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二章

 

人的探索……(二1-5

人类之母夏娃似乎曾误以为智慧生长在树上并在那里等人去采摘(创三6)。哲人则认识得更清楚。在这几节中他警告他的学生,那并不是这样容易得到的。智能是要人热心探索的对象,是要殷勤去追求的目标,是一种费力课程的结果和奖品。然而他们所作的探索,既不是在黑暗中摸索,也不是如进入未知之境的一种冒险。他们要拥有并为自己证实那经磨炼、试验而可靠的智慧言语(1节),是引导人敬畏并认识神的(5节)。藉着哲人的教导,不但给他的儿子在罗盘的方位上定了出发的正确方向,而且也作向导引领他走这条道路,并带他到目的地。所以做他儿子的若要赢得智慧,有两件事是要他做的:

(甲)他一定要愿意学习1-2节)。哲人决不厌烦劝他的儿子要留心听并接受他的教训。‘留心听的耳活对于学习智慧的希伯来学生来说是加倍重要的。不留心听的,并没有可推荐的课本或课程单页可以依靠。学生所学到的,是他所听到熟记的。‘存记’,是看见功课有地方需要留意熟记。好学生是藉着不断背诵,把他的功课熟记在心的,或者如拉比说的:‘把他的功课背诵百次的是不及那背诵一百零一次的’!熟记经文有极多实用的智慧。

但他若要学习得好,有留心听的耳洸M好记性是不够的。单有这些并不会使一个学生在智能上达到目标。他也一定要‘专心’。在旧约的思想中,心是理智的座位,而不是情感的。它主要的职务是思考、推理、知道、并且了解──那些我们用心思思索的事情。所以学生对智能得应用他的心思。如果要获得智慧的话,就必须作相当安静的思考和相当费力的思想。

智慧对一个关闭的心思是一扇关闭的门。哲人说,这就是到处有那么多愚顽人的原因。他们是那样自大,以致他们以为他们全都知道而且无需向任何人学习的了(十二15;十五5)。像与他们同名的拿八(那就是‘愚顽人’)一样,‘无人敢与他说话’(撒上廿五1725)。因此他们依然是愚顽人。在别人身上看见愚顽人,总是比在我们自己身上看见较为容易的。

(乙)他一定要愿意工作3-4节)。寻求舒适随意的学生,最好避开那指向智慧的航道。那是只供那些勤于工作的人航行的。探索智能需要同样协调的努力,忍耐的应用,与固执的坚忍,像阞工在地底下掘隧道,搜求银矿和其它贵重的金属所表现的情形(见伯廿八)。银矿或智慧,都不是用一天工夫就获得的,也不是不劳而获的;但对于阞工和学生都是一样,为所获而付出的劳苦是值得的。不过固然要劳苦,要得到智慧的热切盼望必须是最主要的。他的儿子必须‘呼求’并‘扬声’求智慧,这与智慧女士热切盼望被众人寻见的确是相配的(一20-21)。

我们在这里又再次得知愚顽人发现自己陷于各种困苦之中便不足为奇了。他对于这种探索既不遵守纪律也没有忍耐(十七24)。他以为他能到处都买得到智慧,而且认为它是预先包装好、已整洁地包裹好,随手捡来就行了(十七16)──有点像人以为留心听星期天的讲章,就是所需要的一切了。

……与神的赐与(二6-8

(一)

观察和思考,是智慧的重大来源。智慧的珍珠,是人走到街上用锐利的目光看周围所发生的事而得到的(见二十四30-34):

30  我经过懒惰人的田地、无知人的葡萄园,

31  荆棘长满了地皮,刺草遮盖了田面,石墙也坍塌了。

32  我看见就留心思想;我看着就领了训诲。

33  再睡片时,打盹片时,抱着手躺卧片时,

34  你的贫穷就必如强盗速来,

你的缺乏彷佛拿兵器的人来到。藉着这样有洞察力的观察:事情怎么发生、演变到什么地步,智慧人便学到了智慧。他们的智慧是一种从经验而生的智慧;在他们中间的那些教师,把从经验得的教训和见识教导他们的学生,确信殷勤、细心、并有技巧的研习他们的教导,就会在智慧上有成果。

他们从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一7)这原则的亮光中来评估他们这些智慧的珍珠时(一7),智慧人才理解到神自己才是所有智慧最终极的源头。

