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绪论

 

作者简介

箴言注释的作者艾特坎,在阿伯丁和爱丁堡大学受过教育,曾在印度教过几年旧约,现任阿伯丁大学希伯来文和闪族语文讲师。对于研读箴言的读者,本书将提供得力的帮助。

 

箴言绪论

{\Section:TopicID=103}文学类别

所有传统社会都有智慧人,他们的忠告是那些受教育较少、人生经验较逊的人所寻求和尊重的。他们的箴言浓缩了历代成熟的智慧之言。以色列也不例外。以色列历史各时期中,智慧之言都由智慧人加以培养和精炼,并形成了旧约的思想和文学中重要的要素。箴言这卷书,就是以色列最早贮藏的智慧之言。它有约伯记和传道书为其姊妹篇,而且这几卷书,连同诗篇中的几篇诗篇(例如一;四十九;七十三)被学者们归类为智慧文学。另外两卷见于旁经:即传道经和所罗门智慧书。

{\Section:TopicID=104}结构、作者及著作日期

一系列的标题把箴言这卷书分为八大段:

1)一章一节至九章十八节──‘以色列王大·儿子所罗门的箴言’

2)十章一节至廿二章十六节──‘所罗门的箴言’

3)廿二章十七节至廿四章廿二节──‘智慧人的言语’

4)廿四章廿三至卅四节──‘以下也是智慧人的箴言’

5)廿五章一节至廿九章廿七节──‘以下也是所罗门的箴言,是犹大王希西家的人所誊录的’

6)三十章一至卅三节──‘玛撒人雅基的儿子亚古珥的言语’

7)卅一章一至九节──‘玛撒王利慕伊勒的言语,是他母亲教训他的真言’

8)卅一章十至卅一节──一首论贤妇的诗(无标题)

我们通常都认为所罗门人是这卷书的作者。这当然是它在一章一节的标题给人留下的印象。然而其它标题清楚表明这卷书出自多人手笔,而且经过很长时间才成卷。这名称来自最后那位编辑。这名称是要指明这卷书为一整体,并非特殊指第一段,所以严格说,它是无名的。这整卷著作用所罗门的名义发表,纵令不免令人易生错觉,倒是极其自然的;因为直接或间接地归于他的那两段(十1-廿二16;廿五1-廿九27)构成了它较多篇幅的部分。一般都承认这两段包含了箴言中一些最古老的数据,但内容追溯至所罗门实际上到什么程度则是有争论的。在这一卷箴言集的背后有所罗门参预,我们是无须怀疑的,不过最好不要作过分界定。所罗门,已被人视为最卓越的智慧人和以色列智慧的源头。结果,起源很晚的智能资料都变成与他的名字连结在一起(所罗门智能书撰写于主前一世纪!)。有充足的理由相信,这卷书中不同的段落是在不同的时候,依赖较早和较晚的数据编纂的,并在它们逐渐结合在一起形成我们今日所熟知的这卷书以前是各自独立的。廿五章一节的标题,显示在希西家的时候(约主前七○○年)尚未变成它最后的形式。大概直到从放逐回来之后过了相当时间,也许在主前第五或第四世纪时,尚未完成。

{\Section:TopicID=105}背景与一般特征

以色列的智能有许多不同的部分以及许多不同的发言人。例如,它同样精通平民简扼的箴言,父母关于道德与宗教的训诲,长老睿智的忠告,以及王室顾问敏锐的政治判断力。这许多组成部分和更多其它言论,都在箴言这卷书的数据中留痕f。

但在以色列,更加重要的,智慧也是教育的一种训练:是教师教导的研习课程,让学生学习的。智慧教师似乎是这个王国建立之后首先兴起的,为满足能有良好训练的民政工作之需。在这方面以色列宫廷师法埃及那连属于法老宫廷的智慧学校。这种发展大概在所罗门治下开始,那时以色列和埃及之间的关系良好,而且当时他的政府其它方面都以埃及模式为法式。这一点有助于解释这卷书几处引人注意的方面:

(甲)它与所罗门的形像和历时三个多世纪的朝廷有密切关联(一1;十1;廿五1);

(乙)它的教育目的(见关于一2-6的注释──智能有许多切面{\LinkToBook:TopicID=108,Name=智慧有許多切面(Ⅰ)(一1-6)(續)});

(丙)它的许多关于王及其朝臣的言论(见王的措施{\LinkToBook:TopicID=186,Name=王的措施(Ⅰ)},智慧的朝臣{\LinkToBook:TopicID=189,Name=智慧的朝臣}那些题目内文);

