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五章

 

慎防妖冶妇!(五1-14

本章把二章十六至十九节引进的妖冶妇主题加以扩大。这个主题在六章廿四至卅五节和七章一至廿七节也加以发展,给予篇幅描绘妖冶妇毁灭力量的气势,使我们毫不怀疑哲人看出她是年轻人道路上最大的危险。埃及哲士也警告他们的学生要提防她。由于他们训练年轻人要有成功的事业,他们的性道德伦理,主要是男人在公众生活中的一种伦理。他们急欲指出:没有什么比被禁止的性关系能那样迅速毁坏一个有前途的事业。甚至在我们较为宽容的时代来说,仍然余音袅袅。然而箴言哲人对于这个问题采取一种更加深入严肃的见解。他教导学生生活的智慧,在这些经文中急欲警告人,与这种妇人鬼混,是愚昧至极,因为她的吻乃是死亡之吻。

(一)

虽然情况不是时常清楚,而且各段与各段之间情况似乎稍有不同,那个妖冶妇似乎是个已婚妇人,而行为却似公娼,她的行径或是为了金钱,或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肉欲。她经常被描述为‘荡妇’和‘女冒险者’(3节,20节;也见二16;六24;七5。译按:中文本分别作‘淫妇’和‘外女’)。这些字眼实际的意思是‘陌生的妇人’和‘外来的妇人’,二者无一是淫妇或妓女的正式名称。这意味她不是以色列人么?一个外国妇人,远离家国,不会受她自己小区的限制,也不受以色列人社会所加的限制。如果她想的话,她会自由放纵外种行为的。埃及的哲人在警告他的学生时,就是思想到这种妇人:

你要提防从外国来的妇人,她在她的〔本〕城是不知名的,……。不可与她有肌肤之亲:她如深水,她的蜿蜒曲折是人不知的,她是远离丈夫的妇人……她诱你陷于网罗是没看见证人的。

用这些词语可能包含了诸如此类的意思在其中,而且在以色列大多数妓女可能都是外国妇人,用它们的用意大概要指明这妇人属于另一个男人的,不必以为她来自另一个国家。新国际译本(NIV)把这些词语译作‘淫妇’和‘任性难靠的妇人’。

无论如何,她是个非常善于游说的女士,精于勾引术。那是所以使她这样危险的缘故。虽然她知道怎样利用她女性体态的吸引力,引诱她的受害者(六25),她所最依赖的,是她的甜言蜜语和引诱人的话语。七章十四至二十节,有她这种话语的实例。她的话甜如蜜,滑如油(3节;也见二16;六24;七521)。

(甲)她是甜言蜜语者。主妇用蜜使食物更加可口,而且蜜的甘甜是天下周知的(十六24;廿四13-14;士十四18;启十9-10)。使人感到愉快的言语,满了使人高兴的诺言,轻易地从她口中溜出来,刺激她的受害者的味蕾有愉快感并增强他的胃口,直到他完全出神并被她迷惑。在雅歌四章十一节同一的象喻用以指新妇的接吻。

(乙)她是油嘴滑舌者。这妇人的受害者无勇气抵挡,最好判断是他对她的诡计不设防。一点点诱哄,一点点奉承,一点点欺骗,尤其是那完全无害的保证,她的猎物就容易被捕获,而且真正被攫住了。

就这样妖冶妇给予很多快乐和享受的诺言,色诱并迷惑卤莽的年轻人。不论如何事实上有些地方是完全不同的。有一句古谚语说,‘蜜糖甜,但蜜蜂螫人’;这个妇人背后有刺。

(二)

背后(‘至终’,第4节)的刺,在四至六节里面出现了。要注意在三、四节在‘蜂螫’与‘茵陈’,以及‘更滑’与‘(锋)利’之间剧烈的对比。茵陈为一种植物,其苦是有名的,正如蜂蜜指甜是天下周知的(见耶九15;哀三15;摩五7;启八10-11)。这里是这个女士的真正色彩:(1)她的甜言蜜语留下苦味,以及(2)她油嘴滑舌的话证实比锋利的剑更快(请比较诗五十五21)。她是个残忍、难抚慰的仇敌。在这里有苦痛的醒觉。经验并非如她承诺的那样令人愉快。他说,‘永不再去了!’但她会回去的,期望这一次会令他愉快。在十二至十四节,也有由受害者吐露懊悔的苦痛而又猛烈的剧痛。但这位女士的剑不是单刃的;正如五、六节清楚表明的,一旦在她的道路上被缠住了,所经历的便不仅是口中尝到令人厌恶的味道和有亏的良心而已。妖冶妇在通往死亡的路,就是在通往阴间的道路上旅行(见二18-19;七27,以及关于一12的注释──规避不良同伴{\LinkToBook:TopicID=112,Name=規避不良同伴(一8-19)(續)})。以酒醉者不稳的脚步跚蹒而行,从一个情人投向另一个情人,对自己所作的恶、所加于自己以及她的情人的损害(请比较三十20),完全一无所知(或毫不介意:‘她在乎些什么呢?’新英文译本的译法,第6节)。她不顾一切跳入她的毁灭中,她带她那些受害者与她一同奔向毁灭。钦定本把阴间译作‘地狱’,但在旧约时代并不认为阴间是一个受苦和受刑的地方,而认为是一个没有活动和死亡所在之地。妖冶妇所走的死亡之路,与智慧所行的生命之道,是遥遥相对的。正如智慧之道使生命丰富、完全、真正值得生活,而且带来长寿(见三13-18的注释──这人便为有福!{\LinkToBook:TopicID=121,Name=這人便為有福!(三13-20}),照样妖冶妇的路使生命贫乏并剥夺生命的意义,引致短命而死的结局。

