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廿五章

 

Ⅳ 所罗门的箴言(续)──希西家的文集(二十五1∼二十九27

{\Section:TopicID=510}标题(二十五1

  见导论:“a 结构与作者”第二段{\LinkToBook:TopicID=107,Name=a 結構與作者},原书第18页。

君王与朝臣(二十五27;参,十六1015

  25. 君王的荣耀。 第2节恰当地开启了希西家的文集,因为他探索的热心正是这则金玉良言的佳范。但它所称赞的,主要并不是学术性的研究,而是行政上的调查:王应该知道有什么事是正在进行的。

  奥秘有其地位,独裁者知道如何保守他的秘密(3节),但隐秘也隐蔽了那没有价值的事物,滋生败坏(45节;5b节重复了十六12b)。一个隐秘的邪恶甚至比显露的邪恶更令人不安。

  67. 在朝廷中晋升。 耶稣把这个有关于社会生活的直接忠告,变成用来指我们整个生活态度的一个比喻(路十四710)。

  第7节最后一个词组在七十士译本、西玛库译本(Symmachus)、武加大译本中都是译作“你的眼看见什么”,后两个译本与现代的许多译本(如:吕译、RSV)将之附属在第8节,见该处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512,Name=你的報告真實──仁慈──必要嗎?(二十五810}。这可能是正确的,因为若不是这样,第7c节就是一个额外的修饰语,在以简洁为特色之段落中并不恰当。

你的报告真实──仁慈──必要吗?(二十五810

  第7节(见该处注释{\LinkToBook:TopicID=511,Name=君王與朝臣(二十五27;參,十六1015})最后一个词组应该有可能是引入第8a节的,将后者的子音重新标注之后,读作:“你的眼看见什么,不要急于带到法庭去”(RSV)。

  第9a节所倡导之健全的率直(参1112节)无疑是明智的:一个人很少知道全部的事实,或是将之解释得很完全(8节),而且一个人在散布一件事时的动机,也很少像他所装作的那么纯净(10节)。诉诸于法律或邻舍,通常都是放弃了个人关系的责任──见基督在马太福音十八15b之决定性的见解。(我们的主也把在法庭外和解的整个主题变成一个比喻,以说明恩典之日短暂、飞逝:马太福音五2526。)

说得合宜,领受得合宜(二十五1112

  第9a节的率直不需要是压抑性的;参二十四26,及我们主的技巧。但至终得着装饰的乃是领受的人(12节),因为少有几件事是受比施更为有福的,而责备却是其中之一。

  苹果:这个字所指的是某种以气味闻名的水果(苹果、擅禳H)。

  金:在第11节可能是指色泽(指橙色、杏色?);更有可能是指材质,像在第12节一样。

  网(和合)、“图画”(AV)、“篮”(RV):这个字在其它地方可能是指设计(非物质的,十八11b;或物质的,利二十六1b),所以 RSV 的“镶嵌珠宝首饰的底座”似乎是恰当的。

  整个明喻无法有确定的解释,但至少它(与12节)的构成要素使人联想到吸引力、价值与技艺。

使人舒畅的忠实(二十五13

  在二十六6有个沈痛的对比,也见十三17(论使者),与二十五25(论舒畅)。

好说大话的人(二十五14

  礼物是指赠品,而不是才干(译注:因为英文的 gift 同时兼有礼物与恩赐两种意思);所以 RSV 译作:“自夸送礼而其实没有送的人”。它最主要乃是暗示那些以从未实现之承诺(参,彼后二19)来吸引跟随者的假教师(犹12提到这一节)。

安静的坚持(二十五15

  托伊提出反对的理由说:“一个人不会向君王表现出自制”。但这里所称赞的素养乃是拒绝被激动,其论点乃是:如此不显眼的武器,可能会赢得令人惊奇的胜利(参,第二行;也参,如:撒上二十四17;彼前三1516等处)。也见十五1,十六1432

知道适可而止(二十五16

  这个比喻是说明在健全的食欲与贪婪之间的重大差异。从伊甸园开始,人类就想要得到生命中最后的一丁点儿事物,彷佛在神的“够了”之后乃是狂喜,而不是反胃一样,也见第27节。

知道何时去(二十五17

  这句话就像第16节一样,乃是以“过饱”这个字为中心(译注:和合本的厌烦与第16节的“过饱”在原文是同一个字;直译为“……免得他对你感到腻了”)。这并不是唯一一则禁止好行为的箴言,而这种禁止乃是切身考虑别人的感受与方便。参第20节,并见分题研究:“b 好朋友”第4{\LinkToBook:TopicID=126,Name=b 好朋友},原书第44页。“缩回”(AV)直译为“使……少”。接近这句话的一个类似语句出现在《阿希家》,三十二章83

 

