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酒徒

二十章一节

酒能使人亵慢,浓酒使人喧嚷;凡因酒错误的,就无智慧。

廿三章廿九节

谁有祸患?谁有忧愁?谁有争斗?谁有哀叹(或作怨言)?谁无故受伤?谁眼目红赤?

廿三章三十节

就是那流连饮酒、常去寻找调和酒的人。

廿三章卅一、卅二节

酒发红,在杯中闪烁,你不可观看,虽然下咽舒畅,终久是咬你如蛇,刺你如毒蛇。

廿三章卅三节

你眼必看见异怪的事(或作淫妇);你心必发出乖谬的话。

廿三章卅四节

你必像躺在海中,或像卧在桅杆上。

廿三章卅五节

你必说:人打我,我却未受伤;人鞭打我,我竟不觉得。我几时清醒,我仍去寻酒。

廿三章十九节

我儿,你当听,当存智慧,好在正道上引导你的心。

廿三章二十节

好饮酒的,好吃肉的,不要与他们来往;

廿三章廿一节

因为好酒贪食的,必致贫穷;好睡觉的,必穿破烂衣服。

(一)

二十章一节里简明的言论,为其后篇幅较长的经文定了音调。‘嘲弄者’,是与我们较早所见章节译作‘亵慢人’的同一个字(译按:中文本译法略有不同,‘嘲弄者’作‘使人亵慢’,‘使人喧嚷’原文则作‘高声争论者’)。‘酒’和‘浓酒’的拟人法,是一种生动和诗体的方法说出两者使那过度纵酒的人成为嘲弄者和高声争论者。他在清醒时可能是个安静、不摆架子的人,但在饮料的影响下,他在他周围造成争论和争吵的气氛,使公众受威胁。‘入迷途(译按:中文本作“错误”)’是与五章十九、二十节译作‘恋慕’的同一个字,不过我们认为更恰当的是‘被包裹起来’的意思。它也出现于以赛亚书廿八章七节论醉酒的关联中(译按:中文本作‘东倒西歪’),在那里标准修订本把它译作‘摇晃’。但在二十章一节和以赛亚书这两处地方,大概指被酒包裹起来,全然被酒迷糊的意思(请比较新英文译本的译法)。顺便说一下,在以赛亚书廿八章我们也发现醉酒与亵慢(东倒西歪,摇摇晃晃)相提并论(1-3节,7-8节,14节)。最后一句词组要点,或可能指饮过量的酒是不智慧的,或可能指饮过量的酒使人不智慧地行事。二者都是真确的。酒徒的愚妄是由愚妄调合的。

醉酒的愚妄,在廿三章廿九至卅五节详尽地加以扩展。酒徒这幅写真,极端生动与刻划的功力,只有对荡妇和懒惰人那些描绘可以比拟。懒惰、醉酒、淫荡!它们构成可怖的三重唱,而且往往发现是连结在一起的。藉这三重唱,每一个恰似其它人一样,生命耗尽、逐渐失去活力,并准备好飞扑并攫住未提防它的受害者。以色列哲人肯定这三者同样要提防。

这段经文正中间,警告人不可被杯中物的血红、闪烁及其下咽舒畅令人愉快的滋味催眠了(‘观看’)(31节;见歌七9)。‘闪烁’按字义是‘把它的眼给人’。似乎酒的‘眼’和‘舒畅’,具有荡妇诱人眼色、圆滑言语,令人陶醉、令人迷惑同样的能力(六24-25:然而廿三31的‘舒畅’,来自希伯来文一个不同的字根。更严格说,它是‘立即’下咽的意思)。三者都使人迷惑并给予愉快和享受的应许;但二者都致命地使人迷惑,因为它们每一样在尾部(‘终久’,32节;请比较‘至终’,五4)都有刺。酒的滑过,就像蛇的滑过一样,头向后退并露出尖牙,正准备袭击了。