十至十四节,用坦率而又严肃的辞语,表明了那与她缠结的人,成了生命贫乏的人。它是与三章十三至十八节智慧的祝福正好相反。简言之,他是个被毁坏了的人──在个人方面和社会方面都是如此。他丧失了一切尊严和邻居的尊敬(9节);浪费了他一切的资源──物质的、身体的、和精神的(10-11节),当他太迟才发现自己一直是多么愚昧时,充满了懊悔(12-13节),并招致公众的耻辱(14节)。或许在这些情景后面的是这妇人的丈夫(请比较六34-35),在公众集会中告发犯罪者(14节),并且强求他能多得补偿(10节)。这一切出乎预料的事是:他的能力和辛苦赚来的资源,只用来使一个忍心的妇人和她家人以及同僚获益,而他和他的家人则丧失了一切可能的出路。

除了四至六节形像化的言辞以外,哲人在十至十四节所说的,对于那些像他的学生一样,生活于密切联结的小区年轻人更带有强有力的呼吁,而且要鼓励他们衡量一下瞬间的逸乐及其招致的可怕后果,并且要问:‘那样做值得吗?’这可能并不是最彻底要问的问题,但智慧居于精明(八12。译按:中文本作‘灵明’等,见前)而且以敬畏耶和华为基础(一7)。智慧总是会在行事之前衡量事的后果。虽然在这时代这种行为常被宽恕,而且有更大的罪已被发觉,奸淫仍然在被损害了的关系中,破碎的家庭里,受了伤、孤独的人们身上,索取极高的代价。

(三)

这样看来,妖冶妇是个非常善于游说而又非常危险的妇人。唯一安全的行动就是要远离她(第8节;请比较一1015)。这个忠告在创世记三十九章约瑟的逃脱羁绊的故事就是最好的例证,那时他要尽快地逃离那妖冶妇,把他的衣裳丢下不顾了。但更好是你若办得到,不要站得太近使她能抓住你的衣裳!一如我们往那里去一样,这是对我们眼目所看(见四25;伯卅一1;太五28),所阅读的忠告。

要喜悦你少年所娶的妻(五15-23

(一)

虽然上一段大都想到未婚的年轻人,这一段却是对已婚的人讲的,并且忠告他对抗妖冶妇毁灭性引诱最佳的解毒剂,便是保持与他妻子的爱情,并使婚姻爱情火焰长燃不息。

圣经往往被认为对性关系采取颇模糊的见解,并容许它作为生育的方法,仅此而已。但这是一种曲解,这种曲解告诉我们更多它过去的解释者性方面的顾忌,多于圣经实际上关于这主题所说的。这里有一段经文热诚地论到夫妻之间性关系的喜乐和愉快。享受,是它的主题,不是生育。这个题目在雅歌中继续下去,美丽地赞美新妇与新郎之间二人的爱情与忠贞。正如那最佳的情歌一样,这段经文的措辞直率而又纯朴,它所叙的性爱却是敏感的。与水相连的意象,美妙地用来表达人藉着与妻子性交应得到的乐趣和满足(15节,18节;请比较歌四1215),与他不忠于她造成的损毁作对比(16-17节)。与一个热情而又可爱的妻子的韵事比较起来,陪伴一个冷漠而又自私自利的妇人乃是可怜的对比(19-20节);因为取代两个人之间肉体关系的,是表达并加深爱情,委身,与交往的关系,正如神的意愿并且是为他们预备的(创二18-24)。性,败坏为她所给与而由他获取的一件东西。这样便剥夺了性的真正意义和满足。鷛臚_看性本身为一件东西这种低贬了的性观中,与之鬼混以消磨时间,而且完全与爱情的忠贞和责任分开来去享受,今日正暗中促销为前所未见,我们要加以防备,是决不为过的。

(二)

在这一章到此为止,哲人呼吁人要精明地衡量一下那些后果,以免与荡妇鬼混:与她鬼混根本是不值得的,因为丧失一切而一无所得。然而在廿一节,他转动到较高速的齿轮。虽然愚昧人可能采取步骤,隐瞒他卑污的行径,使别人看不见(七9;请比较伯廿四15),而且可能把对神的思想完全从他的心意中排除,而神那无所不见的眼目在鉴察他,在注视和观察,在衡量并判断(见十五3;伯卅一4;卅四21;来四13)。

但是并没有霹雳从天上轰下来击打他。倒不如说,他穿过他的路步向愚昧的门户时,他是穿过围绕他自己颈项的绳套,像一只无知的鸟编织会网住牠的网(22-23节;见一17-19,在观念上是类似的)。如果我们取法新英文译本廿三节,那就表明这个愚昧人不但编织那诱捕他使他缠结的网;他也编织他葬礼时穿的尸衣:‘他因不受训诲,就必死亡,被包裹在他无穷愚昧编织成的尸衣中’。‘包裹在……尸衣中’(标准修订本作‘丧失’)是与标准修订本在十九和二十节译作‘迷恋(译按:中文本作“恋慕”)’的字是同一个字,但新英文译本把它译作‘包裹起来’。因此哲人似乎是用这个字作双关语,作为强调和弄清楚要学会的教训的钥字:要好好包裹在你妻子的爱情中(19节),而不可变成与那些荡妇包裹在一起(20节),因为那几乎等于把你自己包裹在葬礼时穿的尸衣中一样(23节)。――《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