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三十章

 

Ⅴ 亚古珥的言语(三十133

  这一章圣经洋溢着生动活泼的气氛,这得归功于作者十分的谦卑,就如他自己在第19节所承认的,以及他对于形形色色之傲慢自大与其蛊惑所表达的憎恶,对于世人与其生活方式露骨的观察。在人类与受造之物批体中,有的时候会有或暗示、或明述之道德或属灵的功课要学习;但这些功课没有一个是被迫学习的,主要的态度乃是那敏锐和经常对事物产生欢欣的兴趣,邀请我们再次以有信仰之人的眼光来注视我们的世界,而这种人乃是一个艺术家,也是个性的观察家。参诗人的话:“我……默念你手的工作”(诗一四三5AV)。

贤哲向上仰望(三十19

  三十1. 雅基的儿子亚古珥。 列王纪上四3031说到所罗门身旁的一些智能人,我们没有必要认为这里的名字乃是所罗门的笔名(如武加大译本一样),因而作出牵强附会的解释。见导论:“Ⅲ 箴言的结构、作者、日期与经文”及附属部分{\LinkToBook:TopicID=106,Name=Ⅲ 箴言的結構、作者、日期與經文},原书第17页起。

  “神谕”(RV;和合:真言)正确地翻译了希伯来文 hammas*s*a{,如果这就是真正的读法,那么就是强调下面所说这些话的权威。但 RSV 与大部分现代译本都认为是抄写者犯了些微的错误,应该读作“玛撒的”(以实玛利人的族名或地名:创二十五1416)。而三十一1现有的希伯来文可以这么读,这事实更加强了上述作法的可能性。但这件事仍然无法肯定。

  “对以铁,对以铁和乌甲”(RSV):这句话的希伯来文字音也可以标注元音读作:“神阿!我厌倦自己,神阿!我厌倦自己到了极点”,很恰当地引入了开头的题旨。古代的译本也同样排除了人名的译法,但在译法上各不相同。这仍然是有待探讨的问题。

  24. 人类没有价值的空论。 如果第2节潜在着讽刺的语气,漠视了一般人的自信,那么第34节就显示出:它乃是起源于纯属人类(尤其是作者自己)之急切的无知感与狭隘的经历。他以他自己的方式来断言:敬畏神乃是知识的开端(参,林前八2)。

  “圣者”(3节,AV)是个复数字,而且没有冠词,就像九10一样(见该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0,Name=競爭的筵席(九118})。

  约伯记(如:三十八章)的回响(4节),由于第5节使用它特有之 Eloah 来作为神的名字而更加强(见导论:“a 结构与作者”第九段{\LinkToBook:TopicID=107,Name=a 結構與作者},原书第21页)。

  56. 神无瑕的启示。 这一点紧接在前面的告白之后,针对它的不可知论提出了答复。

  炼净的(RV= 精炼的,是没有渣滓的(参,诗十二6,“是纯净的言语,如同银子在泥炉中炼过七次”),引以丝毫没有我们需要担忧的余地(5b节),它们也没有改进的必要(6节)。要注意(5b节)启示的目的是在于提升我们对祂的信靠,而不是只有知识而已──越过这些言语而信靠那位说话的神。

  79.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 这两个请求是关于(a)个性(8a节),与(b)危害个性的环境(8bc9节),但却集中在一个目标上。这段祷词加强了第2节起之告白的谦卑态度,将之揭示出乃是(a)一个具有热望之人的谦卑(所渴慕的──在我未死之先──乃是敬虔的纯全,而不是“为(他)自己求大事”),与(b)自知之人的谦卑──因为(就如托伊所指出的)他可以祷告求正确利用贫穷与富足,但却非常清楚知道自己的软弱。

贤哲环顾四围(三十1033

  10. 公平对待没有特权的人。 这一点十分恰当地位在第79节的祷告与第1114节的描绘之间:傲慢自大(11节)滋生欺骗(14节),而敬畏神(79节)却会使人尊重弱者。如果那仆人是无辜的,他的咒诅就会算数(参,二十六2),因为有一位审判者存在。

  1114. 傲慢自大的四个层面。 代(和合本小字、AVRV)或许可以译作“伙”(托马斯)。

  希伯来文没有有……,只有把一连串的快照摆在读者面前,而未作任何解释,要充分地揭露出第79节之祷告所反对的傲慢自大。我们在这里可能可以追溯出事情发生的顺序,从不敬虔的孩提时代开始(11节),到习惯作出一些残忍的行为(14节);在这一切的事件中,败坏一个人对于他的长辈(11节)、他自己(12节)、整个世界(13节),与他所认为不如自己之人(14节)的态度的,都是骄傲。

  1516. 热望。 一个具有无限野心之人,在第14节之后无论还有什么光彩,也全都在这个饥饿的伙伴中失去了。所暗示的比喻先是用滑稽的笔法,然后却是悲剧的语调。“给呀!给呀!”可以看作是这两个完全一模一样之双胞胎的名字──这比当作喊叫声具有更锐利的理解力,她们与自已的母亲一样用相同的原料──别人的血──造成的。但第16节把喜剧给撇在一边,将这个热望的真相揭露出来:是实时的危险(阴间与火)与伤痛(没有儿女,干透之地),这两节经文给读者留下了对于人性的贪婪憎恶、惧怕与同情交织在一起的感受。

