739页。第二行的愚顽人是 na{b[a{l,见第7节。

  较广的应用,见希伯来书十三7;约翰三书4

良药(十七22

  参十二25,十五1315,十八14

贿赂(十七23

  见第8节。

所需的一事(十七24

  智慧“在明哲人眼前是笔直的”,有两种含义:(a)他“坚定地面向它”(RSV),与愚昧人不同;(b)他不能疏漏它。这两种含义都见于雅各书一58。参分题研究:“Ⅱ 愚昧人”第1{\LinkToBook:TopicID=118,Name=Ⅱ 愚昧人},原书第3739页。

惹父母生气的儿子(十七25

  愁烦是一个比第21节的“愁苦”(和合、AVRV)更强烈的字眼;参“惹动”,申命记三十二19;列王纪上十五30等。

无辜人的血(十七26

  这则箴言可能是以“也”(AVRV)字开头的,这个字可能暗示它一度是与另一则箴言成组的,就如十八5,这则与那则类似,而且超越过它。在十八5,那在对的这一边的人在诉讼上失败了;在这里,他则被处罚金或受责打。

  但是“也”的意思同样也可能是“甚至”(像在28节一样):“甚至判一无辜的人罚款都是不好的;(尤有甚者)是为了尊贵人的正直而责打他们”;一个有力的对比,也是对政治或宗教逼迫中肯的评论。唯一的问题是:诗歌体的简洁究竟会不会到这种地步,甚至把中括号里的字给省掉了。

  关于“君王”(AV;和合:君子),见第7节。

言必慎思(十七2728

  AV 接受了一个没有必要之马所拉学者的修改而破坏了第27节的第二行。应该采用 RV 的译法:“灵里沉着冷静的是明智人”。参十四1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64,Name=愚昧人與通達人的實例(十四1517},与分题研究:“Ⅲ 绝妙之言”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31,Name=Ⅲ 絕妙之言},原书第4748页。

  第28节乏味的忠告并非纯粹是讽刺性的。接受这忠告的愚昧人就不再是个彻底愚昧的人,参十八2;传道书十1214。──《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