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廿九章

 

无法改变(二十九1

  这个主题以戏剧性的方式出现在耶利米书十九1011,就此而提出的警告则详述在箴言一2433

人民的快乐(二十九2

  参二十八1228,二十九16。第一行的头一个动词(增多)与二十八28,二十九16一致,而且形成极佳的含义。AV RSV 毫无根据地改变了一个希伯来文子音,以加强与第二行较严谨之平行(“掌权”)。

父亲的喜乐(二十九3

  见二十八7,与十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2,Name=「與少年人的生活有密切關係」(十1}

国家的坚定(二十九4

  第二行开始直译为:“但供献礼物之人”,也就是指意在贿赂之人。见第14{\LinkToBook:TopicID=593,Name=人人效忠的君王(二十九14},与十五27{\LinkToBook:TopicID=305,Name=萬惡之根(十五27}的注释。

谄媚(二十九5

  参二十八23;与分题研究:“Ⅰ 言语的力量”第1{\LinkToBook:TopicID=129,Name=Ⅰ 言語的力量},原书第45页。

罪的纠缠(二十九6

  Knox 补充了其中所蕴含的比较:“无辜之人边行路边唱歌、欢呼”。我们或许应该根据一份希伯来文抄本,其中有“义人奔跑(以 ya{ru^s] 代替 ya{ru^n)而欢喜快乐”,因为(a)箴言很少重复使用一个词语(唱歌、欢呼);(bya{ru^n 的形式是不规则的;(c)头一行似乎要求第二行要有相对之行动的描述。

看顾没有特权的人(二十九7

  知道与“知识”(RSV)是论及个人所关注的事,这使得“知道”这个动词在希伯来文中具有远比中英文更为丰富的含义。第二行(直译为“不明白知识”)在 RSV 中有很好的解释──在“知识”之前加插了“这样的”。这样的看顾有一个极佳的例子,见于约伯记二十九1217(也见二十二1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71,Name=真理的守護者(二十二12})。

惹是生非的人,使人和睦的人(二十九8

  亵慢人(和合、AVRV)指的是属灵的(过于是社会上的)傲慢自大。AV 之“引……进入网罗中”应该译作煽惑(和合;参,RVRSV):纷争结党之煽动带来一种拥有权力的快感;然而“和平的智慧”却一定会作工,而且等候恰当的时机来到(见雅三1318)。

与愚昧人辩论(二十九9

  一般的含义极为清楚:没有人可以安静地与愚昧人争论。但我们无法确定第二行的主词究竟是智慧人(他的战术全部失效),或是愚昧人(他会采纳任何方法,除了安静的目标之外),后者似乎较有可能。

好人遭受逼迫(二十九10

  AV 的译法隐晦不明,RSV 则修正了原文;与这两者相对的,RV 将第二行的含义表达得最好:(“至于正直人,他们寻索他的性命”),因为寻索一个人的性命(或魂)在旧约圣经中通常是一个敌对的词语,就如列王纪上十九10等处一样。复数字(正直人)与单数字(“他的”)混合使用,在希伯来文惯用语中的意思是“每一个单独的人”。参约翰福音十五18起。

自制(二十九11

  “他的心思”(AV)直译为“他的灵”,从上下文看来也就是“他的怒气”(RVRSV)。第二行直译为“但智慧人使它平静下来”。如果副词是表达压抑,动词〔在诗八十九9(希伯来经文第10节)用来指平息暴风〕则是说到征服怒气,而不只是压抑而已。也见十四1729,十六32,二十五28

有虚假的首领,就有虚假的部属(二十九12

  “他们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欺骗他,而他们就变成这样;他们不说首领不愿意听的实话,反倒以欺骗人的谄媚话、虚伪的陈述、夸大其词、虚假来博得他的欢心”(德里慈)。

所有人头上同有一片天空(二十九13

  这则箴言使人想起众人共有的福分,二十二2则加上众人共有的来源,约伯记三19则说到众人共有的解脱。耶稣在马太福音五4445更超越了这句话的社会含义,将它应用在属灵层面上,在这样的过程中,祂除了把跟随祂之人摆在接受的那一端之外,也把他们摆在给的那一头。

人人效忠的君王(二十九14

  参第4节,与十六12。要考验一个掌权的人和他内在的力量,要看他对那些最不能向他施加压力的人,是否仍旧诚实、忠心。

杖打与责备(二十九15

  参第17节,与分题研究:“Ⅱ 父母与儿女{\LinkToBook:TopicID=136,Name=Ⅱ 父母與兒女}”。

恶人不及义人长命(二十九16

  见第2节,与该处所列的参考经文{\LinkToBook:TopicID=581,Name=人民的快樂(二十九2}。与和它同类的经文相较之下,这句话以其终结性的保证把这个主题更带向前一步。

