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奸人

廿四章八节

设计作恶的,必称为奸人。

十二章二十节

图谋恶事的,心存诡诈;劝人和睦的,便得喜乐。

十二章五节

义人的思念是公平的;恶人的计谋是诡诈的。

十六章三十节

眼目紧合的,图谋乖僻;嘴唇紧闭的,成就邪恶。

十八章一节

与众寡合的,独自寻求心愿,并恼恨一切真智慧。

廿八章五节

坏人不明白公义;惟有寻求耶和华的,无不明白。

廿一章八节

负罪之人的路甚是弯曲,至于清洁的人,他所行的乃是正直。

十三章五节

义人恨恶谎言;恶人有臭名,且致惭愧。

廿一章廿九节

恶人脸无羞耻;正直人行事坚定。

十三章二节

人因口所结的果子,必享美福;奸诈人必遭强暴。

廿一章十节

恶人的心乐人受祸;他眼并不怜恤邻舍。

十六章廿九节

强暴人诱惑邻舍,领他走不善之道。

十一章九节

不虔敬的人用口败坏邻舍;义人却因知识得救。

廿九章廿七节

为非作歹的,被义人憎嫌;行事正直的,被恶人憎恶。

廿九章十节

好流人血的,恨恶完全人,索取正直人的性命。

十一章三十节

义人所结的果子就是生命树;有智慧的,必能得人。

廿九章七节

义人知道查明穷人的案;恶人没有聪明,就不得而知。

十二章十节

义人顾惜他牲畜的命;恶人的怜悯也是残忍。

十五章廿八节

义人的心,思量如何回答;恶人的口吐出恶言。

十六章廿七节

匪徒图谋奸恶,嘴上彷佛有烧焦的火。

十二章六节

恶人的言论是埋伏流人的血;正直人的口必拯救人。

十章十一节

义人的口是生命的泉源;强暴蒙蔽恶人的口。

十章六节

福祉临到义人的头;强暴蒙蔽恶人的口。

十章卅二节

义人的嘴能令人喜悦;恶人的口说乖谬的话。

十章二十节

义人的舌乃似高银;恶人的心所值无几。

除了妖冶妇以外,在一至九章大量出现的人物是恶人和他乖谬的言语以及他邪恶的行径(一8-19;二12-15;四14-19;六12-1516-19)。我们在这些箴言中又再碰上他。

(一)

廿四章八节给恶人起的‘绰号’,按字义是‘阴谋专家’(请比较新国际译本译的‘阴谋家’)。‘阴谋’与一章四节译作‘谋略’的字是同一个字,指值得弄到手的才干,能计划有目的和远见的行动方针。然而这个奸人不像一章四节的愚人,他不需要有关的教训。他是个熟练的策画家,只不过把才干错误地应用于邪恶的目的。他要干的坏事经细心策画,冷静计算,又熟练地完成,并非出于冲动、欠思考或粗心。他做坏事的老练,从‘图谋恶事’(十二20;请比较六14)的说法和‘计谋’这个字(十二5)间接表明了。‘计谋’是一章五节代表智慧人得着的‘技巧’(译按:中文本作‘智谋’)那个字,然而‘设计’则是与希伯来文技巧工人或匠人有密切关系的那个字(赛四十19;耶十9;请比较结廿一31)。奸人用智慧人同类技能从事不法勾当,并用匠人同类专长做坏事。他若不是以诡谲的眨眼、紧闭的嘴唇(十六30)、暗讽的方式造谣中伤他的邻居(请比较六13-14),就是以脸上的表情示意已成功地完成鬼主意。

与他相反的人则是‘谋善’的人(见十四22,以及忠诚与信实{\LinkToBook:TopicID=167,Name=忠誠與信實}这个题目的内文);或者如十二章二十节这里所说‘设计好事’(译按:中文本作‘劝人和睦’)的人。在这言论中‘好事’其实是翻译希伯来文shalom,这个字我们通常都想到它为‘和平(或平安,或和睦)’的意义(请比较新国际译本译的‘那些促进和平的人’)。然而我们已经看见shalom包含福利、整体、和谐的概念(见三17的注释──这人便为有福!{\LinkToBook:TopicID=121,Name=這人便為有福!(三13-20})。新英文译本适当捕捉了其中意义,把它译作‘那些谋求公众幸福的人’。正直人对小区的整体和福利都有贡献,然而邪恶的人则决心加以破坏。前者是社会之友;后者则是社会不共戴天之敌。简言之,在箴言中这是把奸人的特点表明出来,并与正直人成对比的情形。如果标准修订本在十八章一节的译法是正确的话(希伯来经文是费解的),他与小区公共生活疏远并加以敌视的言论便是注解──二者是互相助长的。

