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卅一章

 

贤妻(Ⅱ)(卅一10-31

(一)

这首称赞贤妇的赞美歌,是一首离合体的诗,在这种体裁的诗中,廿二节每一节都以顺序的希伯来文字母一个不同的字母开始。这在希伯来文诗中是颇常见的做法(例如诗九;十;卅七;一一九;哀一;二),大概要使那些诗更加容易记忆。每一节必须用一个一定的字母开始,这便说明了这首诗为什么要这样多往返跃述。

说这个贤妇‘并不吃闲饭’(27节)是谨慎说的!从黎明前(15节)直到深夜(18节),她把裙脚塞进腰带中──或者如我们会说的,她卷起袖子──(17节),忙碌支配家属的事务(27节)。她黎明前就起来,预备当天的食物──在有现代冷藏和便利食物的日子以前,是一种耗费时间的工作──并分派她的女仆日常的工作(15节)。她显然也费心在市场上,到处去买更多由外商运来的有特色食品和现成菜肴,以加添她菜色的兴致和风味(14节)。

正如她在烹调工作上一样,她也勤于制备衣服。她买进原料,羊毛和麻(13节)。羊毛,和用麻制成的细麻(22节),是织成布匹常用的原料(伯卅一19-20;赛十九9)。律法禁止人在同一件衣裳中把它们混合在一起(申廿二11),或许因为一样是天然的产品,而另一样则是人工制成的。然后她着手纺线(19节),并且织布。‘捻线竿’(如果这是暗晦难解的希伯来文字眼所指的意思的话)是支佁纤维的竿,在纺线的时候绕着纺锤旋转的。十三节‘甘心’这个字,表达她从她精巧手艺而来的‘愉快’。藉着她的殷勤和技巧,她和她一家人都穿着最好的衣服,而且在寒冷时得到充分的保暖(21-22节)。用朱红色或紫色染的布料做成的衣服,是适于给帝王穿的衣服,因此是特别高贵和富有的表记(士八26;撒下一24;耶四30;十9)。

这个贤妻不但是非常忙碌的主妇;也是一个精明而富于创业精神的生意人。在给家人提供衣着的同时,她还与商家做服装的生意(24节)。用卖得之钱(‘她……用手所得之利’,16节),从所有角度小心考虑这宗交易。她买了一块田地,并用作葡萄园栽种葡萄。她能在男人的世界坚持自己的立场,而且知道怎样讲价,讲好这一宗难定的买卖。然而她对这宗交易并不是硬心肠的。她对穷乏人和困苦人是仁慈而慷慨好施的(20节)。她的生活虽然忙碌,却未忽略教导自己儿女的责任(见四1-9的注释──治家智慧{\LinkToBook:TopicID=123,Name=治家智慧(四1-9};而且她的邻居发现她乐意聆听人倾诉,是智慧的顾问(26节)。

蒙赐这样一个妇人,丈夫和儿女都称赞她便不足为奇了(28节),而且她的丈夫对她有这样完全的信任:即他的财富和他的声誉在她手中是安全的(11-12节;请比较23节)。称赞不过是她应得的(31节)。这个贤妻的殷勤、生意眼、可靠、和仁慈的秘诀何在?根据三十节,那就是在她‘敬畏耶和华’。

(二)

这段经文使我们洞察妇女在以色列人家庭中的地位。要注意,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主妇。她非常确定是属‘上流社会的’。她管理一个大家庭,而且有女仆帮助她;她和她的家属都穿最好的衣服;她有钱投资,而且她的丈夫在小区中享有卓越的地位。因此在这篇描写中,虽然有那些‘平常的’要点应该吸引任何主妇──最重要的她‘敬畏耶和华’──从整体来看,它并不能被理解为以色列理想主妇的一种蓝图,给男人们用来衡量他们的妻子,或是给他们的妻子设法依此标准去生活。当然,更加不能理解为我们自己西方社会理想主妇的蓝图了。从我们现代的观点来说,因完全没有提到这位贤妻与她丈夫之间的关系,而又单从她提高她丈夫的尊荣和管理家事的意义去看,都易于令我们感到惊异。――《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