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八章

 

智慧女士的表白(八1-21

智慧女士再次站在城中街道上和城门旁,并且大声呼喊,叫各处的男人,尤其是愚蒙人和愚顽人要留意并接受她的忠告(1-5节,32-36节;参阅一20-33)。再次特别提及紧急的呼吁,并建议他们要作出关键性的决定。但由于智慧女士最后要在城里街道上大声说话,便给她说的话增添了更加强烈的急迫性。现在已变得很清楚:她不但要与日常生活的活动和狂乱、任性的愚昧竞争,她也要与那荡妇以色诱人的声音竞争,那荡妇‘有时在街道上,有时在市场中,或在各巷口’潜伏(七12直译),俟机捕捉她的受害者。因此智慧女士和妖冶妇在拥挤的街道上相遇,争取愚蒙人和愚顽人的注意和接受(请比较九1-613-18)。智慧女士看这个妖冶妇,是她争取男人爱情的最大敌手,而整章书从头到尾,她在大声而又动人地自唱自赞之中,这个使人招致不幸的妇人femme fatale),似乎成为她精神的幕后支持者。要注意她较早的演词中显著的谴责与定罪的语调,在这篇演说中都没有了。

智慧女士在这篇长篇的演词中所最关注的是向男士自荐,为他们最佳的利益服务,而且配得他们专心的信任和听从。但是要鼓励寻求智慧的人更加热切地追求智慧,并更加珍视智能的价值,而且要说服怀疑的人。在六至廿一节中智慧女士从四点推荐她自己:

(甲)她的话语6-9节)。关于恶人荒谬的话语与荡妇的甜言蜜语,像毒箭从四面八方射向年轻人的,已经讲了很多。但这话也坦白承认毒是在他们的箭之尾部,而不是在箭之头部;因为他们使他们的话听起来很动人,并给他们的受害者提供一切所想的满足。这就使智慧女士处于不利的地位。当她讲话时,那吸引力是在背后,而不在舌头。因为她有些使人不悦的事要说,有些使人不安的真理要讲,而且她讲到自律,而不是讲放纵自己。在这几节中的着重点,从这对比的事实真相中就最能看出来。诡诈、欺骗、和邪恶,是那些恶人和任性妇人言语的记号;诚实、直率、和正直,是智能女士言语的标志。她甚至不愿稍微曲解真理以迁就她的论点,更不要说用谄媚以求恩宠了──是所有传道人时常面对的一种试探。她用简明的言语讲话,使愿意明白的人都能明白(9节),而且总是能毫无保留地信靠的。而且她说的引导人走正路(20节),并且引向生命和神的嘉许(八35)。

(乙)她的价值10-11节)。智慧为无价之宝这个题目,尤其是在三章十四至十五节(11节几乎与三15完全相同)我们已经碰见过了。要注意这是由教师插入的注释(智慧是用第三人称提及的),并不是智慧女士讲词的一部分。

(丙)她的治国方策12-16节)。在这里我们发现有些先前已说过的话和说法(12-14节)在新的关联中(15-16节)。实际上,十二至十四节的话听起来非常像一章二至七节的概略〔‘精明……知识……谋略’(一4);‘敬畏耶和华’(一7);‘聪明’(一2。译按:中文本在此译作‘通达’)〕连同二章七节(‘真智慧’。译按:中文本在八14作‘真知识’)和一章廿五节(‘劝戒’。译按:中文本在八14译作‘谋略’;其实中文本在八12另一字与一4的同一字已译作‘谋略’)为了足量而插进来。只好料想智慧女士应要求拥有并分赐这一切。但这一段经文的新奇在于它们运作的地方;就是在地神王和君王能干而又公正的统治之中。在智慧女士周围没有什么是狭隘的。她统治的普及性是与她呼吁的普及性相称的(4节)。在她周围也没有任何是势利眼的。那统治诸王宫殿的智慧,也自告奋勇为平常人服务。

