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十九章

 

“他值多少?”(十九1

  借着静静地区分胜过(better)与“更加富有之人”(better-off)、“智慧”与“聪明”(因为乖谬在这里的意思是“歪曲不正的”),这组对句强烈地暴露出第67节所说,行为背后的错误价值观(也见十八23{\LinkToBook:TopicID=372,Name=冷酷的現實(十八23},十九22{\LinkToBook:TopicID=393,Name=一個人真正的價值(十九22})的注释。

  第一行重复出现在二十八6,在那里与之相配的第二行──攻击性较弱──配合得更为密切。叙利亚译本与他尔根遂用它来代替这里的第二行(Moffatt 亦照此作法),这是没有必要的。

无论往何处,快点!(十九2

  句首的“也”字(和合、RSV 都省略)很重要,因为它将本节与第1节连接起来,将那则箴言的“胜过”与这则的不善相对照。知识(也就是指认识神;就如箴言书经常教导的)是真正的财富;注意那想要得着具体、快速报偿之人的成就是多么负面的〔犯罪(和合、AVRV= 迷失了他的道路(RSV);参士二十16〕。

永远是神错了(十九3

  现代译本将希伯来文所暗示“反对耶和华”的重点表明出来,也就是说:我们自找的苦头,却怪罪于神。

酒肉朋友(十九4

  也见第67节,并十八23{\LinkToBook:TopicID=372,Name=冷酷的現實(十八23}24{\LinkToBook:TopicID=373,Name=名實相符的朋友(十八24}的批注。

假见证(十九5

  见十四25。这是用信心所作的宣告,因为作假见证之人可能会逃脱人类的公断。即使是申命记十九1821的严格律法,都不能对拿伯──或对耶稣──有利。这件事是极为要紧的,值得在第9节重述。

酒肉朋友(十九67

  见第4节,与十八23{\LinkToBook:TopicID=372,Name=冷酷的現實(十八23}24{\LinkToBook:TopicID=373,Name=名實相符的朋友(十八24}的注释。比较第6a节与二十九26

见识是自给自足的(十九8

  这里的智慧乃是“见识”,与何西阿书七11和箴言十五32b所用的是同一个字(直译“心”),这则箴言为后者提出了一个极佳的高峰。它在八3536以更深的层次作类似的叙述。

作假见证(十九9

  见第5节。

珍珠与猪(十九10

  “愉悦”(AV)在这里的意思是宴乐(和合、RSV)。虽然神喜爱用恩典来让不配之人感到惊奇,却是要使他们更为尊贵。祂并不喜悦不搭调的事物。论及互相冲突之荒谬情况的其它箴言有十一22,十七7,二十六1,三十2123

宽宏大量(十九11

  见识(和合、RSV)与荣耀指的是这个素养实际的与道德的价值;从大卫早年的历史可以充足地说明这两点。译作荣耀的这个字,有时候也译作“华美”(如:出二十八2):它是暗示出装饰,所以在这里是说明美德鲜明的色彩,虽然它实际看起来可能不够突出,令人觉得单调乏味。神自己宣告祂“全能的力量最主要是在于显出怜悯与同情”。

狮子与甘露(十九12

  见十六1415{\LinkToBook:TopicID=311,Name=權勢的重擔(十六1015},二十2{\LinkToBook:TopicID=402,Name=不識時務(二十2}的注释。下属可以在此习得机智老练,上司则能习得和蔼可亲。这则箴言位在第11节之后,或许是要强调,有权之人的恩惠,乃是前一节的素养安静结出的果子。参大卫对于统治者的理想,撒母耳记下二十三34,以及神给以色列人的保证,何西阿书十四5

家庭──地狱或天堂(十九1314

  13. 争吵(和合、AVRV):Moffatt 的译法“唠叨挑剔”较出色。论到滴水的明喻(在二十七1516较充分地处理),德里慈提及魏次坦(Wetzstein)所告诉他的一则亚拉伯格言,说到(用托伊较紧凑的概述来说):“有三件事会使一栋屋子成为难以忍受的:tak(雨水渗进来的漏洞)、nak(妻子的唠叨挑剔),与 bak(病虫害)。”

  14. 耶和华是强调用词,RV RSV,恰当地将“但是”摆在前面(和合:惟有)。它暗示出这种恩赐是无与伦比的,是超过人的安排的。参十八22,至于贤慧的详细解说,见三十一1031

懒惰的蔓延扩散(十九15

  这里是说到它内在与外在的进展,因为它并不是像它的受害者那样是静态的。见分题研究:“Ⅱ 懒惰人的功课”第2{\LinkToBook:TopicID=122,Name=Ⅱ 懶惰人的功課},原书第42页。

