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B、小区中

美名

廿二章一节

美名胜过大财;恩宠强如金银。

十章七节

义人的纪念被称赞;恶人的名字必朽烂。

十三章十五节

美好的聪明使人蒙恩;奸诈人的道路崎岖难行。

十二章八节

人必按自己的智慧被称赞;心中乖谬的,必被藐视。

十一章廿七节

恳切求善的,就求得恩惠;惟独求恶的,恶必临到他身。

廿一章廿一节

追求公义仁慈的,就寻得生命、公义,和尊荣。

十八章三节

恶人来,藐视随来;羞耻到,辱g同到。

十一章十六节

恩德的妇女得尊荣;强暴的男子得资财。

十一章廿二节

妇女美貌而无见识,如同金环带在猪鼻上。

廿七章廿一节

鼎为炼银,炉为炼金,人的称赞也试炼人。

(一)

虽然不常提及,美名无价的资产(廿二1),在以色列哲人思想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而且为他们许多言论的基础。廿二章一节希伯来原文只作‘一个名字’,‘美’字是由翻译者加上去,使它的意义更加清楚。这个字在旧约里面以‘名声’的意义用了几次。因此最声名狼藉的是那些建造巴别塔的人,他们要传扬他们的‘名’(创十一4);而一段比较愉快的记录,藉着直接的对比,神应许使亚伯拉罕的‘名’为大(创十二2;也见撒下七9;八13)。名声不好的人干脆被称为‘无名者’(伯三十8,新国际译本的译法。译按:中文本译作‘下贱人’)。

在廿二章一节的言论后面(也见传七1),包含了古时希伯来人的思想,即一个名字不只是一个标记,而是理想上拥有其名者内在本性与品格的外在表现。例如当雅各之名被改为以色列时,这名字便配合了他品格的改变(创卅二28;请比较创廿七36)。彷佛这个人已在他的名字里面。这一点在这里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那超越财富价值的美名,并非只是一个在名义上的名字而已──那可能是不应受的──而是一个与拥有其名者实际的品格与价值相应的,所以那名字是充分应得的。要注意,一个人在有生之年应受人赞许,其重要性自不待言,却还有比这更加得失攸关的。一个人的名字也被视为他死后继续存在的‘不朽的部分’(撒下十四7;十八18;得四10;伯十八17)。一个人须留下美名,而且他死了很久以后会被人忆起,他死后的名望被人称赞;他须弃置恶名(那就是‘无名’),让它腐朽湮灭,让他与恶名一同腐朽(十7)。或许更加中肯的是:他的家人仍然要与恶名同活!未闻有一家人因作父亲的和作丈夫的加于这一家的耻辱而更改其名者。

美名这个主题由后来的哲人继续论述。因此在传道经中有如下鼓励我们的言论(四十一12-13)。

要关心你的名,因为它会比贮存千年的金子

为你存留更加久远。

美好的一生之日子是有限的,

但美名存留到永远。

我们也受到警告(六1):

恶名招致耻辱和谴责。

而且,在犹太人之先祖言论Sayings of the Fathers)中告诉我们(四17):

有三种冠冕,就是妥拉的冠冕,祭司的冠冕,和王的冠冕,但美名的冠冕尤胜三者。

(二)

在箴言中美好名声的概念,隐藏在‘恩宠’和‘尊荣’这些字眼里面,是很典型的。前一个字眼在考虑到众人的(和神的!三434)接纳和嘉许;后一个字眼在考虑到人们的重视和尊敬──也是所说的那个人在小区事务中带有的‘力量’或影响力(见三16的注释──这人便为有福!{\LinkToBook:TopicID=121,Name=這人便為有福!(三13-20})。约伯在他比较幸福的日子里,提供了赢得恩宠并受人尊荣者(见伯廿九)美好的榜样。在这里我们也应注意这两个字眼,还包含一个思想,就是个别的人对他所得的恩宠与尊荣加以权衡的内在价值。这一点在十一章十六节便巧妙地显示出来了。‘恩德’是与十三章十五节译作‘恩宠(译按:中文本作“蒙恩”)’的同一个字。这个妇人,举止可爱而又吸引人,以及品格正直,使她得到她应得的嘉许和尊荣(见卅一章,和贤妻{\LinkToBook:TopicID=157,Name=賢妻(Ⅰ)}这个题目的内文)──与十一章廿二节那个夫人完全相反,她的美貌很肤浅,因她缺乏高尚气质与道德的识别力而显得不相配。人们必定会看到金环后面的猪鼻。拿强暴的男人来作比较,其意义大概指他们被排除,虽然得到财富,却不能得到那应与财富配合的尊荣(见三16)。因外在的美貌应该是内在美的一个指标,一个人的财富应该是他在自己小区的价值一个指针,一个人的财富应该是他在自己小区的价值一个指针;非法获得的决不能作为一个指标(见智慧与财富{\LinkToBook:TopicID=172,Name=智慧與財富(Ⅰ)}这个题目的内文)。恩宠与尊荣正当地属于那些把好见识加于人生实用事务上的人(十三15;十二8),他们实际上对他们的同侪的利益和幸福有贡献(十一27),而且他们追求公义和仁慈(chesed,见忠诚与信实{\LinkToBook:TopicID=167,Name=忠誠與信實}这个题目的内文)所需要的一切(廿一21)──那就是追求作智慧人和义人。他们的对手,就是那些心思乖僻、行为邪恶而又不信神的人,他们对于小区的结构并无积极的贡献,反而阴险地加以损害,而且切实摧毁及破坏,必定会受到‘藐视’和‘辱g’(十八3)。‘辱g’来自一个意思是‘会是轻的’字根。那么这种人是‘轻量的’;是被风吹散的糠郱(请比较诗一4);而且他们的同侪会为他们所是而承认他们──他们会是“无名的”。

(三)

很明显哲人极其信任社会的良知,把尊荣赐与那些应得尊荣的人,并把藐视加于那些应受藐视的人。这种含义包含在廿七章廿一节的言论中。正如金银的价值在坩埚中受到测验一样,一个人品格的价值也同样受到他名声的测验。一个人的名声是品性奇妙的见证人。

众人的意见可能是错的,而且有些人的尊荣是耻辱,他们的耻辱则是尊荣,这些事情都须要加以断定,以期得到正确的权衡。良心的嘉许和神的嘉许引导一个人在他的同侪中踏上一条孤独的路时,就会给他带来他们的讥嘲和藐视。耶利米便是一个这样的人;耶稣则是另一个。有十字架要耶稣的门徒在同一条道路上背负(见路六22-2326)。但是因为基督的名而成为‘无名的’(‘弃掉你们的名,以为是恶’,路六22)是一回事;因我们自己的缘故则是另一回事(请比较彼前四14-15)。我们永远不可忘记二者是有分别的。新约并不鼓励我们对于我们的名声不必加以注意或不必关心。它多次重复箴言三章四节的语调,即定真智慧的道路必赢得神的嘉许世人的嘉许(路二52;徒二47;罗十四18;林后八21)。在整个小区中好名声被挑选出来,作为在教会中作领袖的资格之一(提前三27)。如果在我们的教会以外认识我们的人,无人对我们有好话可说,那我们的基督教便大错特错了。――《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