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贪婪人

廿七章二十节

阴间和灭亡永不满足;人的眼目也是如此。

廿八章廿五节

心中贪婪的,挑起争端;倚靠耶和华的,必得丰裕。

廿三章六节

不要吃恶眼人的饭,也不要贪他的美味;

廿三章七节

因为他心怎样思量,他为人就是怎样。他虽对你说,请吃、请喝,他的心却与你相背。

廿三章八节

你所吃的那点食物必吐出来;你所说的甘美言语也必落空。

十一章廿四节

有施散的,却更增添;有吝惜过度的,反致穷乏。

十一章廿五节

好施舍的,必得丰裕;滋润人的,必得滋润。

贪婪的人品格两种特性在这箴言中都特别显露出来:无餍足的欲望,吝啬鬼般讨厌。

(一)

‘亚巴顿’(Abaddon。译按:中文本作‘灭亡’),意义为‘灭亡’,代表阴间一个诗使用的字眼(廿七20;见十五11;伯廿六6;卅一12;诗八十八11)。这里的意象又以阴间为怪物,永不能满足牠吞吃人的胃口(见关于一12的注释──规避不良同伴{\LinkToBook:TopicID=112,Name=規避不良同伴(一8-19)(續)}和那里提及的章节)。这条箴言说,‘人的眼目’就是这样的;贪婪并垂涎他们见到的一切,但永无餍足(请比较传二10;四8)。把人的‘眼目’比作阴间,可能暗示他无餍足的欲望也像阴间一样难以控制;对他们自己并对别人正是同样残酷无情的。这种概括的论述──论到人性,不只是那过度贪婪的人──并非包括无遗,比我们所愿承认的卑鄙得多。我们基督徒读的时候,容易把它当作对我们注重物质的社会一种诠释,而未停下来反省一下它对我们自己的诠释到什么程度。

人常常谈起第十诫‘不可贪恋’(出二十17),是唯一谴责心意中有罪的态度,不是有罪行为的诫命。如果是这样的话,剩下的思想的罪就会很少了。有罪的思想有方法在有罪的行为中结出果子来。当然在以色列智慧人看来,贪恋或贪婪并不是个人的恶行,而是对公众的威胁。正如廿八章廿五节直言明说的,‘心中贪婪的,挑起争端’。他在社会上引起分裂并造成破坏。为要得着能得到的一切(极多他决不能拥有)而有的困恼,像暴躁之人的忿怒(廿九22)或亵慢人的自大(廿二10)一样,是容易泼动的。他是搜括者和阴谋者;无论看到什么就极想得到;而且十分飞扬跋扈,不介意他怎样去得,已准备竭尽全力去得。他极喜爱而又无法获得的东西,他便不得不以鄙视为足了。

雅各问了一个极率直的问题──他问善良基督徒的那种问题不是我们应期望的!──‘你们中间的争战斗殴,是从哪里来的呢?不是从你们百体中战斗之私欲来的么?你们贪恋,还是得不着;你们杀害嫉妒,又斗殴争战,也不能得。’(雅四1-2)这地球上大多数纷争、或战争,都是根源于人的贪婪──不论是在钱财、地位、权力或声望上,那里找不到贪婪,那里便少有争吵或争战了。除此以外,廿八章廿五节那似相矛盾的话暗示:贪婪的盈利便是损失(请比较十一24);因为唯有‘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提前六6)那的确是使人得富足的。

(二)

廿三章六至八节的忠告,给予人较温婉的印象。这里是守财奴罕有的其中一个宴会一幅素描。他设筵宴客,显然一切都显示自己是个慷慨的主人。他热忱地说,‘请吃,请喝’;他的客人也大嚼那些热腾腾的菜肴,并进行热诚的交谈。但他心不在焉。他像个小孩子注视着你给他的巧克力棒咬多大一口,而且极想知道会有多少剩下给他。他正在盘算(‘计算’,7节。译按:中文本作‘思量’),看看他将要破费多少。但守财奴的吝啬和虚伪已毒染了他的菜肴;当他的客人看穿了他时(他们必定会的),他们必定会厌恶地‘吐出来’,而且后悔浪费在他身上的每一句友善的话语。吝啬的人毕生的时间都在盘算,精确算算每一件事令他破费多少。艾略特(Eliot)笔下之普鲁夫乐(Prufrock)说的话,会是适用于他的一句绝妙墓志铭:‘我曾用咖啡茶匙量度我的一生’。所以他慷慨或友善的每一姿态都是虚伪的,而且在他的计算之灰烬中粉碎了。

十一章廿四节那突出的似相矛盾的话听起来很真:吝啬的人结果更穷,慷慨好施的人结果更加富裕(请比较十一25)。这言论想到对金钱的吝啬和慷慨,而且留意到社会上的穷人。保罗论到基督徒的施舍,他这样说:‘少种的少收,多种的多收’(林后九6)。其中包含的原则适用于生活和人一般的关系:正如我们有时说的,我们只得到我们所存入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