83 DOTT, p.273.

假见证(二十五18

  见十四5所列举的参考经文{\LinkToBook:TopicID=254,Name=見證人──真的與假的(十四5}

所托非人(二十五19

  希伯来文容许我们将不忠诚的人理解为受托之人,或倚靠别人的人。每一种解法的含义都极为出色,但倚靠(和合、AVRV)在其它地方倾向于支持后一个解释(参,Moffatt,与和合、AVRVRSV 的看法相反):尤其参见约伯记八1315

残忍的快乐(二十五20

  “苏打”比“硝酸钾”(AVRV)更接近希伯来文 net[er(和合:碱)。在这种强碱上倒上酸,“主要是要使它沸腾起泡沫,其次则是要破坏它特有的性质”(马廷)。在其它上下文中,这可能是提示出有益的刺激或中和作用,但它在这里必然是指触怒或不调和。七十士译本所用的是比较简单的明喻(见吕译、思高、RSVMoffatt):“在伤口处倒上酸醋”,这可能显示出希伯来文原来是读作 net[eq(疥癣);但 net[eq 几乎不可能提示出任何足够明确的解释以说明这则箴言的意思。

  见分题研究:“b 好朋友”第4{\LinkToBook:TopicID=126,Name=b 好朋友},原书第44页;参罗马书十二15

最好的报复(二十五2122

  这段话乃是一连串尖峰的绝顶(见二十四1112171829),这些尖峰全都是本书从头到尾所预设、潜在的关怀别人与相信神之显露。炭火乃是代表苦闷,这在目前的感受乃是羞愧,远比后来所受的刑罚要好得多了(诗一四○10)。参阿曼尼摩比二19起(见导论:“a 结构与作者”第五段{\LinkToBook:TopicID=107,Name=a 結構與作者},原书第19页)。

中伤的寒风(二十五23

  AV 之“驱走雨水”是根据西玛库译本、武加大译本(Vulg)、与犹太释经学者,从地理与第二行之希伯来文字序得着支持;但这个字序并不具有决定性,而“驱走”是个假设的译法,这个字正常的意思是“带来”,像和合本(生)、RVRSV 一样。所以 Moffatt 译作:“北风带来雨水;中伤带来怒容”。然而,在巴勒斯坦,北方既是以干燥气候闻名,就难以说明这样一个明喻的原由。在学者们所提出来的解决方法中84,最好的或许是由郡舍(B. Gemser)所提出的:这句话是起源于巴勒斯坦以外的地区(参,传十二9b,与导论:“b 日期”第一、二段{\LinkToBook:TopicID=108,Name=b 日期},原书第22页)。

 

84 其中的一些方法,叁 J. van der Ploeg, VT, 1953, pp.189f.

好争吵的妇人(二十五24

  见完全相同之二十一9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39,Name=好爭吵的婦人(二十一9}

担心与慰藉(二十五25

  这里远方的要点乃是:它等于是从家乡来的某个人,他所带来的消息(与所给他的帮助)可能只是微乎其微而无济于事的。在属灵的领域中,就跟在自然的领域中一样,爱是很容易受到这种令人着急的情形,和得着消息之喜乐所影响的(见帖前三58;林后七57;路十五13;与箴十五30之批注{\LinkToBook:TopicID=308,Name=一帖補藥(十五30}所列举的参考经文)。关于这个明喻,参第13节与耶利米书十八14

妥协所蔓延的弊害(二十五26

  这里应该照着和合、RSV 的译法:义人在恶人面前退缩,好像B浑之泉、弄浊之井。关于B浑,参以西结书三十四1819,它在这里是最有力量的比拟,因为一个好人的疏怠危及(或至少拦阻)许多习于倚靠他的人。水流仍然在流动;名声仍然是令人安心的。

好事过多(二十五27

  将第一行与第16节一起参较。在第二行中,吕译、AVRV 所加插之“不”似乎是个孤注一掷的权宜之计,虽然一般都公认,在一个子句中的否定词可以将其影响力延伸到紧接在后面的第二个子句(如:民二十三19a,希伯来文;与 Gesenius §152z 所列举的其它例子;但没有一个像这里这样不顺畅的)。

  RSV 根据古代译本的断简残篇下了一番修补的工夫。较不危险的作法是,可以把元音改变,产生的译法为(a)“但考究困难的事物却是荣耀的”(德里慈与其它人);或(b)“而那轻视荣耀之人却得了尊荣”(托马斯85)。前者原封不动地保留了子音,但跟在第一行之后却比较突兀;后者则是改变了字与字的区分,删除一个子音,根据一个亚拉伯文字根而采取“轻视”的意思(或许有二十八11支持),这所造成的含义与和合、AVRV 类似,这含义似乎仍然是这一节最适合的结论,然而达到此含义的途径必然还是悬而未决的。

 

85 JTS, Oct. 1937, pp.402ff.

懦弱的牺牲品(二十五28

  性急把约束看作只是拘束而已,所以当敌人抵达时,发现墙垣已经都倒下了。相反的情形,见十六32。──《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