不但在以色列,而且在古代近东智慧普遍都是与君王统治密切连结在一起的。我们在所罗门王的故事中特别详细地看见这一点(见关于一1的注释──默想箴言{\LinkToBook:TopicID=107,Name=默想箴言(一1-6})。关于此点十二至十四节中‘智慧’的那些同义字,承担治国和外交精明技巧的特色,就是一个王为了有效率和有效地处理国家事务所需要的,尤其是他必须公正统治所需要的敏锐知觉;因为那是一个智慧的王最重要的表记(见王的措施{\LinkToBook:TopicID=186,Name=王的措施(Ⅰ)}这个题目的内文)。智慧女士在这几节中为自己要求的角色是王之策士的角色,而不是一个王。我们能把她与大·的谋臣亚希多弗作比较,圣经上说,他所出的主意‘好像人问神的话一样’(撒下十六23)。虽然‘敬畏耶和华’(13节)适当地平衡了十二和十四节那属世的精明,有些注释觉得它不很切合上下文,并认为是后来加上去的。新英文译本把第一行删除了。这一节当然就与六至九节配合得更好了(‘乖谬的口,都为我所恨恶’),在抄本用手抄写的时候,它可能被移置了。

(丁)她的果实17-21节)。智慧女士的‘果实’(19节)这种描述与三章十三至十八节非常相似。但在这里甚至更加强有力地强调智慧女士最重要的施与并不是很多银行存款,首先是她使人不致失望的信实(17节)和她在正路上的引导(20节)。

在廿二至卅一节智慧女士加上第五个理由。但这是这样重要的一段经文,要自成一段来论述。

智慧女士:神造化的起头(八22-36

三章十九至二十节,对智慧的一瞥颇惹人遐思,智慧女士大开我们眼界,叫人看见她与神的关系,以及她在祂创造大工中的地位,一个宏大的全景现在便豁然开朗了。是智慧女士决定性的话,关于授权予她给寻得她的人生命和福气的应许,而那些错过她的人便只有死亡的份儿(35-36节)。然而,我们将要看见,这并不是要对这主题下定论;因为这段经文,成了在其中发言的智能关于其本性与性格几道思想溪流的源头。

(一)

这段神创造世界的陈述,仿效了创世记一章熟悉的故事,连同诗篇一○四篇五至十三节和约伯记卅八章四至十八节所发现的,都以神为创造主加以礼赞。然而这里在舞台中心的不是创造主神,而是智慧女士。在廿二至廿六节,她描述她的起源乃在创世以前极遥远的古代,然后在廿七至卅一节,她继续描述神创造世界时她在祂身边所扮演的角色。

可惜这位能干的女士开始和结束,都用了含糊不明的语调,正如瞥一下廿二和三十节其它版本立即显示的。

(甲)有三种方式去了解廿二节的第一句词组:(1)‘耶和华拥有我’(钦定本,新国际译本),(2)‘耶和华创造了我’(标准修订本,新英文译本),或(3)‘耶和华生了我’(那就是‘生产了’,见新国际译本的注脚)。这个有疑问的字是quanah。基本上它的意义是‘得到’,因此便解作‘拥有’。它最常用来指藉着购买而得到(创四十七20),但也能用来指藉着创造(创十四19。译按:中文本‘创造’二字未译出,应作‘创造天地的主’)或藉着生(创四1)而得到。所以这三种译法都是可能的。与quanah并列在一起,有另两个字说到智慧女士的起源:‘被立’(23节)和‘生出’(24-25节)。第一个字是由不确定引伸而来的罕见字眼。标准修订本把它与意义为‘安置,设立’的字根连结起来,这个字在别处只见于诗篇二章六节,言及神设立祂的王在锡安山上。然而新英文译本译作‘做成……的形状’,把它见于约伯记十章十一节和诗篇一三九篇十三节的一个字根连结起来,在那里它的意思是在母腹中做成了(标准修订本作‘拼合在一起’)(译按:中文本在伯十11译作‘(把我全体)联络’,而在诗一三九13则译作‘覆庇’)。第二个字是个较常见的字眼,意思是‘(诞)生’。

