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暴躁之人

十七章廿七节

寡少言语的,有知识;性情温良的,有聪明。

十四章十七节

轻易发怒的,行事愚妄;设立诡计的,被人恨恶。

十四章廿七节

敬畏耶和华就是生命的泉源,可以使人离开死亡的网罗。

廿九章廿二节

好气的人挑起争端;暴怒的人多多犯罪。

十五章十八节

暴怒的人挑启争端;忍怒的人止息纷争。

十九章十一节

人有见识就不轻易发怒;宽恕人的过失便是自己的荣耀。

十九章十九节

暴怒的人必受刑罚;你若救他,必须再救。

十四章三十节

心中安静是肉体的生命;嫉妒是骨中的朽烂。

廿五章廿八节

人不制伏自己的心,好像毁坏的城邑没有墙垣。

十六章卅二节

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

廿二章廿四节

好生气的人,不可与他结交;暴怒的人,不可与他往来。

廿二章廿五节

恐怕你效法他的行为,自己就陷在网罗里。

十五章一节

回答柔和,使怒消退;言语暴戾,触动怒气。

三十章卅二节

你若行事愚顽,自高自傲,或是怀了恶念,就当用手摀口。

三十章卅三节

摇牛奶必成奶油;扭鼻子必出血。照样,激动怒气必起争端。

廿七章四节

忿怒为残忍,怒气为狂澜,惟有嫉妒,谁能敌得住呢?

这个人像个导火线很短的炸弹。他按字义是‘发热的人’(‘性情暴躁的人’,十五18)。这个‘热’字是个强烈的字。它是用来指蛇的‘毒气’(诗五十八4)和酒的‘烈性’(何七5)的字。他也是‘短鼻’的人(‘易怒’,十四17)。在希伯来文这一个字有‘鼻子’和‘怒气’双重的意义。它们之间共同的连系或许是‘喷鼻息〔带怒气〕’吧。在三十章卅五节有这两种意义的双关语。与暴躁之人相对的是头脑‘冷静’的人(十七27。译按:中文本作‘性情温良’。‘冷静’一字另译作‘凉或凉爽等’)──既‘凉爽’且易于令人爽快,就像水解除旅客的干渴一般(廿五25)──而且是‘长鼻’(‘不轻易发怒’,十四29)的人。这是知道怎样抑制自己脾气和口舌的人。

在这些箴言中引伸的暴躁之人与头脑冷静的人之间的对比,也是埃及人智慧教训一个标准的题目。在那里理想的人物被描述为‘冷静’或‘沉静的人’:这种人保持他的冷静,在他一切所说所行都显示有纪律的约束。那与他相反的人是‘冲动的人’,缺乏自制,是失礼、分裂、毁谤人的。论到这两种人,埃及哲人所持的思想,认为沉静、自制的人,会享受生命、顺利、健康,然而冲动的人会陷于不幸的结局。阿曼尼摩比之训诲把这两种类型的人及其各别命运加以比较,所用辞语颇引人注目,使人联想起诗篇第一篇和耶利米书十七章五至八节所说义人与恶人之间的对比:

至于冲动的人……

他像一棵树生长在旷野。

过了一瞬间它的叶子没有了,

它伸展的极处在船坞;

〔或〕漂到远离它本处的地方,

火焰是它葬礼时穿的尸衣。

〔但〕真正沉静的人保持自己与人的距离。

他像一棵树生长在园中。

它长得茂盛并有双倍的出产;

它〔矗立〕在它主人面前。

它的果实甘甜;

它的荫下令人愉快;

它伸展的目的地在花园里。

就我们所知,埃及哲人关注训练国家的高级官员和公仆担任治理事务,在那里不论受到什么刺激,时时保持冷静和清楚的头脑是绝对必要的。或许由以色列哲人所提供的箴言,有些原来同样要作为国家事务中任高位者的忠告。一个人掌管的权力愈大,他的忿怒造成的破坏就会更大,他更加需要有冷静的头脑。我们无论往何处看,暴躁之人并不在少数,这些箴言便同样有广大用途。

(二)

我们已经看见愚妄人的印记之一,是他的怒气容易发作且完全不能控制(见十二16;廿九11)。所以暴躁之人是他的近亲。这里对这种人作了若干深刻的观察:

