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说谎者、谄媚者、和传舌人

十二章廿二节

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行事诚实的,为他所喜悦。

十二章十九节

口吐真言,永远坚立;舌说谎话,只存片时。

廿六章廿八节

虚谎的舌恨他所压伤的人;谄媚的口败坏人的事。

廿九章五节

谄媚邻舍的,就是设网罗绊他的脚。

廿六章廿三节

火热的嘴,奸恶的心,好像银渣包的瓦器。

十八章八节

传舌人的言语如同美食,深入人的心腹。

廿六章廿二节

传舌人的言语,如同美食,深入人的心腹。

十六章廿八节

乖僻人播散纷争;传舌的,离间密友。

廿六章二十节

火缺了柴就必熄灭;无人传舌,争竞便止息。

十一章十三节

往来传舌的,泄漏密事;心中诚实的,遮隐事情。

二十章十九节

往来传舌的,泄漏密事;大张嘴的,不可与他结交。

十一章十二节

藐视邻舍的,毫无智慧;明哲人却静默不言。

十章十八节

隐藏怨恨的,有说谎的嘴;口出谗谤的,是愚妄的人。

廿五章廿三节

北风生雨,谗谤人的舌头也生怒容。

十七章四节

行恶的,留心听奸诈之言;说谎的,侧耳听邪恶之语。

这三种人物有两件事是相同的:他们都是奸人,而且都用舌头搬弄是非:

(甲)说谎者。高位必须给予说谎者,因为他是谄媚者和传舌人的父亲──而且也是假见证的父亲,正如我们在后面将要看见的。以色列哲人对各种各式撒谎的谴责是不松懈的。这里说到它的三件事:(1)它是神所憎恶的(十二22;请比较六13-17);(2)它怀藏并助长憎恨(廿六28;请比较十18;廿六24-26:然而,这里第一行是费解的;新英文译本冒险把它译作‘撒谎的舌似乎使无辜成为有罪的’);以及(3)它是短命的;‘只存片刻’(十二19)。如谚所言:‘谎言无腿’。为挽救面子、逃避困难、图谋小利而撒的谎,和藉经验丰富而说话流利的说谎者所编欺骗的蜘蛛网,其实都无实质。说谎者迟早必定被人查出来。真相必然显露,只有真言必‘永远坚立’。

撒谎的舌与‘行事诚实’(十二22)以及‘口吐真言’(十二19)成对比。‘诚实(或“信实”,希伯来文为emunah)’和‘真(实)或真(理)’(emeth)都来自同一字根。emeth这个字也能发现被译作‘诚实(或信实)’,尤其是它考虑到一个人整体行为的时候(例如,三3;王上二4;赛卅八3)。两个字都有稳固、坚实、可靠所包含的基本意义。这便加强了旧约里面‘真实(或诚实)’重要的两方面:第一‘真理(或诚实)’不只是要传讲的,也是要实行的;第二,‘诚实(或真实)’的人不但正确了解他得到的那些事实并照事情直说,也如那在言行上忠实、可信任、而又可靠的人(见\cf4 忠诚与信实{\LinkToBook:TopicID=167,Name=忠誠與信實}这个题目的内文)。要‘忠于’别人,并只是针对最重要的事实。那对事实敏感的人,往往对人不敏感、而又以‘坦白’自豪,必得不到智慧人的称赞,因为他造成极多的损害正如说谎者造成的一样。

(乙)谄媚者。这种人按字义是那‘使〔他的话语〕圆滑’的人(廿九5)。这个字与较早以前用于形容妖冶妇‘油滑的言语(译按:中文本作“口比油更滑”)’那个字属同一字根(见关于五3的注释──慎防妖冶妇!{\LinkToBook:TopicID=125,Name=慎防妖冶婦!(五1-14})。谄媚者的言语像她的一样,都是用同样流行的卑劣狡诈和欺骗人的话语。因此廿六章二十八节‘谄媚的口’与‘撒谎的舌’适当并列在一起。廿六章廿三节‘圆滑的嘴(译按:中文本作“火热的嘴”)’的译法是仿照七十士译本的变体(新英文译本即如此)。希伯来原文作‘烧焦的嘴’(钦订本,请比较新国际译本)。如果希伯来原文正确的话,它大抵指友谊的热诚抗议。然而一件陶器的光滑,与加上一层釉之间的比较,就使它具有更佳的意义。这句话可能指谄媚,或者更普遍地指任何一种缺乏诚意、坦白并掩饰恶毒意图的话语。

虽然谄媚无须时常心怀欺诈,在箴言中典型的谄媚者是阿谀者,他毕生走巴结奉承人的路,设法博取别人的好感,为他自己的利益和目的而摆布他们。他的话不论有无欺诈成分,可能对一个人的自我有用处,而对他的脚则糟透了(廿九5)。狄斯累利(Disraeli)有一回对安诺德马太(Matthew Arnold)说,‘人人都喜欢受人谄媚;你来到王者跟前,就应当竭力阿谀’。这话的确有真理在其中,而且谄媚者深谙此道。说我们是多么好的人总是令人愉快的,即使我们知道那人在夸张──当然只一点点!这件事情本身可能没有多大害处。但难处在于我们可能很快便开始相信那些话,并且以为我们真是那样好的人。谄媚产生骄傲并使它膨胀。这是它的‘网罗’和它的‘破坏’。

(丙)传舌人。我们从其它的名称:诽谤者,好说闲话者,泄露他人秘密者,搬弄是非者等等,更能认识这个令人厌恶的人物。传舌人,他最糟的是经营诽谤生意。他无意纯粹出于恶意去捏造并传播另一个人的谎言。因此传舌人与那个‘说乖谬话的人’──那个颠倒是非曲直的人(见二15-17的注释──智慧的戒备!{\LinkToBook:TopicID=125,Name=慎防妖冶婦!(五1-14})──是密友(十六28)。传舌人则更常经营那更‘体面的’(!)说人闲话的生意。自然从未梦想要撒谎。因此他从事暗讽、片面真理的行业,歪曲、夸大事实使人认不出真相。他散布是非并非为了别的更佳理由,只是为了使他觉得自己有丰富的知识并地位重要(请比较十一12)。但是传舌人,不论是作诽谤者、搬弄是非者、或好说闲话者,都是在做毒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十六28),制造争端(廿六20),出卖友人和邻舍(十一13),而且也干暗杀──毁坏名誉和生命(请比较十一9;利十九16)的生意。

十八章八节对人性有令人哀伤的注释。在这里有两种相关联的思想。第一,人们似乎发现没有什么比能令人津津有味的闲话甜品更可口的了──他们似乎总是情愿相信最坏的情况。第二,传舌人的话语一旦被消化了,便决不会忘记。那些话永不磨灭地深印在他们心思中。虽然听者可能保守秘密不让别人知道,就他已听见这件事本身便意味已造成破坏;因为从此以后他对受害者的态度和关系完全不一样了。留心听传舌人,就像自己完全是个传舌人一样要不得(十七4;请比较二十19)。拉比称说人闲话或诽谤为‘第三条舌头’,并解释其意义:‘它杀了三个人:发言者,听其言者,和所谈论者’。避免受发言者、听其言者的舌头所杀害的金科玉律,其忠告再好不过的了:‘要珍惜你邻舍的尊荣,如同珍惜你自己的一般’(见美名这个题目的内文)。――《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