如果‘拥有’是对的话(请比较22节),那么廿三至廿五节就表明神是怎样藉着她出现的意思。但这段经文的整个论调,可能引导我们期望这一节也说到一点有关她起源的事。如果是这种情形,智慧女士由神创造的或是生的呢?有些学者极其袒护诞生这一方面的说法,而且认为三种说法(‘生……〔在母腹中〕做成……〔诞〕生’)都是同样的意思。所以智慧女士会介绍自己为神的孩子,而不是祂的造化工作的起头。虽然这是可能的而且是动人的,但最好不要把这言辞勉强压成单一式的模型。我们若取法标准修订本,智慧女士从不同的立场描述她的起源:作为受创造的,作为被立的(或许含有她的王权之寓意),而且被生的。我们应当注意创造与诞生的概念在旧约思想中并不像我们可能假定的那样绝对相反──就如它们后来变成在初期教会中基督论的争论,正如在尼西亚信经中的词组‘是生成,而非造成’所表明的。在旧约,出生可能高兴地被描述为一种创造的作为(诗一三九13;请比较申卅二6),而且一种创造的作为能高兴地被描述为诞生(诗九十2)。这种措辞无论如何是诗体的和比喻的,在受造与被生之间的选择,其重要性并非很大。主要并非智慧女士起源的方式,像她在神创造内的远古与先在那样重要。

(乙)在廿七至卅一节智慧女士告诉我们,神创造世界时她‘在那里’(27节),‘在祂旁边’(30节。译按:中文本译作‘在祂那里’)。清楚在创造时她是神亲密的同伴,但她在做什么呢?根据标准修订本(新国际译本也如此),她扮演‘工头’(30节。译按:中文本作‘工师’)的角色。我们可以想象她卷起衣袖,协助神创造世界,作祂的代理者和工匠──极像比撒列,奉神委派建造会幕以及其中的用具(出卅五30-31)。这一幅图画或许是与三章十九节协调的。后来的哲人当然从这些术语看智慧的角色,而且明确地论到智慧为‘万物的造成者’(所罗门智慧书七章廿二节)。这一点困难,在于这段经文中没有别的事情暗示智慧女士曾做过任何这种事情。标准修订本的注脚说,这个字实际上可能是‘小孩’的意思(请比较钦定本,新英文译本)。在那种情形,我们便得到一幅完全不同的图画,而且或许是一幅与上下文更加协调的图画。智慧女士已经论到她的出生,三十至卅一节读起来作为一段儿童玩耍的描述,就比工匠在工作要切合得多。‘踊跃’一词,其实就是‘笑,玩耍’的意思。同一个词在一章廿六节用来表示智慧女士发笑,而且在撒迦利亚书八章五节用来表示儿童在街上一同玩耍。这幅图画现在是描绘智慧女士在孩童时代,首先在她父亲脚前玩耍时(30节)使祂喜乐,然后以世界为她的运动场,而且她自己在祂亲手所作的事情、以及世人之间(31节)发现了特殊的乐趣。

虽然细节含糊不清,这几节中心点似乎又够清楚的。智慧女士是无拘束的与神同在,在祂设计宏伟的世界中,但同样确定她与那些生活在祂世界中的人类正是一样无拘束的。

(二)

