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廿一章

 

万王之王(二十一1

  “河流”(AV)应该译作陇沟(和合、RV),也就是注水的水道,是在农夫控制之下的,参申命记十一10。这句话是论及神的护理,而不是人的重生。提革拉毘列色(赛十67)、古列(赛四十一24),与亚达薛西(结七21)全都是最好的例子,这些独裁者,他们在追求自己所选定的方向时,全都按神所拣选而灌溉或丰饶了神的田地。这个原则仍然是有效的。

被称在天平里(二十一2

  “仔细思量”(AV;和合:衡量)与十六2的“衡量”是同一个字,其实这句话就是那一句的重复。在我们的臆测与神的深知之间的对比,是那么重要,值得一再地强调。

神不能被收买(二十一3

  见十五8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88,Name=神的憎惡、神的喜悅(十五89},并分题研究:“神与人{\LinkToBook:TopicID=111,Name=神與人}”。

高傲的冷漠(二十一4

  “费力前进”(AV;和合:发达)几乎肯定是应该译作灯(和合本小字、AV 边注、RVRSV)。比较下列经文:十三9(见该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34,Name=明亮的前景(十三9});撒母耳记下二十一17,二十二29;列王纪上十一36;可以看出灯乃是代表生命与盼望。对于敬畏神的人来说,这些都是神所赐的;但对于恶人而言,却都是人所缔造的。如果我们把“灯”(原文在第二行)看作是第一行的撮述(如:RV),也就是指“他们傲慢自大的生活”,那么罪就是它的一个合理的别名了。如果我们把它当作是第三个项目,用来指罪的那个字就可以理解为非伦理的含义──“错误”。所以 Knox 直率地译作:“傲然的环视,骄傲的心;恶人的盼望全都茫然不知所措。”

周到才能奏效(二十一5

  “思想”(AVRV)应该译作筹划(和合、RSV),就如这个字常见的译法一样(如:十六3;耶二十九11)。急躁的希伯来文(参,二十八20)所暗示的乃是冲动,过于指不加思索。关于“迅速致富”的主题,也见下一节,并二十2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21,Name=最後的決算(二十21}(那里用了一个不同的字眼)。关于丰裕(和合、AVRV)与缺乏,参十四23

不义之财招来噩运(二十一6

  这节经文与第57节是同一组的。第二行突兀而急促:“飘荡的蒸气──死亡的寻求者”;要将它与第一行整合起来,有三个方式:(a)将“获致”(第一行,AV)的希伯来文发音成为“获致者”(如七十士译本;参,和合:求……的),将“寻求者”的意义当作是“这一切全都是……的寻求者”;(b)扩大第二行,如 RV 所作的一样;(c)将“寻求者”当作是一个类似的字眼──“网罗”(LXXVulg.RV 边注、RSV)──的抄写之误。

他们自己的刽子手(二十一7

  见第56节。参亚比米勒与示剑人,被他们自己汲汲追求的权力手段所毁灭:士师记九2324

清洁的良心,清洁的途径(二十一8

  负罪(和合、RSV)的希伯来文是 wa{za{r,只有出现在这里;它的意义是从两个亚拉伯文字根之一演绎而来的(RV 的“装满罪咎”同时使用这两个字根!)。AVwa{ = 而;za{r = 陌生)营造出一个不通顺的对句。

好争吵的妇人(二十一9

  AVRV 将两个希伯来文子音对调,因而把“共有的房屋”(希伯来经文;直译为“同伴的房屋”)66改成宽阔的房屋;RSV 则拒绝这种试探,而且有古代译本的支持,因而保留了在屈辱的独处与无可忍受的社会之间的选择。

  这句话重复出现在二十五24。也参第19节,十九1314(并注释{\LinkToBook:TopicID=385,Name=家庭──地獄或天堂(十九1314}),二十七1516

 

