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九章

 

智慧女士与愚昧夫人(九1-18

(一)

我们可能期待八章廿二至卅一节,会形成这段经文描述这勤奋女士活动最壮丽的高潮。但这里,我们发现她再降临地上,周密而准确地为她自己进行一点建筑工程。她在她的大敌和对手愚昧夫人住的那条马路对面建造了一座房子(1节)。较早期那些注释家对那七根柱子的意义运用了极多智巧,曾把它们与创世的七日、七大行星、圣灵七种恩赐、七种圣礼、七福、启示录那七个教会,甚至七种文理科相联!一种或另一种宇宙性寓意的联想,由现代某些注释家重新点燃,并不很合宜。七根柱子的意思,大概不过指她的房子是颇堂皇的一座,有宽裕的地方,使所有接受她邀请的人在她的筵席上就座。

这段经文本身,几乎与智能女士的房子设计得那样全备,不过它只有五根而不是七根‘柱子’:

A、智慧女士的邀请(1-6节)

B、智慧人与亵慢人(7-9节)

C、敬畏耶和华(10-11节)

B、智慧人与亵慢人(12节)

A、愚昧夫人的邀请(13-18节)

(二)

(甲)邀请。虽然在一章二十至廿一节和八章一至三节智慧女士仿效先知,成了一个户外传道人,在这里她照荡妇的做法,作女主人邀请客人到她家里。她预备了一次豪华的宴会,在桌子上摆好餐具,并打发使女出去邀请客人参加宴会(2-3节)。她为她的客人殷勤细心的预备,与愚昧夫人(13节,新英文译本作‘愚蠢女士’)着手引诱她的顾客随便无礼的方式成了明显的对比(13-15节)。然而二者都发出同样的邀请:‘来,吃……喝’;而且企图获得同样的顾客:愚蒙人和愚顽人,那就是最需要与智慧女士共餐的人,他们可能最容易被引诱去与愚昧夫人共餐。

智能女士提供可口的肉排(比‘饼’更佳的译法;请比较2节),用加了香料的酒扰净的(5节)。用饮食代表智能训诲的比喻用法,西拉子在传道经中继续使用:

她〔智慧〕会用悟性的饼喂养他,

并给他智慧的水喝。(十五3

你们切慕我的人,要到我这里来,

尽量吃我的产品……

那些吃我的人必不再饿,

那些饮我的人必不再渴。(廿四19-21

同样的意象应用于以赛亚书五十五章一至三节先知的话语之中。

愚昧夫人给她客人提供水而不是酒的事实(17节),含意并非她的款待比较吝惜。她似乎是引用禁果(‘水’)醉人能力的流行谚语。古语云,‘禁止愚人别做那事,他便立刻去做’。愚昧夫人深知这种事情的真实性,便加以最充分的利用。当前的关联中,那禁果便是法所不许的一夜爱情游戏。所以‘水’可能也包含回顾一下五章十五、六节里面的话。

正如菜单上的食物各有不同,它们的食法也各有不同。智慧女士菜单上的都是滋养生命的食物,然而愚昧夫人的食物则带来死亡(6节,18;见八32-35;七24-27)。赐生命之食物这个题目在约翰福音六章有最深入的讲解。

虽然愚昧夫人这人物,清楚代表前几章那有血有肉的荡妇,她拥抱的还不止奸夫而已。作为化身的智慧相对的人物,她自己乃是愚昧的化身。所以她是那些接受各种愚行和每一种愚人的象征人物。因此这两个宴会之间的对比目的,并不是重复要提防荡妇的警告,以加强‘两条道路’的教训(见四10-19)。在这里我们再次以最剧烈最戏剧的方式,面对严肃的选择。我们必须在二者之间有所抉择,决定方向:是智慧的道或是愚昧的路,是生命之道或死亡之路。所以两个宴会之间的对比,是箴言头一大段适当的高潮。

(三)

(乙)智慧人与亵慢人。七至九节响起一种颇忧郁的语调。它们似乎是作为智慧女士邀请的注释。她虽然把她的网撒得广阔(八4),可悲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从她的训诲获益。有些人是难教的。只觉得需要训诲,并不够资格吃她的筵席;也必须有愿意接受责备的心。她的客人必须准备听使他们自己心绪不宁的真理,那些真理与他们固有的思想、言行、习性格格不入,而他们愿意改变他们的习惯。正如我们所见,‘亵慢人’在定型状态中(见一22的注释──智慧女士的呼吁……{\LinkToBook:TopicID=113,Name=智慧女士的呼籲……(一20-23}),最是难教。他那样唯我独尊而又藐视别人,实际上是无可救药的。他根本的困难是骄傲(廿一24)。责备他会对他没有好处,可能对你有害处。最好任凭他去学吃苦头。对比起来,智慧人在最成熟时是可教的。知道总是有进步和改良的余地,乃是在智能上成熟的记号,他能谦卑受责,虽感到痛苦,却能感谢责备的人。十二节加上冷静的思想,指出我们怎样接受责备乃是品性的一种测验,告诉我们是否正开路走向智慧女士的门,或是在叩愚昧夫人的门。学习智慧的谦卑、或使我们愚昧的骄傲,决定我们是哪一种人,或造就我们,或毁坏我们。

(丙)敬畏耶和华。正如上面要点显示的,智能学校学习的这个口号(10节),正放在这一大段最后一章的中心,使人注目,正如置于开头一章里使人注目一样(见一7的注释──智慧的一个根基{\LinkToBook:TopicID=110,Name=智慧的一個根基(一7})。其含意是清楚的。选择与智慧女士或愚昧夫人共餐,吃致生或致死的食物,最后完全有赖于对神的响应。这是最基本的决定性的因素。人拒绝敬畏耶和华,在智慧道上便不会走得太远,因为拒绝便是最大最终极的愚昧(见一29-31)。这个真理与时俱进,要人出席智慧的宴请,以便在耶稣邀请人赴神国度的筵席上能深入地体验(路十四15-24)。――《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