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怨恨与争执

廿六章廿四节

怨恨人的,用嘴粉饰,心里却藏着诡诈;

廿六章廿五节

他用甜言蜜语,你不可信他,因为他心中有七样可憎恶的。

廿六章廿六节

他虽用诡诈遮掩自己的怨恨,他的邪恶必在会中显露。

十章十二节

恨能挑启争端;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十五章十七节

吃素菜,彼此相爱,强如吃肥牛,彼此相恨。

十七章一节

设筵满屋,大家相争,不如有块干饼,大家相安。

廿六章廿一节

好争竞的人煽惑争端,就如余火加炭,火上加柴一样。

十七章十九节

喜爱争竞的,是喜爱过犯;高立家门的,乃自取败坏。

廿六章十七节

过路被事激动,管理不甘己的争竞,好像人揪住狗耳。

十七章十四节

纷争的起头如水放开,所以,在争闹之先必当止息争竞。

十八章十九节

弟兄结怨,劝他和好,比取坚固城还难;这样的争竞如同坚寨的门闩。

(一)

廿七章六节,把忠诚朋友的斥责,与仇敌奸诈的连连亲嘴作对比(见朋友和邻舍{\LinkToBook:TopicID=164,Name=朋友和鄰舍}这个题目的内文)。在这一节里面的‘仇敌’一词按字义是‘憎恨人者’。因此,在廿六章廿四至廿六节这里,我们有一篇论及这种人,最坏的一种仇敌简略的描述,而且警告人不要被他愚弄。这种仇敌总是与家庭很接近的。它原来就是某一位你视为很要好的朋友或同事,而且是最后一个想你受害的人。但是在友善话语的虚饰后面潜伏着‘七样可憎恶的’;他虽然在你面前微笑,他会在你背后刺你一刀。‘七样可憎恶的’可以回顾一下六章十六至十九节所说的话;但其概念更加可能是:憎恨乃许多邪恶的念头和行动的发源地。廿六节还说,他的口是心非和奸诈迟早会显露出来被大家看见。不幸在破坏造成之前这种情形很少出现,因为最后总是给他走脱。或许我们许多人都有过这种朋友被证实为仇敌的某种痛苦经验。因此当人得罪你而不被宽恕时,友谊便很容易变质(十12;请比较十七9,朋友和邻舍{\LinkToBook:TopicID=164,Name=朋友和鄰舍}的内文);被冒犯的一方若不怀怨而长久积郁,到最后,必然会突然爆发为憎恨。然后“报复”便视为当然了(见仇敌与报复{\LinkToBook:TopicID=165,Name=仇敵與報復}这个题目的内文)。被触怒的朋友、邻舍、或同事,诚然成为怀恨的仇敌,是到处最常见的典型。我们若没有学会饶恕并忘记的话,我们大家也都有危险变成这一种仇敌。

(二)

在十五章十七节把两种餐会拿来作对比。在一个餐会中预备了奢华的酒席。在这里只有最好的。‘肥牛’是王家的食品(王上四23),而且是顺利和奢华的表记(摩六4;请比较路十五23)。但是在谐笑底下,有闷在心中苦毒的愤慨、争胜、憎恨,掠过席间。因此这宴会非但不是表达并加强友谊结合的特别时机,反而成了运用欺诈的大场合。另一个餐会比较起来显得很寒酸:一碟蔬菜中简单的日常食品。在这里没有什么可以刺激味蕾。但在这餐桌上爱是主人,因此在这里有令心灵欢乐的一切。哲人无疑宁愿会在那一张餐桌上进食。

两种餐食这个题目在十七章一节又还更进一步。这里说到憎恨所助长的争执(请比较十12)与爱所产生安宁的和谐之间的对比。‘设筵……大家相争’按字义是‘争执的祭物’。在旧约所献某些祭物的情形,那祭肉不是放在祭坛上焚烧掉,而是被礼拜者之家人和友人作为团契餐吃的。因此所应为节庆和团契的一个特别时机,又再次成为冲突和争执的时机(请比较撒上一3-8)。我们可能会注意到在新约里强烈的警告人,关于不配领受主的晚餐或圣餐的事,与教会内的分裂和纷争有关联(林前十一17-34)。

(三)

关于餐会的言论,显示以色列的哲人真是多么重视人与人彼此之关系的和睦与和谐。他们对于使和睦破裂和散布纷争之人的类型与各种行为,都用敏锐的眼光去观察,而且对于这样的人,都立即加以谴责。心里充满憎恨和恶意的人,在箴言中,只是在那些善于惹起争执的许多人物之一。例如,在他的同侪中有愚妄人(十八6;二十3。译按:中文本十八6作‘愚昧人’),暴燥之人(十五18;廿九22),亵慢人(廿二10;廿九8),酒徒(廿三29-35),贪婪人(廿八25),奸人(廿四8),和传舌人(廿六20)。

最后一组的箴言,包含关于争执这个题目一些进一步的观察所得和评论。

在廿六章廿一节好争吵的人,可能是廿六章二十节的传舌人,或者他只是个总是迫切要人争吵并且喜好看见别人彼此相争的人。无论如何,廿六章十七节那个爱管闲事的人正是这一种人。他助长争执和分裂,他总是干预别人的争吵,而且给他们的争论火上加油。他若碰了一鼻子灰,那才活该!

以色列哲人对卷入事不干己的争吵者很不耐烦。但他们够现实,知道争论并不时常都能避免(请比较三30的‘无故’)。我们已经看见他们劝人,要使这样的争论在私下进行并且在私下解决(廿五8-10,朋友和邻舍{\LinkToBook:TopicID=164,Name=朋友和鄰舍}的内文)。然而在十七章十四节指出其要点:我们应当尽可能在一开始就要避免卷入争吵。这意思并不是说我们应当转身离开现场,而是设法寻求‘和解’,使双方和好。而且作这事的时间,是在争吵真正要进行并且不可能阻止之前──在堤坝爆裂之前修补缺口总是明智之举。十八章十九节的希伯来原文非常暗晦不明。新国际译本的译法较可取:‘被触怒的弟兄比坚城更难折服,而争论则像城堡闩住了的门’。争吵发生时,双方关系愈是密切,所造成的疏远也愈大,要变成和好如初也愈困难。妨碍和好的障碍是难以克服的。那当然要给‘务要消弭争吵于未然’的忠告增添更大的重要性和智慧了。――《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