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下次你遇见愚妄人……

廿七章三节

石头重,沙土沉,愚妄人的恼怒比这两样更重。

十七章十二节

宁可遇见丢崽子的母熊,不可遇见正行愚妄的愚昧人。

廿三章九节

你不要说话给愚昧人听,因他必藐视你智慧的言语。

廿六章四节

不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话回答他,恐怕你与他一样。

廿六章五节

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话回答他,免得他自以为有智慧。

廿九章九节

智慧人与愚妄人相争,或怒或笑,总不能使他止息。

廿六章六节

藉愚昧人手寄信的,是砍断自己的脚,自受(原文作喝)损害。

廿六章十节

雇愚昧人的,与雇过路人的,就像射伤众人的弓箭手。

十四章七节

到愚昧人面前,不见他嘴中有知识。

十三章二十节

与智慧人同行的,必得智慧;和愚昧人作伴的,必受亏损。

廿六章一节

夏天落雪,收割时下雨,都不相宜;愚昧人得尊荣也是如此。

廿六章八节

将尊荣给愚昧人的,好像人把石子包在机弦里。

(译按:上引经文除了廿七3和廿九9的‘愚妄人’以及十七12、廿六4与廿六5的‘愚妄’以外,其余经文中的‘愚妄人’,中文本均作‘愚昧人’。)

愚妄人因他不负责和无自制的恼怒,易彻底引起纠纷和令人吃不消(廿七3)。举起一块大石头或一个大沙包周围走动,都比忍耐他要轻省。人遇见正行愚妄的愚妄人的确不幸(十七12)。他比一头狂怒的熊更加危险,更难抑制(请比较撒下十七8;何十三8)。但无论如何,由于人遇见愚妄人比遇见熊更加可能,哲人传递一些劝戒的话,就是最好怎样对待他:

(甲)保持缄默!(廿三9)。‘说话给……听〔按字义是‘耳活式f’这措辞含有直接对愚妄人讲的意思,而不是他偶然听到时讲的。哲人的忠告背后,包含设法供愚妄人操练的智慧,乃积累多年的经验。只因他拒绝学习智慧言语或从中获益,便给他机会把双唇呶起,在他的愚妄中证实自己是愚妄人。有关耶稣不要把珍珠丢在猪前的言论,表明了类似的要点(太七6)。有时候最好任凭愚妄人独自去学习行那条难行的路。

(乙)留心你怎样回答他!(廿六45)。拉比为这两节之间明显的矛盾所困扰,不愿接受箴言为圣卷。他们以第四节指属世的事、并以第五节指属灵的事来解决这个难题。但它们之间的矛盾便没有比格言‘慎思而后行’与‘迟疑则失之交臂’之间的更甚了。哪一样最好呢?答案是清楚的:一切要看情形而定!知道最好怎样回答愚妄人需要机巧。你保持缄默么?若不保持,可能很快便发现自己与他在同样的水平上说话,使自己成了愚妄人(廿六4)。另一方面,你若不毫无拘束的地说出自己的意见,愚妄人的自负便无人加以抑制;更糟的是:他可能因此给别人和他自己留下深刻印象,认为他有可矜夸的智慧。愚妄人无论何时开口,智慧人便处于进退维谷之境,正如使徒保罗灵敏地知道的(见林后十二1-11)。知道哪一种做法,缄默或申斥,会在当时的情况造成最少的损害,乃是智慧和正确判断的考验。

(丙)勿与他争论!(廿九9)。这言论特别涉及在法庭解决的争论(见新英文译本),并说,与愚妄人涉及诉讼,往往是麻烦多于价值,而且很少能圆满解决的。就大体而论,这在辩论上同样真实。愚妄人不能平心静气讨论和辩论。他不会听从理由,也不会被论据说服。相反地,他不是控制不住发怒,便是在庭外嘲笑你的观点。因此与愚妄人争论,除了使所有有关的人忿忿不平以外,不会有结论也不会有所得。

(丁)不可依赖他为你做任何事!(廿六6;廿六10)。请求愚妄人为你做一件事,准要知道事情一定做不好。至于在进行中他会导致的麻烦,……就别说了!打发愚妄人给你带信,非但不能借助其脚力,你反而等于砍了你自己的脚(廿六6);你给他一样工作做,你可能也像用你的弓和箭去乱冲一般(廿六10)。至少,这是标准修订本对这言论的了解。希伯来经文是绝不可能的。其困难的尺度可以比较钦定本的译法便能看出来:‘作成万事的伟大神惩罚愚妄人,也惩罚违犯者’。但在经文中没有一个人是代表‘神’的。译作‘伟大’(希伯来文为rav)的那个字在约伯记十六章十三节和耶利米书五十章廿九节是‘弓箭手’的意思,现代大多数版本都这样翻译(新英文译本,新国际译本,耶路撒冷译本;但现代英文译本则译作‘雇主’);它们在细节上虽然不同,大多数也都同意这是一句关于雇用愚妄人愚妄的谚语。

(戊)避免与他作伴!(十四7;十三20)。愚妄人很慷慨与他的友人分享他的愚妄,以色列哲人确信,与他作伴,是变成像他一样的人最快的方法。因此他们再三警告我们要留意我们与谁为同伴(例如,廿二24-25;廿三20;廿八7;请比较林前十五33)。与愚妄人为伍,既不能藉着言语、也不能藉着榜样学到智慧。愚妄人能教的唯一智慧的功课,是在他遭受不幸时(请比较十九25)。但他的同伴会发现,他们自己成了实物教材的一部分!

(己)不可尊荣他!(廿六1;廿六8)这两部表明人想把尊荣赐予愚妄人,擢升他担任小区中负公众责任的某种职位。愚妄人既不配受这样的尊荣,他们也不能负责任地尽他们在公众的职责。因此用这种方法(或任何其它方法)去尊荣愚妄人,是曲解合时合宜的事,就像夏天降雪或收割时下雨一般(就是从三月至十月那漫长而又干燥的季节);那就像大·要对抗歌利亚,而又不知道怎样把石子适当地套在机弦的折缝中一样可笑。今日的英雄崇拜,有些便落在同样的判决下。――《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