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懒惰人

廿六章十四节

门在枢纽转动,懒惰人在床上也是如此。

廿六章十三节

懒惰人说:道上有猛狮,街上有壮狮。

廿二章十三节

懒惰人说:外头有狮子;我在街上就必被杀。

十九章廿四节

懒惰人放手在盘子里,就是向口撤回,他也不肯。

廿六章十五节

懒惰人放手在盘子里,就是向口撤回也以为劳乏。

十章廿六节

懒惰人叫差他的人,如醋倒牙,如烟熏目。

十三章四节

懒惰人羡慕,却无所得;殷勤人必得丰裕。

十六章廿六节

劳力人的胃口使他劳力,因为他的口腹催逼他。

廿一章廿五节

懒惰人的心愿将他杀害,因为他手不肯做工。

二十章四节

懒惰人因冬寒不肯耕种,到收割的时候,他必讨饭而无所得。

十二章廿七节

懒惰的人不烤打猎所得的;殷勤的人却得宝贵的财物。

廿六章十六节

懒惰人看自己比七个善于应对的人更有智慧。

十九章十五节

懒惰使人沉睡;懈怠的人必受饥饿。

十二章廿四节

殷勤人的手必掌权;懒惰的人必服苦。

十五章十九节

懒惰人的道像荆棘的篱笆;正直人的路是平坦的大道。

十八章九节

做工懈怠的,与浪费人为弟兄。

二十章十三节

不要贪睡,免致贫穷;眼要睁开,你就吃饱。

廿四章三十节

我经过懒惰人的田地、无知人的葡萄园,

廿四章卅一节

荆棘长满了地皮,刺草遮盖了田面,石墙也坍塌了。

廿四章卅二节

我看见就留心思想;我看着就领了训诲。

廿四章卅三节

再睡片时,打盹片时,抱着手躺卧片时,

廿四章卅四节

你的贫穷就必如强盗速来,你的缺乏彷佛拿兵器的人来到。

六章六节

懒惰人哪,你去察看蚂蚁的动作就可得智慧。

六章七节

蚂蚁没有元帅,没有官长,没有君王,

六章八节

尚且在夏天预备食物,在收割时聚敛粮食。

六章九节

懒惰人哪,你要睡到几时呢?你何时睡醒呢?

六章十节

再睡片时,打盹片时,抱着手躺卧片时,

六章十一节

你的贫穷就必如强盗速来,你的缺乏彷佛拿兵器的人来到。

哲人显然乐于对这个懒惰家伙加以嘲弄和讥嘲。他们为他保留了一些上佳幽默和最生动的意象。我们阅读他们的箴言时,会发出会心的微笑。我们今早起床的时候和今天我们怎样消磨我们的时间,我们都要回想一下!

(一)

懒惰人的日子循陈旧常规进行。很自然地从床上开始(廿六14)。那里是他感觉最舒适的地方。他窗外早晨嘈杂的声音吵醒了他,告诉他现在是起床的时候了。但是他如同他床上的‘枢纽’一样,以润滑的动作翻身过来,过一会又翻转过去,再一会又翻转过来──这其间睡眼惺忪地喃喃低语‘再过五分钟,只再睡一会儿’(六9-10;廿四33)。懒惰人在他做任何事以前的五分钟,通常都是冗长的,即使这样,终归要离床的。其后我们发现他已‘病后复元’,纵令不是准确的说法,‘而且能够活动了’,从他的窗户往外望,沉思先一天有什么未了事情和要完全的工作(廿六13;廿二13)。他会指着他行将结束的一天盲目发誓说,他真的曾看见有只狮子!还有什么更佳的理由令人可以留在家里不出去工作呢?他决定既不宜出外,倒可以享受一顿悠闲的大餐。他充满希望的开始:把手放在盘子里(十九24;廿六15),但把食物放进口里却那样令人厌烦,他不是放弃进食(十九24),就是需要稍睡片刻得回他的力气(廿六15)。下午将尽,可能发现这个懒惰人坐在门阶上,注视世人忙于他们的工作。人们若是有差使,他是准备好的。但最好劝告他们,那差使还是他们自己去做要好得多。那样可以使自己省却许多烦恼(十26)。因为懒惰人只会三心两意到处浪费时间,直到他把所要做的事情都忘记了。

