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贤妻(Ⅰ)

十八章廿二节

得着贤妻的,是得着好处,也是蒙了耶和华的恩惠。

十二章四节

才德的妇人是丈夫的冠冕;贻羞的妇人如同朽烂在她丈夫的骨中。

十四章一节

智慧婚人建立家室;愚妄妇人亲手拆毁。

十九章十四节

房屋钱财是祖宗所遗留的;惟有贤慧的妻是耶和华所赐的。

由于上一段的那些箴言,我们可能极想知道,十八章廿二节是否由一个乐观而好幻想的年轻人创作的。他正寻求妻子。因为得着一个妻子是一回事,得着一个贤妻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不过正如十二章四节明确表明的,所说的的确是指一个妻。第一行是响应、而第二行则是复述八章卅五节智慧女士之言:‘寻得我的,就寻得生命,也必蒙耶和华的恩惠’──彷佛是说,得着贤妻与得着智慧是同等的。确是很高的赞扬,是从智慧人而来的!

娶妻不是一件小事,因为她会建立或拆毁丈夫和家庭。在十二章四节的‘好’字(译按:中文本译作‘才德’)与十八章廿二节用的那个字,在希伯来原文是不同的字。基本上它是‘力量,坚定’的意思。它见于词组‘一切大能的勇士’(书一14)中那个字,它也往往只是指‘军队’的意思(出十五4,新英文译本的译法。译按:中文本作‘军兵’)。在这里它的意思是指坚强的本性,包括她作主妇的才能(请比较新英文译本的译法)以及她作为一个妇人的正直(请比较钦定本的译法)。同一个字用于路得记三章十一节描述那个女杰为‘一个有价值的妇人’。这样的妇人的确是高贵的,她不但给丈夫带来光荣与尊严,也把他里面最佳的品德显示出来。另一种妻子则是多么不同啊,因着她可耻的行为,使她自己毫无价值,把耻辱带给丈夫,而且像一种破坏健康而又致命的骨病,腐蚀他的活力(请比较十四30)。

犹太人拉比用稍微不同的手法,在如下轶事中也强调了一个妻子能使她丈夫变好或变坏的重大影响:

据说有个虔诚人,娶了一个虔诚女子为妻,因无生养,他们便同意离婚。虔诚人再婚,娶了一个邪恶妇人为妻,她使他成了邪恶的人。那虔诚女子再嫁,嫁了一个邪恶的人,而她使他成了公义的人。这结果全在乎妇人。

如现在的经文所示,十四章一节复回到九章一至六节的那一段经文,在那里智慧女士建造她的房屋,并邀请愚蒙人进去享受她的饮食:智慧所苦心建造的。愚妄则苦心在拆毁。另一方面,正如标准修订本在边注中特别提及的,希伯来原文实际上作‘妇人的智慧’,而且有些其它的现代译本宁愿保留这种译法。因此新国际译本把这一节译作:‘智慧的妇人建立她的家,但愚妄的妇人亲手把它拆毁。’那种情形,这节箴言的概念显然是:贤妻凭着她妇人的智慧会为丈夫和儿女把房屋变成一个家,而且把力量和稳定带给这个家,然而邪恶的妻子会使它倒塌在他们的身旁。拉比在他们的定见中捕捉到了在这里的内在真理,说:‘一个男人的家是他的妻子’。其中有一位告诉我们,他总是称他的妻子为‘我的家’。

贤妻,为丈夫的冠冕和家庭建立者这个主题,在卅一章十至卅一节作了详尽的发挥。有这么多得失攸关,并这么多期望,以色列哲人要问这个问题:‘贤妻(译按:中文本作“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卅一10),或许就不足为奇了。这一节继续说,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这话最清楚的含意,表明她是稀罕的。十九章十四节所作出的答案是:这样罕有的宝贝妻子,是从耶和华而来。有时从这句箴言引伸的教训是:青年基督徒在选择终身伴侣上,应寻求神的引导,好找到正确的那一位,是神拣选的配偶。这确实是好的忠告;但这与这个箴言实际所说的相距颇远。在这里有两种概念。第一,娶妻是一件危险的事。人承受房屋和财富时,他准确知道为他贮藏的是什么,但他娶妻时,他决不能有充分的把握。只有时间会表明她是否为一个贤妻。第二,人发现自己蒙受福气得了贤妻时,他能确信他已经得到从神而来的特别赐与(请比较十八22)。这是一个实例,在这里我们要说神的赐与是赐给配得者。一个贤慧的妻子不适于配坏丈夫。

 

贤妻(Ⅱ)(卅一10-31

――《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