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篇 智慧人的箴言

一、人物的类型

愚蒙人

十四章十五节

愚蒙人是话都信;通达人步步谨慎。

廿二章三节

通达人见祸藏躲;愚蒙人前往受害。

廿七章十二节

通达人见祸藏躲;愚蒙人前往受害。

十四章十八节

愚蒙人得愚昧为产业;通达人得知识为冠冕。

这些箴言,使人忆起这卷书开头给人的印象:愚人(或愚蒙人、愚昧人)极其需要智慧之道的训诲(一4)。这样我们便看见言及的愚人指没有生活经验的年轻人,他对世人的手段和诡计缺乏认识,容易受别人的影响和操纵,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所以他成了愚昧夫人招手招呼的最佳候选人(九16)。我们在这里发现两个理由,显示愚人为什么在这个女士出现之处,成了这样容易猎取的猎物:

(甲)他容易接受人告诉他为‘福音真理’(十四15)的话。他从不会想起要停下来自问一下,这个人或这个女人是否可信任的人,或细心衡量一下他们所说的;或者去为自己寻出那些事实的究竟。简言之,他并没有学会为自己想一想。让别人去为我们思想,总是比我们自己去思想容易,引致麻烦亦少得多,我们听到我们想听的,尤其引人动心。我们这样行对自己就有危险,往往对别人也有危险。一听见人说某人愚昧就相信,这在教会内外已造成太多伤害,产生太多不幸。煽动人者、诽谤人者、喜闲话是非者,都任凭我们轻信而不会可怜我们。

第二行把愚蒙人的轻信与通达人的慎重作对比。在这里的要点可能是:通达人在行经人生道路时,总保持机警,小心注视前面的路;或更明确的说,他非常留神任何人告诉他的话,看那话引向何处。新英文译本采用两不兼容的译法,增强了这个对比:‘愚蒙人相信他听到的每一句话;聪明人明白证据的必要。’

(乙)他一点也不知道自己暴露于致命的危险之中,而那些危险必毁灭他,使他无法逃避(廿二3;廿七12)。到处都标贴了显示有危险的标志,但他得意忘形地不予理会一直向前冲,误解他的迟钝为威风。今天最显著的这一类人也许是那涉足于毒品的年轻人。另一方面,通达人不但有‘小心行动’的智慧,他也有智慧知道何时要胆怯,为宝贵的生命逃跑,把自己隐藏起来。

愚蒙人的轻信和自显威风,混成一种使他易醉的鸡尾酒,他发现愚昧这样容易到手,是不足为奇的(十四18)。在第七章他与荡妇相遇的故事,正是要强调那是何等轻易,而且这个故事读起来几乎就像这些言论的注释一般。在那里年轻人穿过街道向她的家走去,不注意那些危险的记号,相信从她口中吐露的每一句甜言蜜语,与她一同离去──并因此受苦。他成了愚顽人(十四18)。但愚昧夫人对愚蒙人并不能全凭她自己的主意而行;因为智慧女士也招手招呼他,向他提供她的救生命和赐生命的忠告(一22-23;八5;九4-6)。因此面对愚蒙人的问题是:他要留意谁的声音,智慧女士的、或是愚昧夫人的呢?虽然箴言里面的话特别对年轻人而讲,却是我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曾超越的问题。――《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