在旧约我们从各种不同的关系上碰见这种思想。神赐智慧给所罗门,供他能智慧而又公正地统治(王上三12),把智慧赐给比撒列和亚何利亚伯,使他们有作工艺大师的技能(出卅六1),赐但以理有智慧能解梦和异象(但一17;二23),甚至农夫要感谢神,使他知道怎样正确地料理农事(廿八23-29)。有个诗篇作者祷告道,‘你在我隐密处,必使我得智慧’(诗五十一6),又说:‘你的命令……使我比仇敌有智能’(诗一一九98)。在传道书中哲人告诉我们,‘神喜悦谁,就给谁智能、知识,和喜乐’(传二26)。一个较晚期之犹太籍智慧教师用如下的话给他写的书作序说,‘所有智慧都来自耶和华,而且是永远与祂同在的’(传道经一章一节)。雅各描述从上头来的智能‘先是清洁,后是和平,温良柔顺,满有怜悯,多结善果,没有偏见,没有假冒’(雅三17)。

(二)

因此在这里,与人所追求的智慧相提并论的,哲人明示智慧是神的赐与。想到得智慧的人发现不是他达成的,而是神赐给他的。那么对于寻找智慧的人追求的态度有什么可说的呢?至少有两件事可说:

(甲)他的追求必须存祷告的心。如果拿所罗门作后来世代中智慧人的典型的话,他也作了寻求智慧者祷告态度的典型。既知道有迫切的责任压在他身上,而他又缺乏经验和应付的能力,这位新王便在祷告中转向神,求祂赐下所需要的智慧(王上三7-9)。后来有一位哲人便借这个智慧之王的口详细说明这一点:

我走来走去尝试怎样为自己得到她〔智慧〕……

但我发觉到,除非神把智慧赐给我,否则我便不会拥有她──而且知道她是谁的赐与就是有了洞察力的一个记号──因此我呼求耶和华,并且恳求祂,我全心全意说……

求你把与你同坐宝座的智慧赐给我。(所罗门智慧书八章十八,廿一节;九章四节)

而且雅各也劝告人(雅一5):

你们中间若有缺少智慧的,应当求那厚赐与众人,也不斥责人的神,主就必赐给他。

诚然箴言中的哲人无一处说到人要存祷告的心去探索,但那并非意味着他对这种做法是陌生的。或许他认为这种做法是当然的。或许他虽然有点害怕,却担心那样可能会予人错误的概念:即智慧纵令不完全可以采摘,至少可以虔诚恳求到的。无论如何,他会是首先提醒他的学生的人,用古时的拉丁名言的话来说:Orare est laborare, laborare est orare──‘祷告就是工作,工作就是祷告’。我们的祷告何以往往没有答复,或许理由之一是因为我们工作得不够努力,而使我们的祷告没有答复。

(乙)他的追求有收获。要注意箴言二章六节是怎样与一至五节连结在一起。头四节表明追求为一个条件(‘若……’),而第五节则指明那结果(‘那么……〔译按:中文本这个词未译出〕’),然后第六节便说出理由,为什么这种情形必然随之而来(‘因为……’)。因此第六节使学生确信他的追求不会没有成果。寻求真智慧(1-4节)就是寻找神(5节),而且神赐下引人到祂自己那里的智慧(6节)。那些不及格、在智慧学校降级的人,并不是那些缺乏知识技能和理论才能的人;他们是那些对神所赐的智慧一点也不尊重的人,因此便不去寻求。

七、八节描述神所赐的智慧,就是追求得到的果实。‘真智慧’在希伯来文是一个字。它把着重点特别放在智慧的效果上,在这里所得到的结果为正当的行为。那引人认识神的智慧,就引人作正当的事(雅三13-18);因为藉着人作正当的事,神就保护正直人的道路,免得陷入邪恶的陷阱和网罗。寻求这种智慧的人都是良善而又高尚的人──不但如此:他们是神的‘圣徒(译按:中文本作“虔敬人”)’(8节)。这是这个词出现于箴言中仅有的一次。它的意义是指那些忠心献身与神和祂的约的人,以及经历任何困难都依然忠贞的人(见诗卅一23;卅七28;七十九2;九十七10)。简言之,追求真智慧得到的果实,就得以作一个顺服忠信的神子民。

智慧在戒备!(二9-22

(一)

在以弗所书六章十三至十七节,叫基督徒‘兵士’要穿戴神的全副军装,尤其是要‘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威胁基督徒道德和灵性方面的危险,非常真实而致命。因此基督徒必须小心用神为他预备的装备武装起来,保护自己。

