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骄傲人

三十章十三节

有一宗人,眼目何其高傲,眼皮也是高举。

十六章十八节

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

十一章二节

骄傲来,羞耻也来;谦逊人却有智慧。

廿九章廿三节

人的高傲必使他卑下;心里谦逊的,必得尊荣。

十八章十二节

败坏之先,人心骄傲;尊荣以前,必有谦卑。

廿一章四节

恶人发达(发达原文作灯),眼高心傲,这乃是罪。

十六章五节

凡心里骄傲的,为耶和华所憎恶;虽然连手,他必不免受罚。

十五章卅三节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训诲;尊荣以前,必有谦卑。

廿二章四节

敬畏耶和华心存谦卑,就得富有、尊荣、生命为赏赐。

(一)

‘有一宗人,眼目何其高傲,眼皮也是高举!’(三十13)。前面已经明示:这一宗人是智慧所恨恶(八13),为神所憎恶的(六16-17)。这些箴言从两个对应的观点去看骄傲:视之为愚妄,并视之为罪恶。

(甲)骄傲的愚妄。十六章十八节把骄傲概括起来说:‘骄傲在……跌倒之前’。‘骄傲’和‘狂’这两个词,来自其基本意义为‘要高高的举起来’的字根。简言之:骄傲的人认为,他比别人略胜一筹。他也不变地鄙视他认为略逊他一筹的人。骄傲与藐视并肩而行,彼此互相扶持。‘法利赛人’时常感谢神,因他不像别的人有更高才能,赚更多钱,握有更大权力,完成更大成就或不论什么。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他的自负,与他实际成就的或能成就的,根本不成比例。他对他自己的价值与重要性妄自夸大,愚妄地期望别人像他那样,想到他自己是多么了不起。但他是在每下愈况的过程中,必定会招致十分应得的耻辱(十一2)。因为骄傲确实比野心更过分地夸张自己;迟早这膨胀的气泡必定爆炸──正如莎士比亚笔下的吴尔斯(Wolsey)痛苦地发觉的:

……我曾冒险,

像那些靠充气囊袋游泳的任性男童,

许多夏天都浮现于壮观的海上,

但超过我所能涉及的深度,我趾高气扬的骄傲

终于在我下面粉碎,并离我而去,

疲倦而长久的挣扎,任由一股猛烈的

水流摆布,它必然永远把我覆盖。

(乙)骄傲的罪。廿一章四节第一和第二行之间的关系,是不分明的。如果‘灯’(译按:见中文本小字)是对的话(钦定本作‘耕种’),它可能是幸福(十三9)或指导行为(六23)的象征。因此这言论可能谴责那或是自满或是自私自利的骄傲是罪。新英文译本不满意希伯来原文,建议变作‘眼高心傲──这些罪把恶人显明出来’。骄傲的罪在十六章五节加以强调:它是神所憎恶的;而且骄傲的人必不免受罚。译作‘必定’的希伯来文词组,是饶有意味的。它按字义是‘手连手’的意思──彷佛神已经说过,‘在这里我的手指着它〔即骄傲──译按〕’,而且保证了这对比(请比较十一21)。

旧约,自始至终都给人首先看见骄傲是背逆神的罪。最饶意味的是:那些表示人之骄傲的希伯来文字眼,也是表示神的赞扬和威严的字眼。例如,十六章十八节‘骄傲’这个字与在出埃及记十五章七节,以赛亚书二章十节,廿四章十四节,弥迦书五章四节,以及其它章节中译作‘威严’的字是同一个字。那‘极点’唯独属于神。在人的骄傲与神圣的威严之间,有一种利益的冲突。骄傲自大的人和国家,不论他们知道或不知道,他们正在为自己僭窃那合法属于创造主神、而不属于受造者的东西。在最后的分析中,人骄傲的顶点,并不是极度愚妄地假定自己比其它人类略胜一筹,而是它有罪地假定自己比神更胜一筹。那是骄傲和最终极的罪的本质。

这是先知书许多章节中所强调的话。请特别注意以西结书廿八章,那里用神话的言辞描述历史上那个推罗王的骄傲和受的刑罚。这段描述,以他作为每一世代和每一种骄傲的代表。请也参阅以赛亚书十章十二至十四节、四十七章、耶利米书五十章廿九至卅二节,阿摩司书六章八节,俄巴底亚书三、四节,西番雅书三章十一至十三节。在这些章节中,视骄傲为各种各样邪恶之根。但骄傲无须时常公然叛逆并滋生不法的。因为人把神贬谪至人类舞台的边线,视为与他们怎样过生活最无关联的一环就够了。先知对神刑罚人的骄傲最典型的声明,见于以赛亚书二章六至廿二节,而且它们是我们的世代要认真留意的话(12-17节):

必有万军耶和华降罚的一个日子,要临到骄傲狂妄的,一切自高的,都必降为卑。又临到利巴嫩高大的香柏树,和巴珊的橡树。又临到一切高山的峻岭,又临到高台,和坚固城墙。又临到他施的船只,并一切可爱的美物。骄傲的必屈膝,狂妄的必降卑。在那日,惟独耶和华被尊崇。

(二)

我们发现与对骄傲的谴责相提并论的,是对谦卑的称赞。谦卑在我们要竞争的社会并不认为有很高的价值,被视为懦弱的一种表记,而不认为是品格的力量,几乎被视为是公开邀请那些有野心的人在人生中力争上游的踏脚石。以色列哲人洞察力敏锐得多,却采取一种不同的见解。依他们看,谦卑就是智能的记号(十一2),正如骄傲是愚妄的记号一般。他们非常尊重谦卑、谦逊的人,他安静地去做他的事,知道自己的限制,并不盲目向前力冲寻求自我发展。哲人察看世事时,在四点上看出谦卑人是智慧人:(1)他是受教的(见亵慢人{\LinkToBook:TopicID=143,Name=褻慢人}这个题目的内文),(2)他规避不必要的争论和争端(再看亵慢人{\LinkToBook:TopicID=143,Name=褻慢人}这题目的内文),(3)他不落入自命不凡的网罗中──他没有膨胀的气泡要爆裂,而且无需怕自己会跌倒(十一2);以及(4)他行走安全而又稳当的路,向着持久的尊荣和进步前进,基于认识他自己真正的价值而不是自命不凡。哲人目睹这制订出的一个方法,在王面前实践了出来(见廿五6-7关于智慧的朝臣{\LinkToBook:TopicID=189,Name=智慧的朝臣}的注释)。这要点在廿九章廿三节中用希伯来文一个双关字加以强调,这个字幸而在翻译时保存下来了:骄傲的人必降为low),然而卑微的人the lowly)(译按:中文本译作‘心里谦逊的’)必得尊荣。

但谦卑不单被智慧嘉许,而且赢得众人的恩宠;更重要地,它也被神嘉许而赢得祂的恩宠(见三34)。在十一章二节的‘谦逊’是个罕见的字眼,在别处只见于弥迦书六章八节,这一节概括神对人的要求,要人‘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谦卑是众人在神面前正确的态度。因此十五章卅三节与廿二章四节,同敬畏耶和华非常密切地连结起来,它是谦卑的真正来源和泉源。在神面前谦卑而行的人,必不会在众人面前骄傲而行(彼前5-6)。――《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