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Section:TopicID=172}智慧与财富(Ⅰ)

十三章十一节

不劳而得之财必然消耗;勤劳积蓄的,必见加增。

廿七章廿三节

你要详细知道你羊批的景况,留心料理你的牛批。

廿七章廿四节

因为资财不能永有,冠冕岂能存到万代?

廿七章廿五节

干草割去,嫩草发现,山上的菜蔬也被收敛。

廿七章廿六节

羊羔之毛是为你作衣服;山羊是为作田地的价值,

廿七章廿七节

并有母山羊奶够你吃,也够你的家眷吃,且够养你的婢女。

二十章廿一节

起初速得的产业,终久却不为福。

廿八章廿二节

人有恶眼想要急速发财,却不知穷乏必临到他身。

廿八章二十节

诚实人必多得福;想要急速发财的,不免受罚。

二十章十七节

以虚谎而得的食物,人觉甘甜;但后来,他的口必充满尘沙。

廿一章六节

用诡诈之舌求财的,就是自己取死;所得之财乃是吹来吹去的浮云。

十章二节

不义之财毫无益处;惟有公义能救人脱离死亡。

十一章四节

发怒的日子资财无益;惟有公义能救人脱离死亡。

以色列哲人虽然确信财富是智慧的一种果实,他们同样确信并非所有财富都是智慧的果实。财富与智慧结亲成为一对幸福的配偶、但财富与智慧离婚,便成了不幸的单身汉──诚然,成了不幸造成的苦命人。因此一个人获得他的财富,要在智慧的天平上衡量一下,好评估其真正的价值:为有价值的东西或为债务。

(一)

最佳而又最耐久的一种财富,是以正当手段藉辛勤的汗水逐渐积蓄而来的(十三11;请比较十4;十二11;廿八19)。在极端的勤劳中,有智慧和确定的报偿。这是在廿七章廿三至廿七节,用家常的笔触显示出来的。这段经文推荐畜牧生活的价值和优点,为家庭经济最佳的基础。

在十三章十一节,把用正当手段藉劳苦工作获得的财富,与不劳而得的那种财富作对比。在这里所说的,大概指在贸易和商业上藉投机的投资而得的“横财”。‘迅速得来’(译按:中文本作‘不劳而得’)一语,可能暗示投机者用不诚实和狡诈的方法,或者无论如何他们是令人怀疑的。这可能是从一个心许地土的哲人而来的一句箴言,他吐露他对城里市场中进行的情形有怀疑。但如果有一点成见在其中的话,那也不只是一点善意而已。金融市场会计员的多变时常都是声名狼藉的。这句箴言在我们会注意到的‘易得易失’的情况中,是广泛适用的。

在廿七章廿三至廿七节中所表明的,大概也是同一要点,不过这个哲人是个牧人,而且在思想和感情深处不是个农夫。受劝诱而把田地卖掉的小地主,到市场去用卖得之钱去投资碰碰运气,最好接受劝告三思而后行。即使他发现金矿,他的钱终久会用尽。他留意他的绵羊和山羊就会更好。牠们是不会缩减的资产,反而在每年春天小羊生下来时还会增加,为他全家提供所需要的一切。在这个哲人身上没有多少企业家的味道。但他对于衡量任何新的商业冒险,和避免卤莽从事的精明,能给人极佳的忠告。

‘急速’也是其次三个箴言(二十21;廿八22;廿八20)的钥字。二十章廿一节的箴言,大概想到在恰当的时间以前攫取的遗产,尤其是藉着骗取或暴力的方法取得的。虽然是从不同的角度,十九章廿六节和廿八章廿四节都警告作儿子的不可做这种事情(见孝敬父母{\LinkToBook:TopicID=155,Name=孝敬父母}这个题目的内文)。路加福音十五章浪子的故事,不但切题,而且是这一节第二行真理一个精微的例证。

(二)

在廿八章二十节和廿八章廿二节里面,我们有守财奴和诚实人之间的一个对比。不久我们将会论及诚实人(见照顾穷人{\LinkToBook:TopicID=174,Name=照顧窮人(Ⅰ)}这个题目的内文)。‘守财奴’按字义是‘恶眼人’。这种人不但是吝啬的。他是那极欲急速求富的人,对他怎样去做,或谁在这种过程中会受苦,不会特别加以注意的:‘欺骗(译按:中文本作“虚谎”)’(二十17),‘说谎(译按:中文本作“诡诈”)’(廿一6),明目张胆的‘邪恶(译按:中文本作“不义”)’(十2)──不论什么全都为了一个‘急速发财的人’。这种人在任何有钱可到手的所在,从董事室至二手车场,从政府会堂至后街,都可以找到。他可能轻拍他胀满的钱袋并欣赏它甘甜的滋味,但是哲人说,迟早它会使他消化不良(二十17)。不义之财是‘吹来吹去的浮云’(廿一6),是无实质的。传道经四十章十三节,有个毫不优雅的隐喻表达了同一思想:‘不义之人的财富必定会像急流一样枯竭,并且轰然一声破灭像雨中轰隆巨响的雷声一般’。它也是一个致命的‘网罗’(廿一6),在‘发怒的日子’毫无益处(十2;十一4)──那就是当神斥责这样的罪犯,刑罚他们的日子。因此不义之财不但在智慧的天平上加以衡量;它也在神的天平上加以衡量──并且发现亏欠,它的获得是致命的损失!――《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