这些箴言当然是讽刺懒惰人,以夸张有趣的方式指出懒惰的男女的记号:(1)他们极其怠惰(廿六14);(2)他们有值得注意的才能为自己想出借口,确实相信那些不论多么荒唐的借口(廿六13;廿二13);(3)他们对任何事都不能作出决定性的开始(总是‘再过片时’,六9-10;廿四33);以及(4)一旦开始了,他们却不能认真从事,以竟全功(十九24;廿六15;十26)。

(二)

最特别的事情是:懒惰人完全野心勃勃要在世上作人上人的成功人士;他也比大多数躺在床上梦想怎样成事的人强得多!在十三章四节的那个‘人’字最好译作‘胃口’,正如它在十六章廿六节的情形。在那里它是催逼劳力人劳力的原因,这里它是催逼懒惰人沮丧的原因。他有意愿得到辛勤工作的报偿,但没有意愿辛勤工作。他‘却无所得’。在廿一章廿五节他的‘心愿’可能是留在床上不做什么,或是得到他因此构不着的事物的心愿。不论哪一方面,都置他于死地──纵令不是按字面的意义,即使按其它每一种想象的方式都可能。从懒惰至沮丧最短而又必然的一步,在二十章四节显示出来了。懒惰人在旁闲散地站着,注视别人忙碌耕种他们的田地。但永远是乐观主义者,他竟然在收成的时候在期望得到丰盛的收成。这个人生活在空想的乌托邦领域中!任何懒惰人都是如此,以为自己不工作而应得到任何东西。十二章廿七节的言论,似乎在表明完全一样的要点,不过希伯来原文就不是太清楚:懒惰的猎人必定无所‘获’(标准修订本的译法──或太懒去‘烤’,钦定本,新国际译本的译法);那就是得到劳苦工作的报偿。因此,勤劳是必需的。

懒惰人,是箴言所说自以为智能的那不幸的其中一种人。他要以他懒惰的方式和妄想的智能,与任何知识团体这世界的现实主义对抗,而且证明他是更加智慧的(廿六16)。当然自欺是所有生活在愚妄人乐园中能不受骚扰享受的奢侈品;但真实的世界便没有多少时候见那些愚妄人或懒惰人作幻想了。假如他的滑稽动作有时娱乐别人的话(只要他们无须为任何事靠赖他,十26),同伙不幸的命运就决不是给他耍乐的:他会挨受贫穷和缺乏(十九15;六11;廿四34),丧失自主(十二24),而且一事无成,长久沮丧(十五19)。简言之,他以他的倦怠自毁,正如别人必定被他的暴行毁坏一般(十八9;请比较六11)。在十五章十九节他与‘正直人’之间的对比是预料不到的,暗示懒惰是一种不诚实么?新英文译本仿效希腊文的翻译,反而把它译作‘殷勤人’。

‘殷勤’人是与懒惰人相反的人。这个字按字义是‘锋利,锐利’的意思。他是孜孜不息做他的工作并获得工作报偿的人(十二27),他能为自己和家人丰富的预备(十三4),而且攀登至社会阶梯的顶点(十二24)。即使诚实工作的满足和报偿并没有那样丰富,他依然会辛勤工作,把饥饿拒诸家门之外(十六26)。

(三)

只是对人性认识太彻底了──它爱午睡假寐浅睡,而这代价是错失许多机会──哲人谨慎详细解释这个教训:‘不要贪睡,免致贫穷;眼要睁开,你就吃饱’(二十13)。同样的教训在廿四章三十至卅四节中引伸出来,不过现在用介绍逸事的‘昔时’予以加强,使这要点更加清楚(译按:廿四30‘我经过’,中文本因文体与习惯关系未把‘昔时’‘曾’经过的意思表明出来;七6就有这个‘曾’,见下)。我们发现关于荡妇的教训便用完全一样的方法予以加强(见七6-23)。不过在廿四章三十至卅四节,加强这教训是从观察一人的懒惰所得而来,在六章六至十一节,其加强则是从观察蚂蚁的勤劳所得而来。蚂蚁无须驱迫也无须组织,在为自己的储备上表现出勤劳、纪律、和知见之明。为了有益的策略希腊文七十士译本加添了一段论蜜蜂勤劳的经文:

或者你去察看蜜蜂,并学习牠如何勤劳、热心的从事工作;牠的劳动成果王帝庶人用于健康上,牠为所有人所羡慕所敬重;牠躯体虽然弱小,却是由尊荣的智慧促成的。

我们人类能从观察动物怎样活动而学会智慧,委实不夸大(见三十27-28;伯十二7)。――《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