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扰害己家的父亲

十一章廿九节

扰害己家的,必承受清风;愚昧人必作慧心人的仆人。

廿七章八节

人离本处飘流,好像雀鸟离窝游飞。

二十章七节

行为纯正的义人,他的子孙是有福的!

至目前为止,我们看过的箴言中,关于给一家之主带来麻烦的儿女与妻子,哲人已经说了颇多义正辞严的事情。然而无须提及不忍用杖责的事,他会成为一个模范父亲和丈夫,几乎似乎已被视为当然。他可能喜欢这样看自己,但他的妻子和儿女都知道不是那回事;而且他们或许会觉得不公平,哲人的箴言倾向于偏帮对方了。这是有道理的。这些都是人的箴言,由做父亲的和做丈夫的创制的。因此他们倾向于从他们的观点去看事情。在更深的层面上,它们都反映万事都平等的观点,对家庭的稳定最大的威胁,是破坏为父的权威。如果在家庭中为父的权威被破坏了,这样他在小区的地位也破坏了──而且连同它整个家庭的地位也破坏了。哲人同时也承认一家之主能使他妻子儿女招致极大祸患,像他们在家中造成的破坏一样多。这是我们在这里的三处箴言中论及的主题。

第一个箴言可以了解为或是(1)属于对家主给家人招致痛苦并毁坏关系的做法,作一般性的警告,或是(2)对家产和财富作负责任和大意的处理特别的警告。译作‘扰害’和‘己家’的希伯来文字眼是颇含混的,容许指其中任何一种。然而这言论其余的话似乎更加切合后者。那浪费其资源的‘扰害者’,结果必无有价值的东西遗留下来(‘风’,请比较传一14),而且事实上或实际上──结果会成为那智慧地管理其家庭者的仆人。这里的教训是:不好好照顾其家人和家庭的人,有一天会觉悟过来,并发觉他们都不在了。我们曾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按字义或隐喻地。

廿七章八节(第二个箴言)的‘飘流’这个词,是与该隐被放逐之地,即挪得(即‘流离飘荡’,创四16)之地有关系的遥远的名字。在那里他会是个‘逃亡者和流浪者’(创四12直译);而且那段经文说到这样的一个人暴露于危险中,隔绝于亲友和小区的保护。不论用什么话来描述一个逃亡者或流浪者,那可能是关于他不幸命运的注释:暴露于危险,像离巢的鸟(请比较赛十六2),不安地想回家(巢)。所以这话会是情绪的一种表示:‘无处可与家比’。但这箴言也能从不同的方向去了解。家是人所属的地方,‘漂泊者(或“飘流者”)’可能不是一个诚实的(纵令是不幸的)旅行者,而是一个无责任感的游荡者。这种情形下,这言论便加强了十一章廿九节所表明的要点。一个人应好好看顾他自己的家,不可让那些受他照顾者自谋生计,像那些被弃的刚能飞的幼鸟一样。

第三而且是最后一个箴言说得比另两个更好。是那善待自己家人和整个小区的人给留下的,乃是他儿女能得到的最佳的一种产业。――《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