犯罪的人……(十九16

  见十三13,并分题研究:“生命与死亡{\LinkToBook:TopicID=139,Name=生命與死亡}”,原书第5357页。RV 将“轻蔑”译作“漠不关心”(参,和合:轻忽),将其含义表达得相当好。必致死亡在希伯来文子音经文有较强烈的表达:“必被置死”,令人惊奇地回想到疏忽之罪的严重性,而且也要考虑到有位审判者(不只是个自然的过程)。

“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十九17

  “他所给的”(AV)应该译作“他的行为”(RSV;和合:他的善行)。这节经文所应许的是信实的回报,未必是得回他的金钱。

致命的宽容(十九18

  第二行应该像 RVRSV 一样译作“不可心中定意(参,何四8;结二十四25)叫他死亡”。禁止管教既不是礼貌上的致意,也不是仁慈;机会会迅速消逝,参列王纪上一56。见分题研究:“Ⅱ 父母与儿女{\LinkToBook:TopicID=136,Name=Ⅱ 父母與兒女}”。

他自己最恶劣的敌人(十九19

  希伯来经文隐晦不明,或许受到毁损(暴字是一个隐晦不明之希伯来字的边注修正),但 RVRSV 都与 AV 的诠释一致,那就是说:无法控制的脾气必会让人不断陷入新的困境。

智慧──长期投资(十九20

  论及具有特色的前瞻性,见五4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6,Name=有關婚姻的智慧(五123}。也见分题研究:“Ⅱ 智慧的获致{\LinkToBook:TopicID=114,Name=Ⅱ 智慧的獲致}”。

谋事在人,成事在神(十九21

  关于这个主题不同的方面,见十六19,并该处注释{\LinkToBook:TopicID=310,Name=耶和華主宰的權柄(十六19}

一个人真正的价值(十九22

  “一个人的爱慕”(AVRV)的一条线索可能在创世记四十九26,同一个词语在那里(和合、AVRV 误译作“至极的边界”)的意思是“可羡慕的事物”(参,申三十三15的平行词语“宝物”)。这一点支持了 RSV 在这里的译法:“令人爱慕的乃是忠贞”,恰当地为第二行作预备。参第1节。“忠贞”(和合、AV:仁慈)这个字乃是 h]esed[,“坚贞的爱”,这是那些真正立约的人之间的约束力。

  RV 的译法较不可能,使爱慕变成意味着“好意”,提供了衡量好行为之价值的观念。

敬虔的知足(十九23

  参十一19,并分题研究:“生命与死亡”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39,Name=生命與死亡},原书第5357页。

  第二行的希伯来经文极度突兀,或许受到损坏。

懒惰之人的惰性(十九24

  “胸怀”(AV)应该译作盘子(和合、RVRSV);同一个字在列王纪下二十一13的用法令我们对它的意义不容置疑。所以所描述的景象是顿饭局,所举的例子极端滑稽。见分题研究:“Ⅰ 懒惰人的性格”第2{\LinkToBook:TopicID=121,Name=Ⅰ 懶惰人的性格},原书第41页。二十六15几乎完全一样地重复了这一节。

愚昧人明白的语言(十九25

  这里有三种不同的心思:封闭的(亵慢人,和合、AVRV;参,29节,九78)、空洞的(愚蒙人──他要受惊吓才唤起留意)、与敞开的(明哲人──他甚至接受一个令他痛苦的真理)。

  参二十一11,并分题研究:“Ⅰ 愚蒙人{\LinkToBook:TopicID=117,Name=Ⅰ 愚蒙人}”、“Ⅲ 亵慢人{\LinkToBook:TopicID=119,Name=Ⅲ 褻慢人}”。

无亲情的儿子(十九26

  第二行乍看之下似乎是令人泄气的突降法,其实不是,因为“糟蹋”(和合:虐待,AV“使衰弱”)与撵出由于是从儿子而来,更显得格外痛苦、阴暗。参以赛亚书一2沈痛的强调语句:“我养育儿女,将他们养大……”。见分题研究:“Ⅱ 父母与儿女{\LinkToBook:TopicID=136,Name=Ⅱ 父母與兒女}”。

玩弄真理(十九27

  AV 包含了两个未必然的事物:(a)毫无修饰之教训在箴言书中应该具有不好的含义;(b)“犯错”应该意味着“造成错误”(希伯来文对此有恰当的表达方式);RVRSV 似乎是正确的,以之为反对人愚弄真理(RV:“停止……(只)为了从……知识而犯错来听训诲”)。参十七16;彼得后书二21

故意歪曲事实(十九28

  “不敬虔”(AV,和合:匪)直译为“彼列的”,见六12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7,Name=輕率的陷阱(六135},并参列王纪上二十一10。第二行深深挖掘讥诮的底层──就是对于败坏之事物的切慕。更深入一点,一个人可能会在此看见属灵的病态,无论何时,一个人若是以恶意曲解一个故事为乐,就泄露出这种病态的存在。

当警告失效的时候(十九29

  参第25节,并该处的注释\cf0{\LinkToBook:TopicID=396,Name=愚昧人明白的語言(十九25},也参二十六3。──《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