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忠诚与信实

十九章廿二节

施行仁慈的,令人爱慕;穷人强如说谎言的。

二十章六节

人多述说自己的仁慈,但忠信人谁能遇着呢?

廿五章十九节

患难时倚靠不忠诚的人,好像破坏的牙,错骨缝的脚。

十四章廿二节

谋恶的,岂非走入迷途吗?谋善的,必得慈爱和诚实。

十一章十七节

仁慈的人善待自己;残忍的人扰害己身。

在这里我们再次碰见对待所有的人如朋友和邻舍的两个伟大的字眼:‘忠诚’(chesed)和‘信实’(见三3注释──哲人的妥拉{\LinkToBook:TopicID=118,Name=哲人的妥拉(三1-4}和三27-29的注释──睦邻之道{\LinkToBook:TopicID=122,Name=睦鄰之道(三21-35})。

十九章廿二节的第一行是费解的。希伯来原文作‘一个人的热望是他的忠诚’。这一句话由标准修订本给予的较佳意义使人容易懂些(请比较新国际译本)。然而新英文译本假定‘忠诚’是‘耻辱’之误,并译作:‘贪婪是一个人的耻辱’。如果仿照七十士译本的变体,这一句话可以译作:‘造就一个人的是他的忠诚’。所以这句箴言的意义,可能是指产生忠诚者甚至是最穷的人,对小区生活的贡献,比任何说谎的人,不论如何富足,都更丰富。人与人彼此勒诈,或他们的关系由冷酷的经济学所支配的小区,便没有一个能健康地繁荣起来的。

二十章六节观察到,把忠诚加以测验时,便发现在诺言与表现之间的悬殊。碎片已落地,寻找一下所行而不是所说时,便发现忠诚和信实是比想象稀罕得多的商品。下一个箴言(廿五19)把倚靠放在一个令人失望且不忠于所托的人身上,比作人依赖烂牙或跛的腿:那是完全没有用的,而且容易引致痛苦和损伤。那是约伯痛苦的经验(见伯六14-23)。

这些言论,给论良友与酒肉朋友这个题目提供另外的注释(见朋友和邻舍{\LinkToBook:TopicID=164,Name=朋友和鄰舍}这个题目的内文)。但它们比那些还要更进一步。‘不忠诚’一词,与其它章节中译作‘奸诈’的,是同一个字。在那些章节中指出奸诈人不但是损友;他也是公众的仇敌(见二22;十一3;十一6;十三2)。因此这里忠诚与信实,是与撒谎、奸诈、残酷,遥遥相对的(十一17‘仁慈’是chesed忠诚〕这个字意义的另一色度)。这种对比的适当注释,是由先知何西阿向百姓愤慨地说出这可怕的谴责时提供的(何四1-2):

这地无信实〔译按:中文本作‘诚实’〕,

无仁慈〔chesed〕〔译按:中文本作‘良善’〕,

无人认识神;

但起假誓,撒谎〔译按:中文本‘不践前言’〕,

杀害,偷盗,奸淫,行强暴,杀人流血接连不断。

第一节的反面与第二节的正面,是互相连属的。因为无论何时,人让他们彼此的关系和对待,由自己的利益支配,而且不把价值置于‘信实’和‘仁慈’之上时,他们便把应成为照顾的小区,变成最强者继续生存的血腥森林──有害于他们自身(十一17)而且牺牲他们的人性。他们正如何西阿十分清楚表明的,也招致神对他们小区的审判。――《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