(丁)在箴言与埃及智慧文学之间,形式(见关于一8-19,学校功课{\LinkToBook:TopicID=111,Name=學校功課(一8-19}的注释)内容两方面均类似。最值得注意的,箴言第三段(二十二17-二十四22)实际上是根据一本埃及人的智慧课本,叫阿曼尼摩比之训诲the Instuction of Amenemopet),属于大约主前一○○○与六○○年之间的作品(见须侧耳听受智慧人的言语{\LinkToBook:TopicID=191,Name=須側耳聽受智慧人的言語(廿二17-21}这个题目内文)。

但智慧学校首要目的,虽然为训练出身小康之家的个人在服务国家的事业上有成──但最基本的课程与在那些埃及学校中的大致相同──以色列智慧教师比他们的埃及对手承受并发展了更广大的爱好,使他们的教导受到整个社会的注意。至少在耶利米的时代哲人获得与祭司和先知并列的地位,为社会中所承认的领袖与教师(耶十八18);而且从放逐返回之后,这王国及其官僚政治已经是过去的事,哲人的学校继续兴旺,并影响百姓的生活和思想。在这种发展过程中,哲人教导的目标,与培训良好并成功的事业的教育目的,相离愈来愈远,而变成为培养善良及成功生活的教育了。

是藉着那些教师之手和他们的学校,使箴言这卷书得以形成并成为现在的形式。它是特别为教育青年人而设计的教科书,教他们过美好与智慧生活之道(一2-7)。为了这个目的,哲人吸收过去世代累积的智慧、精炼成的箴规和箴言,把它们氿集在一起,然后为未来世代铸成综合教育大纲的模型。

我们无需在这卷书里深入探掘哲人如何从祭司或先知不同的角度去观察人生。最引人注意的,他并不怎样关注众人作为神子民的特权、信仰的丰富、或敬拜的完善。所以对旧约那些伟大而又特殊的题目,像拣选、救赎、和圣约,不置一词,而这些在祭司和先知的教训中是再三传诵的。哲人反而关心和自己一起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一个个普通百姓,留意他们日常生活的态度与行为的智慧与愚昧。我们因此发现他有范围很广关于现世现实的事情要说,像养育儿女、散播闲话、多言多话、与坏人为伍、不道德经营手法、甚至席上良好举止等等。进一步说,虽然先知和祭司为他们的教训不含混的援引神圣的权柄,哲人则满意于让自己所说的去证明或让他那些言论为它们自己辩护,援引已证明的人生经验,老练的判断力和常识。

根据这些原因,智慧人在箴言中的教训都会有我们所谓俗世的性质。它本质上是以‘这世界的’为其关系的框架,而且精明(译按:精明一词,中文本分别译作‘通达’、‘聪明’,‘贤慧’,‘灵明’等词。‘精明’的译法取自吕译,但他有的地方也译作‘明达’或‘贤慧’。英汉字典译作‘小心’,‘慎重’,‘谨慎’,‘远虑’,‘智虑’,‘明达’,‘俭约’等等)往往视为智慧较重要的部分。但这并不是完整的图画。哲人并不怀疑良善而又成功的生活,是神为人的利益和福气,命定使人在祂的世界中要过与万事常态一致的生活。他也毫不怀疑成功的生活之钥,是敬畏耶和华并且全心倚靠祂。在箴言中哲人制成了一幅丰盛而又珍贵的缀锦画,把人生经验里实用、道德、宗教的层面都尽力编织在一起。他们藉此把那严重的问题摆在我们各人面前:你是智慧的,或是愚昧的呢?

参考读物

边京索(J. Blenkinsopp)着旧约中之智慧书与律法Wisdom and Law in the Old Testament)(牛津大学出版社印行,一九八三年出版)

克连召(J. L. Crenshaw)着旧约智慧书导论Old Testament Wisdom: An Introduction)(SCM出版社印行,一九八一年出版)

锺斯(E. Jones)着箴言与传道书注释Proverbs and Ecelesiastes)(火炬〔Torch〕圣经注释丛书,一九六一年出版)

基迪涅(D. Kidwer)着箴言注释Proverbs)(丁道尔〔Tyndala〕旧约注释丛书,一九六四年出版)

麦健(W. McKane)着箴言注释Proverbs)(旧约文库〔The Old Testament Library〕,一九七○年出版)

司各脱(R. B. Y. Scott)着箴言与传道书注释Proverbs and Ecelesiastes)(纽约双日〔Doubleday〕出版社印行,一九六五年出版)

冯拉德(G. von Rad)着以色列的智慧书Wisdom in Israel)(SCM出版社印行,一九七二年出版)

怀布雷(R. N. Whybray)着箴言注释Proverbs)(英文圣经新译本剑桥注释丛书,一九七二年出版)

――《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