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廿六章

 

1 愚人的画像 廿六112

  本段经文除了第二节之外,可称为“愚人日记”,其中为一连串的讽刺那些为贤人哲士所不取的愚行。按愚昧人在此自以为有智慧。

{\Section:TopicID=585}廿六1

  此处以两种不适当或有害的情况来描述高举愚昧人的危险和破坏。

  夏天落雪 在巴勒斯坦的温热气候里,可以说是闻所未闻,不可思议,不合时宜而且是可能有害的不自然现象。中国古书载有:“匹夫结愤,六月飞霜”(见张说狱箴)。以后称冤狱为“六月雪”,指不合常轨地冤枉好人。

  收割时下雨 按巴勒斯坦的收割季节为干季,此时雨水非常稀少,如果下雨了,不但损害了农作物,也加添了农人的辛苦。参廿五1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569,Name=廿五13},比较十七7,廿六8;撒上十二1718

  尊荣 此处意为给与社会性的尊贵与崇敬。

  不相宜 对智慧人来说,凡事都应井井有条,中规中矩,“天下万物都有定时”(传三1),如果搅乱了这种秩序,不仅引发了混乱,这种作法本身就不应该。

  总之,无端高举愚昧人是不合体统、也不合时宜的。

{\Section:TopicID=586}廿六2

  本段经文在一系列公然抨击愚昧人的时候,突然插入无故或无目的的咒诅。

  咒诅 古人相信“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管是祝福或咒诅,都有大能力,并几乎独立存在,不会因外力的干扰而消失。按旧约里咒诅的例子所在多有,对人或事产生很大的约束力,参创三1417,九25;申廿七1426;书六26;王上十六34。此外,他对雅各的“掉包”祝福,即使已发现以扫才是正主儿,还是不得不将错就错,而以扫也只能退而求其次,没有话说(创廿七3440)。

  当智慧人比较无故的咒诅与翻飞的麻雀和燕子,可能是反映咒诅的独立存在的意念。如同这些鸟类,咒诅漫无目标地飞翔,既然没有目的或合理的动机,就不会随便落在任何人或事上。此处不是在贬低咒诅的能力,而是指出咒诅若要见效,一定要有合理的目标。这可以引伸到祈祷的功课上,有时候漫无边际,念念有辞,只是斗拳打空气而已,没有目标的祷告,与没有瞄准的枪一样,命中率一定很低。

  现代中文译本译为:“无理的咒诅只像鸟儿飞来飞去,不能加害于人”。

  思高圣经学会译为:“有如麻雀逃走,燕子飞去;无端的咒骂,也一去无踪”。

{\Section:TopicID=587}廿六3

  此处提到愚昧人与笨驴马一样,需要鞭打和辔头,才能驱策得动。

  辔头 七十士译本作“靴刺”,踢马用的。

  有学者认为本句应改为:“辔头是为勒马;鞭子是为打驴”才合东方习惯,因为马更为力大,野性难驯,故需勒住才可。

{\Section:TopicID=588}廿六45

  本段经文乍看之下,好像前后矛盾,但这正可例举希伯来人的表达方式,有时并不精细一致,如旧约的传四56,九1618;新约的徒九7对照徒廿六14等。中文语法有时也难免矛盾,比如成语:“心折骨惊”应为“心惊骨折”之意;“漱石枕流”应为“漱流枕石”之意等。据说古时的拉比在决定希伯来圣经正典的时候,曾因此处显然的矛盾而一再犹疑,是否应把箴言列入正典?此难题后来迎刃而解,乃以典型的拉比作风,他们得到共同的结论:第四节是应用在世界的关怀,乃入世的应答;第五节是用在灵性的事上,乃出世的玄机。事实上各有各的功用,上一节说不要与愚昧人一般见识,免得自贬身价;下一节的重点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弱点,免得自作聪明。总之,教导愚昧人不能刻板,应因时、因地、因人制宜,按材施教。

  思高圣经学会译为:“回答愚昧人,别照样愚昧,免得你也像他一样;回答愚昧人,有时应愚昧,免得他自以为聪明”。

  现代中文译本翻为:“回答愚蠢的问题,等于跟发问的人一样愚蠢。要用愚蠢人的话回答愚蠢人;这样,发问的人就会知道,他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么聪明”。

{\Section:TopicID=589}廿六6

  总的来看,是说到雇用一名愚昧的信差,是自找麻烦,自受其害。

  损害 原文作“喝其残暴”,指作注自毙。参阅廿五1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569,Name=廿五13}