  三样……共有四样……:见六16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7,Name=輕率的陷阱(六135}

  17. 傲慢自大者必然的报应。 傲慢自大这个主题支配着到目前为止的这一章经文,在此达到其可怕的顶峰。它简略地重复出现在第21233233节。

  1820. 四件奇事──与格格不入的第五件。 有些释经学者依从所罗门智慧书五1011,想要在没有留下痕迹可循之行动中寻找共同的起源;但是更好的是在其中寻找借着恰当的媒介轻易支配之天然力,就是难以通过之空气、盘石、海──与年轻女人。第五样奇事是不自然的(20节),就是一个人全然放松,陷在她的罪恶的天性中;行淫的举动对她而言就像家常便饭一样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20bc节)。……的道也是这样(20节,和合、RV):这句话不是论及第19节,而是回到第18节去,也就是说:“……对我来说也是太过奇妙。”

  2123. 四件无法忍受的事。 RSV 正确地读作“在三样之下……;在四样之下”。圣经喜欢用大量之福祸逆转的描述(参,十七2,参,尊主颂),但却无法忍受那变得不可一世的暴发户(参,十九10;赛三45)。这里的愚顽人是 na{b[a{l,诗篇十四1那蛮横的亵渎者;参撒母耳记上二十五25;箴言十七721。“嫌恶的”(23节,AVRV)直译为“可恨的”或“没人爱的”(RSV);参创世记二十九31。其含义可能是:她的相貌天生是不讨人喜欢的(和合、AVRV),或者她只是一个老处女,而她的成就令她喜不自胜。

  2428. 四样小而聪明之物。 弱小无力的四种补偿是(a)贮藏物;(b)避难所;(c)井然有序;(d)大胆。亨利马太(Matthew Henry)根据这一节经文指出:我们应该羡慕的不是庞大的身躯等,而是这里所提及的这些素质,我们应该对创造这些小物的主倍感惊奇;为了我们无法“为了自己真实的益处而有这样的举动,像这些最卑贱的小物为了他们的益处所做的一样”而咎责自己;而且“不要……蔑视世界上弱小的东西”。

  “岩狸”(AVRV;岩獾;Moffatt 的译法较易理解:“土拨鼠”):这个希伯来词语所指的似乎是 Hyrax Syriacus(叙利亚岩狸),一种“暗褐色之小哺乳动物……,大约像小免子一般大小”(马廷)。牠们是羞怯的受造物,一旦牠们的步哨发出危险的警讯,很快就退到岩石裂缝中(参,诗一○四18)。守宫,AV 作“蜘蛛”,应该译作“蜥蜴”(RVRSV)。抓等(和合、AVRV)或“你可以抓在手中”(RSV)都是极合理的译法;后者较为可取,因为(就如托伊所指出的)在其它三句话里面,每一句的头一行都是说到该种小物的限制。

  2931. 四样威严之物。 这段经文甚至比第1820节更为保持在认知的领域中(就像艺术家以艺术家的资格所做的一样),而末予以道德化或哲理化,神学上的含义(创造者的大能与智慧──参,15节;伯三十八∼四十二6)则是蕴含在其中,丰富了观察者的喜悦之心,彷佛有夕日可以观赏,却没有打扰它一般。

  31. 第二行例子直译为“腰间整束狮子”,在现代希伯来文的意思是欧掠鸟(在所有不大可能的候选者中,因其扰嚷的摇摆步伐而中选);古代译本一致译作在谷仓旁空地上的“雄鸡”(RSV)──这当然是个出了名的昂首阔步者。“灰狗”(AVRV)与“战马”(RV 边注)是其它可能的译法,但我们已经失去了解开这个绰号的钥匙。至于第四个范例,“有军队与他同在的君王”(参,RV 边注)是“有 ~alqu^m 与他同在的君王”〔把 ~alqu^m 当作是一个亚拉伯文的外来字(参英文的“代数学”──'algebra',“亭阁”──'alcove'),意思是“百姓”或“义勇军”〕这个词组一个非常有可能的译法;AVRV 采用推论的译法“不兴起来敌对他”,过度曲解了文法与句法。

  3233. 结束的呼召──要谦卑。 谦卑乃是这一章经文潜在的意向,已经给读者留下(直接或对比地)敬畏神(19节)、节制(1017节),与惊奇(1831节)的印象,最后则显明为使人和睦的行为(3233节)。

  33. 摇牛奶……扭……激动(AVRV)全都是用来翻译一个重复出现的字,“挤”(RSV)或压。汤森(W. M. Thomson94描写巴勒斯坦的亚拉伯妇女活泼地扭着一个悬吊三脚架上,装满了牛奶的大皮袋的情形。希伯来文的鼻子(~ap{)与怒气(~appayim)这两个字非常接近,更使这句话格外有力。

 

94 The Land and the Book, 1910, edn., p.235.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