结果这段经文晦暗难解,令人干着急,正如三章十九至二十节简短令人费解一样。智慧女士论到她的起源和创造中的角色这两个最主要的论点上,她成功隐藏的与显示的同样多。整段经文不免予人留下蓄意模棱两可的印象。似乎智慧女士的确不着手回答我们可能最喜欢问的问题,以新约章节替她答复那些问题的试探(见下一段),我们必须抵挡。无论如何这段经文在卅二至卅六节说出的教训,是完全实用的:‘现在要听从我:因为谨守我道的,便为有福’(32节)。这里发言的,是年高德劭的女士,具有高尚品性和无瑕疵的凭证。在创世以前她是由神生的,在创世时她也在场。正如她的做法(玩耍或技巧)那时使神欢乐,照样,这些做法也给那些效法的人带来幸福和生命。让廿二至卅一节的双关语意夺去了卅二至卅六节的雷声,会是一件遗憾的事。

智慧女士是谁?(八22-36)(续)

(一)

一至九章从头到尾,智慧女士的形像描绘,都是引人注目而可赞美的。她穿一件彩色外衣,看起来像诲人谆谆的智慧教师、宣告劫数的先知、宴请客人的女主人(见九1-6)。她是要追求的新妇和忠实的爱人,又是生命树;她引导人走正路与平安的路,引导人敬畏耶和华,随她的脚踪必带来富裕和尊荣。她在未有世界以前在朦胧而又遥远的过去就已出生,而且在创造时是神的至亲。她属于神,而且在祂旁边毫无拘束;她也属于世界,街道上也无拘束。我们从这一切要获得什么结论呢?智慧女士是谁呢?

最简明的答案是:她是智慧的化身。化身是用来创造气氛的一种文学上和有诗趣的方法,并且使抽象的概念和无生命的物体有生气,把它们描写成好像人一样。这种做法见于旧约一些地方,值得注意的是在诗篇愉快的风格中(八十五10-13;九十六11-12)。同时智慧女士形像是更加用心作成的,而且超越我们在诗篇中能找到的任何东西。明显地以色列的哲人发现化身的智慧是非常有用的人物。并且以各种不同方式依赖各种不同人物──以色列传统人物像智慧教师和先知,以及更远的另外人物(见三16的注释──这人便为有福!{\LinkToBook:TopicID=121,Name=這人便為有福!(三13-20})──把它加以发展,越过文学上拟人化的一般界限,以助化身有血有肉并给予更大的活力。既如上述,那描述智慧女士各种不同的色彩,却警告我们,不要期望在她的身分上找寻任何简单的答案。

要注意的是:智慧女士在各方面皆源于教学处境。哲人并不放任于抽象、纯理论的思想,总把智慧寻求者摆在心上,认为有必要指导并鼓励他追求智慧生活。智慧女士甚至在她最普遍(八415-16)、最崇高的言论中(八22-31),都加强教师的呼吁,要接受他的教训(八10-11),而且很容易不经意地变成完全像个智慧教师自己在讲话(八32)。所以在智慧女士与哲人教训之间有密切的关联。诚然遵守哲人诫命与接受智慧女士意味同一件事(十1-4),二者价值和报偿也一样(把三1-2与三16-18作一比较)。另一方面,智慧女士作为被追求并迎娶的新妇引人注目的描述,同样加强教师要人提防荡妇的警告,使人看见智慧女士是忠实的新妇和爱人,接受她便意味生命而不是死亡;而且她,用经过构思、更加普通的辞语,使哲人认识到这种追求是困难而又必要的(二1-4),是极具吸引力而又迷人的。但智慧女士的声音不但重复智慧教师的声音,而且反击妖冶妇的声音;智慧女士的声音也隐藏神性。她在创世以前由神所生,而且与祂同住(八22-31);她用先知的语调发言,藐视她的等于藐视神(一24-30)。