  按前引晋朝殷洪乔误人寄信,若有人托他寄信,不仅未增加跑腿的信差,反而,等于自断双脚,自找麻烦,得不偿失。

  思高圣经学会翻成:“派遣愚昧人,去作传话者,是自断己足,是自寻苦恼”。

  现代中文译本译为:“托愚昧人传送消息,无异砍断自己的脚,自找麻烦”。

{\Section:TopicID=590}廿六79

  这两节应放在一起思想,因其主题相同,皆提到愚昧人──“狗嘴里长不出象牙”,他们口中无法说出智慧的话语。所使用的比喻:一为瘸子的脚虚悬无力;一为醉汉手中的刺。

  传道经二十22有云:“出自愚人口中的比喻,不受欢迎,因为他说的不合时机”。

  现代中文译本译作:“愚昧人引用箴言,正像瘸子使用他的脚……醉汉想拔出手上的刺”。

  圣经的土地上以长荆棘和刺著称。不毛之地和放牧地区都长满了刺。牧人、农夫以及赤足的男女皆深受其苦。然后,在冬天的时候,那些手提着干草的人就被刺刺伤,在那地方没有人带皮手套。事实上,无论冬夏,刺都令人伤透脑筋。

  智能人使用这项类推,只是因为醉汉的困难日益加深,他的资产浪费在饮酒中,不久就一贫如洗;不过,一开始他尚不觉得贫穷的刺痛,好像酒醉时不觉得刺刺入手的痛楚(参廿三35)。愚昧人也是如此;他不知道如何运用箴言,使得那些听他说话的人,了解其中的意思。

{\Section:TopicID=591}廿六8

  本经句的涵义颇接近第一节,可作为后者的补充说明。人把石子包在机弦里,使人不能脱颖而出;石子包着,机弦失其作用,多好的武器,也失去功效(参撒上十七4950)。

  思高圣经学会翻成:“将光荣体面授给愚昧人,无异将宝石投在石堆里”。

  现代中文译本译作:“赞扬愚昧人,有如把大石块放在弓弦上发射”。

{\Section:TopicID=592}廿六10

  本节经文有人说可能是箴言书内最隐晦的一节,经学者举出至少有十五种不同的翻译。总的来说,还是指愚昧人的胡涂事迹。愚昧人因思想简单,一切随着“命运”的安排;对于工作亦然,随便雇用工人,不加选择,即雇用首先经过的路人(或译“醉汉”),结果坏了事,也害了人,好像乱箭伤人的弓箭手。

  现代中文译本译作:“雇主随便雇用愚昧人,会使每一个有关的人都受损害”。

{\Section:TopicID=593}廿六11

  在东方,人少喂狗,特别是一些以为狗是不洁的地方。除了在野地的牧羊人,狗通常是没有人要。狗常在都市里挨饿游荡,狂吠觅食。有时候牠也找到被抛掷的动物死尸,就大吃一顿直到吃饱为止。有一些狗吃后又吐出来,等到以后肚子饿了再吃。

  愚昧人,本性难移,明知故犯,重复错误和愚妄。他拒绝从中学习功课,憎恶管教和改正,就跟狗转过来吃牠所吐的一样。

  本节经文在彼后二22引来说明那些明知故犯的人,使他们重新回到人性的最形而下的本质,请参考拙注释“彼得后书”(本丛书第四十卷){\LinkToBook:BookID=193,TopicID=565,Name=22}。在此可见此传统的警句可以扩充解释,运用到不同的状况。

{\Section:TopicID=594}廿六12

  这是本段一连串提及愚昧人行为的最后一节,其中所言彷佛与前述有出入;至少在这里指出愚昧人尚有一些指望。不过本节的意思仍可说愚昧人虽然无可指望,但那些自以为有智慧的人比较起来,更是无可救药,他们自满招损,夜郎自大,无法再吸收新知。参廿九20。可见自满的和冲动的,都比愚昧人更差劲。

{\Section:TopicID=595}廿六1316

  本段经文为一连串的懒惰篇,描写懒惰人的光景,令人莞尔,其中有的已经在前面说过(参六611,十五19,十九24,廿二13,廿四3034)。

  十三节是廿二13的另一种说法,请参其注释{\LinkToBook:TopicID=511,Name=廿二13}

  十四节指木门在石头的枢纽上转动,好比懒惰人在A上辗转反侧也是如此,这是形容懒惰人“赖A”的光景。

  十五节又与十九24几乎全同。总的来看:

