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善用言语(Ⅱ)

廿五章十一节

一句话说得合宜,就如金苹果在银网子里。

十五章廿三节

口善应对,自觉喜乐;话合其时,何等美好。

十二章廿五节

人心忧虑,屈而不伸;一句良言,使心欢乐。

十六章廿四节

良言如同蜂房,使心觉甘甜,使骨得医治。

十五章四节

温良的舌是生命树;乖谬的嘴使人心碎。

十六章廿一节

心中有智慧,必称为通达人;嘴中的甜言,加增人的学问。

十六章廿三节

智能人的心教训他的口,又使他的嘴增长学问。

廿七章二节

要别人夸奖你,不可用口自夸;等外人称赞你,不可用嘴自称。

廿五章廿七节

吃蜜过多是不好的;考究自己的荣耀也是可厌的。

廿五章十二节

智慧人的劝戒,在顺从人的耳中,好像金耳环和精金的妆饰。

廿八章廿三节

责备人的,后来蒙人喜悦,多于那用舌头谄媚人的。

廿七章五节

当面的责备强如背地的爱情。

十章十节

以眼传神的,使人忧患;口里愚妄的,必致倾倒。

在这些箴言中,使用言语的四种智能而又有吸引力的情形现在得到哲人的称赞:

(甲)说得合宜的言语(廿五11;十五23;十二25)。如下这些言语是合宜的:(1)在它们的表达上,以及(2)在它们的时间上。智慧人的箴言,在它们适合理想的表达上,提供了美好的例证。它们简明而又中肯,亲切文雅而又平衡,而且还饰以克制。说得合宜的一句话说得意味深长,而且说得恰当。我们大家最好都以此为目标,不限于在我们中间的教师。我们若重视我们的思想,我们会小心怎样用言语把它们表达出来。这是在‘愚顽人说美言本不相宜’(十七7)一语所指的意思合适的表达。我们较早以前已特别提及:甚至愚顽人有时能说出美言;只是他未能掌握到合适的时间,无意间把他的弱点暴露出来了(请比较廿六79)。所以一句说得合宜的话语,也是要合其时的。话语不合其时是无效的,而且生反效果。话语必须合时而且必须切合场合,只要把十二章廿五节的良言,与廿五章二十节唱得走调的歌曲作一比较,便适当地说明了。在廿五章十一节拟想的那种有美感的设计出处不清楚,不过那要点是够清楚的:说得合宜而且合时的话语,就如金苹果在银网子里──是极富艺术性、美丽、和价值的东西。

(乙)悦耳的言语(十六24;十五4;十六21;十六23)。在十六章廿四节我们有甜如蜂蜜的言语在其最佳情况中;这言语不但甘甜,而且对讲者和他的听者都是健康的(与五3有明显的差异)。在十五章四节的‘温良’一词表达同样的概念。希伯来原文作‘医治人的舌’。在这一节促进生命和活力(‘生命树’)的那医治人的舌,与奸人乖谬的舌作对比,然而在十二章十八节,它是与说话浮躁如刀刺人的舌作对比。对我们的嘴和耳,甚至更加熟悉的,是那易感受刺激而又不耐烦的舌日常所说草率而又无情的话语。我们这个世界有多一点仁慈的话语和愉快的微笑的话,就会是个可居住更光明更加好的地方。‘说服力’(十六21;十六23。译按:中文本作‘学问’)一词是含糊不明的。希伯来原文的意思可以指这意义(正如在七21),或者可以指‘学问’(正如在一5)。因此这些箴言可以提醒人,没有辩论是用刺耳的话语赢取的。或是刺耳的言语,不能使智慧人用来教导和推荐他们的智慧给别人(见新国际译本)。

(丙)称赞的言语(廿七2;廿五27)。廿七章廿一节说,‘人的称赞也试炼人’(见美名{\LinkToBook:TopicID=163,Name=美名}这个题目的内文);但廿七章二节说,称赞出自他自己的口便不可了。无人喜欢自吹自擂的人。的确没有别的人能找到为他吹嘘的丝毫理由,有一句德国的谚语把这要点清楚表明出来:自赞臭,友赞跛,他人赞响叮当Eigen-Lob stinkt, Freundes Lob hinkt, Fremdes Lob klingt)。

下一条箴言(廿五27)一开始便提醒我们我们可能吃太多的美物(请比较廿五16),然后至少根据标准修订本应用恭维的原则;适度的称赞,同样是健康的,过分的称赞便不健康了。恭维人的人必须自己抑制,否则他会被人发现为谄媚者,而他的恭维便成为网罗了(请比较廿九5)。在这里希伯来经文是费解的。它实际上是说,‘找到他们的荣耀就是荣耀’。标准修订本领先仿照七十士译本并且把经文加以修改。新国际译本仿照希伯来原文,但要插入一个‘不’字(‘人寻求自己的荣耀也不是光荣的’,请比较钦定本),然而英文圣经新译本从希伯来原文现有状态取其意义,假定为‘荣耀’与‘重量’之间的双关语(作‘而且寻求荣耀是累人的’──请比较三16的注释──这人便为有福!{\LinkToBook:TopicID=121,Name=這人便為有福!(三13-20})。

(丁)责备的言语(廿五12;廿八23;廿七5;十10)。如果哲人赞成称赞的言语的话,他们便无法保留责备言语的价值了,不论是属于父母的,教师的或朋友的。与留心听的耳洵菾t的,智慧的责备者言语,好像个金环(廿五12──大概是‘耳环’,新英文译本);那些言语会提高并装饰听者品格和行为(请比较一9;三22;四9)。当然虽然指责的刺仍然尖锐而新,听者可能接受责备者有说服力的话,而不是谄媚者挂的金耳环(廿八23)。这言论生效的话语,因此是以‘以后’的事(请比较来十二11)。智慧的责备者当时无需期望感谢的。

廿七章五节,我们可能曾期望当面的责备与暗中怀恨之间的对比。第二行的意义是不清楚的。它的意思可能夸张地指引入歧途的爱,为着至好的动机却对那人的过错视而不见,但至终它对任何人都没有帮助。如果十章十节的那‘以眼传神的’是为了保持和睦而佯为不见的人(请比较新英文译本),而不是六章十三节之奸人的话,那么这言论简直是表明同一要点(译按:十10第二句作‘口里愚妄的,必致倾倒’,但原书引证的英文经文的意思完全不同,可译作:‘但勇敢责备人的使人平安’。中文本完全没有与‘责备’有关的字眼在这节经文里,把这一节经文放在这一段论‘责备的言语’这一段注释中,会使人莫名其妙。特此附及)。――《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