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在高位中之公义与邪恶

十一章十一节

城因正直人祝福便高举,却因邪恶人的口就倾覆。

十一章十节

义人享福,合城喜乐;恶人灭亡,人都欢呼。

廿九章十六节

恶人加多,过犯也加多,义人必看见他们跌倒。

廿八章廿八节

恶人兴起,人就躲藏;恶人败亡,义人增多。

廿八章十二节

义人得志,有大荣耀;恶人兴起,人就躲藏。

廿九章二节

义人增多,民就喜乐;恶人掌权,民就叹息。

十四章卅四节

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

(一)

我们已经注意到(见奸人{\LinkToBook:TopicID=149,Name=奸人}这个题目的内文)义人的言语和行动对于小区的整体和幸福的贡献,然而邪恶人做的事则对小区造成破坏。它是好或坏的政治团体在社会上公义和邪恶的表现,就是现在在这些箴言中费煞工夫表达出来的。这一点已概括在十一章十一节里面。正直人的‘祝福’,可能是由神赐予他们的祝福,这祝福满溢出来,彷佛使整个小区(‘城’)都获益,或者由正直人藉着他们的善言善行给予他们同城的市民的祝福。或许两者的意义都有。结果那城被高举或被‘建立’(新英文译本的译法)──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城市!有明显差异的是:邪恶人邪恶而又恶毒的言语,则打击它的根基并且将城夷为平地。

四个相类的箴言,特别指出一个小区有恰当正确领导的重要性(廿九16;廿八28;廿八12;廿九2)。它们的主题是,社会由邪恶人或义人控制权力和影响时对比的结果。当邪恶人掌权并支配国家事务时,暴行和不义行为实际上便受到鼓励而且猖獗不受抑制(廿九16),人民在无法忍受的压迫的重担下呻吟(廿九2),而且因为惧怕受大伤害而使他们人数稀少(廿八28;廿八12)。当义人兴起掌权时,邪恶人便败亡,人民──尤其是穷人──就有很好的理由欢乐,因为公义和公平必定丰盛。

(二)

在十四章卅四节采取了最广大的视域:公义是使国家被高举所走的道路;罪恶是使国家招致羞辱的道路。这是呼应旧约总括的思想,尤其是在希伯来众先知的信息中属于极重要的一个主题。这原则或许在申命记廿八章,以其一连串祝福与咒诅的对比中,陈述得最清楚:‘你〔以色列〕若留意听从耶和华你神的话……这以下的福必……临到你身上……’(1-14节);‘你若不听从耶和华你神的话……这以下的咒诅都必……临到你身上……’(15-68节)。以色列人民的故事,就是在旧约里面陈述的,大都是这个主题的例证和表现。在本章所说的咒诅比所说的祝福强得多,反映出以色列民及其领袖更常宁愿背逆而不听从神声音的事实,直到他们最后被暴力带至放逐之地,作为对他们罪恶的惩罚。虽然以色列的故事以实例说明了这个主题,旧约视这个原则在一般的小区和国家,从所多玛和蛾摩拉诸城(创十九)至巴比伦大帝国(但五)中显示出来。

伯特菲德(Herbert Butterfield)在所著基督教与历史Christianity and History)一书中写到‘在历史中之审判’这个主题时,说:

审判在历史中最沉重的落在那些自命为神明的人身上,他们大胆反抗神和历史,将他们的倚靠放在人为的体系里,并敬拜他们自己的手所做的工作,并说他们自己右臂的能力使他们获胜……。如果人相信科学并且以它为生命的一切和目的,彷佛它是不要向任何更高之伦理目的屈服的话,那么在宇宙的组成本身中就有东西会使它对它本身执行审判,若仅以原子弹的形式那就好了。

如果这些话不会成为对我们自己国家的预言的话,伯特菲德从过去国家与帝国兴衰学到的功课所要说的,是需要铭记于心的:

有一种感觉,在这种感觉中我们对这个题目可能说的,以及我们可能加于人类历史道德上的裁判,只有应用到对自我的审判才是有效的──只有令我们深切地领受到才是有用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