他们之间的对比还有另外一面。这是由其名称义人恶人的对比而特别加强了。虽然这些名称表明那人对社会或为正确或为错误的关系,正如我们刚才所描述的,它们也使人联想到他们对社会的姿态,乃肇端于他们对神正确或错误的关系。义人促进其和平shalom)、而恶人则加以破坏的社会,乃是属于神的社会,是与神立约之民的小区。因此恶人的邪恶,与他拒绝敬畏耶和华并肩而行,而义人则敬畏耶和华并远离恶事。他们行动的宗教基础在廿八章五节说得很明确,那里把恶人与那些存谦卑顺服的心‘寻求耶和华的’人作对比。恶人缺乏对公义的认识,他不理神要人怎样在公义与和谐的社会中一起生活的旨意,是由于对属灵和道德的事都是盲目的。因此在十一章九节恶人被称为‘不虔敬的(或“不信神的”)’人。这宗教层面,充其量只是含蓄的,而且这些言论注意社会义行(请比较诗十五2-5;赛卅三15)。

(二)

邪恶的人其歪曲(廿一8)、可耻(十三5)、厚颜无耻(廿一29)的路,是‘强暴’的路(十三2)。这是一个颇笼统的字眼,包括对别人任何一种敌对、有害的行动,或对他的权利任何的侵害,实际对身体的伤害。他的邻舍(廿一10;十六29;十一9)、正直人(廿九27;廿九10)、以及穷人(廿九7),都是他恶意的目标;甚至为他工作的牲畜都感到其反撞力(十二10;请比较申廿五4)。恶人好流人的血(廿九10)。这就使人忆起一章八至十九节所说的那些强盗和杀人者。‘完全人’可能是被他们杀害的无辜(请比较一11),或者更可能是那些反对他们的行动并要使他们绳之于法的人。这一节的第二行是费解的。希伯来原文作‘正直人寻索他的性命’,这种说法大概可以说是不对的。标准修订本把‘正直’修改为‘恶’(在希伯来文中是很小的改变)。可供选择地,大约像‘价值’这样的意义,必须对‘寻索’的曲解而来(请比较新英文译本的译法,‘但正直人非常重视他的性命’)。在十一章三十节第二行经文,出现类似的难题。希伯来原文在这里作:‘那夺取众多性命的是智慧人’。钦定本和新国际译本按‘赢得’的意义去了解‘夺取’(‘那得人的是智慧的’,那就是说智慧人吸引别人来领受他的智慧)。标准修订本则仿效七十士译本,把‘智能’修改作‘不法’(这个字是在别处译作‘暴行’的同一个字,请比较新英文译本),这在希伯来文字母中也是很轻微的改变(译按:中文本廿九10作‘好流人血的,恨恶完全人;索取正直人的性命’。十一30的下半节作‘有智慧的必能得人’。)

奸人的言语所作的暴行特别加以强调(十一9)。他的口像染污的水泉(十五28),而且他的话语吞吃人毁灭人像‘烧焦的火’(十六27;请比较雅三5-6)。‘图谋奸恶’最好译作‘想出鬼主意’(新英文译本则意译作‘反复恶意说人闲话’)。他散布闲言谤语专心中伤人,破坏别人名誉(十二6;十一9),不过他善于向他的受害人掩饰你的恶意和敌意(‘掩饰强暴’,十11;十6。译按:中文本作‘强暴蒙蔽……’)。他这一方面的活动在众多其它箴言中都更强并更广的刻画出来(见下一段说谎者,谄媚者,和传舌人)。是奸人的言语造成的暴行和毁坏,深深印在哲人心上,并使他们充满恐怖,这话说得并不过分。智慧人经熟虑(十五28)、赋以生命力(十11,‘生命的泉源’的隐喻,见三18的注释──这人便为有福!{\LinkToBook:TopicID=121,Name=這人便為有福!(三13-20})、精选的话语,也在许多箴言中加以扩展,我们在后来将要查看(见善用言语{\LinkToBook:TopicID=195,Name=善用言語(Ⅰ)}这个题目的内文)。――《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