66 奥伯莱(WIANE p.12)尝试要将这句话译成“公众的房屋”,即酒馆;一个更好的提议是由芬克斯坦(J. J. Finkelstein, JBL, 1956, pp.328ff.)提出的,根据一个亚喀得文字根把这个词组译作“喧闹的家人”。

一心向恶(二十一10

  这是有关堕落的一个重要事实:人之所以犯罪,不单是因为软弱,更有可能是因着热衷恶事和冷酷无情。“魂……喜爱”(AV)是个常见的词语,这句话可以指合宜的食欲(如:申十二20),也可以指贪欲(撒下三21)。比较令人愉快的对比,可见以赛亚书二十六9

受教的层次(二十一11

  见十九25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396,Name=愚昧人明白的語言(十九25}

公义必要施行(二十一12

  这句话直译为:“义人(希伯来文 s]addi^q)思想恶人的家,(而且)将众恶人倾覆于灾难之中”。如果我们把这个义人当作是神,这个译法的含义就最容易明白。如此毫无修饰地使用形容词,并不是陌生的:参约伯记三十四17,也见于“圣洁”在以赛亚书四十25;哈巴谷书三3;约伯记六10的类似用法。若不是这样,我们就必须假定这或者是指公义的统治者,或随意地解释经文。

总会轮到他(二十一13

  参二十四1112,二十五21严厉的要求。淋漓尽致的解释是财主与拉撒路的故事(路十六1931),与马太福音二十五3146那幅审判的景象。

礼物与贿赂(二十一14

  中性的词语礼物(matta{n)在此与不好的词语贿赂(和合、RSVs%o{h]ad[)配合在一起,提醒读者知道这两者之间的界线多半时间都是很微妙的,在此更因递送在暗中进行,参十五27的警告(见注释{\LinkToBook:TopicID=305,Name=萬惡之根(十五27})。

公义──是敌是友?(二十一15

  “执行审判”(AVRV)的意思可以是秉公行义(和合、托伊);所以 RSV 译作:“当公义得以施行之时,使义人喜乐,却使作恶之人惊慌”。但这个词组通常是用来表达正确的行为(参,7b节),我们可以把“惊慌”看作是罪人想到行义之时的反应,而喜乐则是义人对此事的实际经历(见17节注释{\LinkToBook:TopicID=447,Name=追求宴樂的代價(二十一17})。第二行也见于十29

道德上的流浪癖(二十一16

  第二行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讽刺的味道,背逆者一定是随意徘徊的,只是在急速丧失他的迁移率(“必要安顿”,RV)、他的独立性(在……的会中,和合、AVRV)与他的性命(阴魂的)。

追求宴乐的代价(二十一17

  宴乐与第15节的“喜乐”是同一个字,这两句话对比出两种生活方式。义人寻求的是公平地行事,而当他这么做的时候就可得着喜乐(15节);爱宴乐之人朝向喜乐本身奔驰,所得到的却是贫穷。在这两节经文之间则是严厉的警告(16节);要紧的不只是宴乐而已。第2021节在属物质上与属灵上教导一个类似的功课。

不义之人代替义人(二十一18

  这句话(与十一8)是作为一个指标,指向赎罪的吊诡,在其中说明了那些极有可能被称为社会“牺牲品”的成员。以赛亚书四十三34使用这样的语言来指列国的衰落,为古列通往巴比伦、以色列人得释放扫清了途中的障碍。路加福音十三15警告我们:这类的词语通常都是不能够随便应用的。与这个背景恰恰相反的,我们可以看见这两种角色在马可福音十45,彼得前书三18等处是颠倒过来的。

好争吵的女人(二十一19

  参第9节,并十九1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385,Name=家庭──地獄或天堂(十九1314}

物质的与属灵的宝藏(二十一2021

  见第17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47,Name=追求宴樂的代價(二十一17}。在第21节中,仁慈(AVRV:“怜悯”)乃是 hesed[,“专一的爱”、“忠贞”,就如神向拿俄米、路得向波阿斯所显的(得二20,三1)。这一节的词语,其内容有待马太福音五6来“充实”。

