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卅一章

 

Ⅵ 利慕伊勒王的言语(三十一19

{\Section:TopicID=611}王的呼唤

  这几节经文把放荡生活的魅力除去(37节),赞扬保护其臣民之君王的荣耀(89节)。这就是第67节的上下文,这两节经文是个尖锐的提醒,使人想起一个行政官有比麻醉自己更好的事待做。

  1. 利慕伊勒不是以色列的君王(除非这个名字──“属于神”──是个笔名)。古代译本支持 RSV 的译法“玛撒王”(见三十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608,Name=賢哲向上仰望(三十19},在“神谕”项下),这个字显示出外来(但或许只是地区性的)方言的痕迹。这教训是他母亲的;但没有暗示说她是出自以色列。见导论:“a 结构与作者”第九段{\LinkToBook:TopicID=107,Name=a 結構與作者},原书第21页。

  2. 这里的叫唤是深具情感的申斥:王的母亲因他所知的两件事而使他羞愧:他对她极为重要(2a节),她曾为他向神许愿(2b节;参他名字的解释,1节)。儿:这个字(bar)在亚兰文比在希伯来文普遍;但参诗篇二12

  3. “给那毁灭的事”(AVRV)是不正确的译法,它应该译作“以致毁灭”,或重新标注元音成为“给那些毁灭的人(阴性)”(RSV 即采此读法)。

  4. 希伯来文隐晦不明:有许多人提出许多的修正95;但德莱弗96保留了原来的子音,而读作:“但愿没有(~al)饮酒之事……;但愿统治者没有对浓酒的渴想(~w 标注为 ~awwo{)”。

  67. 见本段(19节)的概述。

  8. 哑吧指的是那些不能得到合理听诉之人。这节经文最后一个词组直译为“变迁的众子”,即不安的人。

 

95 J. Gray, The legacy of Canaan, 1957, p.194n.; D. W. Thomas, VT, 1962, p.499.

96 Biblica, 1951, p.195.

Ⅶ 才德妇人的字母诗(三十一1031

  这一首字母诗十之八九是个清楚而匿名的段落,多过于是接续利慕伊勒母亲的言语。七十士译本以五章经文将后者与这首字母诗分隔开来(见导论:“a 结构与作者”第十段{\LinkToBook:TopicID=107,Name=a 結構與作者},原书第21页)。

  这幅肖像画的主角是个具有某种地位的女士,她有仆人要管理(15c节),有金钱可投资买卖(16节)。身为她丈夫可靠的伙伴(11节),她在自己所管辖的范围内有其全权的责任,这范围越过她的家庭,而及于土地的管理(16节)和市场中的交易,她在那里像个商人(111824节)和客户(1314节)一样的机伶。她不是把她的优势当作放纵自己的凭借,而是当作她的责任的扩展(27节),因为她是一个不厌倦的工作者(151819节):有贫穷人需要她帮助(20节),有生活的循环变化要她未雨绸缪(2125b节)。她虽然非常节俭,却不苛刻(22节);她虽具有生意头脑,却不冷酷无情,而是穷乏人的朋友(20节),是她儿女与丈夫的喜悦(2829节)。她的魅力与她的成就(3031节)与机运丝毫无关,因为她的外貌(30节)与她的影响力(26节)有坚实的根基──敬畏耶和华以及耶和华的智慧。

  除了最后这一方面之外,这位女士的标准并未被暗示为所有人都能达到的,因为它是以不寻常的恩赐和物质的资源为前提的;它也不是与个人的婚姻关系有非常密切的关联。毋宁说,它显示出专心持家所绽放出最丰富的花朵,这一点被显明为并不是芝麻小事,也不是在有限的范围之内的,而它的主妇也不是没有价值的人。这就是难以敌对的能力与伟大的成就之机会──后者有部分是在家庭主妇自己所培育和造成之领域里面(31节);有部分则是在于她对于她的丈夫之好名声潜在的贡献(23节)。

  10. 才德的妇人(和合、AVRV);更好译作“美好的妻子”(参,十二4)。在不同的上下文中,希伯来文 h]ayil 分别是指力量、财富、才能(参,“有勇气的强人”)。

  15. “分”(AV)或“工”(RVRSV;和合:当作的工):两者都有可能。这个字的意思是“所指派的”。

  16. “她手的收益”(AV;和合:手所得之利):就是她的手所赚来的金钱,参第1324节。

  19. 纺线车,AV“卷线杆”:这个希伯来字只有出现在这里,其意义只是推测而来的。德莱弗97主张其含义为“修补工作”。

  21. 朱红衣服:如果这是正确的译法,其重点乃是在于它指出高的价值。她可以买得起最好的东西,而且所暗示的是足够充分的。但这个字有着复数字尾,这用来指“朱红色衣服”是不太寻常的,所以其形式与含义都令人起疑。其子音容许读作“双层”(AV 边注),也就是指两层厚的,这读法有武加大译本与七十士译本支持(后者将之连于下一节经文)。这个读法保留了子音经文而未加更动,绝对比托伊的作法更为可取,后者以独创的权宜之计将第22a节接在第21a节之后,第21b节则接着第22b节〔所以第21节说到温暖,第22节(读作“朱红色衣服”)则是说到典雅高贵〕;这种作法没有证据支持,而且弄乱了字母诗的次序。

  26. 仁慈:h]esed[;见二十一2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50,Name=物質的與屬靈的寶藏(二十一2021}

  30. “宠爱”(AVRV):较好的译法是艳丽(和合、RSV)。见十一16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91,Name=魅力(十一16}

 

97 JTS, 1922, p.407.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