那么智慧女士是谁呢?她大概颇娴静地以哲人教导的化身开始活动,但不久便凌驾了智慧教师的角色,尤其是作为女性特质发展时。她根本上在太古时代便开始她的生命,在神旁边长大,并目睹祂创造世界。她怎样被描绘这意味深长的发展,表达智慧的确信!即善良与智慧生活的规律,就是他们透过世界上的经验学会的,从起初已大规模在其结构与定则中写下了,所以经验的智慧是为创造世界神圣的智慧所支持的。因此智慧女士是个两可的人物。她带着两个胎记出现:藉着经验学会的人智能的记号,和神的神圣智慧,就是神藉着祂的创造显示的智能记号。二者在箴言中并摆在一起,有时这一个,有时则另一个,最是清晰可见。后来哲人继续谈这个题目时,是智慧的神圣起源、与神接近的记号,予人最深刻的印象。

(二)

智慧的象喻,在次经传道经和所罗门智慧书中都加以扩展。智慧在传道经廿四章描述她自己:

我从至高者的口中出来,

而且像雾遮盖大地。

我居于高处,

我的宝座在云柱之中。

我独自绕行苍穹,

并在深渊处行走。

在海浪中,在全球,

并在每一民族和国家中我都有产业

在所有这些之中我寻求安息之所;

我寻求谁的地方可以住宿。

她终于终止了无休止的寻求永久居住的地方:

于是万有之创造主吩咐我,

那创造我者指定一处给我支搭帐幕。

祂说,‘你要住在雅各家,

并在以色列接受你的嗣产。’

起初,祂从永远便创造了我,

而且直至永远我也不会终止存在。

在神圣的帐幕中我在祂面前事奉,

因此我被安置在锡安。

在蒙爱的城中祂同样给我安息之所,

而且在耶路撒冷有我的领土。

因此我生根在有尊荣的人民中,

在为他们之嗣产的耶和华分给的份中。

神圣的智慧,一旦来到耶路撒冷神的选民当中,一卷成文的书便具体的定了形:

这一切便是至高者神的约书,

就是摩西吩咐我们遵守的律法,

作为雅各家会众的嗣产。

因此在犹太教中,世界所藉以创造的神圣智慧,便成为被视为同一的妥拉;智慧学校成了妥拉研究院Beth Midrash)(译按:Beth Midrash,直译作‘米大示的屋’),而智慧教师便成了拉比。

所罗门智能书里发出的音符更富哲学意味,那神圣的智能成了神属性发出来的东西,与神的灵完全一样或几乎不能区别(七章廿二至廿六节):

在她里面有一个灵,那灵是聪明的,

神圣的,独特的,多面的,灵巧的,

易感的,无可指责的,

未被玷污的,高贵的,无懈可击的,热爱那

良善的,锐敏的,不能抗拒的,

慈善的,古道热肠的,

坚定不移的,可靠的,自在无忧的,

全能的,鉴察一切的,而且渗透

一切聪明的和纯洁的与

最灵巧的灵……

她是神大能的气息,

而且是全能者荣耀发出的纯洁的东西;

所以些微的污秽都不能进入她里面。

因为她是永琱坏的反映,

神工作一尘不染的镜子,

而且是祂慈爱的形像。

(三)

虽然犹太哲人认定这神圣的智慧,就是律法或神的灵,初期基督徒却认定它是一个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神又使祂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林前一2430)。所以新约作者在智慧这个人物身上,发现一个现成的思想范畴,透过这个思想范畴,他们能表达并加深他们对神的儿子基督在创造和救赎中之先存与宇宙性重大意义的了解。因此使徒保罗写道:

祂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祂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一概都是藉着祂造的,又是为祂造的。祂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祂而立。

(西一15-17;也见约一1-3;来一2-3;启三14

世界靠祂而造并由祂支持的那一位,就是世界会由祂救赎的那一位:

祂是教会全体之首;祂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因为神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祂里面居住。既然藉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着祂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西一18-20修译)

在新约作者看来,犹太人(和希腊人)在神圣之智慧中寻求的一切,在基督里都找着了。因此忽视神藉着基督启示的智慧要不是毫无作用(林前一17;二4),便是彻底愚拙(林前一18-25)。――《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