战略(二十一22

  残暴人无法攻克之处,智慧却可以征服(参,二十四56),这个真理有许多的含义,不仅是应用在属灵的益处上而已;但是在这个范围中,属地的智慧却是于事无补的:哥林多后书十4

少说……(二十一23

  见十三3注释{\LinkToBook:TopicID=229,Name=言語──結果子的或致命的(十三23},并分题研究:“Ⅲ 绝妙之言”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31,Name=Ⅲ 絕妙之言},原书第4748页。

亵慢人的画像(二十一24

  关于心骄气傲与骄傲这两个字,见十一2注释{\LinkToBook:TopicID=185,Name=刺人的驕傲(十一2}。这些词语都是说到具有侵略性的傲慢;如狂妄这个字也出现在哈巴谷书二5RV),指暴君。但“亵慢人”(RSV)是最受咒诅的,因为它所说明的是向着神的态度。见分题研究:“Ⅲ 亵慢人{\LinkToBook:TopicID=119,Name=Ⅲ 褻慢人}”。

愿望辖制(二十一2526

  心愿这个字的动词和名词支配了这两节经文,这两节可能是个单元。第26节开头直译为“他终日(以)心愿来愿”(就如民十一4a一样,希伯来文);这个动词最自然的主词是第25节的懒惰人(和合、RSV)。(和合、RV 笨拙的译法不是指个人:“有……”,与 RSV 推测的“恶人”(根据七十士译本),都是没有必要的。)

  懒惰人活在他的愿望世界中,这愿望世界成了工作的代替品,它可以在物质上将他毁灭(25节),也可以在属灵上将他禁锢(26节),因为他既不能控制自己,也不能逃避自己。与此相反的,乃是义人(26b节)满溢的关怀与活力,注意神称为义的这个质量是多么积极的。

贿赂上苍(二十一27

  见十五8所列举的\cf3 参考经文{\LinkToBook:TopicID=288,Name=神的憎惡、神的喜悅(十五89},也参分题研究:“神与人{\LinkToBook:TopicID=111,Name=神與人}”。第一行已经暗示了一条了无悔意的途径,所以第二行更进一步,必定是提到嘲讽的态度,而非漫不经心的态度。最后一个词组可以译成“作为邪恶之行为的代价”(zimma^),想象成与神洽谈所定的交易,在伤害之上再加上一层侮辱。参诗篇五十21;关于:zimma^,见二十四9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96,Name=道德受到嘲蔑(二十四89}

正确的报导(二十一28

  “持续”(AV)、“不引起争论”(RV)直译为“永远”(和合:长存;十二19解释了这个字)。关键的词组是听……的(人),他的首要目标是知道与了解,不是要心怀不平。这与基督徒的“见证”有关:那能够听的人(赛五十4),就是值得别人去听他说话的人。

虚张声势的人(二十一29

  第二行的动词(AV“修直”;和合:坚定)意思是“立定”〔在两种含义上:就是预作准备(参,31a节)与获得稳定(参,廿四3b)〕。RSV 的“考虑”(LXX;作些微的改变)削弱了动词之间的对比。这则箴言指出:大胆的面对,不能取代健全的原则。

“祂使君王蒙羞受辱……”(二十一30

  这则箴言最简洁的诠释在于使徒行传二23(参,徒四2728),最详尽的则是在哥林多前书一∼三章。这句话也可以看作是箴言之座右铭经文的补语,说明在我们对于生命的展望中,没有真正的综合(智慧)、分析(理解,或“洞察”)或策略(谋略)足以用来违抗神。

“……放松有力之人的腰带”(二十一31

  如果第30节是警告我们不要敌挡耶和华,第31节就是警告我们不要离了祂而去争战。它所定罪的,不是属地的资源,而是对它们的倚赖:参诗篇二十7;以赛亚书三十一13。关于这种向着神的信心之两个相反的表达,请研读以斯拉记八22;尼希米记二9。──《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