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Section:TopicID=170}贫富的利弊

十章十五节

富户的财物是他的坚城;穷人的贫乏是他的败坏。

十八章十一节

富足人的财物是他的坚城,在他心想,犹如高墙。

十三章八节

人的资财是他生命的赎价;穷乏人却听不见威吓的话。

十九章四节

财物使朋友增多;但穷人朋友远离。

十四章二十节

贫穷人连邻舍也恨他;富足人朋友最多。

十九章七节

贫穷人,弟兄都恨他;何况他的朋友,更远离他!

廿二章七节

富户管辖穷人;欠债的是债主的仆人。

十八章廿三节

贫穷人说哀求的话;富足人用威吓的话回答。

以色列哲人的保守态度,在这些箴言中精微地显示出来,不带感情地把社会上富人的利益与穷人的不利作对比。他们很确定关于富足还有很多话要说,但关于贫穷,如果有的话,就很少话可以说了;而且他们也不怕这样说。从观察所得的有四样:

(甲)财富给人安全(十15;十八11)。富人不但能很好的供给他们自己,并能满足他们财政上的一切开支;他们也能充分地保护自己,应付命运任何突变。他们作了完全的保险,而且有银行存款以备不虞之需。穷人便没有这样幸运了。他的生存方式,甚易受伤害而又不安定。他可能日复日过得还不错。可是若有预料不到的一张账单掉进他的信箱,结果可能是灾难性的。在十八章十一节中,其意义应依照其边注的变体,‘……而且在他的想象中犹如高墙’。这可能暗示富人实际上在欺骗自己(请比较十一28)。但它的意思大概不过是表明富人想到他们的安全便感到很安慰。

十三章八节,正如在标准修订本的译法,便是与本题有关的一种情形。富人的性命,受到强盗、绑架者、勒索者等等威胁时,能用钱作赎价,救他脱离危境,由于穷人没有什么可以争议,他便完全由他们处置了。另一方面,谁会找麻烦去抢劫穷人呢?富人才是这种无法无天的行动的目标。因此这种优势很成问题。实际上,这似乎就是这个箴言的要点。第二行希伯来原文其实是说‘但穷人并不注意别人的指责’,新英文译本了解这句话的意思,乃指他‘是免除威胁的’,这大概是正确的。这是穷人结果反而有利的一种情形。他至少不会被人抢劫。但我们不应不注意这种反常的事情!

(乙)财富使朋友增多(十九4;十四20;十九7)。我们极可能想知道,由财富而新结交的朋友,是否值得结交的朋友。但这些箴言,并非要讽刺那些寄人篱下者和阿谀者。它们只是表明锐敏的观察所得,无人愿意与穷人做朋友,人性就是如此。穷人使他邻舍的忍耐受考验,甚至成了他亲戚的重担。与他做朋友简直太多要求了。一般人自己的难处就够受的了,不愿把穷人的担子也担上。十九章七节的最后两行,标准修订本,已尽所能把那很难的希伯来原文试译出来。新英文译本跟随七十士译本,译出一个论不同题目独立的箴言:‘习惯作恶的成了彻底的无赖;饶舌之人得到他应受的惩罚’。

(丙)财富给人带来权力(廿二7)。政治和经济的权力,都集中于富人手中。他们支配小区的事务,控制市场价格,支付工资并借贷图利。他暗中操纵,穷人便是随其操纵要跳舞的傀儡。

(丁)财富使人想怎样便怎样(十八23)。穷人必留心他所说的,尤其是当他希望赒济的时候。需要说讨好的话,而且也是他所留心培养的。但由于富人主持牌局,大牌全在他手中,他是无须小心翼翼的。他甚至能使出十分粗野的手段,不理穷人,并叫对方滚开。传道经作了富于机智的观察,说:‘富人得罪人,还要侮辱并损害人;穷人被人得罪,还须另外赔罪’(十三3,新英文译本的译法)。

这样看来,富人比穷人多有这些社会上的利益。这是以不提交的方式陈述的。它只是表明事情的真相。当然,富人把他们的利益应用在什么利益上,则是另外的问题。那将会是他们智慧的证明或是他们愚妄的表记。但是至少在社会生活主要的范围内,富人可以选择按智慧行事或按愚妄行事。这是要点所在。他们有足够工作的空间──活动和决定的自由。在这些范围中,穷人便没有这些活动的空间。这便是为什么关于这个主题的那些箴言,要富人听而不是要穷人听了。――《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