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愚妄人的印记(Ⅱ)

十三章十六节

凡通达人都凭知识行事;愚昧人张扬自己的愚昧。

十二章廿三节

通达人隐藏知识;愚昧人的心彰显愚昧。

十七章廿八节

愚昧人若静默不言也可算为智慧;闭口不说也可算为聪明。

廿六章七节

瘸子的脚空存无用;箴言在愚昧人的口中也是如此。

廿六章九节

箴言在愚昧人的口中,好像荆棘刺入醉汉的手。

十五章二节

智能人的舌善发知识,愚昧人的口吐出愚昧。

十五章七节

智能人的嘴播扬知识;愚昧人的心并不如此。

廿四章七节

智慧极高,非愚昧人所能及,所以在城门内不敢开口。

廿九章十一节

愚妄人怒气全发;智慧人忍气含怒。

十二章十六节

愚妄人的恼怒立时显露;通达人能忍辱藏羞。

二十章十六节

谁为生人作保,就拿谁的衣服;谁为外人作保,谁就要承当。

二十章三节

远离纷争是人的尊荣;愚妄人都爱争闹。

十四章十六节

智慧人惧怕,就远离恶事;愚妄人却狂傲自恃。

十三章十九节

所欲的成就,心觉甘甜;远离恶事,为愚昧人所憎恶。

十章廿三节

愚妄人以行恶为戏耍;明哲人却以智慧为乐。

十五章廿一节

无知的人以愚妄为乐;聪明的人按正直而行。

十四章廿四节

智慧人的财为自己的冠冕;愚妄人的愚昧终是愚昧。

十四章八节

通达人的智慧在乎明白己道;愚昧人的愚妄乃是诡诈(或作自叹)。

十四章十二节

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

十六章廿五节

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亡之路。

(译按:上列经文,除了最后两处以外,在廿四7,十三19,十四8,十四12,十六25之‘愚妄人’,中文本均作‘愚昧人’或‘愚昧’,其余均作‘愚昧人’。)

(二)

在智慧学校外面,愚妄人立即表明出是用什么材料做的。他所说所作的一切都鼓吹他的愚妄,他抓住每一个机会以愚妄自夸──与通达人适得其反,通达人知道有时候要说要行,有时候又要退隐、缄默(十三16;十二23)。

(甲)他的话语。‘愚昧人默不作声就是美德’。默不作声也是智慧人的美德(十七27)。所以默不作声的愚妄人与智慧人很少能加以分别。只要愚妄人保持缄默,有时智慧地点点头,他便能享受那给予有正确判断力、寡言之智慧人的尊敬(十七28)。如果愚妄人在课室中罕有的留神的瞬间偶获这智慧的珍珠,我们不应抱太大希望,以为他会缄口不说。他不可能想象缄默适用于他。无论如何,他有一种癖好,喜欢拾人牙慧,并在所有不适当的时间、地点,把它们抛出去。他以为他能说出精简的话便非常聪明了,但那些话总是达不到预期效果(廿六7),一点儿冲击力也没有(廿六9)。即使愚妄人说出一些智能的话,总因时间不对而失去意义。

更典型地,愚妄人说的话明显是愚蠢或怀着恶意的,就像涌流的泉水倾泻出来(十五2)。那些话语从他的‘心’奔涌而出(十五7)。他的言语泄露他的心和人格没有价值。即使说好话,也是说得太多(见十三3;十八7),不先想一想或听一听就信口开河(见十八13);然而要是说坏话,那诽谤等等坏话就轻易从他口中溜出来了(见十18;二十19)。

廿四章七节的言论说,事实上有时愚妄人保持缄默。‘城门’,是长老考虑并决定影响小区事情、问题的地方。对这些讨论作出明智的贡献,是超乎愚妄人的能力,而且他知道无人会留心听他所说的。因此他自缄其口。传道经的哲人联想到愚妄人可能保持安静的时候:‘有人保持缄默,因为他无话可答,然而另一人保持缄默,因为他知道何时发言’(二十6)。

(乙)他的行为。愚妄人除了因他所说的暴露其愚妄之外,他也往往因极轻微的激怒原因(十二16)而爆发怒气(廿九11),并因性急向人挑衅且互殴(二十3──见暴躁之人{\LinkToBook:TopicID=142,Name=暴躁之人}这个题目的内文)──而显露出自己真面目。

其后的几个言论给人最黑暗的印象。虽然智慧人谨慎自己的行为,而且避免做任何伤人损人的事;愚妄人却行为轻率毫无抑制不顾一切,不理自己使别人所受的损害和伤害(十四16)。‘轻率’与一章卅三节译作‘安然’以及十四章廿六节译作‘倚靠’那个字是同一字根(译按:十四16之‘轻率无抑制’,中文本作‘狂傲自恃’)。他的不顾一切加上他对自己才能极大的自信,总是以高人一等出现。他应该以任何其它途径立身处世,这种想法他不能想象,实际上极其嫌恶(十三19);因为他认为那样会损害他的戏耍(十23),并使生活变成非常单调(十五21)。不用说他是‘无知’的。提及智慧人行走的人生道路是正直的道路(十五21──所以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见十23),便使人联想起箴言头一大段自始至终发挥的‘两条道路’这个主题(尤其是四10-19的注释──两条道路{\LinkToBook:TopicID=124,Name=兩條道路(四10-27})。愚妄人终于发现自己在坏人和恶人批中,他们行走引至死亡的又黑又滑的道路。

十四章廿四节希伯来原文第二行作‘愚妄人的愚妄,终是愚妄’,这话说得并不使人觉得可怕。标准修订本把希伯来文稍微修改(译按:比照第一行的‘冠冕’),用‘花冠’代替‘愚妄’。愚妄给愚妄人的一切努力加上冠冕,并且‘装饰’他的人生像把一个花环戴在他头上(请比较一9)。麻烦在于愚妄人以为他的花冠很合适,而且傲然拿它来炫耀。但是‘愚妄人的愚妄是欺骗人的’(十四8),受欺骗最甚的还是他们自己。他迟早会发现他到处炫耀的是另一种花冠(十四12;十六25)。

(三)

详述愚妄人印记的箴言,大抵都用概括的词语论到他。那些词语包括愚妄人许多类别和级别。在一极端愚妄人只是有太多的话要为自己说、令人烦扰的人;在另一极端愚妄人则是彻底邪恶、的确危险的人。其它品格的类型,我们会集中于一种或另一种愚妄人及愚妄之种种,不过愚妄人现在将以不同名称来描述。有两件事是不论什么肤色的愚妄人所共有的,它们非常清晰地浮现于这些箴言中:(1不愿意学习──不论是正式教导(十七16),管教(十七10),劝戒(十二15),或他自己的经验(廿六11),不论如何严厉(廿七22),都不愿意有所学习;以及(2缺乏自制──不论他们所说的(十五2),他们如何反应(十二16),或他们所作的(十四16),都缺乏自制。愚妄人无论在何处被发现,的确有主要印记,那是所以使他真正成了愚妄人的因素,智慧人如果不小心的话,也是能立即使他们成为愚妄人的那种东西。――《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