  (一)懒惰人想尽办法,推拖工作,即便是发出有狮子在街上妨碍上工的借口,也在所不惜(十三节)。

  (二)懒惰人在A上的辗转反侧是他最辛苦的工作,好比转动的木门,在原地不动,没有进步(十四节)。

  (三)懒惰人懒到连开口喂自己都不肯(十五节)。

  (四)懒惰人想不通,以为自己比七个对答如流的人更有智慧(十六节)。这是他强不知以为知的假装博学。

{\Section:TopicID=596}廿六17

  智慧人不会随便介入与他无关的争吵,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常会因此受伤。

  过路 原文为一个单字,由希伯来文看来,此字可以与狗或多管闲事的人连在一起,若照英文的直译,应是指过路的狗;因为一个人停留在那里管人家的闲事,已经不是一个过路的行人了。此外,单单揪住家狗的耳朵也不致有什么危险,但若揪住一条过路野狗的耳朵就很危险,牠会反咬一口。同样,那些介入别人争吵的人,可能会被两边的人咬伤。

  激动或作“生气”。

  思高圣经学会译作:“干涉与己无关的争端,有如抓过路狗的尾巴。

  现代中文译本译为:“事不干己而跟人争吵,等于上街去揪住野狗的耳朵”。

  这不是劝人不要关心别人的困难,而是教导人不要无端介入与己无关的争吵。

  俗谚说:“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或“大风吹倒梧桐树,不必他人话短长”。

{\Section:TopicID=597}廿六1819

  玩笑开得过火的人,鲜少是深谋远虑及有智慧的人。

  欺凌 指欺骗。欺骗人,又说是“逢场作戏”,如此罪加一等,等于疯子乱抛火把、利箭与杀人武器,造成极大的杀伤力。参十23,十四9,十五21

{\Section:TopicID=598}廿六2022

  追溯造谣生事的人的来龙去脉,并显示其后果:

  (一)争吵,好像火,需要火上添柴,才会愈演愈烈,往来传舌,会使争竞升级(二十节)。

  (二)传舌的人,不仅火上加油,而且煽动争端。如果把燃料拿开,火才会消灭。同样,这是对谣言引起的争端的根本解决办法(廿一节)。

  (三)有时谣诼纷纭,非常动听,让人无法拒绝,如同美食,令人垂涎欲滴(廿二节与十八8重复)。

{\Section:TopicID=599}廿六23

  银渣色的瓦器 这是指“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陶器;以此来形容火热的嘴,奸恶的心。

  思高圣经学会译为:“口蜜腹剑的人,有如涂上银的陶器”。

  现代中文译本译作:“言不由衷,犹如粗糙的陶器涂上一层白银”。

{\Section:TopicID=600}廿六2426

  本段经文继续第廿三节谈那些笑里藏刀,口是心非的人,神人共愤。

  粉饰 指“假装”,一个人可以笑脸迎人,满口仁义道德,但骨子里男盗女娼(廿四节)。

  廿五节直接警告防备这样的人,他虽然甜言蜜语,决不可轻信,因他心中诡计多端。

  七样可憎恶的 指“许多”邪恶,意谓无恶不有。

  廿六节带来一些安慰,说到这些言不由衷的人可以遮掩一时,但不能欺人一世,有一天终会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中揭发(参路十二2)。

  会中 可能指一司法性的团体,如法庭之类(参诗廿二22)。

  现代中文译本译为:“伪善的人用花言巧语掩盖仇恨的心。话虽温和,不可信他,因他心里充满憎恨。他也许能掩盖憎恨,但众目睽睽,都看出他的恶行”。

  传道经廿七2527:“以目示意而作恶的人,逃不了灾祸。在你面前,他会口甜如蜜,钦佩你的言辞;但以后却要改口,攻击你的言论。我憎恨的事很多,但都不如他,连上主也要憎恨他”。

{\Section:TopicID=601}廿六27

  本节似乎是智慧师很喜欢并广为流传的希伯来格言,散见于廿八10;诗七15;传十89等处。这是符合国人:“害人先害己”、“作法自毙”、“自掘坟墓”的说法。

  陷坑 意指欺骗、怨恨和恶念,一切陷人于不义的事情。此处原指捕兽的陷阱。

{\Section:TopicID=602}廿六28

  本节可作为前五节讨论伪善和阴险的摘要。

  压伤的人 原指“压碎的人”,乃指语言暴力下的牺牲者。

  舌头是致命的武器,杀人不见血,许多人毁在它的威力之下,所谓:“一激之怒炎于火,三寸之舌芒于剑”,另参雅三58

  思高圣经学会译为:“撒谎的唇舌,必痛恨真理;谄媚的嘴脸,必制造丧亡”。

  现代中文译本译为:“虚伪的舌头伤害所憎恨的人;谄媚的嘴巴造成毁灭”。──《中文圣经注释》