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Section:TopicID=173}智慧与财富(Ⅱ)

廿三章四节

不要劳碌求富,休仗自己的聪明。

廿三章五节

你岂要定睛在虚无的钱财上吗?因钱财必长翅膀,如鹰向天飞去。

十一章廿八节

倚仗自己财物的,必跌倒;义人必发旺,如青叶。

廿二章一节

美名胜过大财;恩宠强如金银。

十六章八节

多有财利,行事不义,不如少有财利,行事公义。

十九章一节

行为纯正的贫穷人,胜过乖谬愚妄的富足人。

廿八章六节

行为纯正的穷乏人,胜过行事乖僻的富足人。

十五章十六节

少有财宝,敬畏耶和华,强如多有财宝,烦乱不安。

十章廿二节

耶和华所赐的福使人富足,并不加上忧虑。

廿八章十一节

富足人自以为有智慧,但聪明的贫穷人能将他查透。

三十章七节

我求你两件事,在我未死之先,不要不赐给我:

三十章八节

求你使虚假和谎言远离我;使我也不贫穷也不富足;赐给我需用的饮食,

三十章九节

恐怕我饱足不认你,说:耶和华是谁呢?又恐怕我贫穷就偷窃,以致亵渎我神的名。

但我们无需因取不义之财被发现为亏欠的。还有为另一方面是财富要在智慧的天平上加以衡量的:我们在我们自己的价值的天平上怎样衡量财富。

(甲)如果智能比金银和众人视为价值最高的东西都更加宝贵的话,那么在人生中最有价值的便是智能而不是金钱。所以成为智慧而不是成为富足,应当是人一生中第一个优先和首要拥有的。

关于金钱的难题,难在它就是不能耐久。它有长翅飞去的习惯(廿三4-5),或者如耶稣所说的,它──如果不是先被盗贼偷去的话──就会被虫子咬而且能h坏(太六19)。因此为赚钱而不顾自己性命的人是愚人,而且他正是在为一种枉费的目的而付出他的性命。他愈赚得多,他损失的便愈大。因此若非之前,他必定会在最后日子发现,正如意大利一句古谚说的,‘一个人最后穿的衣裳是没有口袋的’。

正如我们已经看见的,哲人都愿意承认:金钱在人生中并不给人增添一定的安全。它能压制人生中的许多打击。但他们也确信把你的人生固定在金钱上,并把你的倚靠放在金钱上,那就是在做一件愚不可及的事。十一章廿八节说,它实际上会‘枯萎’掉(但请看标准修订本的注脚。译按:中文本作‘跌倒’)。很少事物使一个人的品格那样彻底萎缩,像他让金钱为他思想和说话时那样。相反的,一个把自己的人生固定于公义上,并把自己的倚靠放在应当放的地方(请比较三5)的人,便充满生命的力量,而且茂盛繁昌(见诗一3)。

(乙)在箴言中的哲人看来,义人的茂盛繁昌包含物质的繁荣。然而一系列‘胜过’(译按:见廿二1,十六8,十九1,廿八6,十五16;中文本有两处如上译,另两处作‘强如’中十六8一反常态把语句倒译而作‘不如’。若译作‘好过或更好’,则如下的意思更易表达,见下)表明两个主要的论点:(1)虽然正当获得的财富是‘好’的事,(2)在人生中还有比财富更加‘好得多’的事。这些更好的事有三样被挑选了出来:美名(廿二1),公义(十六8;十九1;廿八6),和敬畏耶和华(十五16)。在这里强调财富的真正危险,在于它能歪曲我们对于价值和优先的意识,而使我们看不见失去那些真正重要,而确实使人丰富的‘更好’的事(请比较十12)。

(丙)要注意这些用了‘更好(或好过)’这字眼的言论,并未假定智能必然在它后面带来财富。这种思想在箴言中颇例外,在这卷书中,财富是智慧整体中的一部分(请比较三13-18;八17-21),不过在人生中这是更真实的情形。这样从以色列哲人的观点来看,像廿八章六节的言论大可以配上‘行为纯正的富足人就最好’这样的语句。然而廿八章十一节那无掩饰的声明,似乎暗示他是罕见的一种人,因为‘富足人自以为有智慧’。

在三十章七至九节,我们见到一个人的祷文,他锐敏地留意到财富能产生道德和灵性上的盲目。他知道骆驼穿过针的眼是多么困难(太十九24)。但他也十分确信,贫穷并不是走上敬虔的一步。贫穷有可能使他变成一个盗贼,正如财富使他变成一个亵慢人一样。他的理想是‘中庸之道’:既不贫穷,也不富足。这种理想,源于他对人生美好事物清晰的洞察力。耶路撒冷译本对第八节最后一行,有一种有力的译法:‘求你只把我那一分的饼赐给我吃’。如果个人和国家都这样满足的话,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口都不会生活在贫困中。这样便把我们带到下一个题目。――《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