藉管教而得着欣喜(二十九17

  参第15节,与分题研究:“Ⅱ 父母与儿女{\LinkToBook:TopicID=136,Name=Ⅱ 父母與兒女}”。

没有异象(二十九18

  异象(和合、AVRV)必须解释成与先知所领受的启示一样的含义。第二行的律法是它的补语。“律法、先知和智慧文学三者,在这节经文内融汇在一起”(圣经新释)。“灭亡”(AV):应该译作放肆。这个动词的意思是得着释放,如:肆无忌惮地说话,无论是字义上的(利十三45;民五18;士五2)或喻义上的〔尤其是出三十二25(两次):放肆〕。最后这节经文或许是这则箴言预想的背景,伴随着的对比是在于见异象与得律法之山上的荣耀和山谷中的羞辱之间。撒母耳记上三1与其前后文也以实例证明了这一句话,指出批众的道德有赖于对神的认识。

顽固的仆人(二十九19

  当我们将这节经文与其它经文(如:十七2)比较之下,就可以看出它显然是概括性的陈述(参,21节),论及仆人的心态是感受性迟钝的、不负责任的。一个好仆人将会超越在这种心态之上,不管他是什么身分。参:提摩太前书六12(字面意义上);约翰福音十五1415;加拉太书四7与腓立比书一1;诗篇三十二9(属灵层面上)。

愚昧人出头天(二十九20

  关于这个令人不悦的比拟,见二十六12注释{\LinkToBook:TopicID=529,Name=大多是有關愚昧人的(二十六112};并分题研究:“Ⅱ 言语的弱点{\LinkToBook:TopicID=130,Name=Ⅱ 言語的弱點}”。

骄纵的仆人(二十九21

  虽然这句话显然是对宽大之主人所提出的警告,它明确的预言却令我们困惑,原因出在最后一个罕见的字眼 ma{no^n。古代的译本作了看似合理的猜测(如:武加大译本作“顽抗”;为此 Knox 译作:“纵容你年轻的奴隶,就培养出一个无礼的仆人”)。AVRVRSV 都以 ma{no^n 为出自字根 ni^n nu^n(传宗接代)。托马斯提议将它的元音标注为 ma{nu^n(“一个怯懦者”),来自与常见之亚拉伯字“成为,或使人软弱”有关之可能字根所 m-n-n93。这个字重复出现在便西拉智训四十七23;指罗波安。

  至于仆人之道,参第19节(并注释{\LinkToBook:TopicID=598,Name=頑固的僕人(二十九19}),十七2,十九10,二十五13,三十102223

 

93 J. Reider 显然与此无关地作出相同的提议, VT, 1954, pp.285f.

暴风中心(二十九22

  好气与暴怒(RV)在此所描写的是一般性的性情,而不是暂时的一种状态:所以 Moffatt 将第二行意译为:“火爆脾气是许多罪恶的肇因”。注意最后一个字提及对神所犯的罪。

  第一行重复了十五18,参十四1729,二十二2425

骄傲与谦卑(二十九23

  参十六1819,并注释{\LinkToBook:TopicID=314,Name=驕傲或謙卑(十六1819}

自杀性的共谋(二十九24

  关于这整节经文,参一1019那戏剧性的情节。

  第二行 RV 译作:“他听见严令……”,也就是说,他的合伙关系使他进一步涉及作假见证的罪(参,利五1)。这很有可能正是这则箴言的意思:“他其实是与小偷合伙,被传唤来作证,却不说什么”(Hitzig,如托伊所撮述的)。

“神若帮助我们……”(二十九25

  见十六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310,Name=耶和華主宰的權柄(十六19}。安稳是“安置在高处”(即过于人所能构到的范围),是十八10末了那个动词的强化形式。

“我的盼望从祂而来”(二十九26

  恩直译为“脸”,更生动地提示出争相冀求引起那作抉择之人本身的注意力。然而这样的人自己乃是欲望与压力的仆人(参,徒二十四2527),无理性(林前二68)与不稳定(诗一四六34)使他们失去了一切值得信赖的仲裁力。

物以类聚(二十九27

  共同的利益与在不同层面上相互的吸引,可能会遮蔽这种不和的现象;但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弥补它。在所罗门自己的志业中,他所选择的伙伴就显露出他实际作抉择的途径(王上十一)。见哥林多后书六1418。──《丁道尔圣经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