酒毒的效果,生动地在卅三至卅五节描写出来:(1)可怜的醉酒者陷入梦魇似的昏迷中,并不能直向目标看,也不能直向目标想,他发烧的头脑和紊乱的心思已丧失与现实一切的接触,变成幻想的牺牲品(33节);(2)眩晕的头、要呕吐的胃、和不稳固的腿,甚至把身子依附在一根灯柱上或懒卧在他床上,他觉得自己有如在海中被风浪冲击的船上一般(34节;请比较诗一○七27)。这一节第二句最好译作‘像依附〔或‘躺卧’〕在桅杆顶上的人’(新英文译本的译法),以及(3)他无痛苦的感觉(35节)。这里提及的大概是他醉酒与人争吵打架过程中所挨受的殴打(二十1)。他已被麻醉而无感觉了,甚至对自己惹来的痛苦不那样敏感了。卅九节概括他可怜的状态:他就是那个有忧愁、祸患,哀叹、争斗,被猛打受伤,和眼目模糊的人。不但如此,彷佛这还不够,廿三章廿一节还说,贫穷必然来到。这样看来,这便是尾部的刺。那根最深的刺见于卅五节末了:‘我几时清醒?我仍去寻酒’。这段经文描述的并非只是一晚的醉酒和一早的宿酲。它描述经常饮酒者和酗酒者身体和精神愈来愈衰败的结果。

廿三章十九节,哲人之子的心应向往的‘道’,是智慧之道,要求他有清晰的头脑和稳当的脚步。这里暗示与酒徒之道对比,这酒徒在愚妄的道路上蹒跚而行,因醉变成胡涂的心思想着他下一次的痛饮。这里正如极常见的情形,智慧注意我们与谁为伍的问题(20节)。那在早上独酌的可怜人,极可能在晚上已与他的友人开始豪饮了。

(二)

根据创世记九章二十至廿七节那个古老的故事,挪亚成了最先栽种葡萄的人,而且迅速成了痛快的醉酒者,因而自暴其丑,并成了众子分裂的祸源。从那时开始旧约自始至终都有强烈谴责人酗酒的语气。除了智能人,先知也谴责酒徒。他们的谴责特别针对百姓的首领(见赛五11-12;廿八7;五十六11-12;何四11;七5;摩六6;请比较箴卅一4-5)。另一方面,旧约里面也说到酒为人生中的美物,是神赐给人愉快身心的(创廿七2;士九13;诗一○四15;传十19)。也要注意酒及其用香料调和更强有力的品种能适当地用来作智慧的象征(九25)。以色列哲人强有力的警告,是要人饮酒适度,而不是要人禁酒。传道经精确地概括了他们的观点(卅一25-30):

不可以豪饮为目标,

因为酒已毁灭多人。

火与水证实钢的硬度,

酒照样考验骄傲人争竞的心。

酒像生命之于众人,

你若饮酒适度的话。

生命之于一个滴酒不饮的人将怎样呢?

它为使人快乐而酿造的。

饮酒适时适度

使心欢喜,使灵愉快。

饮酒过量,使灵痛苦,

使人愤怒、绊跌。

醉酒使愚妄人的忿怒变本加厉自害,

使其气力衰退,伤损增加。

新约对放纵保持同样谴责的语调。这里也是教会身为领袖的必须特别小心(提前三3;多一7),然而任何酒徒都必须逐出教会(林前五11-13)。醉酒与属灵盲目形影不离(路廿一34;罗十三11-14),使那人无资格承受神的国(林前六10;加五21)。这里还有另一方面。耶稣在迦拿婚筵上慷慨的供应了美酒(约二1-10),使自己遭受‘贪食好酒的人’的谴责(太十一18-19),并用新酒象征祂的教训(可二22),同时保罗向提摩太推荐饮酒的医疗价值(提前五23)。总之,圣经坦然承认酒的积极价值,也强调它的危险。基督徒在饮酒适度与完全禁饮之间,必须自行决定并要信服他自己的良心(请比较罗十四13-23)。要牢记:当用与滥用之间的界线是非常微小的,而且容易不知不觉地逾越了。――《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