(甲)他行事愚妄(十四17;十四29)。他怒气发作时,一定表现愚妄。他的怒气蒙蔽了他的判断,掠夺了他一切洞见,因此他反应与行事都不符合当时情况应有的做法,轻举妄动,完全无法预测,往往非常可怕,那些做法在他心情比较平静时他自己大概会后悔的。是那抑制自己脾气的人,才能清楚地思想并理性地行事。他对当时的情况能作良久而又冷静的观察,明智地加以衡量,不容许自己被激怒急忙去说或做任何事。

(乙)他引起纷争(廿九22;十五18;十九11)。如果要有两个人才能发生争吵,暴躁之人独自一个便足以产生争吵的热度,绰绰有余。只须一个人就能引起众怒。我们都记得有理性的讨论,只因有人发怒便变成一场g战。不幸,这样的事发生在教会事务的会议上,并非不为人所知。十九章十一节的言论,触着暴躁之人的“要害”之一:他立即动怒(请比较十二16)。稍微刺着他的自尊,他就会骤然震怒,并用辱g或暴力反击。一旦他冷静下来,他仍然会对惹他生气的人心怀压抑的怨恨。容易发怒的人,通常也容易不饶恕人。与他作风相反的人,则量度大得多,对猛烈的攻击才敏感;甚至被过分冒犯时,他仍有良知和道德的勇气,保持镇静,肯饶恕并忘记。

(丙)他积重难返(十九19)。暴躁之人常常使自己陷入困境中,情况足以说明自己的做法是错误的。但他既然是愚妄人,就学不会这个教训。这言论表明的要点是:把他从困境中保释出来是有反效果的;因为那样只会鼓励他以为自己总有办法逃避惩罚,结果使他每下愈况。

(丁)他并不健康(十四30)。暴躁之人不但是不宜结交的人(廿二24-25),他自己的健康也是不会太好的。‘愤懑’(译按:中文本作‘嫉妒’)是代表使人‘激动’的相当普遍的字眼,它包含嫉恨、嫉妒(六34;廿七4)与忿怒。精神状态和情绪对一个人健康的影响如何,在这里以色列哲人显示出他们精微的洞察(请比较三8)。

(戊)他不能保·自己(廿五28;十六32)。廿五章廿八节的言论,说到缺乏一般的自制,不过它在十六章卅二节的同类经文中则特别说到忿怒。无纪律的人就像城墙已被夷为平地的城。他无法抗拒从里面而来的愤懑的破坏力量,也不能抵挡从外面而来的试探。诚然他已被打败,如那城散布于废墟之中。另一言论则说明与他作风相反的人的情形。经文承认自制对一个人而言来得不易──不会比取城容易和轻省。但他打的是一场更重大的仗,他的胜利应得到更佳的奖章。

(三)

在上引最后三处的言论中,哲人传递若干实用的忠告:(1)无论作何牺牲都要避免与暴躁之人交友。他的忿怒是易传染的,而且会致命(廿二24-25)。阿曼尼摩比之训诲传递同样智慧的忠告:‘不可与好生气的人结交,也不可为了谈话而拜访他’;(2)你若发现自己与暴躁之人相遇,尝试使用柔和的言语(十五1)──这种言语往往有效;(3)最重要的,要确定你自己不是嫌疑犯(三十32-33)。最后的言论,警告人不可耽溺于那惹人生气的傲慢和不当行为。哲人说,最好加以压抑(‘当用手摀口’)而不可激动;因为你只会引起争执,而且可能挨揍。

怒气一旦发作,何处可止便不得而知了。那才是怒气真正的危险。古时关于西缅和利未受审判的言论是可怖的(创四十九5-7;请比较卅四章)。耶稣谴责动怒,认为等于引致谋杀(太五21-22)。有时“义怒”确实是证明为十分正当的。例如,我们可能想到大·听了拿单所设的比喻而起的忿怒(撒下十二5-6)。有正义感的人对像这故事中那样无情的人,怎能不勃然大怒呢?但圣经中无一处向我们推荐忿怒在任何情况下为合乎需要的反应。以弗所书四章廿六节并不推荐怒气,反而警告人要小心。甚至义怒可能蒙蔽判断,引致后来可能要后悔的冲动行动。大·的实例便多么容易显示义怒竟可能是假冒为善和错用的。义怒有时可以证明是正当的,但它决不能补偿所带来的恶果。――《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