箴言这一章中,哲人同样关注道德生活的争战与保护的需要,不过在这里神自己是那盾牌(7节),祂预备的军装是‘智能’、‘知识’和‘聪明’(6节,9-11节),而火箭则是恶人乖谬的话和荡妇油嘴滑舌的话(12-19节)。从箴言最初几章对这些人的注意来判断,哲人必定已经感觉到,他们是那要明智生活的人最致命的敌人,他对抗他们尤其需要智慧的保护。

(二)

有一段可怖的描述,形容那些邪恶的人(12-15节)。请注意那些字眼──‘乖谬……乖僻……弯曲……偏僻’。用一个字就把它们概括起来:歪曲!这些歪曲事实的人物把一切都颠倒过来,翻转过来。常人称为‘是’的,他们称为‘非’;常人称为‘非’的,他们称为‘是’。像米尔顿(Milton)笔下的撒但一样,他们的口号是:‘恶,愿你为我的善’。‘路(复数)’和‘道(复数)’(译按:指‘邪僻的路’,‘偏僻的路’,‘恶道’,‘黑暗道’,‘弯曲的道’等)意味他们行为的路线。他们在人生道路上D出一条弯曲的D沟,为了那些歪曲、朝向所有方向的‘黑暗的道’,而舍弃直而平坦的路。他们究竟坠落有多深是在十四节所强调的。他们对自己的刚愎觉得非常有味道,而且以行恶为乐,如同为谋利一般。哲人心目中想到那些像强盗和杀人犯一样的人,便在一章八至十九节中警告他的儿子要提防。那些向年轻人贩卖毒品、或把种族憎恨和暴力当作可尊敬的政治哲学的人,可能更迅速地出现在我们的脑海中。

但比那些邪恶的人所作的还更加危险的,乃是他们所说的。因为他们用他们说的话(二12,请比较六12-14)设法把别人拖进他们的想法和做法的道德泥沼中,而且他们很聪明地使做一件邪恶的事听起来彷佛是做正当的事一般。他们又仿效米尔顿笔下的撒但:

但一切都是虚假而又是空虚的;然而

他的舌头

滴下吗哪,而且能使那

坏事似乎更加有道理。

荡妇这个题目(16-19节)后来在五章一至十四节,六章廿四至卅五节,和七章一至廿七节详尽地加以扩展。暂时让我们只注意她说的话被称为‘油嘴滑舌’,而非歪曲。因为这妇人说话的方式,她使那不提防的人受致命伤,比她那邪恶的男性对手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18-19节)。

(三)

在二十节哲人又再回到智慧的保护积极方面:‘智慧必使你行善人的道’(请比较7-9节)。要注意‘路’和‘道’在本章出现过多少次。自始至终都把(1)善道,就是由那些敬畏神的和代表正直的人行走的,与(2)恶道,就是由那些不敬畏神的,和代表错误的人行走的两者之间的区别,划分得清清楚楚。两条对比道路这个题目,在箴言中是一个重要的题目,我们在后面关于它还有更多的话要说(请参四10-27的注释──两条道路{\LinkToBook:TopicID=124,Name=兩條道路(四10-27})。

最后两节圆满结束那两条道路之间的对比,以及‘义’人的命运与‘恶’人的命运之间更进一步的对比。这些是哲人最爱用来称呼与两等人相符的词语。一种人会拥有的‘地’,和另一种人必会从其上被剪除的‘地’,就是‘应许之地’(创十七8)。在申命记,这同样对比的前景,在神子民将要过约但河进入那地以前也曾摆在他们面前,完全有赖于他们是否愿意听从神(三十10-15;请也参廿八章)。大概哲人心目中对于这一件事有极深刻的印象。

义人兴旺而恶人则受苦的这种原则,在智慧人的教训中占有中心地位,正如在箴言中表明的。在这卷书中自始至终都再三这样肯定,使人留下深刻印象,它是不变的。因此应当公平说,这原则曾使以色列哲人十分困扰并省察内心。个中原因不难看出来。它包含了真理的要素──人常常会在今生收获他所撒下的──但这是太严厉了。除非考虑到死后在另一个世界中加以平衡──这是生活在信仰尚未发展的时代中以色列哲人不能了解的──那时的情形简直不能与现在的事情比较。在这些情况中,那在理论上听起来好像很好的原则,在实践上可能很容易变成一种肯定的威胁。约伯必定会对这种情形作见证,当时在一卷书尚未写成之时,他那些朋友的结论是:因为他正在受苦,他必定是个罪人,他拒绝接受他们的结论──而且神会支持他。约伯友人的结论,是任何阅读箴言的人太容易就能得到的结论。幸而,把这卷书流传给我们的那些智慧人制订智慧的赏赐与愚昧的可悲后果时,并不完全肯定这一种结论。――《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